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34章宋然的手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4章宋然的手腕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雖然和羅戰幾乎沒怎麼相處,僅僅見過幾次面而已,但是葉謙對羅戰還是有些了解的,他決定的事情一般很少有人能夠改變。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挽留了。只是讓你辛苦奔波,葉謙心裡實在有點過意不去。」葉謙說道。

「老闆,你言重了。這些都只是羅戰分內的事情而已,羅戰其實愧對陳老闆,他剛剛過世不久,而你真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卻撒手不管。有些慚愧啊!」羅戰愧疚的說道。

「說這些話就太見外了。」葉謙拍了拍羅戰的肩膀,說道,「有時間的話多來坐坐,大家喝喝茶話話家常。」

「嗯!」羅戰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先走了,老闆!」

葉謙點了點頭,羅戰轉身看了那些經理一眼,說道:「各位兄弟,希望我們大家下次見面的時候依然能夠在一起開懷暢飲,仍然是朋友。」

話語中有著濃厚的真情,卻也飽含了一種警告,除了和羅戰關係較好的程文,以及對陳浮生衷心不二的馬山河,和葉謙最新提攜的虞興,其他人都是訕訕的笑了一下。他們都是老江湖了,自然聽的出葉謙話里的意思。

葉謙親自將羅戰送出去后,回到位置上坐下。看了一眼在座的經理,說道:「相信大家都清楚的知道朱善和蘇建軍已經結成聯盟,開始在股市上打壓我們,昨天一天我們的股價跌了好幾個百分點。對此,大家有什麼良策嗎?」

那些經理一個個愧疚的低下頭去,這些老狐狸讓他們玩玩手段可以,真要是在股市上弄什麼爭鬥的話,的確是差了一點火候。

「老闆,我覺得朱善和蘇建軍無非是想從打壓我們的股市中獲取利潤,然後悄無聲息的吞掉我們的公司。他們現在拋出手中持有的股票,再加上顧明雄的股份,以及那些流通在外面的散股,我們要穩定股價肯定需要注入大批的資金。可是在面對這種情勢之下,只怕仍然是遏制不住股價拋低的趨勢,在一定的時候,朱善和蘇建軍肯定會在大批量的吃進我們的股票。如此反覆中,我們肯定消耗了大量的資金,到最後我們就肯定沒有任何的資金和他們鬥了。不過,按照朱善和蘇建軍的情況來看,他們的資金也應該有限,不可能有那麼多資金投入到這次股市戰爭之中,我想,很有可能他們向銀行貸了大批的資金。光是這其中的利息,只怕也夠他們吃一壺的了,如果他們不能儘快的解決這次的事情,他們肯定會得不償失。」虞興緩緩的說道。畢竟是當年的高材生,對於這些事情比其他的經理懂得許多。

「你接著說。」葉謙說道,「我們該用什麼辦法回擊呢?」

「向銀行貸款無疑要用自己的固定資產做低壓,據我所知,朱善和蘇建軍其實資金並不寬裕,他們一直在等待著最新開放的樓盤銷售出去,好讓資金回籠。只要我們稍微弄一些手段,讓顧客對他們的樓盤產生懷疑,或者是質量上面的問題,那麼他們的這條資金鏈就會被緊緊的遏制住。至於其他方面,包括娛樂產業的資金,我們一樣可以通過某種方法去打壓他們,讓他們無法集中資金投入股市。」虞興說道,「只要能堅持一段時間,我保證,光是銀行貸款利息就足以讓壓的他們喘不過氣。」

葉謙對這些有些茫然,不過卻也知道虞興說的有道理,只要不讓他們的資金回籠,那麼他們就無法在股市上面大做文章。而且,葉謙可不會顧慮國安局老頭子的話,朱善和蘇建軍不敢用那些黑色手段,他卻是敢做。

「虞經覽理,不過這卻是下下之策而已。」一旁的宋然,緩緩的開口說道。霎時,所有的目光不由的集中過去。

宋然嫵媚的笑了一下,依舊是那麼的妖媚入骨。「虞經理的辦法呢,也不是不行,但是關鍵還是看我們和他們誰能堅持的更久。而且,如果他們在中途的時候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只怕已經從我們公司撈走了大量的好處了,他們完全可以退出股市,最後損失的還是我們。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讓他們覺得我們根本無力還擊,讓他們把更多的資金注入進來,然後再反戈一擊,讓他們永遠沒有翻身的餘地。至於詳細的計劃,我已經心中有數了。」宋然自信的說道。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對於宋然在這方面的能力,他向來是深信不疑。「各位,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宋然宋小姐,也是我請來對付這次事件的人。或許你們對她還不了解,但是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大家,當年的南美金融風暴,就是她一手促成的。所以,我絕對相信宋小姐可以以一種我們公司損失最小甚至能從中賺取更大利潤的方式,結束這次的風波。」葉謙緩緩的說道。

在座的經理一陣愕然,不由的露出欽佩的神色,一個能玩轉南美經濟,造成南美金融風暴的人,豈會是簡單的角色。他們越來越感覺到葉謙有些神通廣大,那日和朱善蘇建軍會晤的事情他們也是知道的,竟然驚動了國安局的人,如今又來了這麼一位商場精英,金融大鱷,讓他們不得不佩服葉謙的手眼遮天。

宋然滿意的看了那些人一眼,接著說道:「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在一次軍事演習中,某小隊奉命在指定的地點等待直升機的到來;但是,直升機始終未到。這時,隊長看見一老婦在田裡種菜,於是上前詢問。為了讓老婦明白,他說:『大娘,您看到一隻鐵鳥飛過去嗎?』大娘想了想,說道:『鐵鳥沒有看到,直升飛機倒是看到過一架。』」

眾人一陣茫然,顯然不懂宋然的意思,更不明白她為什麼好好的忽然說個笑話。

宋然掃了眾人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接著說道:「我再給大家講一個故事。某人去動物園裡看猩猩,首先向猩猩敬禮,猩猩便模仿其敬禮;某人又向猩猩作揖,猩猩便也模仿其作揖。某人大喜,又向猩猩扒眼皮,不料猩猩並沒有模仿,而是打了他一巴掌。某人生氣的質問飼養員,飼養員告訴他,在猩猩的語言里,扒眼皮是罵對方傻瓜的意思,所以猩猩要打他。某人大悟,次日,某人再去動物園以圖報復。他向猩猩敬禮作揖,猩猩都跟著模仿,於是他拿出一根大棒子向自己的頭上打了一下,然後把棒子交給猩猩。不料,猩猩這次又沒有模仿,而是向其扒了扒眼皮。」

眾人更是雲里霧裡,完全的摸不著頭腦,不懂這些笑話跟現在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宋然微微一笑,說道:「這些故事告訴我們,做人不要太自以為是,把別人都看成傻瓜。朱善和蘇建軍不是,我和葉謙也不是,所以這次的事情你們必須全部按照我的計劃走,誰若是自己胡亂做主,那麼別怪我不客氣。在我的字典里,你們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話,就是對我的不尊重,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你們。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同心同力,一致對外,從今天開始我將會全權負責公司的業務,你們旗下產業的任何動況都必須向我彙報,等待我的決定。大家也別以為這是剝奪了你們的權利,相反,這是對你們負責,相信你們也都不願意自己的產業就這樣的落入別人的手中,變得一無所有吧?」

宋然的話軟中帶硬,堅決中透露出一絲柔弱,頓時將這些經理全部的懾服。葉謙暗暗的鬆了口氣,本來一開始還打算用強制態度震懾這些經理,如今看來根本就不需要了。

「從今天開始,宋小姐的話就是我葉謙的話,她的意思就是我葉謙的意思。公司的業務我會全權交給宋小姐打理,大家有什麼意見嗎?」葉謙威嚴的目光一個個的從他們的身上掃過,說道。

「我贊成老闆的決定,以後宋小姐有什麼指示,我馬山河必定盡心竭力。」馬山河首先表態。接著程文、虞興也都紛紛贊成。見此情景,其他的經理也都紛紛舉手表示贊成。

……

公司的事情,葉謙就全權的交給宋然去處理了,自己落的清閑。簡單的會議之後,葉謙便帶著吳煥鋒離開,宋然開始著手自己的計劃。葉謙彷彿已經看見,朱善和蘇建軍被宋然打的一敗塗地的情景。

事態有輕重緩急,宋然很有分寸,沒有糾纏葉謙。不過,葉謙卻已經可以預料到,事情結束后,宋然肯定又會拉著自己折磨一番了。

離開會所以後,葉謙便接到了皇甫擎天的電話,暗暗的嘆了口氣,知道這老頭子肯定是又要麻煩自己了。上次的任務失敗,沒有將佛祖舍利奪回來,而如今,鬼狼白天槐只怕已經離開華夏了,而國安局卻要面臨m國中情局的一波又一波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