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37章老子是來砸場子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7章老子是來砸場子的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皇甫擎天先行離開了茶樓,佛祖舍利的事情的確有些讓他煩透了心思,鬼狼白天槐身為曾經的狼牙第一人,不是那麼容易對耕也很清楚,即使發現了鬼狼白天槐的蹤跡,能不能將他抓住,還是個問題。他也不奢求能抓住鬼狼白天槐了,只求能儘快的把佛祖舍利奪回來,也好給上面交代,否則他這個國安局局長的位置,只怕是難保了。

葉謙悠閑的坐在椅子上品茶,只是目光不時的看向窗外。其實他對皇甫少傑還是非常欣賞的,也很喜歡這個小子,有點對自己當年的脾氣;不過,喜歡是一回事,葉謙也絕對不會在訓練中有任何的憐惜之情,這是原則的問題,而且也是為了皇甫少傑好。不經歷一番艱苦的訓練,又如何能有強大的戰鬥力,這不是武俠小說,隨便有個武林高手傳給他幾十年的真氣就可以橫行無忌。

許久,吳煥鋒走了上來,對葉歉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回來了,這小子的毅力不錯,不過恐怕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朝樓下看去,只見皇甫少傑一步三跌的走了上來。爬樓梯的時候,差點腳下不穩就摔了下去。

跌跌撞撞的跑到葉謙的面前,皇甫少傑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師……師父,我特意買了一個保溫瓶,這次應該沒問題了,您嘗嘗。」

葉謙接了過來,夾了一塊塞進嘴裡,說道:「有興趣今晚跟我去辦事嗎?」

「有,當然有!」皇甫少傑掙扎著爬了起來,興奮的說道。他知道葉謙這麼說,就已經代表是答應收下自己為徒了,自然是欣喜不已。

「師父,去幹啥啊?要不要準備傢伙?」皇甫少傑湊到葉謙的面前,一臉「諂媚」的說道。

葉謙白了他一眼,說道:「砸場子,不過傢伙就不需要了。」

皇甫少傑嘿嘿的笑道:「師父,我就知道,以後跟了你肯定是精彩不斷啊。什麼時候去?我叫上一幫哥們去助威!」

「助個屁,老子去已經是夠給他面子的了,叫那麼多人過去幹什麼?那不是抬舉他們嗎?」葉謙說道。

「是,是,師父說的是。您去已經夠給他面子了,是他的榮幸。」皇甫少傑嘿嘿的笑道。

吳煥鋒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小子跟清風還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如果把他們兩個放在一起,還真的是有熱鬧可看了。

……

經過白天的一場股市大戰,朱善和蘇建軍依然的將葉謙旗下產業的股價又壓低了幾個百分點。然而,他們沾沾自喜的時候,宋然卻是一臉的淡然,一切依然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對於玩轉股市,朱善和蘇建軍哪裡會是她的對手。當年的南美金融風暴,昊天集團不知道從中賺取了多少的利潤,何況是對付一個小小的朱善和蘇建軍。

宋然要玩就要玩的徹底,她要讓朱善和蘇建軍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不但如此,她還要把朱善和蘇建軍的所有資金全部的囊入自己的懷中,來個大豐收。

有宋然坐鎮中軍,葉謙自然是樂的清閑。他記得一位成功人士說的話,作為一個老闆,只是一個保姆而已,做好自己下屬職工的後勤工作,不必事事親為,自由下屬幫你辦的妥妥噹噹。而且,都是專業人才,比自己肯定好出許多。

葉謙不喜歡做保姆,但是他同樣也有著自己的御下之術,正如乾隆所說,紀曉嵐是人才,和也是人才,關鍵是看你怎麼去用,怎麼去控制。

夜,沒有了白日的車水馬龍,人聲嘈雜;卻有了燈紅酒綠,極盡放浪。一些平常在人前人模狗樣的白領,脫下白日虛偽的面具,在夜晚來臨的時候,肆意的放浪形骸。

酒吧內的燈光暗淡迷離,彷彿在催動著人類寂寞空虛的心靈。在舞池中間里形形**的妖媚少女不停的在隨著震耳的的士高音樂,瘋狂的晃動自己的身軀,白皙的軀體在搖曳的燈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長長的頭髮在左右上下的來回擺動。旁邊的座位上,三五成群的男女糾纏在一起,輕聲細語,打情罵俏。霎時間曖昧的氣息籠罩著整個酒吧。

葉謙帶著吳煥鋒、皇甫少傑來到酒吧的門口,抬頭看了看酒吧的招牌,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意。

門口,兩位迎賓的旗袍少女禮貌的彎腰行禮,招呼葉謙等人進去。葉謙嘿嘿一笑,湊到其中一位少女的耳邊,說道:「什麼時候下班?一起去high!」

葉謙那堅韌的臉龐上,那道淺淺的疤痕彷彿充滿了魅力。對於很多的女子,小白臉似的面孔已經沒有多少的吸引力,反而是葉謙這種硬漢風味的鐵血男子夾帶著一絲邪氣的流氓氣息讓她們沉醉不已。

「要到凌晨四點鐘才行。」少女細聲的說道,眼神中充滿了一種慾望的神色,那抹彷彿鄰家女孩般的嬌柔,欲拒還迎的姿態,和不是很深的嫵媚勾引無疑充滿了很大的吸引力。

經常在宋然的熏陶之下,葉謙已然感覺世界上任何的女人都比不上這個妖精的嫵媚,面對少女的態度,葉謙嘿嘿的笑了一下,拿出兩張紅牛塞進了她的胸口,順勢的在上面摸了一把。彈性不錯!

「下班我來接你,談談人生,聊聊理想。」葉謙嘿嘿的笑著,在少女的臀部輕輕的拍了一下,接著呵呵的笑著走進了酒吧之內。

皇甫少傑看的愣住了,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還真沒看出來,原來自己的師父也是性情中人啊。想到這裡,不由嘿嘿的笑了一下,快步的跟了上去。

這家酒吧是蘇建軍的產業。nj市的娛樂場所,基本上都在葉謙和蘇建軍二人的控制之下,旗鼓相當,不相上下。不同的是,蘇建軍對自己旗下娛樂產業的控制並沒有陳浮生當年的那般嚴格,黃賭毒,一樣不禁。在nj市,蘇建軍倒也算的上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否則這些場所早就被查封了。

可惜,他選錯了對手,葉謙當然不會只是單純的來鬧事,那不是他的作風。與此同時,蘇建軍旗下所有的娛樂場所,葉謙都已經安排了人進去,都是從那些經理處借調的人手。不但如此,還有朱善和蘇建軍聯手開發的幾處樓盤,葉謙也不會放過。

皇甫少傑剛一邁進酒吧,就扯開嗓子叫道:「砸場子了,砸場子了,不相干的人通通滾蛋。」

葉謙一陣愕然,這小子也太直接了,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事已至此,也只能這樣了,總不能拉著皇甫少傑灰溜溜的走吧。

可能是酒吧的音樂聲音太大的緣故,皇甫少傑的話沒有太多的人聽到,繼續著自己放浪形骸的沉醉。那些聽見皇甫少傑話語的人,也都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誰不知道這裡是蘇建軍的產業啊,他們不相信有人敢來這裡鬧事。

「你說話不管用呢。」吳煥鋒瞥了皇甫少傑一眼,說道。

「他***!」皇甫少傑憤憤的罵了一聲,上前幾步,一腳踹翻一張桌子,大聲的嚷嚷道:「都他娘的沒聽見嗎?砸場子了。」

這下子酒吧的人群算是全部的反應過來了,看了皇甫少傑和葉謙、吳煥鋒一眼,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不像是開玩笑,紛紛的尖叫著跑了出去。酒吧的看場和管事,想要阻攔已經是來不及了。待到人群散去之後,管事帶著幾個看場朝葉謙等人走了過來。

上下的打量了三人一眼,管事的很明顯的把目光投向了葉謙。這點眼光太還是有的,三人之中只有葉謙一個人坐著,很明顯的葉謙才是他們的頭。「兄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得罪?我們老闆蘇建軍蘇老闆,想必你們應該知道吧?」管事的說道。很明顯的是想用蘇建軍的名聲來壓他們。

葉謙一副「茫然」樣子,從桌子上拿了一瓶酒,給面前的杯子塞滿,詫異的說道:「嗯?你幹嗎跟我說啊,我又沒鬧事,鬧事的是他,你找他。」葉謙邊說邊指了一下一旁的皇甫少傑,把責任全部推了過去。

管事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後,把目光轉向了皇甫少傑和吳煥鋒。

吳煥鋒慌忙的在葉謙的身邊坐下,說道:「我是來打醬酒的,跟我沒關係。」

皇甫少傑有些哭笑不得,暗想,不是師父自己說的要來鬧事的吧?怎麼現在反而都讓自己出來抗啊?看了看面前的五個長相不是很彪悍,卻一副拽了吧唧模樣的男人,皇甫少傑的膽氣自然是壯了許多,對付這樣的人,應該是沒問題吧。

不過對於葉謙和吳煥鋒的做法,皇甫少傑還是暗暗的罵了一句,他娘的,忒無恥了。不過轉而想想,這應該是師父對自己的又一次考驗吧,那自己可要便,不能讓師父失望。用一種很鄙視的目光看了管事的一眼,皇甫少傑說道:「蘇建軍是誰?哪個洞里鑽出來的?老子不認識,老子今天就是來砸場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