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38章公安廳廳長的憤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8章公安廳廳長的憤怒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管事的眉頭一皺,對方擺明了就是來挑釁鬧事的,那也就沒什麼話好說了。狠狠的瞪了皇甫少傑一眼,管事的說道:「敢來蘇老闆的場子鬧事,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給我打,讓他知道馬王爺究竟有幾隻眼。」

管事的話音一落,身後的五個看場頓時朝皇甫少傑沖了過去。說是看場,不過只是幾個地痞流氓而已,皇甫少傑的身手雖然比不上葉謙,但是對付幾個流氓那還是不成問題的,否則他這些年在部隊就算是白呆了。

一拳砸翻沖在最前面的一個小子,皇甫少傑沖入人群,如虎入羊群,那就一個春風得意。

葉謙端著酒杯和吳煥鋒的酒杯輕輕的碰了一下,說道:「乾杯!」兩人那副悠閑自在的模樣,看的皇甫少傑一陣牙痒痒的,說好是一起來砸場子的,結果就自己一個人辛苦。唉,做徒弟也不容易啊。

說話間,又有一個人被掀翻在地。管事的明顯的有些緊張的,雖然葉謙和吳煥鋒都說不是來鬧事的,但是傻子也看的出來不是。現在只有皇甫少傑一個人動手,就已經撐不住了,如果都動手的話,那還得了。

想到這裡,管事的沒有絲毫的猶豫,連忙掏出電話給蘇建軍打了過去。蘇建軍已經是焦頭爛額了,一個晚上接連的接到好幾個經理的電話,都說自己的場子被砸了,問他們是誰幹的,可是卻又沒有一個人知道。蘇建軍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這群崽子,老婆都被人上了,還不知道是什麼人乾的。

不過,蘇建軍畢竟是nj市道上的一號人物,冷靜下來之後很快的就猜出事情的始作俑者了,只怕和葉謙脫不了干係。他不是傻瓜,在nj市道上敢和他做對的也就只有朱善和葉謙兩個人而已,朱善現在和自己是聯盟關係,剩下的也就只有葉謙了。

「老子養你們這群廢物有什麼用,別人來鬧事還要打電話給我,你們的腦袋裝的都是屎啊。老子告訴你,事情要是解決不好,老子讓你後悔來人間走一趟。」蘇建軍憤怒的吼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管事的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蘇建軍可是說到就能做到的啊,可是自己又不是會什麼武功的蓋世大俠,怎麼去和這幾個人拼啊,總不能提著菜刀就往上沖吧?想到這裡,管事的不由的升出逃跑之心,還是趁早的捲鋪蓋滾蛋,免得連自己的小命都丟了。

「我說你在那耍猴戲呢,對付這幾個小子還用這麼長的時間,你這麼多年白混了啊?」葉謙一邊喝了口酒,一邊對著皇甫少傑說道。

「我這不是想多表現一會嘛,既然師父你不喜歡,那我就速戰速決吧。」皇甫少傑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話音一落,皇甫少傑的動作猛烈了許多,眨眼之間便將剩下的幾人全部的掀翻在地。見此情景,酒吧的管事也顧不得其他了,慌忙的從後門逃了出去。現在不走,更待何時啊,難道等到蘇建軍來要自己的小命啊。

葉謙掃了一眼酒吧的酒櫃,說道:「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酒,留幾瓶,剩下的就砸了吧。呃,對了,順便把這個東西放在酒吧的櫃檯里,然後打個電話報警。」葉謙邊說便遞了一包東西過去。

「是什麼啊?師父。」皇甫少傑詫異的接了過來,看了一樣,不禁一陣愕然,驚愕的說道:「師父,白粉?你哪裡弄的啊?」

「找人買的。」葉謙說道,「記得把酒吧保險柜里的錢給帶走,他娘的,老子可不能做賠本的買賣,白白的搭進去那麼多錢。」

皇甫少傑嘿嘿的笑了笑,說道:「知道,知道。」然後屁顛屁顛的跑到櫃檯里,把那包白粉放了進去,接著找來一張檯布,把保險柜里的錢一股腦的塞了進去。看他麻利的手腳,葉謙簡直不敢相信他是當兵的,反而更像是做賊的。

把酒吧內砸了一個稀巴爛之後,葉謙、吳煥鋒和皇甫少傑三人這才滿意的離開。出門的時候,那兩位負責在酒吧外招待的小姐早就已經跑的不見蹤影了,葉謙微微的聳了聳肩,鑽進了車內。

「師父,還有什麼活動嗎?」皇甫少傑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興奮的問道。

「有,各自回家休息。滾蛋吧!」葉謙笑罵道。

「師父,這還早呢,睡不著啊。」皇甫少傑說道。

「哦,那簡單,你饒著nj市跑一圈,我保證你能睡著了。」葉謙說道。

皇甫少傑撇了撇嘴巴,不甘心的說道:「師父,那能不能……能不能……」邊說邊搓著手,目光瞥向那檯布包裹的人民幣,一臉猥瑣的笑容。

「不行,那可是我的本錢。」葉謙邊說邊隨手丟給皇甫少傑一瓶酒,說道,「這瓶酒起碼也值一兩萬了,賞你了。」

「摳門!」皇甫少傑嘟囔了一聲,一副委屈的模樣。

葉謙嘿嘿的笑了笑,發動車子離去。「師父,我明天去哪裡找你啊?」皇甫少傑岳。

「明天你好好休息一天吧,今天也累了。想找我就打我電話。」葉謙停下車子說了一句。

「老大,這小子蠻有前途的。」吳煥鋒難得的露出一抹笑容,說道。

「和清風那小子有的一拼。」葉謙呵呵的笑道。

……

蘇建軍整晚都沒有睡著,雖然在股市上佔了很大的便宜,但是旗下的娛樂場所幾乎在一夜之間全部被砸了,更重要的是幾個和朱善合作開發的新樓盤,都快要準備交樓了,昨晚卻在一夜之間很多地方踏了。他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葉謙乾的好事。

接下來面臨的問題就更多了,樓盤不能交付,資金不能回籠,無法償還銀行的貸款。那可是筆不小的數目,拖上一天,光是利息的話就有些讓他喘不過氣了。而且,現在已經將葉謙旗下產業的股價打壓到一定的程度了,不能半途而廢啊,否則得不償失,只有硬著頭皮撐下去。

能在nj市混到如此的地步,蘇建軍自然也有幾個「知心」朋友,市公安廳的廳長就是其中一個,這老傢伙得了自己這麼多的好處,也該是盡點力的時候了。想到這裡,蘇建軍連忙的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將昨晚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對方自然是表現出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義正嚴詞」的說什麼和諧社會竟然有這種無法無天擾亂社會治安的人,那是堅決不能姑息的。

當蘇建軍說出葉謙的名字時,這位nj市公安廳的廳長蔣正義蔣老爺子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葉謙這位新崛起的巨梟,nj市的風頭人物,他可是知道的,陳浮生的繼承人,讓他多少有些忌憚。

不過,說是懼怕,那也不至於。而且,蔣正義對葉謙這個新崛起的巨梟,也是充滿了憤怒。當年陳浮生在位的時候,就基本上不鳥他,沒想到新的繼承人竟然也是如此,這麼長的時間也不來拜會自己,簡直太不把自己這個公安廳的廳長放在眼裡了。

既然葉謙不來找自己,那自己就親自去找他吧。跟蘇建軍說了一聲,蔣正義掛斷了電話。

蔣正義在nj市那也算是響噹噹的人物,身為市公安廳的廳長,雖然不說擁有生殺大權,但是手中的權利卻是不小。那些道上的人物,誰不賣他幾分面子,那無疑就是自尋死路。想起葉謙,蔣正義就有些憤憤不平,一個電話吩咐下去,立刻整個nj市的公安局都忙碌起來。

昨晚回去后,遭受宋然宋大小姐的一番勾引蹂躪,葉謙差點就要崩潰,幸好自己的定力夠深,否則的話只怕就要失身了。早上,葉謙還是早早的起了床,跑完步回來,頓覺神清氣爽,又是新的一天。大戰依然繼續著,不過很快就會落下帷幕。

nj市的街道上,警笛聲嗚嗚的響起,十幾輛警車瞬間包圍了葉謙的會所。此時的葉謙正站在窗口,嘴裡叼著一根煙,可是卻沒有點燃。看著攏葉謙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弧度。

來nj市也有些時間了,他自己清楚明白,蘇建軍和蔣正義的關係,這也是他一直沒有去拜會蔣正義的原因。而且,陳浮生在世的時候就不鳥他,自己自然也沒有必要去鳥他,否則豈不是弱了自己的威風,顯得自己無能。

微微的笑了一下,葉謙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蔣正義一副領導的派頭,指揮著警察將會所包圍住,然後大步走了進來。在這裡消費的大多是nj市有頭有臉的人物,即使是那些青年男女,很多也是富家公子,豪門千金,官宦子弟,對這些警察自然沒有多少的畏懼,我行我素的做自己的事情。

「老闆,不好了,警察把我們會所給圍了。」虞興急急忙忙的沖了進來,說道。

「緊張什麼,咱們做的是正當生意,怕什麼警察啊。」葉謙淡定的說道,「不過只是例行檢查而已,不用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