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39章關公也有死對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9章關公也有死對頭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看到蔣正義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的時候,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對虞興說道:「虞經理,你去忙吧,記得好好招待那些警察叔叔,那可是保護咱老百姓生命和財產安全的啊。」話語之中透著一絲譏諷,蔣正義聽見冷冷的哼了一聲,暗暗的嘟囔了一句:「刁民」。

虞興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葉謙呵呵一笑,快步的走上前去,伸出手,說道:「什麼風把蔣廳長給吹來了啊?蓬蓽生輝啊。」

看著葉謙愈發謙恭的態度,蔣正義更是傲然不已,瞥了葉謙一眼,冷冷的哼了一聲,動也未動,顯然沒有要和葉謙握手的意思。

葉謙訕訕的收回自己的手,說道:「蔣廳長要來,怎麼也不提前打個電話啊,葉某也好準備準備好好招待蔣廳長嘛。」

「不必了,我今天是為公事而來。」蔣正義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看了身後的兩個警察一眼,說道,「把他給銬起來帶回去。」

葉謙呵呵一笑,說道:「蔣廳長,您這是玩的哪一出啊?無緣無故的要銬我做什麼啊,葉某可是規規矩矩的做人,從未做過什麼犯法的事啊。」

「哼,有沒有做過你自己心裡清楚。」蔣正義越發的強勢,心中不禁有些沾沾自喜。在來之前他也想過,只是沒想到這位陳浮生的接班人,nj市的新一代巨梟竟然這麼懦弱,nj市道上的人也真是太抬舉他了。

「蔣廳長,坐,坐!」葉謙一臉「諂媚」的模樣,替蔣正義來開椅子,說道,「蔣廳長,你這話說的我有些不清楚了啊,還請明言,葉某實在是不知道哪裡錯了啊。」

蔣正義很有氣派的坐下,雖然是來找麻煩的,但是葉謙的態度倒是讓他心裡蠻舒服的。既然葉謙這麼上道,自己也不好太過分。「有人舉報,昨晚我市娛樂場所發生的多起鬥毆破壞案件,是你做的。」蔣正義說道。

葉謙在蔣正義的對面坐下,呵呵一笑,說道:「蔣廳長,你別嚇我啊,這麼大的罪名我可擔當不起啊。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在背後陷害我,蔣廳長可一定要明察秋毫啊。再說了,就我一個人也幹不了這麼多事啊,除非我是神仙了。」

「來,抽煙,抽煙!」葉謙邊說邊從懷裡掏出兩包煙,一包中華,一包普通的南京,葉謙沒有絲毫猶豫的從拿了一根南京遞了過去。

蔣正義一愣,剛剛變的稍微好點的臉色瞬間又沉了下去,葉謙這麼做分明就是瞧不起自己嘛。「不抽!」蔣正義的臉色有些豬肝色,冷冷的說道。旁邊的兩名警察看見,也都是一副驚愕的模樣,葉謙這麼做無疑是在打蔣正義的耳光嘛。

葉謙一副很「茫然」的模樣,看了蔣正義一眼,接而呵呵的笑道:「您看我,唉,抱歉,抱歉啊。來,蔣廳長,抽煙,抽煙!」葉謙重新拿出一根中華遞了過去,可是蔣正義哪裡還有臉面再接,這分明又是一個耳光。

「葉老闆,不必客套了,咱們還是說正事吧。」蔣正義有些慍怒的說道。

「呃,說,說正事。蔣廳長,我真的是無辜的啊,肯定是有人想陷害我,你可要為我做主啊。」葉謙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叫苦不迭。

「是不是有人陷害,我們自然會查。」蔣正義說道,「不知道昨晚十點到十二點的時候,葉老闆在哪裡?」

「嘿嘿,蔣廳長,那個……那個……您叫我怎麼說呢。」葉謙愣是把臉上憋出一點紅暈,貌似很為難的說道,「男人嘛,啊,那個,蔣廳長應該明白。」

看葉謙的模樣,蔣正義也知道葉謙說的是什麼意思了,還不就是男女之間那點事嘛。不過,蔣正義卻裝出一副什麼也不明白的樣子,說道:「葉老闆,我不明白你說什麼,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不能提供有力的不在場證明,那也只能委屈你了。」

「蔣廳長,您這話有些過了吧?不知道蔣廳長昨晚又在哪裡呢?」葉謙說道。

蔣正義愣了一下,自己昨晚在情婦家待了一個晚上,這種事情自然不能招搖。「葉老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昨晚在哪裡,跟你的事情有什麼關係。」蔣正義說道。

「我也就是這麼一說嘛。蔣廳長您不也是拿不出什麼不在場的證明嘛,難道我也懷疑事情是蔣廳長做的啊?」葉謙說道,「您別生氣,我也只是打個比方而已。這有沒有不在場證明,跟是不是做過這件事,差別大了。」

蔣正義總算是明白過來了,眼前這小子根本就不是什麼懦弱無能,分明是在耍自己玩呢。自己堂堂市公安廳的廳長,竟然被一個後生小子當猴子一樣耍,心裡的憤怒可想而知啊。冷冷的哼了一聲,蔣正義說道:「是非曲直,我們自由公論,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我們會調查清楚。如果是你做的,你也跑不了;不是你做的,我們也不會冤枉你。」

葉謙拍了拍胸口,說道:「蔣廳長這句話我就愛聽了啊,心裡也踏實許多了啊。蔣廳長,您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吃個午飯,咱們好好聊聊。說起來慚愧啊,這麼久也沒有去拜訪你,好勞您大駕,葉某惶恐啊。」

「不必了。還是請葉老闆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吧。」蔣正義說道。

「嗯?」葉謙一副詫異的模樣,說道,「蔣廳長,您這是要逮捕我?」

「只是協助調查。」蔣正義說道。畢竟葉謙在nj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雖然他蔣正義有些權利,但是也不敢鬧的太過分,否則的話也不好交代。

「不去,不去。」葉謙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說道,「我可是早就聽說局子里的黑暗,萬一來個屈打成招,我豈不是百口莫辯。蔣廳長,你瞧咱們的關係,不用這樣吧?」

「葉老闆,你這可就讓我難做了哦。我可以保證,如果事情不是你做的,我自然會還你一個公道。」蔣正義說道。其實,他也清楚,根本就不可能因為這麼點事情而且沒有任何證據支持的情況之下逮捕葉謙,他只是想讓葉謙明白,他蔣正義在nj市那也是響噹噹的人物,葉謙應該要懂得什麼叫著尊敬。更何況,他的目的也只是想把葉謙抓走,讓他手下的那些經理們群龍無首,到時候根本沒有能力抵抗朱善和蘇建軍的攻擊,而且也可能會間接的導致他手下人心惶惶。

「蔣廳長,發現這個!」一個分局的局長屁顛屁顛的跑了進來,手裡拿著一包毒品,興沖沖的說道。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一副很淡然的模樣,這分明就是陷害嘛。玩這種小把戲,他是蔣正義的祖宗。

「葉老闆,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別逼我強制性的動手,那你葉老闆的面子上可就不好了啊。」蔣正義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說道。

事已至此,葉謙也沒有必要再跟蔣正義玩下去,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蔣廳長,你這是擺明了要至我於死地,跟我葉謙過不去了?」

「不敢,我只是公事公辦而已。」蔣正義得意的說道。

葉謙笑了一下,說道:「蔣廳長,我可跟你先說好,請佛容易送佛難,你自己可要斟酌斟酌。」

蔣正義明白葉謙話里的意思,無非是想讓他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到底是幫他葉謙還是決定和他成為敵人。「哼,葉謙,我知道你在nj市有些手段,可是螞蚱畢竟是螞蚱,掀不起什麼大風浪。走吧,咱們局子里的飯菜不錯,想必葉老闆你會喜歡。」蔣正義得意的說道。然後掃了那兩名警察一眼,說道:「把他銬起來。」

雖然蔣正義下了命令,但是葉謙是什麼人物,這兩個小警察還是明白的,也不敢太過分。自己不過只是打工混飯吃而已,沒必要摻合葉謙和蔣正義的爭鬥之中,自己有妻兒老小的,得罪的葉謙也不好。

看著兩個警察的態度還算是尊敬,葉謙也沒有為難他們,自覺的伸出雙手,說道:「蔣正義,既然你願意賭一把,那我葉謙就陪你賭一把。希望你不要為今天的事情後悔。」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帶走!」蔣正義得意的站了起來,說道。

葉謙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別說蔣正義是故意的栽贓自己了,就算是會所內真的有一包毒品,他蔣正義也不敢拿他怎麼樣。曹操也有知心友,關公也有死對頭,在道上混的,誰沒幾個朋友,陳浮生打下來的江山可不只是一個空殼子江山。在nj市的官面上,陳浮生留下的關係也不小,只是葉謙一直懶得去用罷了。

出了會所的門口,一大群的記者圍了上來。沖在最前面的就是曾經要揭發會所里藏有毒品的蕭漠,他舉說麥問道:「葉老闆,聽說你涉嫌組織參與黑社會活動,昨夜連續砸毀本市多家娛樂場所,不知道你對這個傳聞有什麼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