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40章曹操也有知心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0章曹操也有知心友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蕭漠是葉謙叫來的,先前那個電話葉謙就是打給他。別小看記者的力量,有時候一個記者可以讓一個人名譽掃地,一敗塗地。筆杆子擁有著他獨特的力量,特別是向蕭漠這種有名氣的記者,他的一片報道足以讓很多人生不如死。

「冤枉,絕對是有人栽贓陷害啊。」葉謙說道,「這位蔣廳長,過來之後不問情由,也拿不出任何的證據,就要拘捕我。我很懷疑,這其中是不是有著某種見不得人的交易,我會保留追究的權利。」

那群記者瘋狂的拍照,蔣正義也意識到有些不好,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對押解葉謙的兩個警察使了個眼色,讓他們儘快的把葉謙押進車裡。

「蔣廳長,你對葉老闆的說法有什麼解釋?」蕭漠轉而問道。

「他是否和昨晚的案件有關,我們會仔細的調查。各位記者朋友們,你們要絕對的相信我們,絕對不會冤枉一個無辜的人,也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違法亂紀擾亂社會治安的人。至於他所說的,某種見不得人的交易,純屬的污衊。你們要相信,我們公安人員都是廉潔奉公,以守護老百姓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為己任。至於你們信不信,反正我信了。」蔣廳長道貌岸然的說道。

「蔣廳長,相信你也知道現在朱善和蘇建軍聯盟在股市上打壓葉謙葉老闆公司股價,有人說您和朱善以及蘇建軍的關係親密,我想問,這次你將葉謙葉老闆帶回警局是不是為了讓他們能夠更順利的打壓葉老闆公司的股價呢?」蕭漠繼續問道。

「無稽之談,純屬無稽之談。我和朱善蘇建軍的關係,也只是一些公事上的來往而已,何來親密之說?這次請葉老闆回警局,也只是協助調查而已,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我們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蔣正義說道。

「那麼請問蔣廳長,既然是協助調查,卻為何要帶上手銬呢,這是不是暗示著葉謙葉老闆就是昨晚娛樂場所事件的主使人又或者是行兇者?」蕭漠問道。

「大家可要為我作證啊,我向來聽說警局裡的黑暗,只怕我進去了,就會被屈打成招。」葉謙大聲的叫道,「大家都拍照,給我做個證人,證明我進警局之前身上沒有任何的傷痕。」葉謙邊說邊掀起自己的衣服,那些記者開始瘋狂的拍照。

蔣正義大吃一驚,想不到葉謙堂堂的nj市巨梟,竟然跟自己玩起這樣的手段,本來還想著進局子后好好的修理葉謙一番,即使不能定他的罪,起碼也要讓他吃一頓苦頭,知道自己的厲害。想不到葉謙玩這種低劣的招數,完全不估計自己的臉面,如此一來,到了局子后自己還真的就不好亂用武力了。

蔣正義也顧及不了那麼多了,催促著警察蔣葉謙押進車內,說道:「各位記者朋友們,這件事情會給大家一個合理的交代的,你們精心的等待我們的消息吧。」說完,慌不擇路的朝車子走去。

可是由於人多擁擠,愣是差點被絆的摔了一跤,要多難堪又多難堪。心裡對葉謙的憤怒更是加深了一層。

不遠處,吳煥鋒看到這一幕,不禁微微的笑了一下,這種事情也只有葉謙乾的出來。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宋然,簡單的將事情說了一遍。

警車來的快,去的也快,呼呼嘵嘵很快駛離了會所。那群記者也都紛紛的追了上去,這可是一個大新聞,nj市的新一代巨梟被抓捕,這個噓頭可不小。況且,這其中很可能牽扯到一些黑幕交易,那是可以大做文章的啊。

到了警局,葉謙直接被押進了審訊室。對於這種刁民,蔣正義自認很有辦法,先是狠狠的殺殺他的威風,把審訊室的空調關掉,整個審訊室內頓時像蒸籠一般。也不派人進去審訊,就把葉謙一個人孤零零的丟在那裡。

連m國中情局葉謙都進去過,哪裡會害怕這種小警局裡的審訊啊。悠閑的靠在椅子上,雙腿翹在桌子上,得得瑟瑟的晃悠著。

監控室內,蔣正義看著審訊室里的情況,冷冷的哼了一聲,暗想:「不能打,我還不能給你玩這招嘛。」

「蔣爺,這葉謙來頭可不小,咱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一旁的分局局長,有些擔心的說道。

「怕什麼?哼,他葉謙在nj市道上的能耐再大,他也是在我們的管轄之內,只要他犯法,我就有能力整的他抬不起頭。」蔣正義不屑的說道。不是他自視過高,很多時候也的確如此,在nj市道上的人物還沒有誰敢不買他蔣正義面子的人。這葉謙不但不鳥自己,竟然還耍起自己來了,這口氣他怎麼咽的下去。

分局局長張了張嘴,到嘴邊的話還是咽了下去。心想,你蔣正義再怎麼有權利,可是有時候你也不得不顧及這些道上的人物啊,可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你是有妻兒老小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家裡著火,只怕連骨頭渣子都找不著。

葉謙也漸漸感覺到有些不對了,這審訊室內的溫度越來越高了,汗水開始瘋狂的滲了出來。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葉謙站起來,來回的走動著。既然蔣正義要跟自己玩,那自己就跟他玩個狠的。想到這裡,葉謙狠狠的給自己來了一個耳光,媽的,真他娘的疼。接著又是一拳,然後拿自己的頭猛烈的撞擊著牆壁。

監控室內,蔣正義看見這一幕,不由的大吃一驚,暗想,這小子是不是瘋了?忽然,蔣正義一陣激靈,他***,這小子分明就是想陷害自己啊。慌忙的對身後的分局局長說道:「快,快派人去阻止他。」

葉謙自然也不是那麼傻,他很懂得怎麼讓自己的傷看起來很重,可是卻又不是很嚴重,而且也不會太疼。剛剛那麼做,只是假裝給蔣正義看看而已。

幾名警察湧進審訊室內,阻止了葉謙這種自虐的行徑。一名警察湊到葉謙的面前,小聲的說道:「葉老闆,您就別為難我們這些做小的了,我知道您有的是辦法出去,何必用這種手段傷害自己呢?」

葉謙轉頭看了他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沖頭微微的點了點頭。小子有前途。

片刻,蔣正義走了進來,看了一眼葉謙,說道:「你別以為這樣做就可以嚇的住我,我告訴你,你今天最好給我老實的交代,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你在這裡多待上個幾天,只怕你的公司就垮了吧?」

葉謙不屑的笑了一下,說道:「你也別以為這樣就可以嚇的住我,就算沒有了公司,你在我眼裡仍舊不過只是一隻螞蟻而已,隨便的都可以捏死你。信不信?」

「夠狂,就看你能狂到什麼時候。」蔣正義冷哼一聲,說道,「把他銬在椅子上。」

葉謙也不想為難剛才那個警察,微微的笑了一下,自覺的走到位置上坐下,讓他把自己銬了起來。

剛剛開始要審訊,審訊室的門被推可開來,分局局長帶著兩人走了進來。一位年紀約莫四十多歲,另一位約莫二十齣頭的模樣。「蔣廳長,這兩位是葉謙的律師,他們是來保釋的。」分局局長說道。當作外人的面,他自然不敢稱呼蔣爺。

「不準保釋!」蔣正義一口回絕道。

那位四十多歲的律師冷笑了一聲,說道:「蔣廳長好大的架子啊,請問我的當事人犯了什麼罪,不準保釋?」剛剛葉謙離開的時候,吳煥鋒便打了一個電話給宋然,這個律師就是宋然派來的。

「哼,葉謙涉嫌組織和參與黑社會活動,並且我們當場在他的會所內搜出毒品,我們要將他拘留審訊。」蔣正義說道。

「涉嫌?那就是說你們沒有證據嘍。既然沒有證據,你們無辜扣押我的當事人,按照法律,我可以告你們濫用權利,並且保留追究你們誹謗的權利。」中年律師說道。

「你是誰?」蔣正義瞥了中年律師一眼,不屑的問道。

「不才魯榮光,國際大律師。」中年律師說道。

蔣正義微微的愣了一下,國際大律師可不簡單啊,能讓他出馬的人很多都是社會名流,而且在國際上都很有名氣。他有些微微的錯愕,沒有想到葉謙竟然能請到這樣的律師,自己似乎太低估這個小子了。「我們當場在他的會所搜出毒品,人證物證俱在,容不得他抵賴。就算你是國際大律師,也不能無視國家法律吧?」蔣正義說道。

「那麼請問,你能肯定那些毒品是屬於我的當事人嗎?可能是客人帶過去的呢?最多你也只能讓我當事人的會所休業整頓。」魯榮光說道。

「哼,他是會所的經理人,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蔣正義說道。

「哦,照你的意思就是說,如果有人在警局裡搜出毒品,那就是說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甚至,我是不是可以懷疑你販賣和運毒呢?」魯榮光說完,看了一眼身旁的年輕人。

「啊呀!」年輕人會意的點了點頭,叫了一聲,一包白色粉末灑在了審訊室的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