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41章騎虎難下蔣正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1章騎虎難下蔣正義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魯榮光一本正經的蹲下,拿手沾了一點白色粉末嘗了一下,驚嘆道:「毒品?警局也有毒品啊,蔣廳長,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告你涉嫌販毒啊?」

蔣正義一陣錯愕,這簡直太流氓了。其實,他想的倒是一點都沒錯,在圈子裡,誰不知道魯榮光就是典型的流氓律師啊。「毒品是你們帶來的,竟然敢公然攜帶毒品進警局,我現在就可以把你抓起來。」蔣正義憤怒的說道。

「你這是污衊啊,你們誰看見我攜帶毒品了啊?我保留追究你們誹謗的權利。」魯榮光說道。

的確,誰也沒有看見那毒品是年輕小子扔出來的啊。「哼!」蔣正義憤憤的哼了一聲。

魯榮光說道:「蔣廳長,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吧,就算你在我的當事人會所發現毒品,也不能證明是他的。如果你要追究我當事人的責任,同樣,你是否也該追究自己的責任呢?不過你也不用怕,這些只是麵粉而已,但是誰也不能保證什麼時候蔣廳長的辦公室或者是家裡,什麼時候冒出幾包毒品來啊。」

威脅,**裸的威脅啊。蔣正義恨的牙痒痒的,可是對方是國家大律師,不是個簡單的貨色,別說自己只是個市公安廳的廳長了,就算是市委書記,那也要給魯榮光三分薄面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樣,我們會查清楚的,我們請葉先生來,也只是協助調查而已。」蔣正義的語氣不由的軟了下去。

「協助調查?」魯榮光說道,「協助調查為何要將我的當事人銬住?而且,我的當事人完全有權利拒絕協助調查。」

「魯律師,咱們都是好市民,協助警察破案是我們每個市民應盡的責任嘛。」葉謙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說道,「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些警察竟然想栽贓嫁禍,屈打成招啊。」

魯榮光看了一眼葉謙臉上的傷痕,憤怒的說道:「蔣廳長,這就是你所說的協助調查嗎?別說我的當事人不是犯人,就算是,你們這樣濫用私刑也是觸犯國家法律的。這件事,我不會就這麼罷休的。小李,給葉先生拍照,拍的仔細點,這些可都是將來的證據。」

年輕人應了一聲,拿出手機對著葉謙臉上的傷痕嚓嚓的就拍了起來。蔣正義一陣錯愕,現在就是有嘴也說不清了啊。

「這……這不是我們做的,我們沒有使用暴力。」蔣正義有些慌張的說道。一個國際大律師,如果將他蔣正義告上法庭,雖然不至於能把他告倒,但是也夠他吃一壺的了。而且,自己的那些政敵,只怕也會在暗中推波助瀾,到時候自己這公安廳廳長的位置只怕也保不了。

「蔣廳長的意思,這些傷是我的當事人自己弄的了?蔣廳長覺得這話有幾分的信服力?可以讓人信服嗎?」魯榮光說道。接著,把目光轉向葉謙,說道:「葉先生,你是否要告他?我可以幫你立刻起草訴狀。」

「告,當然要告。我一個好好的市民過來協助警察辦案,卻落得這樣的下場。告,我要告到他連警察都當不了。」葉謙一副很委屈的模樣說道。

「好。」魯榮光說道,「小李,立刻打電話回去聯繫,讓他們開始著手安排這件事情。」

「是!」旁邊的年輕人應了一聲,立馬的掏出電話。

「蔣廳長,我現在可以保釋我的當事人了嗎?」魯榮光說道。

「去吧,去辦手續吧!」蔣正義有些垂頭喪氣,無奈的說道。明天的報紙頭條,肯定就是登出自己濫用暴力,毆打良好市民。加上葉謙在nj市的身份以及魯榮光的身份,自己的麻煩只怕是多的去了。

葉謙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說道:「不不不,魯律師,我不要保釋,我不走了,不走了。」

魯榮光微微的愣了一下,不禁莞爾,跟葉謙打過好幾次的交道,他知道這位爺的脾氣,現在既然已經玩開了,那他不把蔣正義玩死是不會罷休的了。魯榮光說道,「蔣廳長,我可以單獨和我的當事人說幾句話嗎?」

「哼!」無奈的嘆了口氣,蔣正義說道:「請便!」說完,憤憤的轉身離去。

「葉先生,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魯榮光問道。

葉謙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容,向魯榮光招了招手,然後附耳輕聲細語交代了幾句。魯榮光連連的點頭,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笑容。

魯榮光離開之後,葉謙愜意的翹起自己的雙腿,他***,跟自己玩,那就玩大點,玩死他。

這時,葉謙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可惜自己的雙手被銬在椅子後面,想拿也拿不到。幸好,這個時候一名警察走了進來,正是剛才那個跟葉謙說話的警察。蔣正義是不想再見到葉謙了,他現在覺得自己的腦袋一個頭兩個大,接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哪裡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或許一直以來真的是自己太高估自己了,不是道上的那些人物都怕自己,而是賣自己三分面子而已,真要是玩起來,自己也沒有多大的好處。還真是請佛容易送佛難,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有些不知道怎麼善後了。

「兄弟,幫個忙,把手機拿出來下。」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

「我還是幫你把手銬打開吧!」年輕警察說了一聲,走到葉謙的身邊打開手銬。

「謝謝!」葉謙說完,拿出電話。「師父,你在哪呢?怎麼到現在才接電話啊?有沒有啥活動?」對面傳來皇甫少傑有些期待的聲音,這小子看來是砸場子砸上癮了。

「活動個屁,老子現在在警局呢,要不要來坐坐?」葉謙說道。

「啥?警局?幹嗎?丟錢包了?」皇甫少傑打趣的說道。

「滾蛋,我是被抓了,現在正審訊我呢。屈打成招,濫用暴力啊,少傑,你師父我苦啊。」葉謙恨不得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一旁的年輕警察聽了有些哭笑不得,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有人在警局裡向葉謙這麼輕鬆的了。

「什麼?他們是反了。師父,你在哪個警局?」皇甫少傑憤怒的吼道。那些警察也忒膽大包天了,自己的師父也敢抓,而且還屈打成招,濫用暴力,皇甫少傑胸口的火氣馬上就爆發起來。

「別整太大的陣仗,隨便玩玩就行。」葉謙說完,把自己在哪個分局告訴了皇甫少傑。

「師父,你等著,我一會就來救你。」皇甫少傑說完,掛斷電話開始忙乎開了。

……

「蔣……蔣爺,不好了。」傍晚時分,蔣正義坐在辦公室內,眉頭緊緊的皺著,頭都快炸了。他哪裡還有心思去審訊葉謙,恨不得這個禍害馬上離開警局,可是現在倒好,是請也請不走了,而且,他也放不下那個面子去求葉謙。正焦頭爛額呢,分局局長跑了進來,慌慌張張的說道。

「慌什麼,慌什麼,天塌不下來。」蔣正義有些鬱悶的說道,煩心事已經夠多了,這分局的局長還慌慌張張的,沒有一點魄力,看來自己是該考慮要不要撤了他的職,換一個人了。「說吧,出什麼事了?」蔣正義問道。

「警……警局被圍了。」分局局長驚慌失措的說道。

「什麼?這些人也太大膽了,連警局都敢圍。是不是葉謙的那些手下?讓防暴部隊過來,通通給我抓起來,我看誰還敢鬧事。」蔣正義說道。

「不……不是,是nj軍區的車,咱們被部隊給包圍了。」分局局長慌張的說道。

「什麼?」蔣正義大吃一驚,猛的站了起來,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nj軍區的人包圍咱們警局做什麼?」

「我……我也不知道啊。」分局局長哭喪著一張臉說道。

「廢物,你這幾年的局長算是白當了。」蔣正義憤怒的說道,「還不跟我出去看看?」

這面是焦頭爛額、慌慌張張,葉謙卻是一臉的優哉游哉,坐在審訊室內吃著快餐,喝著礦泉水,別提多自在了。他雖然不知道外面的情況,但是聽見外面一片鬧哄哄的,汽車的馬達聲轟轟作響,他就知道肯定是皇甫少傑那小子過來了。暗暗的嘆了一聲,喃喃的說道:「這小子,陣仗弄的還不小啊,這個徒弟沒白收。」

出了警局的門口,蔣正義大吃一驚,只見一輛卡車,幾部越野幾部停在警局的門口,一群荷槍實彈的軍人正朝警局內走來,看人數,起碼在一個加強排。走在最前面的正是皇甫少傑,一身少尉軍裝,面色陰冷,充滿了火藥味。

皇甫少傑,蔣正義可是認識的,這位nj市的軍區大少,沒少惹麻煩。可是軍隊的人都極為的護短,加上皇甫家的勢力,蔣正義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今這位軍區大少竟然帶著部隊包圍了警局,讓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後腦,自己好像也沒得罪這位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