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42章軍隊圍堵警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2章軍隊圍堵警局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蔣正義迎了上去,來到皇甫少傑的面前,說道:「皇甫少爺,你這是什麼意思?幹嗎帶部隊過來包圍警局啊?軍不幹政,你不是想破壞這個嚴令吧?」

「什麼軍不幹政?我不懂。你是這裡管事的?」皇甫少傑瞄了蔣正義一眼,說道。

「我是市公安廳廳長蔣正義!」蔣正義傲然的說道。

「得了,得了,我關你是蔣正義,還是蔣歪義,告訴我,我師父在哪裡?」皇甫少傑說道。

「你師父?你師父是誰?」蔣正義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對皇甫少傑的話明顯的有些不悅,不過礙於皇甫家的勢力,他也不便發作。

「葉謙,我師父是葉謙!」皇甫少傑說道。

蔣正義微微一愣,頭皮越發的炸了,剛送走一個國際大律師,又來個軍區大少,還是葉謙的徒弟。蔣正義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兩個耳光,自己沒事去招惹葉謙那位禍害幹什麼啊。不過,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他也沒有可能在退步了,先不說葉謙到底會不會原諒自己,單單是自己的面子上也過不去啊。畢竟,自己可是堂堂市公安廳的廳長,去像一個有涉黑嫌疑的大哥去求饒,那以後自己在nj市還有什麼面子。

「葉謙涉嫌組織和參與黑社會活動,並且在他的會所搜到毒品,所以他必須接受我們的調查。皇甫少爺,我希望你能配合我們的工作。你今天擅自調動部隊圍堵警局的事情我也就當什麼都不知道,否則到到上面,你也不好交代,不是嗎?」蔣正義說道。

「放屁,你這是威脅我嗎?什麼涉嫌組織參與黑社會活動,你有什麼證據?馬上帶我去見我師父,如果他有什麼事情的話,唯你是問。」皇甫少傑絲毫不給蔣正義的面子,言語激烈。

蔣正義咬了咬牙,見這樣的情形,他也知道就算是自己不準皇甫少傑進去,只怕他們也會強行攻進去。和這一個加強排的軍隊相比,他的那些警察根本入不得人家的法眼,打起來只怕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好吧,我帶你進去,不過你要讓你這些人不能亂來。」蔣正義說道。

「聽著,你們都在外面待著,玩玩鬧鬧可以,別他娘的惹出事來。」皇甫少傑回頭交代了一聲,這分明是在暗示著什麼。警局的那些個警察早就嚇的躲在警局裡不敢出來,外面的這些可都是一群吃飽飯沒處發泄的主,自己出去指不定被他們找個什麼茬揍一頓呢。

蔣正義看了一眼那些興奮不已的士兵,無奈的嘆了口氣,只能期望他們別鬧出什麼事來吧。「走吧!」蔣正義一臉的頹喪無奈,看了一眼皇甫少傑說道。

如果皇甫少傑沒有什麼身份,只是單純的一個少尉,蔣正義也不至於那麼懼他,可惜的是皇甫少傑背後還有一個軍隊大佬的老爹,還有一個國安局局長的大伯,無論是哪一個,都可以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到了審訊室內,看見葉謙優哉游哉的吃著飯時,皇甫少傑和蔣正義都不由的愣了一下。皇甫少傑發現自己貌似有點太緊張了啊,就憑葉謙的身份自己也該知道就算自己不來,他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師父,你沒事吧?」皇甫少傑上前幾步,擔心的問道。

「沒事,就是有點餓的慌,這快餐的油我都懷疑是不是地溝油,有股餿味。」葉謙抬起頭看了皇甫少傑一眼,說道。

「師父,你的臉?」皇甫少傑看著葉謙滿臉的傷痕一陣錯愕,接而憤怒不已,看來師父說的一點都不錯,警局的這些崽子還真的對自己師父濫用暴力了。頓時,火冒三丈,呼的一下子轉過身,拿槍頂住蔣正義的腦門,吼道:「竟然敢打傷我師父,我看你是反了。信不信老子一槍了你?」

蔣正義有些驚慌失措,額頭不由的滲出滴滴汗珠,可是被皇甫少傑拿槍頂著,卻又不敢拿手去擦。他還真的一點都不懷疑皇甫少傑敢開槍,這小子的膽大妄為在nj市那是出了名的。就算皇甫少傑把自己給殺了,憑著他家的勢力,估計這小子也不會有多大的事情,自己也只能是白白的死了。

「皇……皇甫少爺,你……你可要小心著點啊,小心槍走火,這不是開玩笑的啊。」蔣正義驚恐的說道。

「你以為你公安廳廳長就打了,你把我師父打成這樣,我能輕易的放了你嗎?」皇甫少傑憤怒的說道。

「那……那不是我們打的,是他自己弄的。」蔣正義哭喪著臉說道。錢不是最大的,權也不是最大的,槍杆子才是最大的,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就算你再有錢,再有多大的權,在面對槍杆子的時候,那也得爬著。

「草,你說出來別人會相信嗎?你以為是師父是傻b啊,有自虐傾向啊,自己弄傷自己?你怎麼不把自己打成那樣啊?」皇甫少傑吼道。

葉謙在旁邊一天,不由的愣了一下,感覺這話怎麼越聽越不是那個味,這小子分明就是在罵自己嘛。乾咳了兩聲,葉謙說道:「那個……少傑啊,把槍放下,把槍放下,人家好歹也是一個堂堂的公安廳廳長,你怎麼能這樣做呢?」

皇甫少傑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卻還是乖乖的把槍收了起來。他也不傻,只是嚇唬嚇唬蔣正義而已,真讓他殺了蔣正義他可不幹,雖然說不一定會有什麼大事,但是事情解決起來肯定會很麻煩,而且家裡的老頭子只怕又要狠狠的揍自己一頓了。

蔣正義大大的鬆了口氣,此刻他忽然感覺葉謙特別的可愛,可是他也清楚,這位爺不知道又要耍什麼把戲玩弄自己。後悔葯是沒地方找了,他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往上沖,打腫臉充胖子了。

「師父,你的傷沒事吧?哪個王八蛋把你打成這樣,老子非剁了他不可。」皇甫少傑走到葉謙的面前,關心的說道。

葉謙滿腦門都是黑線,不能再讓這小子說下去了,否則不知道把自己罵成什麼樣了。「沒事,小傷而已。」葉謙說道,「外面鬧哄哄的幹什麼啊?」

皇甫少傑說道:「我不是怕師父吃虧嘛,掉了一個加強排過來,我倒想看看,誰敢難為我師父。」邊說還邊瞪了蔣正義一眼。

蔣正義一臉的哭笑不得,現在也不知道是誰在難為誰了。「葉先生,今天的事情我們已經查清楚了,純粹是一場誤會,您可以走了。」蔣正義放低自己的面子,說道。他現在什麼都不想,就想把這位爺趕快的送出去,否則這場面怎麼收拾啊。

「蔣廳長,您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葉謙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說道,「您還記得我跟你說過嗎?請佛容易送佛難。我葉謙在nj市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當著那麼多記者的面把我抓回來,我就這樣走出去,我的臉面往哪裡放?那些報紙雜誌媒體會怎麼說?他們會說我是黑社會份子,擾亂社會治安的不法嫌疑犯,屆時不但是我個人的名譽受損,就連我公司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那些正面形象也都全部毀了。這其中的損失有多少,你不會不知道吧?」

蔣正義暗暗的嘆了口氣,葉謙說的這些根本都全部是屁話,還不就是拐彎抹角的要讓自己給他賠禮道歉嘛,不就是想折損一下自己的面子,也讓nj市道上的人物都知道,他葉謙不懼他蔣正義,警局也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那葉先生要我怎麼做你才滿意?」蔣正義說道。

「其實很多事情你我都是心知肚明,你今天鬧這麼大的動靜,無非也就是想幫他蘇建軍找回場子而已。在nj市道上誰不知道你們的關係,你也就別跟我打哈哈,說那些冠冕堂皇的場面話。我只是想知道,蔣廳長決定這麼做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其中的後果?你就認為他蘇建軍一定能打敗我葉謙嗎?」葉謙說道。

這話叫蔣正義怎麼回答啊,只能是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任,錯也好,對也好,都應該自己承諾當初決定時的後果。我葉謙不是隨便去欺負他人的人,但是卻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我直接告訴你,這件事情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我堅決不會離開警局。」

蔣正義一陣愕然,自己已經放低態度了,卻沒想到葉謙竟然還這麼不死不休,倒讓他真的有些難辦了。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愣在了那裡。

「吆,這麼大的陣仗,是哪位大人物啊?敢情是看中咱們警局的環境,不想走了啊。」一陣蒼勁有力的聲音傳了過來。眾人不由詫異的轉頭看去,只見一位約莫五十多歲的老者,身後跟著一位四十齣頭的中年人,然後是一群年紀不大的男子,從外面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