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43章孟省長駕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3章孟省長駕臨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孟長德孟省長剛剛開完會,便接到市長伍士平的電話,說是市公安廳分局被軍隊給圍了。孟長德大吃一驚,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只是軍隊向來不干涉政治,nj軍區的部隊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就把警局給圍了,肯定又是下面的人冒冒失失的抓了軍區的人了。

孟長德無奈的嘆了口氣,軍隊的作風他向來都清楚,極為的護短,先不問到底是誰對誰錯,總之他的人犯了事,那也得由他們處罰,輪不到警察們插手。不過,真要是鬧起來,他也不懼怕,畢竟軍隊不幹政是國家指定的嚴令,軍隊也不敢貿然的就觸犯這條嚴令。只是,這件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萬一真鬧到了上面,自己也沒有啥好果子吃。現在關鍵的還是儘快的解決這件事情最好。

想到這裡,孟長德立馬帶上自己的秘書,朝警局趕去。到了門口的時候,便看見伍士平愣愣的站在那裡。自己走過去一看,也不由的吃了一驚,整整一個加強排啊,也不知道這些警察到底是抓了哪一位大人物。

嘆了口氣,孟長德帶著他們朝警局內走了進來。那些士兵也不是傻子,見到這二位大人物,自然不會上去阻攔,任由他們進了警局。

進了警局之後,孟長德便找了分局局長詢問了一下大致的情況,這才知道原來是蔣正義抓了葉謙,這才惹出這麼大的禍。分局局長早在部隊剛圍堵警局的時候,就給市長伍士平打了個電話簡單的說了一下情況。這種事情,他知道不是蔣正義可以擺平的。對於葉謙,孟長德雖然沒有見過,但是也聽過他的名字,這位nj市的新一代巨梟,陳浮生的接班人,似乎比當年的陳浮生的能力更大,手腕更硬啊。無奈的搖了搖頭,孟長德朝審訊室走去。

剛到門口,孟長德便聽見葉謙的話,不由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葉謙的話里透露出一種威脅的意思,這不是孟長德所希望聽到的。就算蔣正義再怎麼不對,好歹也是市公安廳的廳長嘛,他葉謙不過只是頂了一個商人頭銜的道上人物而已,凡事適可而止也就可以了。

不過,孟長德卻也知道,這件事情既然驚動了nj軍區,那就足以證明葉謙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還是要小心處理為好,否則後果只怕是難以收拾。

看見孟長德和伍士平,蔣正義不由的愣了一下,慌忙的叫道:「孟省長,伍市長!」

葉謙也微微的愣了一下,打量了二人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你就是葉謙吧?」孟長德呵呵的笑著走到葉謙的面前,說道,「英雄出少年啊。nj市傳的沸沸揚揚的人物,沒想到竟然這麼年輕,前途不可限量啊。」

葉謙謙恭的笑了一下,說道:「孟省長過獎了,拾人牙慧,不足道也。」

「呵呵,年輕人謙虛是好事啊。」孟長德說道。接著目光轉向一旁的皇甫少傑,說道:「你是皇甫少傑吧?外面的人是你帶來的?」

「不錯,他們無緣無故的抓了我師父,而且還濫用私刑,看我師父都被打成什麼樣了?我如果晚來一點,豈不是被他們打死了。」面對省長,皇甫少傑的態度也謙恭了許多,沒有剛才那般的狂暴。

「師父?」孟長德微微的愣了一下,不過也沒有深究。轉頭看了一眼葉謙臉上的傷勢,頓時憤怒的對蔣正義吼道:「蔣廳長,這就是你們執法的態度吧?濫用私刑,你這是知法犯法,你身為執法人員,難道連這一點都不清楚嗎?」

「我……」蔣正義有口難辯,支吾著說不出話來。

「還我什麼我,還不跟葉先生道歉!」孟長德厲聲喝道。

「不用了,孟省長,蔣廳長這也是為了公事嘛。」葉謙推諉的說道,不過那眼神卻緊緊的盯著蔣正義,很明顯的是在等待著他的道歉。可是這話語說出來卻又是那麼極近人情,讓孟長德對葉謙的看法好了許多。孟長德早就聽說這道上的人物多是一些刁鑽之人,如今見到葉謙,卻並非如此嘛,小夥子說話彬彬有禮,而且又識得大體,難能可貴啊。他甚至暗暗的想,如果把這小子放進體制內歷練歷練,說不定將來還是個有用之材。

「葉先生,這件事情是我辦的魯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蔣正義心裡有些憤憤不平,不過既然孟長德發話了,他也不好再死硬下去。況且,他也沒有氣魄在抗下去了,還不如順水推舟。

「蔣廳長,您言重了,這件事情我也做的不對,我也該向你道歉。」葉謙慌忙的扶住蔣正義,說道。態度誠懇的讓蔣正義都有些茫然,完全弄不清葉謙這話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

孟長德和一旁的伍士平都微微的點了點頭,對葉謙的好感頓時升級。

「葉先生,這件事情呢,蔣廳長確實做的有些不對,他也向你陪不是了。你看外面……是不是讓他們先回去,這樣印象很不好啊。」孟長德說道。

「呃,是是,您不說我還差點忘了。」葉謙慌忙的說道。看了皇甫少傑一眼,說道:「少傑,帶你的人回去,擅自調動部隊,等我回去后再好好跟你算賬。」

皇甫少傑一陣愕然,自己這做好事咋沒討到師父的歡心,反而是要受懲罰啊。唉,做徒弟還真他娘的不容易啊。不過看到葉謙的眼神后,皇甫少傑恍然大悟,這位像流氓比軍人更多的軍區大少,很快的就明白葉謙的意思。「師父,那您在這裡不會有什麼危險吧?」皇甫少傑一副很擔心的模樣說道。

「放心吧,孟省長和伍市長都在這裡,我會有什麼危險啊。」葉謙說道。

「是啊,你就放心的回去吧,我保證你的師父一根頭髮都不會少,否則你找我算賬便是。」孟長德說道。

「既然孟省長這麼說了,那我可就把師父交給你了啊。」皇甫少傑說道,「師父,那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情的話打我電話。」

「去吧,去吧,哪裡那麼婆婆媽媽的啊。」葉謙直接在皇甫少傑的屁股上踹了一腳,說道,「趕快滾!」

皇甫少傑嘿嘿的笑了一下,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孟長德和伍士平都不由的愣了一下,他們可都清楚的知道這個皇甫少傑的為人,在nj市那是沒少闖禍,沒幾個人能管得住他,卻沒想到竟然是對葉謙服服帖帖,看來葉謙這小子還真的是有幾分本領啊。

看到皇甫少傑離去,孟長德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葉先生,我們是不是換個地方談話,這裡太熱了。」

「是是,孟省長請!」葉謙很謙恭的說道,「孟省長也別叫我什麼葉先生了,小子我有點惶恐啊,還是直接叫我名字吧,這樣聽起來舒服點。」

孟長德呵呵一笑,說道:「是啊,我叫起來也覺得彆扭,哈哈。你也就別跟我客套了,當年你老闆陳浮生和我也算有點交情,你乾脆叫我一聲孟伯伯就行。可別怪我占你便宜啊,哈哈!」

「那是小子的榮幸,小子求之不得。」葉謙謙恭的說道。

一旁的蔣正義看見這一幕,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就幾句話,兩個人倒是拉上親戚關係了。伍士平卻是微微的笑了一笑,對孟長德佩服不已,寥寥數語不但是化解了糾紛,而且懾服了這個不羈的年輕人,這種手腕和魄力,是他所需要學習的啊。

到了局長辦公室內坐下,孟長德看了一眼旁邊的蔣正義,說道:「蔣廳長,這裡沒你的事情了,你先出去忙你的事吧,我和伍市長還有葉謙好好的聊聊。對了,順便叫人給我泡幾杯茶上來,咱們也要懂得待客之道嘛,不能讓葉謙渴著跟我們說話啊。」

蔣正義愕然的愣了一下,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跟孟長德、伍士平道了聲別,轉身走了出去。今天的事情是他這輩子經歷過的最窩囊的一次,有點恍若隔世的感覺。他甚至覺得這一切都是蘇建軍那個狗崽子害的自己,如果不是他,自己又何必去得罪葉謙,又怎麼會牽扯這麼多的麻煩。

「葉謙啊,咱們今天只是話話家常,你也不用太拘束,有什麼想說的就儘管直說。」孟長德說道,「今天的事情呢,咱們就不說了,誰對誰錯,以後再說,行嗎?」

「孟伯伯怎麼說怎麼好,小子我一切聽你的。」葉謙說道。

「呵呵,我聽說最近股市上很不平靜,你公司的股價在大幅度的往下跌,嚴重的影響到了股市的穩定,導致了很多股民一夜之間傾家蕩產。葉謙,這不會是你在暗中的操縱吧?」孟長德說道,「原諒我小人之心啊,我這也是為了那些老百姓著想。他們辛辛苦苦的存了一點錢,一夜之間什麼都沒了,也很凄慘的,其後果可能會眼中的導致社會治安的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