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51章請君入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1章請君入甕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王德深心裡咯一下,支支吾吾的說道:「那……那得需要多少啊?老哥我的錢都換這些裝備了。」

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具體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不過憑咱們的關係,我會大力支持你的。」

王德深要的就是這句話,聽葉謙這麼一說,心裡頓時開心不已。慌忙說道:「有葉老弟這句話,那老哥就放心了啊。」

在王德深說出那句話的時候,葉謙也已經猜出他心裡的意思了,不過這種局面是雙贏的局面,葉謙自然也不會在乎那點錢。更何況,錢這種東西是賺不完的,擁有了更大的權利,接下來的錢就更會是滾滾而來。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後,面色沉寂下來,說道:「其實今天來找王大哥主要還是為了somnus雇傭兵組織的事情,不知道王大哥有沒有什麼頭緒?」

「葉老弟,實不相瞞,somnus雇傭兵組織的首領羅侯跟我有點交情。」王德深說道,看到葉謙的面色有些微微的不悅,王德深慌忙的接著說道:「不過,也只是普通的交情而已,曾經有過一次的合作。如果葉老弟真的想找他,我還是有辦法的。」

「那王大哥一定知道他的駐地所在了?我也不讓你為難,你把他們駐地的地址告訴我就行。」葉謙說道。

「葉老弟這麼說就見外了啊,憑你我的關係,有什麼為難不為難的啊。」王德深說道,「羅侯的駐地在金三角,人數大約在兩千人左右,都是當初的躍南遊擊隊成員,武器裝備精良,葉老弟如果想像上次對付的倫那樣對付羅侯,只怕不容易啊。而且,他們具體的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們貿然的進入了其他部隊的地方,只怕也會被當作敵人。我覺得,最好還是換個方法比較好。」

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的確,沒有正確的方位,就需要一段時間的調查,去摸清楚他們的地址以及防衛的情況。「王大哥有什麼好的建議?」葉謙問道。

「倒是有一個想法,說出來讓你參考參考。」王德深說道,「somnus雇傭兵其實不過只是羅侯游擊隊的一個分支而已,為的就是賺取資金提供游擊隊的運作。而且,羅侯其人向來自大,只要我們假裝是客戶,雇傭他們的somnus,把他引到這裡來,那就容易對付的多了。」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這個請君入甕的方法確實是一個好辦法。「可是,羅侯會那麼輕易的就相信我嗎?想必他也不會那麼冒冒失失的就過來吧?」葉謙說道。

「呵呵,這個問題太簡單了。我做中間人,邀他前來,羅侯肯定會深信不疑的。不過,你要想一個能夠引起他極大興趣的任務,這樣才會萬無一失。」王德深說道。

「這個簡單,把價錢提的高一點,他應該不會錯過的。」葉謙說道。

王德深點了點頭,接著問道:「葉老弟,恕我問句不該問的,不知道somnus是不是有哪裡得罪你了?」

「他傷了我狼牙的兄弟,至今那位兄弟那昏迷不醒。」葉謙說道,「如果不讓他somnus寸草不留,我狼牙就妄稱雇傭兵王者。」

王德深嘆了口氣,接著說道:「那我們還是詳細的商量一下計劃吧!今晚反正你也是走不了的了,好好的陪老哥喝一杯,一醉解千愁。」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

……

計劃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葉謙當然也不會全部把希望寄托在羅侯自投羅上,也派出了劉天塵和詹姆斯、威廉三人前去做前期的調查。不用打草驚蛇,只是摸一下對方的底子,在必要的時候來個斬草除根。

葉謙說過,傷害了吳煥鋒的人,不管他是處於什麼原因都必須付出自己的代價。那就是,一個不留,寸草不生。

葉謙也沒有靜坐在家中,既然答應了王德深,那他也要開始做一些前期的工作。對付md國的政府,葉謙並不是很了解,也沒有什麼熟悉的人,其中自然有些難度,就單單是那些軍區大佬、各黨派的領袖,葉謙甚至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更別談去結交了。

的確,有些事情說起來容易,但是真正的實施起來,有著很大的難度。

不過,萬事開頭難,這種事情一時半會也急不來的。葉謙倒也么有太大的煩惱,現在更重要的還是解決somnus雇傭兵的事情,才是至關重要的。

nj市那邊也傳來了好消息,吳煥鋒已經醒了,雖然現在還不能動彈說話,但是醒了就是一件很值得慶幸的事情了,也就意味著有康復的希望。葉謙心裡的一塊石頭也總算是放了下來,不過這並不能減少葉謙對somnus雇傭兵組織的憤怒,和殺之而後快的決心。

朱善和蘇建軍也已經被抓捕歸案,送進了大牢。蔣正義也是一樣,下半生只怕是要在監獄里度過。

幾日後,王德深傳來消息,羅侯已經在趕往md國的途中,他將會去內都比接羅侯,然後兩人再來葉謙的莊園,讓葉謙做好準備。

劉天塵也傳來消息,說是已經探出了羅侯軍隊駐紮的位置,正在監視,等待葉謙的命令。

葉謙臉上不由的浮現出一抹陰冷的笑容,森寒入骨,猶如寒風凄厲,直刺入心。峰嵐等人也開始準備,這招請君入甕已然有了成效,剩下的就是等著羅侯自己鑽進套子中了。由於不清楚羅侯是否知道認識自己,所以葉謙這次並沒有出面,而是讓峰嵐出面應付,自己躲在一旁靜觀其變。

第二天午時,羅侯在王德深的陪伴下抵達葉謙的莊園,隨行的還有兩個手下,一路有說有笑,並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經要降臨在他的身上。

清風在莊園內逗著大象玩耍,看見他們進來,微微一笑迎了上去,說道:「不好意思,請把你們的武器交出來。」

羅侯微微一愣,目光不由的瞥向王德深。王德深呵呵一笑,說道:「他們只是走一下形式而已,你還信不過我嗎?」

羅侯笑了笑,說道:「王將軍哪裡的話,如果信不過你王將軍,那我也就不來了。」邊說邊把自己身上的配槍遞到清風的手中,接著對身後的兩名手下遞了個眼神,二人也都紛紛將自己所佩戴的武器拿了出來。

清風接到手裡,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你們的漢語說的不錯嘛,如果不是看你們長的黑不溜秋的、鼻子大眼睛小,我還真就把你們當成華夏人了。」

羅侯的臉色不由的變了變,顯然是要發怒,不過礙於王德深的面子,硬是把自己的怒火給壓了下去。

清風又笑著說道:「開玩笑,開玩笑的。我們老闆在裡面等候多時了,幾位請!」

羅侯冷冷的哼了一聲,舉步朝屋內走去。到了門口的時候,清風很自然的攔下羅侯的兩名手下,說道:「還煩請你們在外面等候。」

羅侯想了想,給二人丟了一個眼神,然後走了進去。羅侯畢竟是經過沙場洗禮的人,這點膽色還是有的,況且,他也十分的信任王德深,因此並沒有多少的懷疑。

羅侯的兩名手下顯然是聽不懂漢語,清風又開始展示自己的專長,指手畫腳的筆畫著說著連自己也聽不懂的鳥語,一臉的笑容,從頭到腳把那兩個小子的全家都問候了一遍。那兩人雖然聽不懂清風的意思,但是見他一臉的親切的笑容,只當是一種禮貌的客套話語,也都紛紛的行禮,說著清風也聽不懂的話。

雖然是雞同鴨講,但是奇怪的卻是幾人似乎都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無聊,說的津津有味。清風把二人帶去了莊園的另一處,二人見情分那般模樣也並沒有意識到有什麼危險,於是很放鬆的就跟了過去。

到了屋內,只見峰嵐端坐在紅木椅子上,正端著一個茶杯,細細的品茶,模樣到幾分像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一個從黑漂白夾雜著一絲流氓氣息的商人。

看見王德深和羅侯進來,峰嵐呵呵一笑站了起來,說道:「歡迎歡迎,這位應該就是羅侯羅將軍了吧?久仰大名啊。」

王德深微微的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猜出葉謙是讓峰嵐出面。接著微微一笑,介紹道:「羅將軍,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那位大老闆,峰嵐。」

羅侯很禮貌的伸出手去和峰嵐握了一下,眉頭微微一皺,接著笑道:「峰老闆也當過兵啊?」

長期拿槍的人,手上都會有很厚的老繭,峰嵐自然也不例外,所以羅侯在一握手的時候就知道了。「呵呵,以前在華夏的部隊待過兩年,退伍后可能還是不習慣沒有槍的日子,所以經常的去槍會練練槍法。」峰嵐很自然的說道,「坐吧,坐吧!」

羅侯滿意的笑了笑,這個答案是可以接受的,也減少了他心中的一絲疑慮。不過,他也猜出來只怕也不是那麼簡單。因為王德深跟他說的,這位老闆是由黑起家的,自然而然難免接觸這些東西。不過,都沒什麼大礙,自己看中的還是其中的巨大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