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61章善變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1章善變的女人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答應過皇甫擎天的事情,葉謙還是覺得應該盡量的幫助他,雖然上次是因為國安局自己的失誤,但是再次的遇見鬼狼白天槐,葉謙還是覺得試一下。當然,前提條件是,葉謙還是不想和鬼狼白天槐因為這個動手。而且,葉謙是想要幫助他,畢竟憑著鬼狼白天槐一個人,想要個華夏斗,那無疑是自尋死路。葉謙,不希望見到鬼狼白天槐這樣的結果。

「怎麼?想幫國安局的那幫蠢貨拿回去?」鬼狼白天槐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堂堂的狼牙首領,狼王葉謙,什麼時候也淪為國安局的走狗了啊。」

「天槐,你知道,我不是這樣的人。」葉謙說道,「那佛祖舍利對你來說也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不過只是一個有點歷史和宗教研究價值的東西而已,你要這個做什麼呢?而且,你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不是嗎?中情局如你所願的把這件事情冤枉到了國安局的頭上,你又何必再留著它?」

「你不也是教國安局的人把責任全部推到了島國人的頭上嘛,你也不賴。」鬼狼白天槐說道,「接著,給你做個人情吧。」鬼狼白天槐說完,隨手拋過一個包裹。

葉謙隨手接住,打開一看,裡面果然有一顆夜明珠模樣的物體,並且散發著一絲金色的光芒。葉謙倒是有些愣住了,他完全沒有料到鬼狼白天槐竟然這麼好說話,或許,他的心裡還是存有一絲絲的良善和忠義吧。

「佛祖舍利就暫時的擺在國安局,等到有一天我要用的時候再去取。你讓他們小心的保管,如果再被我拿走,可就不會那麼輕易的歸還了。」鬼狼白天槐說完,縱身一躍,跳出院牆外,轉眼消失在夜幕之中。

鬼狼白天槐的想法,讓葉謙完全的摸不著後腦,也完全不明白鬼狼白天槐到底想要做什麼?為什麼把佛祖舍利盜走,卻又輕易的歸還,然而又揚言他日有用之時,再行盜走。難道這佛祖舍利隱藏了什麼秘密嗎?還是鬼狼白天槐故弄玄虛?抑或是藉助這個挑起各國的紛爭?然而,這對他又有什麼好處呢?

看著鬼狼白天槐消失的地方,葉謙陷入一陣迷惑之中。

皇甫少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問道:「師父,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葉謙微微的浮起一抹笑容,有些驕傲,卻也有些苦澀,說道:「他叫鬼狼白天槐,是狼牙雇傭軍里的第一高手,也是我的師兄。我們曾經同拜一個師父學習搏擊術,他的天資可以說的上是當世之最。」

皇甫少傑不由一陣驚愕,怪不得剛才葉謙和清風的表情都是那麼的奇怪了,原來他們是認識的,而且對方還是個高手。「師父,那你也是……」皇甫少傑支吾著問道。

「不錯,我也是狼牙雇傭軍的。」葉謙說道。

「靠,師父,你早說啊,我對狼牙雇傭兵老崇拜了。以前常聽大伯在我耳邊念叨著什麼狼牙雇傭軍的,原來師父你就是啊。對了師父,你在狼牙雇傭軍里的代號是什麼?剛剛那個人叫鬼狼?那你呢?」皇甫少傑興奮的問道。

「老大是我們狼牙雇傭軍的首領,代號狼王。」清風說道。

「狼王?哇塞,好威風的代號啊。咱們在部隊里那些代號都難聽死了,要不叫什麼禿鷲,要麼就叫山鷹,天啦,哪有這個好聽啊。清風,那你是啥代號?」皇甫少傑說道。

「疾風狼!」清風回答道。

「疾風狼,疾風狼!」皇甫少傑嘟囔了兩聲,說道,「這代號不咋滴,沒狼王酷。」

「草,狼王只有一個,你以為誰都能叫狼王啊。」清風狠狠的鄙視了皇甫少傑一眼,說道。

看了清風和皇甫少傑一眼,葉謙說道:「走吧!」說完,直接縱身一跳,翻過別墅的院牆。畢竟這裡面死了人,而且馮峰居住的又是高檔的別墅區,都有監控器,葉謙還是不想給自己惹下太多的麻煩。

……

馮峰死的消息,傳的很塊,短短一天之間,整個hz市已經是傳的沸沸揚揚。馮峰的那些個手下沒有想過給他報仇,紛紛的開始窩裡反,爭著上位,相信用不了多久,馮峰那莫大的產業只怕將會被瓜分的一乾二淨。

馮四兩企圖站出來主持大局,然而憑他那點能量哪裡鎮得住那些豺狼虎豹,雖說有人嚷嚷著支持馮四兩,但是明眼人誰都看的出來,那不過是想挾天子以令諸侯罷了。

這個消息自然也瞞不了李濟天。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李濟天還是不由的一陣驚駭,直嘆葉謙的動作夠快。白天剛剛鬧完,晚上就直接把馮峰給殺了,好強硬的手段。不過,這也凸顯出葉謙的能耐,李濟天自然是十分的欣慰,覺得自己的籌碼沒有押錯。

林海自然也看到了這個消息,身為zj省的省委副書記,林海已經嚴厲下面的人徹查此事。然而,林海也不由的想到了葉謙,剛剛抵達hz市,當晚馮峰就遭人殺害,只怕和葉謙脫不了干係。不過,現在更重要的還是穩定住hz市的局面,馮峰一死,整個道上完全的亂成了一片,這個時候必須嚴加防範,否則肯定會出什麼大的亂子。省委書記即將要調任中央,這個空出來的省委書記的位置,林海自然是渴望已久。

葉謙並沒有在hz市多做逗留,第二天一早就坐飛機回了sh市。hz市有多亂,他根本不想理會,而且sh市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他,他也沒有太多的時間。

下了飛機以後,清風帶著皇甫少傑去了鐵血保安公司,葉謙則直接坐車回了秦月的別墅。

秦月並不在家,趙雅也沒有回來。自從朱善和蘇建軍的事情解決之後,趙雅就忽然間好像消失了一樣,葉謙本以為她回了sh市,現在沒有看見她,不由的心裡有些擔心。自己之所以能夠那麼快擊垮朱善和蘇建軍,雖然說是他們的貪心所致,但是這其中也有著趙雅很大的功勞。葉謙甚至覺得自己欠了她很多,有些難以償還的感覺。

到了下午的時候,秦月和趙雅依舊沒有回來,葉謙給她們打了一個電話,卻都是客服小姐那嗲的死人的聲音,「您好,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聽到這個聲音,葉謙有種想要暴揍她一頓的感覺。憑著葉謙多年的經驗,往往聲音很好聽的女人,都有著一副魔鬼般的面孔。

傑克已經把吳煥鋒從nj市的醫院直接轉來了sh市,畢竟這裡算是狼牙暫時的根據地,照顧起來也方便一點,而且自己也需要時刻的關注著sh市的局勢變化。簡單的吃過午飯之後,葉謙打了一個電話給傑克,讓他把最近sh市的情況整理出一份資料,晚上傳到自己的電腦里。

反正閑著也是無聊,葉謙想起蹦蹦,不由的浮起一抹笑容。這小孩子倒是蠻可愛的,深的葉謙的喜歡。於是在街上隨便的買了一些小孩子喜歡的禮物和零食,坐車往紀夢情家裡駛去。

開門的是蹦蹦。看見葉謙,蹦蹦露出開心的笑容,叫道:「叔叔,你怎麼來了啊。」

小丫頭叫的那叫一個甜啊,葉謙開心的笑了一下。都說童心是消除煩惱最好的靈藥,一點也不假,面對蹦蹦的時候,葉謙就感覺輕鬆了很多,不用勾心鬥角,不用小心翼翼,也不用絞盡腦汁運籌帷幄。「媽媽呢?」葉謙有些詫異的問道。

「媽媽……」蹦蹦的話語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一臉很傷心的樣子。

葉謙詫異的問道:「怎麼了?你媽媽是不是被人欺負了?你告訴叔叔,叔叔幫你揍壞人。」

「不是,是媽媽讓我叫一個叔叔做爸爸,可是蹦蹦很討厭他,蹦蹦不願意叫他爸爸。」蹦蹦一副很委屈的模樣說道。

葉謙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雖然他對紀夢情並沒有愛意,也沒有想過要和她發生某種關係,但是紀夢情這種作為似乎有點戲耍自己的味道。一邊說著對自己感恩,對自己愛慕,一邊卻又和別的男人勾搭在一起。不過葉謙並沒有多少的憤怒,本來嘛,自己和她也沒有多少的關係,當初幫助她也純粹是因為她是華夏人又有點可憐而已,她想選擇什麼樣的生活,那是她的自由和權利。

葉謙摸了摸蹦蹦的腦袋,說道:「傻孩子,你媽媽一個人帶著你也很辛苦,你應該體諒她,知道嗎?」

蹦蹦似懂非懂,迷惑的看著葉謙,說道:「可是叔叔,蹦蹦想讓你做蹦蹦的爸爸!」

葉謙微微一愣,隨即呵呵的笑了起來,說道:「叔叔已經有女朋友了,叔叔不能做你的爸爸,知道嗎?以後好好聽你媽媽的話,叔叔有空會來看你的。」

說完,葉謙站起身,準備離開。蹦蹦依依不捨的拉著葉謙的衣角,跟在他的後面。就在這時,大門被忽然的推了開來,紀夢情和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