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74章未來的竹葉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4章未來的竹葉青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當葉謙趕到紀夢情家中的時候,只見紀夢情渾身**的躺在浴缸里,手腕上有一道很深的傷口,鮮血已經凝固,浴缸里的水已經被鮮血染成了血紅色。葉謙微微的嘆了口氣,過去探了探她的脈搏,已然沒有了心跳。

蹦蹦渾身顫抖著,滿臉的淚水,這個可憐的孩子親眼的目睹這樣的情景,只怕以後對她的心理會造成很大的創傷。葉謙緩緩的摟過蹦蹦,掏出電話打給了殯儀館。

「叔叔,媽媽怎麼了?媽媽不要蹦蹦了嗎?」蹦蹦幼稚的聲音充滿了一種恐慌,一種失去親人的悲傷。

葉謙不知道怎麼安慰這個可憐的孩子,把她抱了起來,說道:「媽媽去另外一個世界了,那裡沒有痛苦沒有悲傷,只有幸福和安詳。」

蹦蹦不懂,眨巴著一對大眼睛看著葉謙,思籌著那將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顯然,年幼的她並不知道,人死了只有一杯黃土,沒有另一個世界。

走到室內,梳妝台上有一封信,是一封遺書。葉謙連對紀夢情最後的一絲同情,都在看到這封遺書後消失而去,不管怎麼樣,作為蹦蹦的母親就不應該選擇這樣的結局,這讓蹦蹦情何以堪。把這樣一個年幼的孩子孤零零的拋棄在這個世界上,那將會是怎樣的一種折磨。

遺書的大致內容是,紀夢情被那個男人騙財騙色,所有的家產全部落入了那個男人的口袋,她對不起蹦蹦,她沒有臉在活在這個世界上。葉謙的眼神里迸發出一道濃濃的殺意,紀夢情的結局只能算是自作自受,但是那個男人卻是絕對不能原諒的,紀夢情的所有一切應該都是屬於蹦蹦的,任何人都不能奪去。

沒多久,殯儀館的車來了,將紀夢情的屍體抬走了。葉謙看了一眼蹦蹦,說道:「蹦蹦,以後跟叔叔一起住,好不好?」

蹦蹦眨巴著眼睛看了葉謙一下,問道:「那媽媽呢?媽媽也跟叔叔一起住嗎?」

葉謙苦澀的笑了一下,說道:「媽媽不和叔叔一起住,媽媽去了天堂,媽媽會在那裡守護著蹦蹦。」

「可是,蹦蹦想媽媽怎麼辦?」蹦蹦紅潤的雙眼,淚水又禁不住的流了出來。或許,這個聰明的孩子已經知道了是怎麼回事,只是她不願意接受這樣一個事實而已。

「想媽媽的時候就在晚上抬頭看看天上的星星,那是媽媽的眼睛,她在注視著蹦蹦。」葉謙顯然是一個並不善於撒謊的人,真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語言才能去安慰這個可憐的孩子。

蹦蹦似懂非懂,看著葉謙,在葉謙的懷抱里,弱小的身軀終於緩緩的停止了顫抖。或許,葉謙的懷抱給了她強大的安全感,讓她有一種抓到依靠的感覺吧。「叔叔,蹦蹦沒有爸爸,蹦蹦想有一個爸爸,蹦蹦可以叫叔叔爸爸嗎?」蹦蹦用一種很期待的眼神看著葉謙,說道。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說道:「好啊,那以後就叫我爸爸,以後有爸爸在,誰也不能再欺負你。」

「爸爸!」蹦蹦很甜的叫了一聲,這個詞語在蹦蹦的腦海里是如此的強烈,也讓葉謙感覺到一種責任。然而葉謙並不後悔,這個可憐的孩子就應該有一個幸福的未來,葉謙也相信,自己能夠給蹦蹦打造出一片輝煌的道路。可是,不管怎麼樣,都無法彌補紀夢情死在蹦蹦面前對她造成的那種心理創傷。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抱著蹦蹦朝外走去。剛到門口,大門卻被推了開來,一名中年男子摟著一位妖嬈的少女走了進來。那名男子正是上次葉謙看見的和紀夢情在一起的那個男人趙南豪,葉謙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一股殺意涌了上來。

那妖嬈少女掃了葉謙和蹦蹦一眼,湊到趙南豪的耳邊,說道:「老公,這些人是誰啊?你不是說這是你的家嗎?」

「這裡當然是我家,我趕他們走就是。」趙南豪說道。說完,很高傲的瞥了葉謙一眼,說道:「你是那娘們的男人?正好,帶著這倒霉孩子滾吧。那娘們生前已經把所有的產業包括這棟房子的房產都轉讓給我了,也就是說,以後我是這間房子的主人。」

葉謙眉頭皺了皺,正準備說話,蹦蹦忽然從自己身上跳了下去,衝到趙南豪的身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趙南豪吃痛之下,狠狠的甩開蹦蹦,一巴掌就打了下去。葉謙冷哼一聲,一腳狠狠的踹了過去,頓時將趙南豪踹出了門外。

「啊?」妖嬈少女尖叫一聲,驚駭的看著葉謙,說道:「你……你怎麼打人啊你。」說完,慌忙的跑到趙南豪的身邊將他扶了起來。

趙南豪走到葉謙的面前,憤怒的說道:「你敢打我?」

葉謙冷笑一聲,說道:「你先考慮好自己有沒有命花這些錢吧。」說完,抱起蹦蹦,朝外走去。畢竟是在蹦蹦的面前,葉謙不想讓她看到那血腥的一幕,這對她的成長肯定不好。

「爸爸,就是他整天打媽媽,打蹦蹦,蹦蹦討厭他。」出了門口,蹦蹦依然扭動看著趙南豪,那幼稚的眼神里竟然有一種可怕的恨意。這種眼神,讓葉謙看了,也不禁有些驚愕,這還是一個年幼的孩子應該有的眼神嗎?或許,這孩子已經知道自己的媽媽死了,知道自己媽媽的因為趙南豪而死。

葉謙隱隱的感覺到,將來,蹦蹦一定會是一個令人驚駭的人物。

帶著蹦蹦回到了宋然的別墅,宋然還沒有回來,葉謙對蹦蹦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你先看會電視,我去做飯,好不好?」

蹦蹦點點頭,沒有說話,那眼神里還有著一抹濃濃的恨意和憂傷,這哪裡還是一個孩童該有的眼神啊。

葉謙默默的嘆了口氣,走進了廚房裡。

晚上六點多的時候,宋然回來了,看見家裡的客廳坐著一個小孩,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換好鞋,走到蹦蹦的身旁坐下,宋然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蹦蹦眨巴了一下眼睛,轉頭看著宋然,說道:「蹦蹦,姐姐,你是爸爸的女朋友嗎?」

「爸爸?」宋然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問道,「你爸爸是誰啊?」

「然姐,回來了啊,你等等啊,一會就好。」這時葉謙從廚房裡探出頭來,笑了笑,說道。

宋然恍然,看來蹦蹦口中的爸爸指的是葉謙了,可是葉謙什麼時候冒出這麼大一個女兒啊。葉謙一直待在國外,在華夏肯定不會有女兒的。「你希望姐姐做你爸爸的女朋友嗎?」宋然笑了笑,問道。

「姐姐這麼漂亮,如果做蹦蹦的媽媽,蹦蹦很喜歡的。」蹦蹦說道。

宋然的臉上綻開一抹開心的笑容,摸了摸蹦蹦的頭,說道:「蹦蹦也很漂亮啊。」女人啊,都是那麼喜歡別人說自己漂亮,即使是一個小孩子說的,也依然令她很開心。

葉謙很快的做好了飯菜,正宗的加勒比海套餐。三人宛如一家三口般,幸福的吃著晚餐。

葉謙還從來沒有試過照顧小孩,不過蹦蹦倒是很聽話,吃玩飯後,宋然帶著蹦蹦去洗完澡,小丫頭就很自覺的去睡覺了。葉謙和宋然坐到了客廳之中,葉謙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宋然聽完后,只是微微的嘆了口氣,覺得蹦蹦這個丫頭實在是太可憐了。

第二天一早,趙南豪被人發現死在自己的家中,他從紀夢情那裡得來的所有財產也都全部的簽署了文件留給蹦蹦。蹦蹦未滿十八歲,暫時的由葉謙負責代管。趙南豪的死相和紀夢情完全一樣,躺在浴缸內,手腕被劃開一道很深的傷口,流血過多而死。不過刑偵部門還是通過現場的偵查,得知不是自殺,而是他殺,但是對兇手是誰,根本毫無頭緒。

處理完紀夢情的喪事,葉謙帶著蹦蹦回了老爹家。自己有事情要忙,宋然也要管理昊天集團無暇照顧蹦蹦,正好老爹也一直希望能夠抱孫子,蹦蹦便暫時的交給老爹照顧。老人家看見小丫頭的時候非常的開心,小丫頭嘴巴也很甜,一口一個爺爺叫的老爹心花露放。葉謙把蹦蹦的身世告訴老爹之後,老爹滿是皺紋的臉上,布滿了憐惜,深深的嘆了口氣。葉謙相信,老爹會把蹦蹦當作自己的親生孫女一樣照看的,就如同以前把自己當作親生兒子一般。

經過和蹦蹦商量之後,葉謙把她的名字到改掉了,跟葉謙同姓,叫葉琳。只是,誰也沒有想到,十幾年後,這個叫葉琳的女孩子,成為了sh市有名的竹葉青,黑白兩道無不對她敬畏三分。此是后話,暫且不提。

處理完這些事情以後,葉謙也將精神全部的投入到了對付東翔集團的事情上了。東翔集團的拆遷工作,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阻力,由於拆遷安置費給的太低,那些舊城區的住戶們都不願意搬走,拆遷工作一時間陷入了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