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75章掌摑區委書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5章掌摑區委書記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那些舊城區的很多人跟老爹都是老街坊了,很多人葉謙也都認識。東翔集團也出動了一些黑色勢力,把那些不願意拆遷的釘子戶都打成了重傷,一時間群情激蕩,那些執拗的老人們更是打定主意死也不搬走。

其實,誰也不願意做釘子戶,他們哪裡會不清楚,自己一個小老百姓怎麼去跟東翔集團那樣的大公司斗?只是,這也是被生活所逼,現在的房價那麼貴,給的拆遷費卻這麼少,這讓他們以後住哪裡?

東翔集團也鼓動了當地區委會工作人員和區政府的工作人員,對那些人進行開導工作。說是開導,不過卻更多的是一種威脅的成分包含在其中。

老爹還有一套房子在那裡呢,只要葉謙不同意,也就意味著那裡誰也別想進行拆遷工作。這天一大早,葉謙便接到老爹的電話,說是區政府和城建局的人又去了舊城,而且還打傷了人。葉謙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這些政府部門似乎有些越來越不像話了,如果是東翔集團出動那些黑暗的勢力打傷人也就罷了,可是他們是老百姓的依靠,竟然為了貪圖自己的私利,干出這種事情來。

葉謙可不會相信,他們所說的什麼為了城市的市容,城市的發展,還是因為東翔集團給他們塞了好處嘛。

掛斷電話后,葉謙招呼了清風和皇甫少傑一聲,然後趕去了舊城。

沒多久,便趕到那裡。只見幾個穿著西裝,腋下夾著個皮包,手裡捧著個茶杯的男子一副領導派頭的對那些舊城居民訓話,他們的身後還站著幾個身著城管制服的年輕人。民不與官斗,那些舊城的居民又都是一盤散沙,沒有核心骨,那裡敢反抗,都是默默的低著頭在那裡聽著那些所謂的領導訓話。

葉謙下車后,竟去,只見一個老者手臂上有些擦痕,傷口不是很深,只是擦破點皮而已,想來應該是摔在地上所致。葉謙走過去,問道:「你沒事吧?」

這老者和老爹是棋友,以前經常在一起下棋,葉謙自然認識。他當然也認識老爹的這個二兒子,說道:「沒事,只是被一些畜生弄破點皮而已。」

「死老頭,說什麼呢?」一名城管斥聲喝道。而那些所謂的領導,卻並沒有阻止的意思,顯然他們就是想用這些城管的武力震懾一下子這些刁民。

葉謙轉過身,冷冷的掃了一眼那些城建局和區政府的領導,問道:「剛才是誰動的手?」

「你是誰?我們政府工作,輪的到你插手嗎?」區委書記姜斌陽看了葉謙一眼,說道。

「草,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你算個毛啊你。」皇甫少傑一見這些擺著一副官架子的領導,心裡就極為的不爽,不屑的罵道。

「你敢罵我?」姜斌陽明顯的有些錯愕,還從來沒有哪個人敢這樣罵他呢,自己好歹也是區委書記啊。

「我為什麼不敢罵你,他娘的,把老子惹火了,老子還要揍你呢。」皇甫少傑說道。

葉謙轉頭看了那名老者一眼,問道:「剛才是誰動的手?」

老者指了指其中一名城管工作人員。葉謙緩緩的轉過頭,走上前去,問道:「是你動的手?哪只手打的人?」

那名城管工作人員被葉謙冰冷的眼神盯的不由渾身一顫,心裡升起一股寒意,說道:「你算什麼東西,我們做事需要向你彙報嗎?」本來是很狂妄的話,不過在他的口中說出來明顯的有些底氣不足。

葉謙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那我今天就讓你認識一下我。」說完,一腳狠狠的踹了過去,頓時將那名城管工作人員踹的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旁的城管見了,不由一愣,敢動手打他們的葉謙還是第一個,當下也考慮不了許多,紛紛涌了上來。

清風和皇甫少傑兩個恨不得天下大亂的主,頓時興奮不已,大吼一聲沖了上去。區政府和城建局的領導看見這一幕,不由的一陣驚慌,公然的毆打執法人員,這還得了,簡直是反了。慌忙的掏出電話撥打了110,讓區警察局趕快派警察過來。

葉謙窘那名城管的面前,一腳踏在了他的胸口,說道:「既然你不說是哪只手打的人,那我就當你是兩隻手全部都有份了。」說完,彎腰擰住城管的一隻手臂,用力一擰,頓時,只聽「嚓」一聲,整條手臂的骨頭被擰斷,城管發出一聲慘叫,暈厥過去。

身後的那群舊城居民,看見這一幕,都不由的震了一下。這可是他們這麼多年來見的最震撼的場面了,竟然有人敢當作區政府領導的面前公然的毆打執法人員。不過,隨即他們的心裡都升起一絲暢快,暗暗的叫著打的好,打的好。

葉謙如法炮製,抓住那名城管工作人員的另一隻手,同樣的用力一擰。本以昏厥過去的城管被一陣疼痛驚醒過來,慘叫一聲,再次的暈厥過去。而同時,其餘的那些城管工作人員都被清風和皇甫少傑打的躺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葉謙緩緩的走到區委書記姜斌陽的面前,上下的打量了他一眼,問道:「你是他們的領導?」

姜斌陽渾身不由的顫抖一下,說道:「我是區委書記姜斌陽,你……你想幹什麼?竟然敢毆打執法人員,你知道這是什麼性質嗎?」話說出來,明顯的底氣有些不足。

葉謙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我知道,我這叫替天行道懲奸除惡。你既然身為區委書記,那就應該保護自己的百姓,而不是縱然這些所謂的執法人員毆打無辜百姓。你是,罪魁禍首。」說完,「啪」的一耳光就扇了過去。

姜斌陽被打的原地轉了一圈,有些七葷八素,牙齒都被打落了幾顆,可見葉謙那一耳光打的有多重。姜斌陽還從來沒有被人這樣的扇過耳光,頓時惱羞成怒,說道:「反了,我看你們是反了,不把你們送進監獄里坐牢,老子就跟你們姓。」

皇甫少傑一下子沖了過去,又是一個耳光扇在他的臉上,竟然從懷裡掏出一把手槍頂在了姜斌陽的腦袋。皇甫少傑憤怒的吼道:「媽的,跟我師父說話客氣點,信不信老子現在就了你?」

葉謙也不由的愣了一下,沒有想到皇甫少傑竟然揣著一把槍在懷裡,不過憑他的身份,也沒什麼事。那些居民可就徹底的傻眼了,竟然有人敢拿槍頂著區委書記的腦袋,這個世界瘋了,完全的瘋了。

姜斌陽整個人怔在了那裡,驚駭的說不出話來。一旁的其他領導也都是驚駭不已,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說話,這個當口,誰敢胡說八道啊,萬一真的惹怒了皇甫少傑這個瘋子,說不定真的一槍就打了下去。

「你是不是以為自己很拽?你信不信,他一槍打死了你,你也是白死。」葉謙緩緩的說道。說完,拍了拍皇甫少傑的肩膀,示意他把槍收起來。皇甫少傑狠狠的瞪了姜斌陽一眼,把槍收進了懷中。

「我告訴你,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口中什麼所謂的城市建設,這裡,沒有我的同意,誰也別想拆。」葉謙說道,「你也別拿什麼政府來嚇我,也別拿政府做什麼冠冕堂皇的借口去滿足自己的私利。總之,要想拆遷,就必須先過我這一關。」

「你知道你這是什麼行為嗎?你這是公然的跟政府做對,是無視國家和法律。」一旁的一名城建官員說道。

「你是誰?」葉謙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問道。

「我是城建局局長,唐秋傑。」那名城建官員說道。

「哦,那你的官職應該比這位區委書記要小吧?他都沒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葉謙瞪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

唐秋傑一陣愕然,支吾的說道:「你……」可是話到嘴邊,他還是吞了下去,剛才他可是親眼見識到這三個人的瘋狂,還是少說話為妙,否則真的惹怒了這幾個瘋子,那可就不值得了。

這時,一陣警笛聲傳了過來,十幾輛警察嗚嗚的飛馳而來。他們可都是嚇壞了啊,剛才區委書記打來電話,說有人公然的襲擊執法人員,哪裡還敢多想,慌忙的就驅車趕來了。區分局局長鬍躍親自帶隊,刑偵大隊、治安大隊,通通的趕來了。

看見警察來到,姜斌陽和唐秋傑明顯的鬆了口氣,底氣不由的又足了起來,膽子也壯了不少。

「姜書記!」胡躍遠遠的就看見了葉謙,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他可是親眼見識過葉謙能耐的,上次葉謙就是關在他的局子里,差點沒害的他丟了官帽。胡躍隱隱的就覺得事情有點不好了,這幫子政府的大爺怎麼又得罪這位主了啊。到了姜賓陽的身邊,胡躍叫了一聲。

姜斌陽哼了一聲,說道:「你們的辦事效率太低了吧,這都多久了?到現在才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