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76章風雨欲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6章風雨欲來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草,你他娘的站著說話不腰疼,自己惹事還要老子給你擦屁股。」胡躍暗暗的想道。可是這話卻不敢說出來,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把這些人全部給抓走。」姜斌陽斥聲說道。

「胡局長,好久不見啊。」葉謙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

胡躍尷尬的笑了笑,說道:「葉先生,怎麼是你啊。」

「你們認識?」姜斌陽看了胡躍一眼,問道。表情很嚴肅,顯然是認為胡躍是葉謙的後台,兩個人是一夥的。

「見過幾次,見過幾次。」胡躍可是兩頭為難啊,這兩邊哪一個他都得罪不起啊,早知道是這樣的場面,他打死也不過來啊。現在叫自己怎麼辦?夾在這兩個人中間有些兩面不是人啊。

「胡躍,不會是你和他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所以想袒護他吧。」姜斌陽厲聲說道。

「哼,你也別擺什麼架子,不用拿自己的權利去壓別人。」葉謙看了胡躍一眼,轉頭對姜斌陽說道,「我和胡局長沒什麼關係,只是上次他把我抓進過局子一次,所以認識而已。」

「師父,跟這老狗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草,還是讓老子一槍了他。」皇甫少傑說完,又掏出手裡的手槍頂在了姜斌陽的腦袋上。這下子可把胡躍和那些警察嚇壞了,這個人膽子也太大了,竟然當作警察的面都敢掏出槍來,而且還指著區委書記的腦袋。當下也不敢遲疑,紛紛的把槍拔了出來,瞄準皇甫少傑,說道:「把槍放下,快把槍放下。」

「怎麼?嚇老子啊,有本事你們開槍啊。」皇甫少傑說道。

雖然胡躍對皇甫少傑還是比較佩服,至少這小子剛才那麼做多少有些幫助自己的成分在裡面,可是面前的畢竟是區委書記,他可不敢大意啊。有些為難的看了葉謙一眼,胡躍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

葉謙也沒管皇甫少傑,他知道這小子不過是嚇嚇姜斌陽而已,不會真的鬧出什麼大事來。況且,姜斌陽這種狐假虎威的官員就該這麼整他一下。葉謙雖然看到了胡躍有些哀求的眼神,可是卻當做什麼也沒有看見一樣。

「葉先生,你快讓他把槍放下,事情鬧大了可就不好了。」胡躍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

葉謙聳了聳肩,說道:「這我可做不了主,你還是問他自己吧。」

胡躍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對皇甫少傑說道:「把槍放下,有什麼事情都好商量,你如果傷了姜書記,那事情可就大了啊。」

「放屁,這樣的狗官,老子殺了他那也是為民除害。」皇甫少傑說道,「你們都跟他也都是蛇鼠一窩,惹火了老子,老子連你們也都給殺了。」

胡躍一陣愕然,這小子也太猖狂了啊,看了看葉謙,又看了看皇甫少傑,似乎預感到這小子的身份只怕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吧。姜斌陽可是嚇的腿都發軟了,雙腿不由的顫抖起來,他本來還以為警察來了,這些人就不敢猖狂了,哪裡知道這些人根本就無視警察,還敢拿槍頂著自己的腦袋。

「你說,你要怎麼樣才肯放了姜書記?」現在姜斌陽的命在人家的手裡,胡躍也不敢胡來,只得好聲好氣的問道。

「簡單,讓他跪下,跟這些老百姓道歉。」皇甫少傑說道。

「什麼?你……你讓我跪下?不可能。」姜斌陽一陣愕然,隨即堅決的說道。

「尼瑪的,你以為老子不敢殺你嗎?」皇甫少傑甩了他一個耳光,把手中的槍往他的腦袋上頂了頂,說道。

「姜書記,你還是按他的意思辦吧。」胡躍弱弱的說道。

「你說什麼?你幫這幫沒用的廢物,國家每年花那麼多錢養你們,就讓你說出這樣的話?還不快打電話。」姜斌陽斥聲說道。

胡躍在心裡憤憤的罵了姜斌陽一句,弱弱的看了葉謙一眼,後者彷彿根本就沒有要阻止自己的意思。當下也不敢再遲疑,慌忙的給市公安局局長李浩打了一個電話過去,把這裡的情形說了一遍。

李浩當即吃驚不小,隨即調動武警特警趕往這裡,不過卻是暗暗頭疼,暗暗的說道:「二哥啊,你怎麼也惹出這麼大的禍啊。」當下也不敢再猶豫,慌忙的打了一個電話給王平,把拆遷區的事情簡單的彙報了一遍。

王平微微的愣了一下,也不敢再猶豫,趕緊的拋下手頭的工作,驅車趕來。

那邊是忙乎開了,皇甫少傑自然也不示弱,一個電話打給了自己的老爸,一副可憐兮兮的語氣說道:「老爸,你兒子被警察用槍指著腦袋呢。」

皇甫鼎天大吃一驚,說道:「反了他們,你在哪裡?」

皇甫少傑當即把自己的地址告訴了皇甫鼎天,而且還添油加醋的說那些警察如何的虐待自己,自己被槍指著腦袋,可是卻還是很男人。皇甫鼎天當即說道:「這才像也爺們,你等著,老子這就給sh市警備區打電話。」

皇甫鼎天的話,胡躍等人自然是聽不見,不過聽到皇甫少傑的那些話后,卻是一陣錯愕,這分明就是惡人先告狀嘛。這是不知道這小子的老爸到底是哪位大人物,心裡也暗暗的決定自己一定好處理好,否則自己這頂烏紗帽只怕也保不住了。

皇甫鼎天掛斷電話之後,隨即一個電話打給了sh市警備區。都是軍方的人,而且又都是同一個陣營,sh市警備區司令接到這個電話,當即吩咐一個連隊全副武裝,搭乘直升飛機趕去。

與此同時,皇甫擎天也同樣接到了皇甫鼎天的電話,當即無奈的搖了搖頭,皇甫鼎天不知道,他可是十分的清楚,估計這又是葉謙惹出來的禍。不過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了,當即也不敢遲疑,立馬乘車趕了過來。也暗暗慶幸自己幸好在sh市,要是早幾天回了京都的話,這事還不知道要鬧成什麼樣子。

很快,一陣嗚嗚咽咽的警笛聲傳來,聲音漸大,十幾輛警察瞬間在街口停了下來,全副武裝的警察、武警、特警迅速的跳下車,李浩掃了一眼,然後命令道:「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開槍。」

說完,舉步朝葉謙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見李浩過來,胡躍慌忙的迎了上去,說道:「李局,你看這……」

「交給我吧!」李浩看了他一眼,說道。

看見來了這麼多的警察,區委書記姜斌陽的膽子不由的壯了許多,當即說道:「李局長,快把這些違法亂紀的份子全抓了,一定要嚴懲不貸。」

「尼瑪的,再羅哩羅嗦,老子現在就了你。」皇甫少傑斥道,姜斌陽嚇的渾身一陣哆嗦,趕緊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李浩瞪了姜斌陽一眼,目光轉向葉謙,說道:「二哥,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聽李浩竟然叫葉謙為二哥,姜斌陽不由的愣了一下,咋又來了一個和葉謙關係曖昧的啊。

葉謙瞥了姜斌陽一眼,對李浩說道:「三弟,你也是在這裡長大的,這些街坊你應該不會陌生吧?舊城改造計劃,這本來是一件好事,這些街坊也都願意配合政府的工作,可是給的拆遷費還不夠他們買一個廁所的,你讓他們以後住在哪裡?這也就罷了,這些所謂的政府領導,百姓的父母官,竟然還用自己手中的權利壓迫他們就範,甚至還動手打人。我倒想知道,到底是誰給的他們這麼大的權利。」

李浩嘆了口氣,說道:「二哥,誰對誰錯,咱以後再說,你先讓人把姜書記放了吧。」

此時,李浩的無線電內傳來特警的聲音,「報告,狙擊手已經就位,可以擊斃,請求指示!」李浩大吃一驚,慌忙說道:「沒我的命令,誰也不能開槍。」

葉謙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怎麼?現在翅膀硬了,準備連二哥也殺了是吧?」

李浩苦笑一聲,說道:「二哥,你知道我不是那樣的人。王書記正在趕來的途中,有什麼事情咱們待會再說,你先把人放了吧。事情鬧大了不好。」

「放人可以,我說過,只要他跪下給這些街坊認錯。」葉謙堅決的說道。

李浩不由一陣苦笑,自己二哥的脾氣還是那麼拗啊,看了姜斌陽一眼,李浩說道:「姜書記,我看你還是照他的意思辦吧。」

姜斌陽是徹底的愣了,先是胡躍讓自己聽這些刁民的,現在李浩又讓自己聽這些刁民的,那自己算什麼?自己堂堂一個區委書記,要給這些下流社會的人下跪?這成何體統啊。不過,有這麼多的警察在這裡,姜斌陽的膽氣還是很足的,依然倔強的說道:「讓我下跪,那是不可能的。」

「草尼瑪的,還嘴硬。」清風在一旁也看不過去了,走過去,又是一個耳光扇了過去。姜斌陽只覺今天是自己出娘胎以後最窩囊的一天,被人拿槍頂著腦袋不說,竟然還被人當眾扇了好幾個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