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79章隱藏的神秘勢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9章隱藏的神秘勢力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老頭,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吧?憑著你皇甫家的實力,誰敢免你的職啊。再說了,這國安局局長除了你,還有誰能夠擔當得了呢?」葉謙語似調侃,但是這的確也是事實。皇甫擎天雖然一直沒有展露過自己的身手,但是葉謙相信他的功夫絕對不一般,說不定還在自己之上。

皇甫擎天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你這是太抬舉我了啊,在華夏比皇甫家勢力大的家族多的去了,比老頭子我身手好的也多的去了。葉謙,你如果有機會遇到,你就知道了。」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皇甫擎天話里的意思,他似乎是在暗示著在華夏似乎還有更多的高人。頓了頓,葉謙從懷裡掏出一個小錦盒遞了過去,說道:「上次去hz市的時候遇到了鬼狼白天槐,他主動的把佛祖舍利交給了我。現在物歸原主吧。」

皇甫擎天一愣,接著錦盒,詫異的說道:「你說鬼狼白天槐主動把佛祖舍利還給你?為什麼?」

葉謙聳了聳肩膀,說道:「我也想知道為什麼,不過他沒有說。你不相信的話,就問少傑吧,他當時也在場。」

皇甫擎天不由的把目光轉向了皇甫少傑,後者微微的點了點頭。皇甫擎天打開錦盒看了一下,迅速的合了起來,塞進懷裡,說道:「算了,反正佛祖舍利已經回來了,至於為什麼,也不用去想了。」

葉謙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是話到嘴邊,卻還是沒有說出來。其實他很想問皇甫擎天,既然鬼狼白天槐已經把佛祖舍利還了回來,國安局是不是能夠不再追究鬼狼白天槐盜竊佛祖舍利的事情。不過,葉謙也清楚,鬼狼白天槐的作為已經是觸怒了華夏,讓國安局放過鬼狼白天槐似乎有點不可能。

皇甫擎天看出了壹,緩緩的說道:「鬼狼白天槐只要不再在華夏出現,我們國安局不會為難他的。」頓了頓,皇甫擎天接著說道:「其實這次來找你,還有另一件事情想告訴你。上頭已經吩咐下來,你在sh市的事情我們已經上面都不會插手,不過你也別做的太過分就是。」

葉謙愣了一下,有些詫異的看著皇甫擎天,問道:「這麼好?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

皇甫擎天白了他一眼,說道:「胡說什麼呢,這是國家對你的考驗。雖然我也不清楚上面為什麼做了這樣一個決定,但是我相信國家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這是在對你的考察呢。」

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忽然感覺自己變成了別人手中的棋子一般,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掌握之中。葉謙很不喜歡這個感覺,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他可以為了國家的利益去做一些事情,但是他卻不願意國家為了一起利益而來利用自己。葉謙不得不重新估計自己的力量,是不是有點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包括皇甫擎天在內,國家的那些領導似乎都對自己毫不在意似得。他們,到底是有著怎樣的力量,才讓他們擁有如此的自信?雖然狼牙的力量不足以和他們對抗,但是難道他們就不怕狼牙在華夏惹的腥風血雨嗎?

「老頭,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葉謙說道。

皇甫擎天面露笑容,說道:「什麼時候這麼客氣了啊,這可不像你哦,呵呵。」

「都說你的功夫很好,可是我卻從來沒有見你出過手,說實話,我如果和你過招,能在你的手下走多少招?」葉謙說道。

皇甫擎天微微的愣了一下,說道:「一招!」

葉謙不由的大吃一驚,他看的出來,皇甫擎天說的不是假話,他也不屑說這樣的假話。葉謙向來對自己的身手還是很有自信的,在他遇到過的敵人里,雖然不乏高手,但是卻還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像皇甫擎天這麼自信的說出,葉謙在他的手裡只能過一招。

「那為什麼你不親自指導少傑,卻讓他跟在我的身邊呢?」葉謙不得不對皇甫擎天這樣的安排產生懷疑,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的將皇甫少傑安插在自己的身邊,是為了監視自己的舉動。不過,看向皇甫少傑的眼神,也是充滿了詫異,顯然是也不知道皇甫擎天的身手竟然是那麼強悍。

皇甫擎天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葉謙,你也別多想了,我讓少傑跟你在旁邊沒有其他的意思。我也很想親自指導少傑,畢竟他是我們皇甫家唯一的繼承人,不過這其中卻不是我能夠做主的,所以你也別問了。我也不會說。如果你以後有機會遇到的話,也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葉謙的眉頭皺的更深了,皇甫擎天的回答不但沒有解開他的疑惑,反而增強了他的疑惑。倒底有什麼事情會讓皇甫擎天三緘其口呢?倒底是什麼勢力竟然能夠左右皇甫擎天能不能親手指導皇甫少傑的功夫呢?這其中有著太多的疑惑了,這讓葉謙恍然間感覺到面前的皇甫擎天有些陌生了。

這讓葉謙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要更加小心自己狼牙發展的步伐了,似乎這暗中有著某種神秘的力量操縱著這一切。一切,都顯得讓葉謙有些琢磨不透。

看著葉謙緊緊蹙起的眉頭,皇甫擎天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你也別想那麼多了,上面對你還是比較信賴的,否則怎麼可能讓你在華夏惹出一波又一波的風雨呢。你自己只要掌握好分寸就行了。」

雖然皇甫擎天是這麼說,但是對於葉謙來說,有著某種自己不清楚的力量在背後,這讓他感覺到如坐針氈。頓了頓,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沒有再說話。

離開茶樓之後,葉謙的眉頭依然是緊緊的蹙在一起。清風和皇甫少傑跟在他的身後,看見他的樣子,互相的對視一眼,有些不明所以。

「老大,你說那皇甫擎天說的是不是真的?你在他的手裡竟然過不了一招?」清風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問道。

「他沒必要拿這個事來騙我,我想,十有**是真的。」葉謙說道。

清風暗暗的吐了吐舌頭,說道:「我滴個乖乖,老大在他的手裡都過不了一招,那他也太變態了吧?少傑,你小子怎麼連你大伯有這麼好的身手都不知道啊?」

皇甫少傑撇了撇嘴,說道:「大伯從來沒跟我說過,也沒有在我的面前展示過,我怎麼知道啊。這老頭子,竟然有那麼好的功夫都不教我,等他老死了,老子不給他送終。」

清風一愣,隨即呵呵的笑了起來,說道:「是啊,是啊,等他死了,別給他送終。」

「清風,你和少傑先回鐵血保安公司吧,我一個人走走。」葉謙說道。

「老大,我們陪你吧。」清風說道。

「是啊,師父,你別想太多了,我大伯那人喜歡故作神秘,你被理會他。」皇甫少傑說道。

「不用了,你們回去吧,我想一個人想點事情。」葉謙說道。

清風和皇甫少傑二人愣了一下,互相對視了一眼,接著跟葉謙告了聲辭,然後先行離開了。葉謙雙手插在口袋裡,在街上慢悠悠的走著,腦海中卻在飛速的旋轉著。今天和皇甫擎天的一番對話,讓他得到了很多的信息,雖然暫時都還不知道這些信息到底代表了什麼意思,不過這卻讓葉謙意識到狼牙似乎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堅不可摧。

國家在考驗自己,要派任務給自己?會是什麼任務呢?葉謙有些不知所以,難道這就是他們對狼牙這麼久以來都容忍的原因?

還有皇甫擎天所說的,自己在他的手裡過不了一招,葉謙實在有些難以想象這個世界上還有身手如此強悍的人。就算是葉謙的師父,憑著葉謙現在的勢力,雖不至於能打敗他,但是起碼也能過個幾百招吧?

還有皇甫擎天能不能教皇甫少傑功夫,竟然不是自己能夠左右的,這代表了什麼?既然是國家最高的領導他們也沒有這個權利這麼做啊?那隻能說明,在皇甫擎天的背後,似乎還隱藏了一個更大的勢力,一個比國安局更加恐怖的勢力。

這讓葉謙不得不調整自己的心態,小心翼翼。沒有足夠的武力,那就沒有話語權,即使是當今的社會,那也是至理名言。這也是葉謙一直著力擴大狼牙的目的所在,無非就是為了將來有一天自己有了足夠的力量,那樣,就可以將田豐的骨灰安葬在烈士陵園,這,也是他一直以來奮鬥的其中一個目標。

既然知道了華夏還有那樣神秘的力量,葉謙就更加的要小心謹慎了,否則狼牙辛苦的基業,很可能一朝盡毀。只是,這個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麼,葉謙也不得而知,或許,只是自己多慮了而已。不過,考慮的多一點,沒有壞處。

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天黑了。葉謙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深深的吸了口氣,攔下一輛的士朝王平家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