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86章斬首行動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6章斬首行動三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魏成龍渾身一顫,臉上頓時堆滿了驚恐,看著葉謙,說道:「你……你……葉謙,你要考慮清楚,你知道你這麼做會是什麼後果嗎?」

「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你必須死!」葉謙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陰冷的說道。

「師父,我來吧!」皇甫少傑說道。

葉謙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自己來!」一來,葉謙是不想皇甫少傑沾惹殺人的事情,這樣對他的前途不好;二來,吳煥鋒的仇必須自己親手去替他報。葉謙邊說邊緩緩的站了起來,魏成龍已經是驚慌失措,他可是親眼見識過葉謙輕鬆的解決幾名黑鷹雇傭兵組織的人,他知道在葉謙的面前自己根本沒有可能逃掉,更何況自己現在什麼都沒有穿,只是裹了一條浴巾而已。

「葉謙,不要,不要,有什麼事情我們慢慢商量,慢慢商量!」魏成龍一邊往後縮著一邊說道,「你要錢?東翔集團全部給你,全部給你,只要你不殺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葉謙卻不說話,只是把玩著手裡的血浪,緩步的走向魏成龍。

「爺爺,爺爺,我叫你爺爺還不行嘛,你放了我,放了我!」魏成龍不住的哀求道。

葉謙的嘴角浮起一絲冷笑,眼中閃過一道殺意,手中的血浪猶如一顆血紅色的流星滑過。魏成龍睜大了眼睛,捂住自己的咽喉,滿臉的驚恐,那是對死亡的恐懼。鮮血根本就捂不住,汩汩的往外冒著,想要說話,可是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根本說不出話來。

葉謙看也沒有看魏成龍的屍體,舉步朝外走去。皇甫少傑看了魏成龍的屍體一眼,微微的撇了撇嘴,快步跟了上去。

魏成龍的屍體很快的便被會所的工作人員發現,葉謙和皇甫少傑離去后沒有多久,警車便趕到了現場。魏東翔也得知了此時,連忙的驅車趕來,看見警察把自己兒子的屍體從裡面抬出來,慌忙的撲了過去,叫道:「成龍,成龍!」可是回應他的只有一片死寂。魏東翔的眼神里閃過濃濃的殺意,叫道:「葉謙,我魏東翔不殺你誓不為人。」

就在葉謙和皇甫少傑斬殺魏成龍之時,李偉、清風等狼牙組織的人員也都各自的一一擊殺青幫的所有高層人士,有的死在家裡,有的死在自己的場子里,有的死在了大街上,都是一刀斃命,又快又狠。

與此同時,洪門也分出許多小分隊,衝進青幫的地盤,將青幫的弟子打的遍體鱗傷,佔據了青幫幾乎大半的地盤。

整個sh市,這一夜,幾乎籠罩在一片血雨腥風之中。這是sh市地下勢力的一場大的洗牌,相信即便是幾十年後,只怕也有人會記得今天這樣特殊的一個夜晚。

杜連城很快的得知了這個消息,正家裡坐不安,來回不停地走動。他沒有想到葉謙和洪門的攻勢竟然如此之猛,而且完全不顧及對社會的影響,難道他們就一點也不怕政府怪罪下來,實行嚴打嗎?

忽然,杜連城想起了那天在舊城區發生的事情,心裡不由的一顫,難不成葉謙有中央的人在背後撐腰?又或者,這根本就是中央的一次特殊行動,藉助葉謙的手將東翔集團和青幫一舉剿滅?

杜連城的心裡不由的感到不安起來,不管是哪一種,只怕自己這次都是徹底的失敗了。青幫的大多數高層竟然在一夜之間相繼被殺,地盤也被洪門趁虛而入佔住,杜連城有些氣氛和無奈,青幫數百年的歷史,竟然要葬送在自己手裡,這些平日里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廢物,竟然連一個小小的葉謙都收拾不了。

杜連城也沒有時間在做多餘的想法了,今夜一戰,青幫算是徹底的敗了,想要東山再起,那簡直有點不敢想象。杜連城慌忙的走進室內,把保險箱內的貴重物品收拾了一下,朝外走去。

現在走,憑著這麼多年累積的財富,自己還可以在國外舒舒服服的過完下半輩子,否則只怕連自己的命也保不住了。杜連城哪裡還敢眷念著重頭再來,東山再起,他沒有了這個雄心,也沒有了這個膽識。

急急忙忙的朝外走去,邊走邊打電話去機場訂票,杜連城不敢再有半分的眷念,也不敢再有什麼後悔,誰叫自己低估了別人,高看了自己。竟然讓別人佔了先機,堂堂sh市土生土長的勢力竟然沒有斗的過外來的勢力侵襲。

「杜幫主,這麼著急是想去哪裡啊?」一個人影忽然攔住了杜連城的去路。

杜連城一愣,慌忙的停下腳步,看了面前的人一眼,冷冷的說道:「巨子,你是想來殺我嗎?你別忘了,我墨者行會的嚴令,禁止同門相殘。」

墨龍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你還當自己是墨者行會的人嗎?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名墨者,墨者行會禁令第一條,不服從巨子命令者視為叛徒,當受三刀六洞之刑。當初是你自己做的選擇,你已經不當自己的墨者行會的人。」

杜連城緩緩的放下自己的背囊,冷笑一聲,說道:「墨龍,你真的把自己當什麼巨子嗎?哼,墨者行會早就已經解散,我看在你爺爺的面子上,對你算是客氣的了。你想殺我,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話音一落,杜連城大吼一聲,沖了過去,一記直拳朝墨龍的胸口搗去。赫然是正宗的通臂拳。

墨龍也不避讓,右拳揮出,和杜連城的拳頭打在一起。墨龍只覺手臂一陣酥麻,噌噌噌的退後了好幾步,不由一陣愕然,沒想到杜連城還有這樣的身手。

杜連城能夠坐上青幫幫主的位置,那可不是運氣,完全是憑著自己強悍的實力和毒辣的手段。雖然坐上幫主之位以後,杜連城很少再動手,不過這一身的功夫倒是沒有放下。眼見墨龍不敵,杜連城更是得勢不饒人,快步緊逼上去,雙拳連環遞出,拳勢迅猛,隱隱有赫赫的拳風。

墨龍也收起自己的大意之心,全神貫注的應付著杜連城的攻擊。不過卻都是一直在防守,並沒有攻擊。杜連城的招式太猛,墨龍必須要尋找他的弱點,給與他致命一擊。杜連城眼見墨龍步步後退,被自己壓的毫無還手之力,心裡更是信心大增。

「墨龍,我還真是高看你了啊,竟然連你爺爺三成的功夫都沒有學到。哼,就你這樣的身手也敢妄自跟我做對,簡直是自尋死路。」杜連城得意的說道,「對敵經驗我可是比你豐富的多了,這可是你這種年紀的小毛孩永遠也得不到的珍貴的東西。」

「你也別忘了,拳怕少壯。這也是你這種年紀的人所享受不到的。」墨龍回擊道。

「嘴巴倒是挺厲害,可是你的功夫卻沒有你嘴巴的一成。」杜連城說道。

「你會知道的。」墨龍冷冷的說道。

杜連城冷哼一聲,說道:「好,那我就送你去見你的爺爺,也好讓你們爺孫團聚。」話音落去,杜連城的攻勢更加的猛烈,一波接一波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然後,即使是一浪接一浪,在兩個浪頭之間卻仍然是存在著最低潮的時候。墨龍眼睛緊緊的盯著杜連城的攻勢,並沒有急於攻擊,仍舊是一味的防守著。杜連城見久攻墨龍不下,心裡也開始有些著急了,攻勢更加的猛烈起來。

然後,高手相爭,最忌諱的就是心浮氣躁,杜連城儼然是陷入了焦躁之中。一來,他是急於想要儘快的離開,否則其餘狼牙的成員趕來,就算自己的身手再好,也不能以一抵十啊;二來,久攻墨龍不下,對他的信心無疑是一個很打的打擊。

墨龍看準時機,忽然間動作加快,雙拳轟然間搗出。趁著杜連城攻勢已老,兩招之間的間隙,墨龍狠狠的打在了杜連城的胸口。集全身力量,在一刻爆發,殺傷力自然不弱。杜連城慘叫一聲,整個人被打的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臉色瞬間變的蒼白。

墨龍緩緩的走了過去,掏出了身上的匕首,冷冷的說道:「你坐了青幫的幫主這麼久,三刀六洞,你應該清楚的很吧?」

杜連城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驚恐,然後剛才墨龍那全力的一擊,已經讓他受傷太重,肋骨斷裂,直接刺穿了內臟。別說是還手了,只怕再不及時醫治,自己就會因為內臟大出血而已死了。

墨龍蹲了下去,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手中的匕首急速的落下,狠狠的刺在了杜連城的大腿上,直接貫穿而過。「啊……」杜連城慘叫一聲,面部一陣扭曲,額頭大顆大顆的汗珠滴落下來。一刀,兩洞!

「噗!」的一下,墨龍將匕首拔了出來,沒有絲毫的猶豫,再次的直刺而下。「啊……」杜連城的慘叫聲更加的凄慘,匕首再次的將他的大腿貫穿。鮮血,宛如洶湧的泉水,汩汩的往外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