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91章男兒當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1章男兒當殺人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葉謙不敢怠慢,慌忙的吃完,站起身朝外走去。「師父!」葉謙叫道,「您有什麼……」

話還沒有說完,林錦態一拳就打了過來,葉謙一愣,慌忙的側身避過。他自然知道,這是林錦態想要考驗自己的身手呢,當下也不遲疑,擺開架勢,和林錦態對拆起來。

林凡站在門口,一臉笑容的看著葉謙和自己爺爺過招,眼神不停的轉著。林凡五歲的時候便被林錦態逼著學武,天資過人,如今的八極拳也算是小有成就。他還沒有見過像今天這般精彩的對打呢,當下更是留心的觀察起來。雙方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記得清清楚楚。

葉謙矯,林錦態的攻勢越來越猛,而且拳上的力度也是越來越大。葉謙暗暗的心驚,看來師父的暗勁越來越強了。所謂的暗勁,其實就是一種練氣,修鍊人體內的氣。即使是普通人,體內也存在著這種氣,就像是為什麼人憤怒的時候往往會發揮出比往常要更強的力量呢?這就是氣!

葉謙漸漸的有些不支了,雖然也用上了暗勁,可是卻還是敵不過林錦態。「砰」的一聲,林錦態一拳打在了葉謙的身上,葉謙噌噌噌的退了好幾步,這才穩下身軀。頓了頓,葉謙走上前去,說道:「徒弟始終不是師父的對手啊。」

林錦態緩緩的吐了口氣,說道:「是你沒有專心的去練過,繁複雜事太多,心不能一。」

葉謙慚愧的笑了笑,事實也的確如此,武功之道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葉謙這些日子一直忙於奔波,操心狼牙的事情,已經很久沒有像以前那般練過了。「師父教訓的是!」葉謙恭敬的說道。

林錦態點了點頭,轉身走回屋內,端了把椅子出來,手上捧著一個紫砂壺。坐下后,林錦態緩緩的抿了一口,看了一眼林凡,說道:「小凡,去睡覺!」

「爺爺,我不困,我還要把這些狽的皮給剝了,把肉給腌起來。」林凡說道。

「這麼多,咱們也吃不完,送一頭給你趙叔叔去。」林錦態分明的是想支開林凡,顯然是有話要跟葉謙說。

林凡似乎也看出了爺爺的意思,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說道:「我也正這麼想呢。爺爺,那我走了啊!」林凡邊說邊拖了一隻狽朝山下走去,畢竟是自己未來的岳父,林凡還是要討好討好的啊。

「搬個椅子出來坐!」看到林凡離去,林錦態看了葉謙一眼,說道。

葉謙點了點頭,從屋內搬了個椅子出來,在林錦態的身邊坐下。林錦態頓了頓,問道:「這次來找我,不單單隻是看我這麼簡單吧?有什麼事,你說吧!」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師父,天槐已經脫離了狼牙,並且決心要將狼牙至於死地。師父,我該怎麼做?」

林錦態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淡淡的說道:「你心裡不是已經有決定了嗎?又何必來問我?我也給不了你什麼建議,事情需要你自己去解決。其實你們都是一類人,有著自己的堅持和執念,別人根本就改變不了你們的想法。任何事情,只要自己覺得問心無愧,覺得是對的,那就去堅持。」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師父,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林錦態微微的點了點頭,緩緩的抿了一口紫砂壺裡的茶,目光看著遠方,沒有說話。

「師父,小凡是你的孫子,你有沒有想過讓他離開村子,去外面闖蕩?我看的出來,小凡將來一定是一個成就非凡的人物。」葉謙說道。

「我也相信。」林錦態說道,「曾經有個算命的跟我說過,小凡的命格屬於破軍命格,少年時多災多難,而且在十六歲的時候會有一個大劫,成龍成蟲就看那一劫過不過的去。所以,他必須要跟在我的身邊,直到過了十六歲以後,我才會放心的讓他出去。」

「師父也信命?」葉謙有些詫異的問道。

「人的一生,早就註定,所做的努力不過只是人想和命運斗一斗而已。與天斗與地斗,也是其樂無窮的事情。」林錦態緩緩的說道。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忽然腦海上閃過一絲畫面,問道:「師父,你說這世界上有沒有功夫比你更高的?」

「自然有,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林錦態說道,「你幹嗎忽然問這個問題?」

「哦,徒弟是想到上次遇到一個人,他說我在他的手裡連一招都過不去。我很驚訝,有些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高手!」葉謙說道。

林錦態身體微微的顫了一下,說道:「這個我相信,我也曾經遇到過一個高手,一招就敗給了他。我的練氣之術,也是他教給我的,不過他來去匆忙,沒有時間指導我,所以直到現在我也沒有得窺門徑。你以後要是再遇到你說的那個人,如果不相信的話,大可以試一下,如果能得到他的指點,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

雖然葉謙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親耳聽林錦態說出口,葉謙還是不由的吃了一驚。看來還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看來自己也不能再懶散了,否則將來萬一面對那些人的時候,只怕自己根本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譬如胡可的那個師兄宗政元吧,葉謙就覺得將來自己肯定要和他一戰。然而,按照胡可的說法,自己現在連她師兄一招都接不了,更別談什麼和他一戰了。

不過這次之行,卻不是一無所獲,畢竟葉謙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知道如何去面對鬼狼白天槐了。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林錦態似乎並沒有給什麼意見,但是他的話卻是對葉謙的啟發很大。那就是堅持自己的信念!

二人說話間,忽然虎子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氣喘吁吁的說道:「林……林爺爺,不好了,哥他……哥他殺人了!」

「什麼?」林錦態呼的一下站了起來,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凡他怎麼會殺人呢?」

虎子喘了喘氣,說道:「林爺爺,是這樣的,人傑那小子欺負晴兒,哥他看不過去就和人傑打了起來,結果不小心用力過猛,就把人傑給殺了。」

林錦態的眉頭皺了皺,雖說他一直在追求一種道家所講究的無為,然而當真是林凡自己的親孫子遇到了麻煩,他又怎麼能夠不擔心呢。

「師父,交給我處理吧,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葉謙說道。

林錦態看了葉謙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知道葉謙的身份,雖然不清楚他在華夏的力量有多大,但是他卻知道狼牙和華夏的高層還是有著一些關係的,有葉謙出馬,事情應該不會太麻煩。

葉謙站了起來,拍了拍虎子的腦袋,說道:「人在哪裡?帶我去看看吧!」說完,葉謙對林錦態行了個禮,轉身跟著虎子朝山下走去。

沒多久,便到了趙晴的家門口,只見地上躺著一個孩童,年紀不過十一二歲,很胖。葉謙過去探了探他的脈搏,已經沒有了跳動。抬頭看了一下,林凡站在一旁,渾身有些微微的顫抖,臉上有一絲驚慌。葉謙的旁邊站著一位小姑娘,年紀和林凡差不多大,面貌清秀,小小年紀已經出落的很水靈,長大以後絕對是一個禍國殃民的角色。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葉謙第一次殺人的時候,也很緊張。輕輕走到林凡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你害怕嗎?」

林凡的身子顫了一下,微微的點了點頭。

葉謙說道:「男兒當殺人,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的九百萬方為雄中雄。記住了!別怕,有師叔在這裡,沒事的。」

林凡抬起頭,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只是那眼神里卻閃耀著一絲帶著些許驚詫的堅定。而一旁的趙氏夫婦,聽見葉謙的話著實吃了一驚,哪有人這樣教小孩子的啊,不由好奇的看向葉謙,對這個陌生的男人充滿了詫異。

片刻,兩名中年婦女疾步走了過來。婦女一身肥肉,而且很白皙,根本不像是一個常年下田幹活的農村婦女。婦女看見躺在地上的屍體,快步跑了過來,抱起地上孩子的屍體就哇哇的大哭起來。

「他們是他父母?」葉謙看了一眼虎子,問道。

「嗯,那個男人便是村長,女的是他后媽!」虎子輕聲的說道。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那存在年紀雖大,不過也不過五十齣頭,還算不上是老頭子,可能是先前虎子對他印象不好,覺得他搶了自己的孫寡婦,所以故意調侃他吧。讓葉謙吃驚的是,一個后媽竟然會對不是自己親生孩子這麼好,有些詫異,不由的多看了一眼,這才發現,那婦女明顯的是在作假,光聽見打雷,卻絲毫不見下雨。

村長走到孩子的屍體旁邊,渾身顫了一下,面部的表情一陣扭曲。老來喪子,的確是一件悲事。村長的眼神里閃過強烈的憤怒,瞪著林凡說道:「是你殺死我兒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