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92章男兒流血不流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2章男兒流血不流淚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林凡渾身顫抖了一下,接著毅然的抬起頭,說道:「不錯,是我殺的,誰叫他欺負晴兒。」

「你個沒爹沒娘的野孩子,老子看你是想找死。老子扒了你的皮點天燈!」村長憤怒的吼了一聲,竄上前來。

林凡的表情明顯的變了變,眼神中閃過濃濃的殺意。他自幼父母雙亡,這也是他的逆鱗,村長卻恰恰的觸碰到這裡。

葉謙欣慰的點了點頭,男人就應該有擔當,林凡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卻算的上是個男人。葉謙伸手攔住村長,冷冷的說道:「你想幹什麼?」

村長愣了一下,抬頭看了葉謙一眼,發現並不是村裡的人,不由的哼了一聲,說道:「你是誰?這裡還輪不到你插嘴!」

「是嗎?我是林凡的叔叔,換句話說,我可以做他的監護人,他的事我當然能管。」葉謙說道。

「好,那你也看見了,這野孩子殺了我兒子,我難道就這麼算了?」村長瞪著葉謙說道。

「你嘴巴最好放乾淨一點。」葉謙瞪了村長一眼,接著說道,「殺人自然有人管,你也不能執行私刑。」

「哼,我不能管?我告訴你,在這個村裡我就是王法,我要誰死就死,我要誰活就活。這野孩子敢殺我兒子,我不但要扒了他的皮點天燈,我還要連他祖宗的墳墓都給挖出來鞭屍。」村長憤怒的吼道。

的確,在這個村裡,由於鞭長莫及,村長几乎就是王法。看他能住上樓房,而其他的村民卻只是住的土屋破舊磚瓦房就知道了。而且,村長的大兒子人雄在鎮上的派出所擔任一個小隊長,這對於這個村子來說,那可是個大官,誰敢得罪他們啊。所以,村長一家在村長几乎是橫行霸道,誰家的媳婦漂亮,村長都要去勾搭幾句;誰家有什麼好吃好喝的,也都要乖乖的孝敬他。政府的那些扶貧款,一層層的私吞,到了他手裡已經不多了,可是他卻還是給吞了,那些村民一點福利都沒有享到。

「啪!」村長的話音一落,葉謙一個耳光就甩了過去,直打的村長眼冒金星,頭暈眼花。冷冷的哼了一聲,葉謙說道:「我說過,讓你嘴巴放乾淨一點。」

「你……你敢打我?」村長捂著自己的臉,叫道。

「沒天理了,沒王法了啊,殺人還要打人,這什麼世道啊。」那位中年婦女大聲的嚷嚷起來,儼然一副潑婦的模樣。

葉謙瞪了那名婦女一眼,呼的一下拔出血浪,說道:「打你又怎麼樣?誰叫你嘴巴不幹凈。還有你,你再敢唧唧歪歪的叫嚷,老子一刀剮了你。」對付潑婦,需要的就是狠人,葉謙這麼一嚇,那婦女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一直以來,村長在這個村裡那就是權威,那就是法律,他說什麼就什麼,誰敢吱聲啊。突然冒出葉謙這麼一個猛人,倒是一下子把他給震住了。「你……你等著,派出所的人已經往這裡來了,我要這小子殺人償命。」村長瞪著葉謙,說道。

「我等他!」葉謙淡淡的說道。接著轉頭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說道:「走吧,沒事的。」

林凡點了點頭,轉身跑到趙晴的面前,關心的問道:「晴兒,你沒事吧?」邊問邊用手去搭趙晴的肩膀,然而,趙晴卻是很自然的扭動了一下身體,擺脫林凡的手,縮到她媽媽的身後,看向林凡的眼神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柔情,反而好像是有著一絲的厭惡。

葉謙微微的怔了一下,暗暗的想道:「這個女孩將來只怕也不簡單,或許將來林凡就要受她的傷害。」葉謙的腦海中,微微的沉吟了一下,也想了一個計策,也算是鍛煉一下林凡,這對他以後有幫助。

帶著林凡離開,虎子也屁顛屁顛的跟了上來。「林凡,去過警局嗎?」葉謙問道。

「沒有!」林凡搖了搖頭。

「那你怕不怕?」葉謙接著問道。

「不怕!」林凡咬了咬牙,說道。

「那些警察可能下午就會到,到時候到了派出所,你就什麼也別說,知道嗎?他們如果打你,你也別說。你能做到嗎?」葉謙繼續問道。

「能!」林凡堅定的說道。

「叔,哥真要被警察抓走?那老混蛋的兒子可是警察,哥讓他抓去了,那還不整死哥啊。」虎子擔心的說道。

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我相信林凡,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的確,葉謙可以現在就讓林凡什麼事也沒有,但是葉謙不想,不經歷一番磨難,林凡就不可能從一個孩子真正的蛻變成一個男人。

虎子顯然不懂,詫異的看了看葉謙,又看了看林凡,什麼話也沒有說。

到了家裡,林凡的身子不由的顫了一下,不敢看林錦態的眼睛,低低的叫了一聲,「爺爺!」

林錦態看了林凡一眼,說道:「害怕了?」

林凡搖了搖頭,說道:「不怕!」

「把去那幾隻狽剝了吧!」林錦態很平靜的說道。

林凡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看了林錦態一眼,接著朝屋內走去。虎子也快步的跟了上去,葉謙走到林錦態的旁邊坐下,說道:「師父,你放心吧,沒事的。」

「我相信你。」林錦態說道,「這件事就當是給這小子一個教訓,也算是一個經驗。外面可不比這大山裡,充滿的就是血腥的爭奪,這也算是給他成長的一個經歷吧。」

葉謙點了點了頭,說道:「師父,你先坐會,我打個電話。」林錦態點了點頭,緩緩的抿了一口紫砂壺裡的茶。葉謙走到一旁,掏出手機,想了想,給皇甫擎天打了過去。葉謙並不認識這xc市的官員,只好藉助皇甫擎天了。

電話很快的接通,葉謙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遍,也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皇甫擎天沒有猶豫,很爽快的答應下來,這件事情對他來說,不過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小事而已。有了皇甫擎天的承諾,葉謙也就放下心來。

雖然說皇甫擎天的國安局局長,根本無法插手這種地方的行政治安管理,但是他畢竟是中央的高層,而且也有著龐大的關係,一個電話吩咐下去,那xc市的領導還不是屁顛屁顛的照辦嘛。下面自然是不敢有什麼其他的念頭。

吃過午飯之後,一輛警車駛進了村子。在村長的帶領下,兩名警察風風火火的來到了林錦態的家。其中一個警察和村長的模樣有幾分相似,想來應該就是村長的長子,在鎮上的派出所擔任著隊長一職的人雄吧。

「人雄,就是那個野孩子殺了你弟弟,你可要為你弟弟報仇啊。還有他旁邊那個,他不但出言侮辱我,竟然還動手打人,我看多半就是他在背後指使的。」村長憤怒的指著葉謙和林凡說道。

林錦態的眉頭皺了皺,顯然是對野孩子這個稱呼頗為的憤怒,不過既然決定這是個林凡的一個考驗,便捺下心頭的火氣,坐在那裡沒有言語。虎子倒是大膽的上前幾步,說道:「是人傑先欺負晴兒的,也是他先拿刀子要殺我哥,我哥這反抗的。誰知道人傑那麼沒用啊。」

「臭小子,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人雄一巴掌打在虎子的臉上,把虎子打到了一邊。葉謙在一旁看了,微微的點了點頭,虎子這小子雖然有些忠厚,但是卻很講義氣,將來可能會是林凡一個很好的幫手。

「你憑什麼打人?虎子又沒有殺人,殺人的是我,有本事你就抓我。」林凡站了出來,說道。

「臭小子,你以為我不敢打你啊。」人雄邊說邊一巴掌打了過去。

葉謙一把抓住人雄的手腕,用力的捏了下去。頓時,一股疼痛傳了過來,人雄的表情一陣扭曲。「身為執法者,應該懂得法律吧?你這是亂用私刑!」葉謙很平淡的說道,帶著一絲玩味。

「你……你放開我!」人雄疼的大聲叫道,旁邊的一名警察就要朝葉謙衝過去,然而,被葉謙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下,竟然乖乖的縮了回去。葉謙緩緩的鬆開人雄的手腕,淡淡的笑了一下。「你敢襲警?」人雄憤怒的說道,這種小地方的警察可不會每個人都配有手槍,整個一個派出所,或許也才一把鎮所之寶。人雄也不是傻子,剛剛葉謙露出的那手,他自知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如果有手槍在手裡,膽氣會足一些,現在可不敢去和葉謙拚命。

「到了所里,我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人雄邊說邊走上前,拿出手銬就要去銬葉謙和林凡。

「不用麻煩了,我們跟你走就是。」葉謙拂開人雄的手,說道。接著拍了拍林凡的肩膀,什麼話也沒有說,轉頭看了林錦態一眼,說道:「師父,那我們先走了,你不用擔心。」

「爺爺……」林凡也知道,去了警局可能就回不來了,看著林錦態叫了一聲,眼淚就要出來。

「沒出息,男兒流血不流淚!」林錦態狠狠的瞪了林凡一眼,說道。

林凡堅定的點了點頭,說道:「孫兒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