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96章送我上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6章送我上路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事態有緊有急,很多時候並不容人做過多的思考。就在雇傭兵世界聯合會議的時候,葉謙已經抵達了開羅狼牙的總部,並且封鎖了一切消息,外人不得而知。

總部內,葉謙坐在椅子上,任天野站在他的面前,有些驚恐的神色。葉謙來的太突然了,他根本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這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看了任天野一眼,葉謙緩緩的說道:「天野,你進狼牙多少年了?」

「老大,我進狼牙已經五年了!」任天野有些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不明白他為何問這樣的話,愣了一下,回答道。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五年,五年裡你恪盡職守,辛苦你了。」

「老大,你別這麼說,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任天野有些惶恐的說道。

「如果我沒記錯,狼牙里你和星辰的關係最好,是嗎?」葉謙說道。

「是的,我和星辰一起進入狼牙,執行任務的時候又多是搭檔,而且好幾次都是星辰救了我。我和星辰的關係,的確最好!」任天野想起以前的種種,由衷的說道。他清楚的記得,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自己和易星辰被人包圍,而自己卻深受重傷,當時星辰完全可以放下自己獨自逃生,然而易星辰卻並沒有那麼做。易星辰把他藏好以後,自己引開了敵人,當他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以後了,易星辰的身上掛滿了傷痕,渾身鮮血淋漓。當看到任天野沒事的時候,易星辰笑了一下,終於支撐不住倒了下去。可以說,沒有易星辰,只怕他早就已經死了。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我記得你結婚了吧?孩子應該三歲吧?我沒記錯吧?」

任天野渾身顫了一下,說道:「沒……沒有,老大的記憶力一向很好。」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臉上不由的浮出一絲悲傷的神色,說道:「天野,你說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

「是看著自己的親人和朋友一個個的離開自己,而自己卻無能為力。」任天野回答盜。

葉謙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錯,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是被自己的親人或是兄弟朋友出賣。我想,星辰到死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自己最信賴的兄弟手上。」

任天野渾身不住的顫抖,沉默了片刻,臉上浮現出一種絕望而又似乎解脫的神色,喃喃的說道:「老大,可以抽支煙嗎?」

葉謙點點頭,從身上摸出一包煙,自己叼了一根在嘴裡,扔了一根給他。葉謙親自給任天野點燃香煙,後者的雙手有些微微的顫抖,深深的吸了一口,任天野說道:「謝謝!」

葉謙沒有說話,靜靜的看著他。

任天野猛的吸了一大口,不想卻嗆的咳嗽起來,半天才止住。看了葉謙一眼,任天野那本是堅毅的臉龐上掛著一絲苦澀的笑容,說道:「三年沒抽煙了,呵呵!」只是那笑容里分明的掛著一絲哀傷和悔恨。

「老大,謝謝你,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一失足成千古恨,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不該這麼做,我也不值得原諒。」任天野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老大,我對不起星辰,對不起你,對不起狼牙。老大,我只希望你不要傷害她們娘倆,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她們。」

就在這時,狼吻的人沖了進來,拿槍頂在了任天野的腦袋上。葉謙面色一寒,斥道:「給我滾出去。」

兩名狼吻的人微微的愣了愣,乖乖的退出了房間。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天野,你放心吧,你的妻兒我會照顧的,你也始終是我們狼牙的兄弟。」

任天野笑了,臉上浮現出一絲解脫和欣慰的笑容,他相信葉謙,有葉謙這句話,他滿足了。「老大,抽完這支煙,送我上路吧。」任天野說道。

親手殺死自己的兄弟,那種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根本就不會明白。然而,這卻是不得不為之。葉謙到達開羅后,就去醫院看望了易星辰,可是等待他的卻是一具冰冷的屍體,那給負責給易星辰看病的醫生,也無辜的失蹤,這一切無不在預示著易星辰是被人害死的,就在醫院裡。只是,讓葉謙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切竟然是易星辰最信賴的朋友任天野所做,當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葉謙的心裡充滿了失望、寒心和痛苦。

雖然,這一切的幕後主使人是鬼狼白天槐,但是真正動手的人卻是任天野。不管鬼狼白天槐是不是拿他的家人威脅他,任天野都沒有再生存下去的可能,即使葉謙再不願意親手處決他,可是為了易星辰為了狼牙,卻不得不這麼做。

「首領……首領……」一個婦人抱著一個孩子沖了進來,「噗通」一聲跪在了葉謙的面前,哀求道,「首領,求你放了天野,放過天野一次吧。孩子,快,快跪下。首領,你就看在孩子還小不能沒有父親的份上,你就饒了天野這一次吧。」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轉過頭,兩行淚水不經意的流了下來。

「首領,我求求你,求求你了,你放過天野吧!」婦人不停的磕著頭,哽咽著哀求道。

葉謙的心,猶如被刺刀狠狠的捅了一下,滴滴的流著鮮血。他知道,放過任天野是不可能的,這無法對易星辰也無法對狼牙里的兄弟交代,如果有選擇,葉謙寧願受傷的是自己。如果要背上罪名,那就讓自己一肩承擔吧。

「出去,誰讓你們進來的。」任天野斥聲喝道,「帶著孩子出去,好好照顧他,老大答應我了,他會好好照顧你們母子的。我犯的錯,是不值得原諒的,出去!」任天野忍著悲傷,抑制著自己的眼淚,厲聲的呵斥著妻子。

自己犯了錯就是犯了錯,不管是什麼原因,都已經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後果,只有自己的鮮血才能洗刷自己的罪孽。任天野不想讓她們看見自己腦袋爆裂,不想自己的妻子看著她的丈夫死在她的面前,不願意自己的兒子看著他的父親死在他的面前。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毅然的轉過頭,對旁邊的狼牙人員說道:「把她們帶出去!」只是,沒有人注意到,葉謙的眼眶,已然濕潤。

母子在哭喊中被架了出去,任天野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有些慘然。緩緩的滅了手中的煙頭,任天野說道:「老大,送我走吧!」

葉謙點了點頭,從旁邊的狼牙人員手上拿過一把手槍,拉開保險栓,緩緩的送到任天野的腦袋上。「兄弟,一路走好!」葉謙轉過臉去,哽咽的說道。「砰」,一聲槍響,響徹在屋內,任天野的臉上掛著一抹笑容緩緩的倒下。

如果死,可以減輕自己的罪孽,任天野願意接受!出賣自己兄弟的那種痛苦,只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才會明白!葉謙的那句「兄弟,一路走好」,讓任天野覺得自己還是狼牙的人,即使是死,臉上也浮上了一抹開心的笑容。

然而,最痛苦的卻是葉謙,內心猶如千刀萬剮,猶如千萬隻螞蟻在一口一口的咬噬著。再一次,葉謙的眼淚落了下來,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罷了。

……

另一邊,雇傭兵世界聯合會議依舊在繼續著。在伊索頓的幫助下,朱志很輕易的說服了那些雇傭兵的頭頭,聯合起來對付鬼狼白天槐。伊索頓並不是幫朱志,他幫的是葉謙,幫的是狼牙。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葉謙不來參加這個會議,難道真的是狼牙內部發生了紊亂,朱志意圖奪權?

伊索頓的眉頭不由微微的皺了起來,不管怎麼樣,他都要儘快的聯繫葉謙,確認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謙對朱志的陰謀是不是有所知曉。

而此時,葉謙已經開始著手整頓狼牙的內部,狼吻的所有成員全部被關押起來,接受審訊。這雖非葉謙所願,但是情勢所逼,不得不為之。鬼狼白天槐在這個緊張的時候利用任天野害死了易星辰,這就說明鬼狼白天槐已經開始有所行動,對付狼牙的行動。想起鬼狼白天槐那天的話,葉謙的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

兄弟相殘,似乎已經是註定的事情。葉謙之前或許還有所遲疑,然而自從見過師父林錦態之後,葉謙已然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為了狼牙,自己就應該有所覺悟,縱然是和鬼狼白天槐兩敗俱傷,同歸於盡。

狼吻的事情只有等待自己回來的時候再處理了,葉謙隱隱的感覺到鬼狼白天槐選擇這個時候動手,目標只怕是雇傭兵世界聯合會議。這讓葉謙心裡不由有些發寒,如果那些雇傭兵組織的首領在狼牙的地盤出事,狼牙就是百口莫辯了啊。狼牙就算有再強的勢力,也不可能同時面對那麼多強大雇傭兵組織的聯合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