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299章最強對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9章最強對決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聽了朱志的話,鬼狼白天槐不由的冷笑一聲,說道:「怎麼?你也會害怕嗎?」

朱志不屑的笑了一聲,沒有說話。伊索頓頓了頓,說道:「我並沒有違背協議,等你們的事情解決完了,我自然會擒了鬼狼白天槐,到時候再由大家開會商量如何處置。」

朱志冷笑一聲,說道:「如果我死了,你以為就憑你能擒住他嗎?」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伊索頓說道。

「你今天求誰都沒有用,你必須死!」鬼狼白天槐話音一落,從懷中拔出匕首就沖了過去。在狼牙待過那麼多年,鬼狼白天槐自然也知道朱志的厲害,不敢掉以輕心,是以毫不猶豫的就拿出了匕首。

當初朱志和田豐共同創建狼牙雇傭軍,乃是真正的意氣相投。當時,無論是槍法搏擊還是格鬥,田豐都不是朱志的對手,然而朱志當時卻是心甘情願的退居幕後,甘願做田豐背後的擁護者,狼牙的守護人。田豐是狼牙的樹榦,他便是狼牙的樹根,汲取著養分,雪豹的首領曾經說過,要擊敗狼牙,首先就要擊敗朱志和他的狼吻。可見,朱志是一個真正的高手。

看見鬼狼白天槐攻來,朱志沒有絲毫的緊張,身子微微的往後一退,一個輕鬆的四兩撥千斤,巧妙的化解了鬼狼白天槐的攻勢。手腕翻轉,一招空手入白刃,非常嫻熟的朝鬼狼白天槐手中的匕首抓去。

鬼狼白天槐能被稱為狼牙第一人,身手自然不弱。見朱志抓來,微微的勾起一抹冷笑,手腕一番,匕首朝朱志的手臂刺了過去。同時,另一隻胳膊,一個重重的肘擊直接撞向朱志的臉頰。

你來我往,二人打了一個平分秋色,誰也占不了半點上風。鬼狼白天槐更是憤怒,眉頭一皺,大吼一聲,整個人騰空躍起,匕首直刺而下。朱志閃身避過,鬼狼白天槐落地,很快一個掃堂腿攻擊而去。朱志猛然間躍起,一拳朝鬼狼白天槐砸去。

鬼狼白天槐大吃一驚,手中匕首直刺而上,迎向朱志攻來的拳頭。眼看著朱志的拳頭就要和匕首來一次親密接觸,朱志手掌猛然間張開,一挑一翻,抓住了鬼狼白天槐的手腕,另一隻手一拳朝鬼狼白天槐砸去。

真正的高手搏鬥,這讓一旁的伊索頓和他的兩名手下看的目瞪口呆。葉謙就曾經在他的面前展示過高強的搏擊之術,而如今看見這麼精彩的打鬥,卻仍是讓伊索頓吃驚不已。狼牙不愧是狼牙,就碘身功夫,想要在戰場之上執行斬首任務,自然是要輕鬆了許多。

鬼狼白天槐也無暇多想,慌忙的一拳應了上去。然而,朱志卻沒有和他硬碰硬,很巧妙的撥開了鬼狼白天槐迎來的一拳,接著一拳砸在了鬼狼白天槐的胸口。鬼狼白天槐吃痛之下,噌噌噌的退了好幾步,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哼,就憑你這樣的身手,也想殺我,簡直是不自量力。」朱志冷笑一聲,說道。話音落去,朱志迅速的沖了上去,手中拿著從鬼狼白天槐手上奪過來的匕首,直刺而去。鬼狼白天槐眼中殺意更濃,大吼一聲,迎了上去。

快到朱志身邊時,鬼狼白天槐就地一滾,雙腿攻向朱志的下盤。朱志冷哼一聲,輕易的閃過,整個人飛撲而下,匕首朝鬼狼白天槐刺去。鬼狼白天槐就地一滾,躲避過朱志的攻擊,順勢的拔出藏在自己腳腕處的軍刺,轉身刺了下去。

朱志顯然是沒有料到,大吃一驚,慌忙的向一旁避開,然而還是被軍刺刺透了手臂。頓時,一陣疼痛傳來,朱志大吼一聲,匕首直刺而去。鬼狼白天槐沒有避讓,用力的拉扯著軍刺,吃痛之下,朱志丟開了匕首握住鬼狼白天槐的手腕,極力的想要將軍刺拔出來。然而,鬼狼白天槐怎麼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當然不肯輕易鬆手。

朱志發出慘烈的叫聲,鮮血頓時然後了自己的手臂,身下,被拉出一條長長的血印。鬼狼白天槐肆意的大笑著,笑聲里並沒有開心之意,反而是更多的悲傷和哀愁。

一旁的伊索頓和他的兩名手下,眉頭微微的蹙了起來,被這樣的場景弄的有些毛骨悚然。

白天槐拖著朱志,饒了很大的一圈,疼痛,加上鮮血的流失,朱志的神志已經有一些不清楚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敗在鬼狼白天槐的手裡。朱志咬了咬牙,堅定的說道:「我不能讓他毀了狼牙!」

話音一落,朱志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就地翻了起來,一腳朝鬼狼白天槐踹去。鬼狼白天槐顯然是沒有聊到這個時候朱志竟然還有反抗的力氣,吃驚之下,慌忙的鬆開了軍刺。

朱志握住軍刺的把手,咬牙猛的一下拔了出來,頓時,鮮血飛射而出。朱志快速的用衣服包裹住,冷眼掃了鬼狼白天槐一下,大吼一聲,沖了過去。

已經抱了必死之心,務必要和鬼狼白天槐同歸於盡的朱志,憑著最後的那絲意志支撐著自己的身體。鬼狼白天槐冷笑一聲,說道:「死到臨頭,還做無謂掙扎。」話音落去,鬼狼白天槐迅速的閃過,手腕一翻,很輕易的抓住了朱志的手腕,奪下軍刺。身體一轉,狠狠的從背後刺進了朱志的胸口,透體而出。

朱志踉蹌的走了幾步,嘴角浮起一抹慘然的笑容,喃喃的說道:「葉謙,希望你不要讓田豐失望。咳咳,田豐,我來見你了。」

說完,朱志的身體緩緩的倒了下去。狼吻的首領,被曾經的雪豹稱之為最忌憚的人,死在了這片沙漠之上。

「啊……」看著朱志的屍體,鬼狼白天槐仰頭大叫,聲音凄慘凌厲。

「鬼狼白天槐,現在是該解決我們問題的時候了!」伊索頓說道。話音一落,兩名手下依然迅速的拔槍瞄準了鬼狼白天槐。

鬼狼白天槐緩緩的轉過身,看了伊索頓,冷冷的笑道:「怎麼?就憑你也想殺我?」

「哼,你的功夫再好,你能快的過子彈嗎?」伊索頓冷哼一聲說道,「我必須除掉你,免得以後成為葉謙的大患。」

「住手!」一聲大喝傳了過來,眾人不由轉頭看去,只見葉謙飛奔而來。

「葉謙!」伊索頓欣喜的叫道。雖然已經從鬼狼白天槐的口中得知了葉謙沒有死,但是親眼見到他,伊索頓還是難免有些激動。

葉謙對他微微的笑了一下,看了看地上朱志的屍體,微微的嘆了口氣。緩緩的抬起頭,看著鬼狼白天槐,葉謙說道:「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

「來吧,今天我們就一決生死。」鬼狼白天槐冷冷的說道,「害死我大哥的人我已經殺了一個,再殺了你,接下來毀滅狼牙,那也算可以祭奠我大哥的亡靈了。」

伊索頓冷哼一聲,說道:「你一個人能打的過我們這麼多嗎?你被忘了,這裡可是沙漠,沒有讓你躲避的地方,你能逃的過我們的子彈。」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說道:「伊索頓將軍,這是我和鬼狼白天槐之間的事情,讓我們自己解決吧,你不要插手。」

「可是……」伊索頓有些擔心的說道,他剛才可是親眼見識過鬼狼白天槐的強悍,對葉謙自然很不放心。

「放心吧!」葉謙對伊索頓笑了笑,說道。上前幾步,葉謙說道:「天槐,我前些日子去見過師父了。」

「是嗎?他還沒死嗎?」鬼狼白天槐冷冷的說道。

葉謙的嘴角不由的抽動了一下,說道:「回頭吧,我們還是兄弟。」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你和我,只能活一個。」鬼狼白天槐說道。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好,來吧,就讓我們痛痛快快的打一場,來一個生死之戰。」

鬼狼白天槐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很好,看來你已經有覺悟了。」說完,眼中殺意閃過,腳下一動,整個人朝葉謙沖了過去。

兩人完全沒有任何的陰招損招,皆是大開大合,你來我往,見招拆招。這不像是生死決戰,卻反而更像是兄弟之間的切磋。然而,只有當事人才能夠清楚,其實是兇險重重,誰也不敢有半點的懈怠。因為,彼此都知道,對方不會留情,也根本不允許留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旁的伊索頓不由的看的痴了,如果說剛才鬼狼白天槐和朱志的打鬥是血腥的廝殺的話,那麼這會鬼狼白天槐和狼王葉謙的打鬥那就是充滿了驚險的刺激。二人你來我往,互相拆招,簡直就像是一場精彩絕倫的武術比拼。

「噗!」忽然,狼王葉謙和鬼狼白天槐幾乎在同一時間,匕首互相刺進了對方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