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00章什麼是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0章什麼是兄弟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二人相視一笑,仿若是知己兄弟,不能同生,共死也是一種最好的詮釋。拔出匕首,鮮血瞬間噴涌而出,二人皆是一個踉蹌,坐倒在地。

「葉謙!」伊索頓大叫一聲,臉上充滿了擔心。

「哈哈……」二人大笑起來,似乎有點一笑泯恩仇的感覺,然而雙方卻都知道,兩人之間的仇恨不是私仇,而是生在江湖之上不得不為之。除非是死,否則這份仇恨誰也無法解開。

這,就是兄弟!哪怕是為了各自不同的理想,戰至流盡最後一滴血,彼此仍舊是欣賞。狼王葉謙和鬼狼白天槐,這兩個註定是敵人,卻又註定是朋友的人,看著自己的胸口的鮮血汩汩的冒出,竟然有一種解脫的寬慰。

從踏入狼牙的那一天開始,葉謙和鬼狼白天槐就被分配到一起,每次執行任務,幾乎都是同生同死。

那是一次特殊的任務,二人無意間闖進了敵人的包圍圈,當千辛萬苦十分艱難的突出包圍圈之後,二人卻發現竟然走進了無邊的沙漠。二人互相攙扶著,跌跌撞撞的前進,然而走至半途,水喝完了。葉謙體力不支,倒在了沙漠里。

鬼狼白天槐把葉謙放下,隔開自己的手腕,用鮮血灌注著葉謙。朦朧之中,葉謙拚命的吮吸著,鬼狼白天槐的血,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流進了葉謙的身體之中。

當葉謙終於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喝的是鬼狼白天槐的血,頓時大吃一驚,一把推開了他,臉上掛著一抹笑容,說道:「天槐,我不行了,你走吧。帶著我,你是走不出這個沙漠的。」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我不會拋下自己的兄弟!」鬼狼白天槐異常堅定的說道。

「謝謝你,能有你這樣的兄弟,即使是死,我也心甘情願。你走吧,不要管我,否則我們誰也走不出這個沙漠。狼牙可以沒有我,但是不可以沒有你。」葉謙說道。

「我管不了那麼多,總之我不讓你死,誰也不奪不走你的命,就算是老天爺也休想。」鬼狼白天槐堅定的說道。說完,鬼狼白天槐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一把手槍遞了過去,說道:「這裡面還有五顆子彈,我走後,你每隔一個小時就對空中鳴放一槍,槍聲會指引著我前來和你會和。記住,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許死,如果你敢把子彈送進自己的腦子,你就是孬種,我一輩子也瞧不起你。」

說完,鬼狼白天槐滿懷信心的離去,他必須要找到水,只有找到水,二人才有希望走出沙漠。只是,就連葉謙也沒有注意到,鬼狼白天槐的腹部受了槍傷,鮮血幾乎浸濕了他的衣衫。鬼狼白天槐撕下一片碎布,緊緊的包裹住自己的腹部,不讓鮮血流出,跌跌撞撞的朝前走去。

憑著心中的那份執著和意志,鬼狼白天槐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在漫無邊際的沙漠上踉踉蹌蹌的行走。多少次跌倒又爬起來,炙熱的陽光彷彿要烤焦他的身體,由於失血過多,鬼狼白天槐的意志也已經有一些模糊。然而,他知道自己不能死,就算死,也要等找到水源之後,帶著水回到葉謙的身邊。

「葉謙,你千萬別想不開,你如果敢把子彈送進自己的身體,你***就是孬種。」鬼狼白天槐喃喃的說道。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葉謙也似乎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一點一點的流逝。沙漠的禿鷹在他的上空盤旋著,似乎在等待著他倒去的時候,落下啄食他的身體。絕望、無助充斥著他的內心,多少次把槍頂在了自己的腦門上,卻又放了下來。

他不是怕死,也不是不相信鬼狼白天槐,他只是不願意拖累鬼狼白天槐。如果沒有自己,鬼狼白天槐肯定能夠走出這片沙漠。

日暮降臨,沙漠還是一片的炙烤,身體的水分彷彿在一點一點的被榨乾。葉謙遵循著鬼狼白天槐的話,每隔一個小時,就朝空中鳴放一槍。手槍里,已經只剩下最後一顆子彈了,然而鬼狼白天槐卻仍舊沒有回來。

是把這顆子彈送進自己的身體,還是繼續的對空中鳴放一槍,此時,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葉謙很清楚,在這片茫茫毫無邊際的沙漠,想要找到水源是多麼的困難。是讓禿鷹慢慢的啄食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的吞噬著自己的血肉,還是痛快的給自己來一個了斷?

「葉謙,你是敢把子彈送進自己的腦中,你他娘的就是孬種。」葉謙想起了鬼狼白天槐的話。葉謙微微的笑了起來,即使是死,他也不能辜負了鬼狼白天槐的期望,讓他見到自己自殺時的失望和落寞。葉謙舉起槍,對空中鳴放了一槍。

槍聲落去,遠遠的,葉謙看見了鬼狼白天槐的身影,他的手裡拿著一壺清澈的泉水,跌跌撞撞的朝自己跑了過來,他的身後,跟著一支駱駝商旅。

「我回來了!」一向冷漠的鬼狼白天槐,此刻臉上綻放著一絲孩童般喜悅的表情,打開水壺,喂葉謙喝下。

那一滴滴的泉水猶如甘露一般順著咽喉,流盡胃中,周身的細胞都彷彿瞬間的飽滿起來。鬼狼白天槐笑了,開心的猶如孩童般,然而,鬼狼白天槐卻再也支撐不住,緩緩的倒了下去。

什麼叫兄弟,這才是兄弟!

伊索頓沒有絲毫的猶豫,拿槍頂住了鬼狼白天槐的腦袋。「老子殺了你!」伊索頓斥聲吼道。作為臆,伊索頓絕對不能讓葉謙受到任何的傷害,即使是鬼狼白天槐,也沒有例外。

「住手!」葉謙慌忙的叫道。

「葉謙,不管他以前是不是你的兄弟,他現在已經不是了,你必須放下那份兄弟之情。」伊索頓說道。

葉謙微微一笑,說道:「他始終是我的兄弟,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除了我,你們誰都不能動他。」

「葉謙,這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你我之間,永遠只能生存一個。」鬼狼白天槐的心裡猛然的刺痛一下,卻依舊冷漠的說道。或許,他的內心,永遠只有葉謙能夠明白;鬼狼白天槐是寂寞的,他將自己封閉在自己的空間里,期望著得到葉謙的關懷,卻又害怕這種關懷。

不知多少個夜晚,鬼狼白天槐也都夢見和葉謙在一起的時候,那是他最開心的回憶,然而,最後卻又總是在一陣恐怖之中醒來。他看見,自己親手殺死了葉謙,手上沾滿了葉謙的血。是兄弟的血,是體內流淌著自己血液的兄弟的血,是自己用生命換回來的兄弟的血,如果是這樣,自己當初又為什麼要救他?如果是這樣,自己又該如何安慰自己?

葉謙微微的笑著,說道:「你不是說過嘛,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如果有一天,我們彼此的刀鋒刺進對方的身體,這何嘗不是一種兄弟情深?」

鬼狼白天槐渾身不由一顫,臉色卻依舊冷漠,不屑的說道:「葉謙,你今天不殺我,我不會謝你的。你不殺我,我還是會殺你。」說完,鬼狼白天槐掙扎著爬了起來,跌跌撞撞的朝遠處走去。

葉謙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或許正如當初鬼狼白天槐所說,真正的高手只要一次交手就可以知道對方的內心。這次,兩人的刀鋒刺進對方的身體,那一刻,葉謙清楚的感受到了鬼狼白天槐的內心。

「葉謙……」伊索頓有些不解,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葉謙卻輕易的放鬼狼白天槐離開。

葉謙揮揮手阻止他說下去,笑了笑,說道:「你不懂他!」

伊索頓微微的愣了一下,的確,自己不懂鬼狼白天槐,或許只有葉謙,才能夠知道。

葉謙其實也很清楚,這次和鬼狼白天槐一戰,是自己輸了。鬼狼白天槐在和朱志對戰中消耗了那麼多的力氣,卻依然和自己打了一個平手。不過,葉謙卻輸的很開心,至少,他真正的知道了鬼狼白天槐的內心,知道他那冷漠的外面下,依舊有著一顆炙熱的心。

葉謙掙扎著爬了起來,看著鬼狼白天槐遠去的背影,微微的笑了,笑的很開心。這是他這麼久以來,笑的最開心的時候。

「伊索頓將軍,我們走吧!」葉謙緩緩的說道。

伊索頓看著葉謙的目光追尋著鬼狼白天槐的背影,微微的愣了片刻,點點頭,走到葉謙的身邊扶著他。

「等等!」葉謙邊說邊回頭看了一眼朱志的屍體,說道,「伊索頓將軍,能不能把他的屍體也一起帶回去?」

伊索頓愣了一下,不解的問道:「葉謙,他可是想謀反啊。」

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不管他是出於什麼樣想法,但是我相信,他的出發點始終是為了狼牙。他或許對不起我,但是他卻對得起狼牙,無愧於自己是一名狼牙的戰士。」

伊索頓點了點頭,指揮著兩名手下把朱志和修羅的屍體抬上了商旅的駱駝背上。

  • (快捷鍵:←)
  • 超級兵王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