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01章柔柔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1章柔柔歸來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狼吻的人,葉謙並沒有處罰,他們畢竟也是狼牙的一員,同樣的為狼牙流血犧牲過。甚至,狼吻的人比狼牙的人境界更高,付出更多,因為他們生活在暗中之中,很多人死後,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們曾經是狼牙的一員。

他們對狼牙的衷心,葉謙從來沒有懷疑過,就如同朱志一樣,不管他是處於什麼樣的想法,葉謙也始終相信,朱志的立場始終是在維護著狼牙。朱志和修羅的屍體,葉謙命狼牙把他們厚葬,名字也刻在了狼牙的烈士紀念碑上。

包括易星辰和任天野,他們的名字也一樣的刻在了上面。任天野雖然傷害了自己最深愛的兄弟,然而卻也選擇了用自己的鮮血洗刷了自己的罪孽,葉謙的一句「兄弟,一路走好」就說明任天野還是狼牙的人。

生是狼牙的人,死是狼牙的魂。即使埋進黃土,化作孤魂,也要守護在狼牙的土地上,見證著狼牙的輝煌,保護著狼牙的根基。

摸著墓碑上一個個名字,曾經一個個活蹦亂跳的人,如今卻埋進了這片黃土之中,甚至連死,也沒有回歸自己的故鄉。葉謙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名字也會被后入刻進這塊墓碑中。

如果有,葉謙希望能和鬼狼白天槐的名字刻在一起,生前是最好的朋友,死後也要做最好的兄弟。只是,葉謙希望,死後兩人再也不用生死相搏,可以像以前一樣把酒言歡。

「脫帽!」葉謙說道。身後,一個個狼牙的戰士,齊刷刷的摘下自己的帽子。

「默哀!」葉謙緩緩的低下頭,身後的戰士也都紛紛的低下頭去,閉上眼睛,祝福著這群死溶,能夠在另一個世界過的安詳平和,沒有了爭鬥,沒有了憂愁,只有那無盡的笑容。

墓碑上,葉謙似乎看見了那曾經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正對著自己微笑,鼓勵著自己一步步繼續堅強的走下去。

許久,葉謙緩緩的抬起頭,摸了一下墓碑上刻著的名字,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兄弟們,我相信,有你們守護著狼牙,狼牙永遠會屹立不倒。」

「冷毅!」葉謙叫了一聲。

「是,老大!」冷毅走上前,一個立正。

葉謙微微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冷毅,這裡以後就交給你了,我必須還要趕回華夏去。」

「老大,我怕我做不好!」冷毅有點緊張的說道。

「要相信自己,人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那麼只會一事無成。相信自己,但是也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相信你能夠做好。」葉謙說道。

冷毅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老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葉謙微微笑了笑,說道:「我也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照顧好兄弟們,有什麼事情打電話給我,或者傑克都可以。」

轉頭看了伊索頓一眼,葉謙說道:「伊索頓將軍,南非那邊的兩座礦山以後還要靠你多照顧。」

「我們是兄弟嘛,說這些就見外了。」伊索頓笑了笑,說道。

「對,我們是兄弟。」葉謙拍了拍伊索頓的肩膀,說道。「對了,我記得好像有一個國際紅十字會組織的醫療分隊去了南非,現在還在嗎?」葉謙頓了頓,問道。

伊索頓想了想,說道:「呃,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在我來這裡之前,好像他們已經離開了。」

葉謙的心裡猛然的動了一下,那個讓自己魂牽夢縈的女孩,她回國了嗎?

「葉謙,怎麼了?無緣無故的問這個幹嗎?」伊索頓愣了一下,詫異的問道。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沒事,沒事。」

伊索頓狐疑的看了葉謙一下,有些茫然。

簡單的處理完狼牙的事情,三天後,葉謙踏上了飛往f國的飛機,然後轉機回華夏。這次的行程,讓葉謙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最讓葉謙欣慰的是,他終於知道了鬼狼白天槐內心的想法,這讓他欣喜和寬慰。

葉謙沒有通知華夏這邊的人,一個人靜悄悄的回到了華夏。此時,已經是大雪飛舞的冬季,sh市也遇到了幾十年難得一見的大雪,機場外,所有的一切都鋪上了一層厚厚的銀妝,分外妖嬈。

葉謙的手不住的顫抖著,看著手機里的信息,激動的有些難以自持。是緣分?還是巧合?自己竟然是和林柔柔在同一天回國,只是,自己比柔柔早了一些時間。從m國的紐約飛到sh市,大概需要十三個小時。

激動,欣喜,狂躁!還有十三個小時,就能見到這個女孩了,葉謙猶如瘋子一般在機場的大廳內開心的大叫著,引來無數人的觀望。一個個猶如看見神經病似的眼神,盯著葉謙,有些人甚至害怕的步步後退,生怕葉謙會忽然發瘋的拿著武器攻擊自己似得。

機場的保安朝葉謙走了過來,葉謙興奮的抱起一名保安狠狠的轉了一圈,弄的那些保安驚愕不已,差點就把葉謙當作是什麼匪徒,直接摁倒在地了。葉謙歉意的笑了笑,迅速的溜出了機場。

十三個小時,自己還有十三個小時的準備。

打了一個的士,直奔林柔柔原來租住的那間房子,雖然林柔柔走了,但是房子卻沒有退,依舊在那裡。葉謙宛如孩童般,興奮的布置著,要給柔柔怎麼樣的一個驚喜,那才是自己所需要的呢?

第二天傍晚,葉謙開著車子,急急忙忙的來到了浦東機場的大廳。忙乎了十幾個小時,葉謙卻並沒有感覺到一絲的疲憊,有的只是興奮和激動。半年,似乎並不長,然而卻又是一個非常艱苦異常的等待。

沒有過相思之痛的人,永遠無法知道那種相思的煎熬。這半年裡,雖然忙碌的生活似乎讓葉謙很充實,然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葉謙的腦海中那份對伊人的思念猶如一把把尖刀一點一點的割划著自己的心。痛,並快樂著,這,就是相思。

可憐兩鬢青,只為相思老。

飛機上,林柔柔看著窗外,飄過的一朵朵白雲,心情也是難以抑制的起伏不定。半年,雖然不是很漫長,但是林柔柔卻感覺似乎過了一生。半年的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多的有些讓林柔柔不敢相信。

他,還記得自己嗎?他,變了嗎?不是林柔柔對愛情不信任,對葉謙不信任,實在是半年,往往可以改變很多。

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林柔柔的嘴角浮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姐,你在想什麼呢?」林柔柔的身旁坐著一位年輕的男子,一副紈浮誇的模樣,看著獃獃發愣的林柔柔,詫異的問道,「你看你的樣子,好像是發情的母貓似得。」

林柔柔瞪了林易一眼,斥道:「胡說什麼,狗嘴吐不出象牙。」

林易吐了吐舌頭,嘿嘿的笑了一下。林易是林柔柔的堂弟,父親早逝,母親是zh省財政局的一名普通的公務員。由於林柔柔的父親林海沒有兒子,所以幾乎把很多的疼愛都放在了林易的身上,期望著他能繼承家族的事業,帶領家族走上輝煌。

林柔柔狠狠的瞪了林易一眼后,接著說道:「我看你回去怎麼跟我爸說,竟然偷偷的跑到紐去看什麼演唱會。」

林易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沒辦法,誰叫我喜歡她呢,她的每場演唱會我都不會錯過。我才懶得去當什麼官,和那些整天打著官腔的人在一起,特鬱悶。」

「這是你應該做的,不管你願不願意,都要負擔起這個重擔。」林柔柔說道。

林易吐了吐舌頭,嘟囔了一聲轉過頭去,不再理會林柔柔。林柔柔無奈的嘆了口氣,目光重新的回到了窗外飄過的白雲上。

同一片天空下,兩個互相牽挂的人,彼此的等候著。

葉謙捧著一束鮮艷的玫瑰,九十九朵,代表著天長地久。這種事情,在機場很常見,所以並沒有人覺得有什麼奇怪。只是,葉謙靜靜的站在那裡,內心卻是躁動不停,目光緊緊的盯著出機口。

機場的廣播響了起來,葉謙敢發誓,這是他第一次覺得機場的播音員的聲音是這麼的動聽。因為,這架飛機載著自己最心愛的女人歸來了。

待會怎麼辦?是直接撲上去給她一個大大的熊抱?還是張開雙手迎接她的熊抱?葉謙的內心躁動不安,這個鐵一般的漢子,此刻竟然緊張起來。是的,緊張,緊張的不知所措。

許久,其實只是片刻,然而,葉謙卻依舊覺得過了許久,似乎比這半年的等待還要長。一對青年男女推著行李箱走了出來,相談甚歡。

葉謙眉頭一皺,邁出去的腳步突然收了回來,笑容,僵在了那裡。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個鐵打一般的漢子,此刻,渾身竟然微微的顫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