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09章清風心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9章清風心動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對於暗夜百合不像對付青幫東翔集團,如果一擊不成,不但可能連累中島信奈的身份曝光給她帶來危險,更重要的是以後再要想找機會攻擊暗夜百合只怕是難上加難了。狡兔三窟,誰知道暗夜百合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秘密集中地,即使沒有,遭遇這次的襲擊之後,只怕也會立刻重新找一個地方隱蔽起來。這裡可是島國,狼牙並沒有地利的優勢。

「三天後暗夜百合有一次集會,所有在島國的成員全部都會參加,包括首領在內。」中島信奈說道,「密會的地點暫時還沒有下來,不過應該會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方便你們動手。如果錯過這次機會,以後只怕很難有這樣的機會了。」

葉謙皺了皺眉頭,想了一下,說道:「好,那就定在三天後。不過,如果臨時通知的話,你怎麼給我們傳消息?」

「這個我自有辦法,我會留下暗號的,到時候葉先生按照指示過去就行了。」中島信奈說道。

「這樣我們攻擊的時候,你豈不是也很危險?據我所知,你們暗夜百合的成員至少不下一百人,這次參加集會的起碼也有五十吧。我們這隻有三個,如果強行攻擊的話,不一定能成功。可是如果用遠程攻擊,你也會很危險的。」葉謙說道。畢竟中島信奈現在也算是自己人,葉謙也不能為了消滅暗夜百合,而制自己人的生命於不顧。

「葉先生,你不用擔心我,我會有辦法離開的。」中島信奈說道。

「不行,我不同意。」清風堅決的說道,「你說你有辦法,如果沒有呢?豈不是等於我親手殺了你,我不同意。」

葉謙和墨龍詫異的看了清風一眼,這小子似乎有點太激動了啊。中島信奈心裡微微一暖,當了這麼多年的殺手,除了宋然一個朋友,她幾乎沒有任何的朋友;而宋然和她基本上也都不會說這些話,她也只是個普通的女人,也需要別人疼別人愛,需要男人呵護。看了清風一眼,中島信奈的心裡充滿了暖意。

不過,身為殺手的她,向來不懂得如何去表達自己的感情,依舊是冷漠的看了清風一眼,說道:「沒有問你意見,你不同意也要這樣做,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如果錯過了這一次,下次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轉過頭,中島信奈看著葉謙,堅定的說道:「葉先生,這是唯一的機會,你如果真的想滅掉暗夜百合這就是最好的機會,我希望你不要錯過。你不用擔心我,我自己有辦法離開。如果真的離不開,或許也是一個解脫。」說著說著,中島信奈的眼神里不由的閃出一絲哀怨之情。

「老大,你可別聽她的,我不同意,堅決不同意。」清風執拗的說道。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說道:「我們先按那個計劃走吧,到時候具體怎麼行動,我再重新安排。對了,中島信奈小姐,如果暗夜百合沒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中島信奈的眼神里,閃過一絲茫然的光芒,半晌,方才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是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遠離世俗紛爭之地,終此一生吧。」

清風微微的愣了愣,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中島信奈小姐……」葉謙剛要說話,中島信奈打斷道:「葉先生,你還是叫我信奈吧,不用那麼客氣。」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說道:「信奈,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去昊天集團上班啊,然姐也在那裡,你們師姐妹也可以重聚嘛。」

「是啊,是啊,信奈,你可以去華夏啊,那樣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了。」清風也是極力的附和道,就連稱呼也跟著葉謙一起改了。

「我可不想看到你,看到你我就有種想殺了你的衝動。」中島信奈瞪了清風一眼,說道。

「行,只要你去華夏,你殺了我都行,我也心甘情願。」清風趁機靠到中島信奈的身邊,厚著臉皮湊了過去,說道。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心想,說不定中島信奈還真的就會被清風給追到手呢。葉謙可還記得李偉的一句至理名言,說是追女孩就一定要膽大皮厚不要臉,卑鄙無恥下流到極點,能做到這些,天下女人任你泡。

無疑,厚顏無恥這一點清風是做的非常到位,卑鄙下流只怕清風也不妨多讓啊。當初在md國的時候,這小子能想出那麼猥瑣的點子去折磨羅侯,就足以說明他是很有這方面的潛質。

中島信奈顯然很不習慣這種親密的對話方式,往旁邊挪了挪,瞪著清風說道:「我警告你,你別再靠近我,否則我真的會殺了你。」

清風吐了吐舌頭,縮了回去,他還是知道適可而止的。追女孩,也要把握好一個度,太無恥了也不行。

「謝謝葉先生的好意了,我會考慮的。」中島信奈說道,「葉先生,我也該走了,到時候你們注意我的暗號就行了。」

「信奈小姐,不多坐會?我還有很多話要跟你說呢。」清風慌忙的站了起來,說道。

中島信奈瞪了清風一眼,從窗外直接跳了出去,這可怕清風嚇的不輕,這裡可是八樓啊,跳下去不死也要摔個殘廢。慌忙的跑了過去,只見中島信奈順著下水管,很順利的就下去了,這才鬆了口氣。

「看上人家了?」墨龍微微的笑了笑,說道。

清風嘿嘿一笑,說道:「是啊,的確有這個心思。」邊說邊屁顛屁顛的湊到葉謙的身邊坐下,嘿嘿的笑了笑,說道:「老大,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姑娘呢,你可要幫幫我啊,我不管啊,咱可不能辜負了人家,把人家往死路上送。」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說道:「靠,我是那樣的人嗎?」

清風嘿嘿的笑著,說道:「老大當然不是那樣的人,真的,老大,這個女人我是娶定了,我要她做我媳婦。」

「你就不怕她渾身是刺,趁你半夜睡著的時候把你給閹了?」墨龍取笑道。

「嘿嘿,就怕她到時候就不捨得了。」清風說道。

葉謙嘆了口氣,說道:「也是的,你小子也該定定性了。要不這樣,等事情結束后,我去跟然姐說說,讓她給你做這個媒,怎麼樣?」

「啵!」清風狠狠的在葉謙的臉上親了一下,說道:「老大,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我太愛你了。就這麼說定了啊,你可不能反悔。」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擦了擦臉上的口水,說道:「行了行了,我答應你的事情什麼時候反悔過。好了,你們都回去吧。這兩天你們自由活動,清風,你帶皇甫少傑一路,不過要記得,這段時間千萬別給我惹麻煩,知道嗎?」

「沒問題,老大,你放心吧,我保證安分守己,我現在要為我可愛的中島信奈潔身自好。」清風說道。

墨龍微微的笑了起來,葉謙瞪了他一眼,說道:「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還有,幫我管好少傑,那小子跟你一個德行,一點不闖禍皮癢。」

「得令!」清風笑了一下,屁顛屁顛的離開。墨龍也對葉謙點了點頭,起身離去。

次日,葉謙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個懶覺。剛剛醒來,便接到了謝東柏的電話,問他有沒有時間,帶他去見一些朋友。葉謙自然是欣然應允,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這點葉謙還是懂得。

簡單的漱洗過後,下樓時便已經看見尤軒的車子停在酒店外了。看見葉謙,坐在酒店大廳等候的尤軒慌忙的迎了上去,說道:「葉先生,早!」

葉謙呵呵一笑,說道:「尤師爺,你就別那麼客氣了,叫我葉謙就行。」

「那是葉先生大度,不過禮貌上尤軒還是要尊敬您的。」尤軒說道。這個戴著金絲眼鏡,彷彿學究一般的男子骨子裡卻又一份不同於他外面的執拗。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我們走吧!」

「請!」尤軒仍舊是很有禮貌的恭請葉謙出門上車。

車子緩緩的向目的地駛去,大雪已經停了下來,街道上的雪也都被鏟到了路的兩邊,很多孩童嬉鬧追逐著。看到這一幕,葉謙不禁想起了自己小的時候,可惜的是記憶都已經模糊了。

「尤師爺在福清幫做了多少年了?」葉謙收回目光,問道。

「三十年十個月零八天。」尤軒說道,「從我到島國后,機緣下遇見了謝幫主,受他恩德,我便一直跟在謝幫主的身邊。」

「尤師爺記得很清楚啊,三十年滄海桑田,尤師爺也終於有了自己的成就了。」葉謙說道。

「葉先生過獎了,這都是幫主的提攜,沒有幫主,就沒有我尤軒的今天。」尤軒說道。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一個娜耍那就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這或許也是尤軒成功的一個要素。當然,這其中肯定也少不了尤軒自身的努力和他的天分,一個人能夠走到這一步,那都不是偶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