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14章恨之所極愛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4章恨之所極愛也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眼前的一幕,的確是太出乎葉謙的意料之外了。可以說,丸山美月對他是有恩的,葉謙怎麼能夠出手殺死一個對自己有恩的人呢?而且,這一切悲劇的發生,也不能怪丸山美月,甚至不能怪任何人,只能說是造物弄人。

深深的嘆了口氣,葉謙說道:「美月大姐,當年的事情或許隊長是有自己做錯的地方,可是他也同樣的受到了懲罰。自從你離開狼牙之後,隊長每天都是魂不守舍,有時候常常看見他一個人對著一塊手錶發獃。」

丸山美月渾身不由的顫了一下,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手錶。這隻手錶和田豐的那只是一對,是他們在完成第一個任務后,丸山美月買來送給田豐的。田豐的手錶只有時針,而她自己的手錶只有分針,也就是說兩個人必須在一起,才知道時間。很有味道和意義的一對手錶。

「我想,也正是因為隊長長期的思念你,才會精彩的走神,也會在一次任務中被敵人的子彈打中。隊長臨死的時候,告訴我,他讓我無論如何也要找到你,跟你說一聲對不起。他知道這一輩子你都不可能再原諒他,他說只有等來生再去補償欠你的一切了。」葉謙緩緩的說道,「美月大姐,從始至終隊長都是愛著你的,我想,這也是隊長一生最大的遺憾吧。現在隊長已經死了,朱志也死了,為什麼你就不能放下自己的仇恨呢?」

此時的丸山美月早已經淚流滿面,沒有愛,又何來恨。也正是因為愛,才使得她的恨如此的強烈。她依舊是愛著田豐的,從始至終都沒有改變過。丸山美月摸著手腕上的手錶,臉上浮現了一絲笑容,喃喃的說道:「我也是該下去陪他的時候了,他一定很孤單吧,希望到了另一個世界,他不會再把我讓給別人。」

在丸山美月的心裡,一直以來並非是真的憎恨田豐,終究一切,都還只是為了愛。她再堅強,再殺人如麻,也終究只是一個女人,她也渴望自己心愛的男人能夠用自己的懷抱包裹住自己,溫暖自己。在她的心裡,不過只是有一個結而已,那就是田豐到底有沒有愛過自己。聽了葉謙的話,她知道田豐是愛著自己的,甚至比自己愛他也毫不遜色,只是這個男人太重兄弟之情,也怪也只能怪在錯的時間遇見了對的人。

「美月大姐,不要!」葉謙急忙的叫道。

丸山美月十幾年沒有笑過的面孔,再次的浮現出一絲笑容,說道:「葉謙,答應我,我死後把我的骨灰和田豐的葬在一起,我們生不能同床,死也要同穴。他已經死了,我活著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了。」無論是愛還是恨,田豐都一直是丸山美月的目標,如果說以前還想著要親手毀滅田豐辛苦創立的狼牙,而如今卻已不再需要了。因為,她找到了自己的目標,那就是去陪田豐。

葉謙渾身不由的顫了一下,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卻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其實葉謙很清楚,死,或許是丸山美月最好的結局,她已經是生無可戀,所以才想著要追隨田豐的腳步去了。

丸山美月看著葉謙點了點頭,臉上的笑意更盛了,喃喃的說道:「葉謙,對不起,這些年來暗夜百合也一定給你造成了很大的麻煩。不過這輩子我是還不清了,如果有來生,我再彌補自己的一切。這快令牌你拿著,有它你就能指揮所有的暗夜百合殺手,她們也都會聽命於你。田豐,等我!」話音落去,丸山美女一刀刺進了自己的胸口,鮮血汩汩的流了出來,然而,她卻一直帶著笑容。那滿是刀痕的臉龐,在這一刻竟然顯得格外的美麗。

葉謙的眼眶微微有些濕潤,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將自己悲傷的情緒壓下。走到丸山美月的身邊,抱其她,快速的跑了出去。時間已經不多了,容不得他在多想,外面的警笛聲已經響了起來,再不走的話,一旦被冬京警視廳的人包圍,接下來的麻煩就會更多了。

清風和中島信奈一直在門外焦急的等候著,看見葉謙抱著丸山美月的屍體慌忙迎了上去。「老大,這是……」清風詫異的問道。

「暗夜百合的首領!」葉謙說道。

「你幹嗎把她的屍體抱出來啊?」清風不解的問道。

「這個一會再說,其他兄弟呢?都安全離開了嗎?」葉謙問道。

「八人戰死,其餘人都受了一些傷,有輕有重,都已經離開了。福清幫的人會安排他們去醫院,不會有什麼問題。」清風說道。

二十個人,戰死了八個,葉謙有些難過,不過這卻也算得上是好的結果了,畢竟這次交手的對象是一流的殺手組織暗夜百合的殺手。「走,我們趕快離開這裡!」葉謙說道,「清風,你負責去接應墨龍。」

「是!」清風應了一聲,轉身看了中島信奈一眼,柔情的說道:「照顧好自己,等我!」說完,迅速的閃身離開去接應墨龍。

遠處,墨龍看到葉謙已經安然的出來,大大的鬆了口氣。剛才所有的人員都出來了,可是葉謙卻還在裡面,看到警車都過來了,墨龍真是暗暗的替葉謙捏了把汗。

看著冬京警視廳的警察迅速的向那座閣樓內衝去,墨龍回身拿起一架早就準備好的火箭筒。瞄準樓閣,按下按鈕,只見火箭帶過一絲煙霧,迅速的射了過去。「砰!」一聲劇烈的爆炸聲,整個樓閣都被炸的飛了起來,那些剛剛衝進去的警察也都被炸的倒飛出來,整個地面都彷彿在微微的顫抖著。

墨龍微微的愣了一下,看了看手中空的火箭筒,喃喃的說道:「靠,福清幫還真有些門道啊,這玩意可比以前的那些火力大的多了啊。」說完,也不敢再稍有遲怠,迅速的離開了那裡。

在預先早就設定好的匯合地點,謝紫依早就在那裡等候了,那是福清幫的一個堂口,很安全。看見葉謙抱著一具屍體和中島信奈從車裡走了下來,謝紫依慌忙的迎了上去。「葉先生,您的人已經全部安排進醫院裡,那是咱華夏人的一個中醫醫館,安全方面沒有任何的問題。」謝紫依說道。

「謝謝你了,謝小姐!」由於丸山美月的事情,葉謙的心情有些不好,臉上也沒有什麼笑容。

「葉先生客氣了。」謝紫依說道,「這位……要不要趕緊送醫院?」說的明顯的是葉謙手中抱著的丸山美月,謝紫依當然也知道這個女人已經死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對葉謙很重要的女人,所以試探性的問道。

「不用了,這應該是她最好的結局了。」葉謙悵然說道。

「葉先生,那個……墨龍他怎麼還沒有回來?」謝紫依有些羞澀有些擔憂,問道。

「沒事的,你放心吧,清風已經去接應他了。」葉謙說道。

謝紫依點了點頭,如果墨龍這麼輕易的就死了,那就不是她看上的男人了。不過,關心則亂,沒有看見墨龍,她始終還是有些不放心。把葉謙和中島信奈領進屋內之後,吩咐手下上了兩杯茶,然後跟葉謙道了聲歉,轉身又走了出去。

大雪下,一個女人站在門口,焦急的遠盼著,儼然是一個等待丈夫歸來的小媳婦。作為福清幫幫主謝東柏的女兒,很多事情並容不得謝紫依選擇,她的三個哥哥都無意幫會的工作,所有的重擔都落在了她的身上。這些年來,謝東柏已經很少過問幫中的事務,多半是她再操持。然而,她畢竟是個女人,是個花樣年華的少女,她也渴望著能夠一段唯美的愛情降臨在自己的身上,可是這對她來說似乎是一個奢侈。

自從見到墨龍的第一眼,謝紫依忽然有中怦然心動的感覺,敢愛敢恨,這才是江湖兒女應有的風範。

遠遠的,看見墨龍和清風快步走來,謝紫依心中一顫,一塊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不顧大雪飄零,寒風刺骨,謝紫依慌忙的迎了上去,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

墨龍一愣,對謝紫依的熱情似乎有點詫異的抗拒,愣愣的說道:「呃,沒……沒事!」

清風在一旁看見,忍不住抿嘴笑了起來。看了謝紫依一眼,清風問道:「謝小姐,我的中島信奈回來了嗎?」

謝紫依愣了一下,說道:「有個很漂亮的女孩和葉先生一起回來的,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中島信奈小姐。」

「一定是她了。」清風笑道,「我進去找我的中島信奈了,你們繼續啊。」邊說邊用胳膊捅了墨龍一下,丟了一個眼神給他,說道:「木頭,開開竅吧。」說完,屁顛屁顛的朝屋內走去。

謝紫依很大方的笑了一下,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尷尬的。看了墨龍一眼,說道:「我們也進去吧!」

「哦!」墨龍木木的應了一聲,的確顯得有些太過於僵硬和木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