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18章回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8章回國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對於謝紫依的熱情,墨龍似乎有些抵抗,這個木頭一般的男人,似乎更喜歡的是那種細水長流似的感情,不求轟轟烈烈,只求平平淡淡。

而葉謙,對於謝東柏的態度微微有些詫異,他似乎一點也不介意謝紫依追求墨龍,這到底是他真的豁達,不管兒女的感情問題,還是他試圖通過這個辦法拉攏和狼牙的關係,抑或者是想著拉墨龍到自己這邊,從而有著其他的心思呢?

不管是哪一種,葉謙都不會擔心,狼牙的人有著自己的信念和執著,即便是如同朱志一般,他的內心所想卻還是為了狼牙好。墨龍可以說對狼牙的感情不屑於任何人,想要利用他對付狼牙顯然是不可能的,而如果只是為了通過他和狼牙拉好關係,頤未嘗不是一個好的結果。最後到底是謝東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還是福清幫最後被狼牙所吞併,還是未知之術呢。

「謝小姐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對不起。」墨龍說道。其實墨龍也沒有說假話,事實也的確如此,來華夏那麼久,除了找到杜連城一個墨者以外,墨者行會就彷彿從華夏消失了一般,墨龍花了那麼大的力氣,卻仍舊是沒有一點的頭緒。

謝紫依明顯的有些失落,不過卻並沒有再挽留,幾日的相處下來,謝紫依對墨龍的性格還是有所了解的,這個男人決定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夠改變他。執拗而又固執。

謝東柏呵呵的笑了一下,打了個圓場,說道:「墨先生既然有事,那我也就不便強留了。以後有時間的話,多過來玩玩,其實島國的風景還是不粹次你們來的匆忙,走的也匆忙,也沒好好的欣賞一下。」

「一定!」墨龍說道。

「好了,紫依啊,吩咐上菜,這大冬天的喝點酒暖暖身子。正宗的華夏五糧液,可不是島國的清酒哦,呵呵!」謝東柏笑著說道。

第二天,島國的風聲立刻變得緊了起來,山口組的三大首腦被人殺害,豈是簡單的小事。山口組的成員幾乎是漫無目的的四處尋找,打聽一切消息,企圖找到殺害首領的人。而島國冬京警視廳,也因為山口組的活躍,開始變得緊張起來,不得不全面的出動更多的警察,維護治安。

福清幫也沒有閑著,派遣了更多的人手駐守唐人街,防止山口組惡意滋擾。由於山口組三大首腦死的突然,山口組的內部也是一片風聲鶴唳,互相猜忌,各個堂口的大哥都想爭奪首領的位置。雖然由於冬京警視廳的強行干預,沒有發生太大的械鬥,但是誰都知道,這次的山口組又會像以前一樣,來一次大的洗牌了。

葉謙卻是一直都沒有出門,把自己關在酒店的房間內,拿著一支筆在空白的紙上不停的寫著畫著。這都是一些國際和華夏國內的局勢分析圖,以及狼牙所擁有的地盤以及未來的計劃等等。

身為狼牙的首領,葉謙並非真的如看起來的那般輕鬆,那些不過是他放鬆自己的方法罷了。多少個夜晚,葉謙不眠不休,就是為了對當前的局勢做最恰當的分析,然後指定出最好的計劃。不過,有時候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的,但是總體的大的方向,卻一直都穩穩的掌握在葉謙的手中。

有付出,就必有收穫,沒有一個人的成功是偶然的。這些年來,葉謙也是憑藉著自己的智慧,和狼牙的眾位兄弟,才拼搏出如今的事業。然而,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這點葉謙也是懂得的,因此一直以來內心都還是謹慎不已。

不過,葉謙有著自己的原則,狼牙有著自己的原則,如果違背了自己的原則,葉謙也會毫不姑息,就算是傾盡狼牙所有的力量,葉謙也會致對方於死地。

相比較葉謙而言,清風和墨龍這些天要輕鬆的多了。葉謙也沒有說什麼,畢竟,平常的時候自己比他們輕鬆,也要適當的讓他們放鬆一下,一個人的神經如果的太緊,不好。

清風自然是賴住了他的中島信奈,墨龍則是被謝紫依拉去冬京的四處遊玩。畢竟很快就要離開,謝紫依還是想把握住最後的機會,讓自己能夠在墨龍的心裡多留下一點印象。墨龍也並沒有拒絕,這個在清風眼裡看來絲毫不懂的情調的男人,不是傻瓜,他也看得出謝紫依的心思,只是墨龍仍舊有些抗拒。再他看來,感情似乎是有點奢侈的東西,他的理想是找到墨者行會的人,然後重建墨者行會。

葉謙也抽空,去買了一些小禮物。好不容易來一次島國,起碼也要帶點紀念品回去送給林柔柔和宋然,也算是自己的一點心意嘛。葉謙知道,對林柔柔和宋然來說,禮物的價值並不重要,重要的還是那份心意。

幾日後,冬京的風聲沒有那麼緊了,葉謙和墨龍、皇甫少傑踏上了回華夏的飛機。清風自然是如他所願的留了下來,陪他的中島信奈,處理狼刺以及為以後狼牙進駐島國的準備。在機場的時候,皇甫少傑又一次遇見了來的時候的那個安檢人員,笑著問候了一下他母親,後者在聽到墨龍的解釋后,自然又是一陣道謝,並且歡迎他們以後常來島國。

已經是臨近華夏的春節,機場幾乎是人頭涌動,很是擁擠。這也是華夏特殊的一幕吧,每年的這個時候無論是機場、汽車站還是火車站,都是擠滿了等待回家的人,有事業成功者,也有外出討生活的民工、打工仔、打工妹。

一年的努力,不就是為了這短暫的一個星期半個月的回家團聚嘛。等待著回家看自己的年邁的父母,回家看自己年幼的孩子,即使在外面再累再苦,此刻的心情也都是難以抑制的起伏,恨不得長出一對翅膀立刻的飛回去。

這是華夏地域發展的一種嚴重的不均衡表現,然而,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卻也不是朝夕之間就可以辦成的事情。即使是增加了所謂的動車,可是又有幾個人敢不要命的去坐?

葉謙和墨龍、皇甫少傑好不容易的擠出機場外以後,卻悲哀的發現竟然沒有一輛空的計程車,就連那些頂著風雪討生活的黑車竟然也都是滿滿的。無奈之下,葉謙只好打了一個電話給宋然,讓她派個車來接他們。

雖然還沒有到春節,但是整個城市已經有了過年的氣氛了,街邊的店面都掛起了大紅燈籠,甚至有些小孩已經開始燃起了鞭炮。

三人站在機場外等候,沒多久,一輛寶馬飛馳而來,停在了三人的面前。宋然送裡面探出頭,沖著葉謙笑了一下,說道:「上車!」

葉謙呵呵一笑,鑽進了副駕駛座,墨龍和清風也相繼鑽了進去。宋然發動車子駛離機場,葉謙笑了一下,說道:「然姐親自來接,有點受寵若驚哦。」

「是嗎?那你怎麼報答我?」宋然巧笑倩兮,問道。

葉謙把早就已經準備好的禮物遞了過去,說道:「這是我在島國買的,就當是感謝然姐的大恩大德吧。」

宋然開心的笑了一下,這還是葉謙第一次送禮物給她,不管禮物的貴重,單單是這份心意就讓宋然開心不已了。「啵」,轉頭在葉謙的臉上親了一下,頓時印下一個唇印,宋然笑著嗔道:「算你還有點良心。」

墨龍對這種事情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比這更離譜的事情他也見過,自然不會有什麼奇怪。目光轉向窗外,權當是什麼也沒有看見。皇甫少傑這小子是純屬的被李偉和清風帶壞的孩子,嘿嘿的笑著,仍舊是饒有興趣的盯著他們。

「清風怎麼沒有回來?還有信奈,你怎麼不讓她也一起過來啊?我也有很久沒看見她了。」宋然問道。

「呃,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清風那小子讓我求你件事。」葉謙說道。

「求我辦事?奇怪了啊,那小子也會有求人的時候嗎?」宋然詫異的說道,「到底是什麼事啊?」

呵呵的笑了一下,葉謙說道:「清風讓你幫她在你師妹的面前多說點好話,幫他做個媒。」

「嗯?你是說清風看上信奈了?」宋然詫異的問道。

「可不就是嘛,那小子第一眼看見中島信奈就徹底的纏上了她,所以我也就應他的要求把他留在了島國,幫忙處理一下暗夜百合的事情。」葉謙說道。

宋然點了點頭,說道:「信奈也是該有個自己的家裡,哪個女人不渴望有一個深愛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相伴一生啊。」邊說邊看了葉謙一眼,像是再說信奈,卻又像是再說自己。

葉謙自然明白她的心情,呵呵的笑了一下,故意的打岔道:「然姐是不是春心萌動,想著要嫁人了啊?」

「你說呢?」宋然不答反問,盯著葉謙的目光。

「師父,你怎麼這麼笨呢,這還看不出來啊,然姐是想你娶她做媳婦呢。」皇甫少傑在後座急不可待的插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