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24章不見棺材不落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4章不見棺材不落淚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小丫頭端起酒杯,像模像樣的說道:「爺爺,爸爸,小雪姐姐,然姐姐,乾杯!」

葉謙已經習慣這小丫頭的胡亂稱呼了,反正輩分是被這小丫頭叫的是亂七八糟,也沒有再糾結。端起酒杯,說道:「老爹,祝你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好,好!」老爹呵呵的笑著,說道。沒有什麼,能比的上這時候的溫馨的場面更能讓老爹感覺到幸福。這個辛苦了一輩子的老人,無怨無悔的付出了那麼多,長命百歲,那也是應當的,好人應該長命,不是嗎?

「老爹,二哥,我也敬你們!」韓雪端起裝著飲料的酒杯,說道。

眾人碰杯,一飲而今。小丫頭喝了一大口白酒,竟然並沒有吵鬧著太辣,只是眉頭皺了一下,不停的往自己的嘴裡塞著菜。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即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小丫頭有著不屬於她年紀的忍耐力,將來的成就也一定不菲。

吃完年飯,韓雪和宋然負責收拾碗筷,葉謙和老爹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老爹拿出水煙,猛烈的吸了幾口,隨即不停的咳嗽。葉謙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背,他知道,這個老人對於水煙似乎有種特別的偏愛,除了水煙不再吸任何的香煙。

小丫頭屁顛屁顛的從廚房裡跑了出來,手上拿著兩個大大的紅包,自然是宋然和韓雪給的。葉謙在吃飯以前,就已經包了一個紅包給韓雪,這個丫頭有著和老爹、葉謙一樣的倔強,不肯收,還是葉謙硬塞進她的手裡,這才接下。不過葉謙也清楚,韓雪即使是拿了那個紅包,只怕轉身也會交給老爹,雖然家裡現在並不缺錢用,但是她卻還是非常的節儉。

「爸爸,壓歲錢!」葉琳伸手,說道。

「你不是有那麼多了嗎?」葉謙逗她道。

「可是這不是爸爸給的啊,爸爸不疼琳琳了嗎?」小丫頭拚命的眨巴著眼睛,卻仍舊沒能夠擠出一絲的眼淚出來,不過那模樣倒是好像很委屈似得。

葉謙呵呵一笑,說道:「你先告訴我,你要那麼多錢做什麼呢?」

「有很多啊,我要給爺爺買禮物,也要幫爸爸把錢存下來,免得爸爸亂花以後沒錢娶媳婦。」葉琳一本正經的說道。

葉謙「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有些哭下不得,慌忙的從身上掏出早就準備好的紅包遞了過去,說道:「給你,不過你要親爸爸一下!」

小丫頭「啵」的一下,在葉謙的臉上親了一下,把紅包接了過來,然後屁顛屁顛的跑進自己的房間。

正月初一,葉謙哪裡也沒有去,在家陪老爹喝茶下棋,李浩也帶著自己妻女過來拜年。宋然則開車拉著韓雪和葉琳,三個女人去逛商場,回來的時候,還打了個電話讓葉謙下去接,衣服幾乎堆滿了整個後車廂。葉謙愣是來回了好幾次,才全部拿上來。

正月初二,葉謙去鐵血保安公司和傑克他們一起吃了一頓飯。公司的事情葉謙不用操心,傑克早就安排妥當,上班的保安發給相應的獎金和紅包,其他提前回家的也都發了紅包。至於狼牙的成員,都由傑克自動的從銀行轉賬,將獎金髮下去。

皇甫少傑,早就在前幾天和皇甫擎天一起離開了sh市,過年嘛,他也應該回去聚義聚了。

正月初三,葉謙和宋然帶著小丫頭一起去遊樂場玩,難得有時間陪陪葉琳。小丫頭自然是開心不已,興奮的拉著葉謙和宋然的手,儼然是一家三口。

正月初四,一大早,葉謙驅車趕往hz市。從sh市到hz市不過三個多小時的車程而已,約莫中午的時候,葉謙的車子已經停在了林柔柔家的門口。葉謙使勁的按了幾聲喇叭,許久,一個身影從樓上探出頭來,隨即,臉上蕩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片刻,只見人影從樓上迅速的跑了下來,打開大門,不顧一切的撲進了葉謙的懷中。葉謙摟著她,微微的笑著,問道:「我可沒有訂酒店,今晚可就要賴在你家了。」

林柔柔一愣,隨即笑了笑,說道:「你敢嗎?」

「我為什麼不敢?」葉謙得意的說道,「不過你晚上可別叫的太大聲。」

「討厭!」林柔柔輕輕的捶打了葉謙一下,嗔道。二人同床倒是很多次了,可是都愣是沒有發生任何實質性的關係,都只是相擁而眠而已。

「走吧!」林柔柔拉起葉謙的手,往家裡走去。葉謙趕緊的拿起自己早就已經備好的禮物,跟了上去。這些都是宋然精心挑選的,對於體制內的人,宋然比葉謙要懂得多點,也知道送什麼禮物最恰當,既不失身份,又不會太貴重。

進到屋內,林海、許梅和林易圍坐在餐桌旁,還有一個婦人,應該是林易的母親。飯菜都還沒怎麼動,顯然剛剛正在吃飯。不過,林海和許梅的眉宇間似乎掛著一絲煩憂,這讓葉謙有些奇怪,難不成是自己打擾了他們?

「小葉來了,吃飯沒?過來坐!」林海笑了一下,招呼道。

「謝謝領導!」葉謙乍驚之下,竟然冒出這麼一句話出來,惹得林海一愣,隨即大笑起來。就連許梅,也是忍不住有些莞爾。只有那個林易,板著一張臉,一臉的悶悶不樂,聽了葉謙的話,很不屑的哼了一聲,好像上輩子跟葉謙有仇似得。

對付這種娃,葉謙向來有的是辦法,也懶得跟他計較。林柔柔回國那天,也已經跟葉謙說了一下她們家的情況,尤其是林易的家庭情況,典型的是屬於一種不知道憂愁的紈官二代。

林柔柔拉著葉謙到位置上坐下,給他拿來一副碗筷。葉謙呵呵一笑,說道:「開了一上午的車,肚子還真有些餓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啊。」

林柔柔很溫柔賢惠的給葉謙夾菜,說道:「多吃點,要不要喝點酒暖暖身,大冬天的開車很冷吧?」

「外面是很冷,不過想著就馬上能見到你,心裡暖暖的。」葉謙毫無顧忌的表達著自己的情意,林柔柔很是開心,林海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只有許梅,咳嗽了兩聲。

「叔叔,咱兩走一個?」葉謙端起酒杯,說道。

林海愣了愣,隨即呵呵一笑,說道:「來,走一個!」

喝完,放下酒杯,葉謙說道:「叔叔阿姨,其實今天特意趕過來,除了給二位拜年之外,也是正式的像你們提親。偷偷摸摸的總不是個辦法,我想你們能夠同意,我和柔柔交往。」上次雖然林海也已經間接的答應,但是畢竟那時候林柔柔不再,葉謙舊話重提,就是為了讓柔柔能夠安心。

聽完葉謙的話,林柔柔俏目以盼,看著林海和許梅夫婦,顯然是在等待他們的話。

「你?你憑啥娶我姐?」林海和許梅還沒有說話,林易卻是眉頭一皺,不屑的說道。

「林易,怎麼說話的呢。」一旁的婦人,斥聲道。歉意的看了葉謙一眼,說道:「葉先生,你不要見怪,這小子不會說話。」

葉謙微微一笑,說道:「沒關係,我倒是很喜歡他的性格,屬於那種不見棺材不落淚的,這種人有韌性,將來不是了不起的大人物,那就是死了別人都要吐口水的渾人。」

這話有些尖銳,卻也是實話,這點林海和許梅都清楚。林易不是那種一無是處的官二代,只要他肯努力,將來的成績一定不低。可是也正如葉謙所說,林易太不用心,將來指不定就是那種死了還要被別人吐口水的渾人。

這不,眼下的這件事情就是讓林海和許梅傷足了腦筋。這小子要死不死的竟然口口聲聲的要娶一個明星,這對於官宦世家的印象很不好,而且對林易的前途也沒有多少的好處。而且,林易的老媽也一直堅信,**無情戲子無義,娶了這個女人回家,那還得了。

林易為了這件事情正煩著呢,葉謙卻又在這裡說風涼話,他心裡哪裡能夠好受。呼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斥道:「你信不信,我馬上就嫩死你?」這丫的習慣,喜歡把「弄」說成「嫩」,似乎這樣更顯得霸道一點。

「坐下!」林海面色一板,厲聲喝道。這位臉上終掛著笑容的人,一旦發起怒來,那也不是一般得強悍,絲毫沒有再隱藏身上的那份氣勢,愣是把林易壓的半句話也說不出來。「還不跟人家道歉,一點禮貌都沒,你真以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林海斥道。

葉謙微微笑了笑,說道:「叔叔,不用了。」林易也沒打算道歉,聽了葉謙的話,哼了一聲,扭過頭去。

林海歉意的笑了一下,說道:「唉,這孩子被我們慣壞了,以後這林家的事業怎麼指望他啊。」

林柔柔哼了一聲,說道:「以我看,就讓他自生自滅好了。我倒想看看,沒了撐腰的,他那些狐朋狗友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簇擁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