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32章移花接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2章移花接木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看見葉謙來了,林易慌忙的站了起來,走到門邊,叫了一聲「姐夫」!拘留室內的其他牢犯也都爬起來,一個個弔兒郎當的,看著門口的值班警察,叫道:「吵什麼啊,半夜三更的不讓人睡覺啊。」

咋咋呼呼的甚是吵鬧,值班警察用力的敲了敲鐵門,吼道:「都閉嘴,別吵。」

葉謙轉頭看了值班警察一眼,說道:「把門打開!」由於林易被打,值班警察已經是心裡驚恐不已了,哪裡還敢有半點的多餘想法,慌忙的掏出鑰匙把拘留室的鐵門打開。

葉謙舉步走了進去,看了林易一眼,拍了拍他肩膀,問道:「沒事吧?還有沒有哪裡受傷?」

林易搖了搖頭,說道:「都只是些皮外傷,沒事。」

微微的點點頭,葉謙掃了那些拘留室內的犯人一眼,說道:「說,都有誰動手了?給老子站出來!」

那些犯人很不屑的瞥了葉謙一眼,其中一個光頭仔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從床上跳了下來,晃晃悠悠的走到葉謙的面前,上下的掃了葉謙一眼,說道:「你是什麼東東?想替他出頭?哥動手了,其他的人也都動手了,怎麼滴吧?」

葉謙冷笑一聲,面色瞬間的暗了下來,毫無徵兆的一腳踹了過去,正中光頭大漢的腹部,頓時將他踢的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值班的警察一看,不由的嚇了一跳,不過還是乖乖的選擇了閉上嘴巴。如果是葉謙被他的話,他肯定會阻止的,現在是葉謙打人,他也就乖乖的閉嘴了,免得自找麻煩。

光頭大漢一米八的個頭,起碼也有兩百多斤,可是整個人卻像是斷線的風箏,撞到鐵床的欄杆上,只聽的嚓一聲,骨頭都被撞斷,這才掉在地上,不停的哀號。「草,連我的小舅子你們也敢打,老子是看你們活的膩味了。」葉謙憤然的說道。

那光頭大漢顯然是這群犯人的頭頭,其他的犯人見他被打,紛紛從床上跳下朝葉謙沖了過去。葉謙冷哼一聲,雙**替揮出,只聽的陣陣的哀號聲,不到片刻,那些犯人通通的躺在了地上。值班的警察看見這一幕,不由的渾身打了一個寒顫,暗暗的想道:「好牛掰的身手啊。」

葉謙晃晃悠悠的走到光頭大漢的面前,蹲下身體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知不知道他是誰?」邊說邊指了林易一下。

「知……知道,他大伯是省委副書記林海!」光頭大漢驚慌的說道。

「那你還敢動他?收了誰的好處?」葉謙繼續問道。

「是……是蕭大少爺要我們這麼做的,老……老大,我們也只是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您……您就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吧。」光頭大漢戰戰兢兢的說道。

「饒了你?我說了可不算,你去問我小舅子,他願意饒你,那我就饒了你。」葉謙說道。

光頭大漢一聽,慌忙的掙扎著爬到林易的身邊,哀求道:「林大少爺,對不起,對不起,是小的糊塗,請您饒了小的一次吧。以後只要林大少爺有吩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林易看了葉謙一眼,後者饒有興趣的看著他,也不說話,也不給他任何的暗示。頓了頓,林易伸手把光頭大漢扶了起來,說道:「不打不相識嘛,這件事情就算了。等你出來后,找我,跟我一起打江山。」

光頭大漢一陣愕然,接而慌忙的連連道謝,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是不是踩到狗屎了,竟然會有這麼好的運氣。跟了林易,自然比他現在強多了,人家起碼有一個大靠山,這以後自己在hz市的道上那還不是青雲直上。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對林易的處理方法很滿意。這些個混混,打他們一頓也解決不了什麼問題,不過能收買他們,那倒不失為了一個不錯的選擇。緩緩的站起身,走到光頭大漢的面前,說道:「明後天,蕭嘉就會進來這裡,記得,好好的招呼他。不過別弄出人命,知道怎麼做吧?」

「知道,知道!」光頭大漢連連的點頭說道。

葉謙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以後好好的跟著我小舅子,我保證你在hz市青雲之上。知道我是誰嗎?」

光頭大漢茫然的搖了搖頭,愣愣的問道:「老大是???」

「我叫葉謙,你們不知道也很正常。圖海你們總該認識了吧?就是他見了我,那也得點頭哈腰的。出了這裡以後,好好的干,虧待不了你。」葉謙說道。

圖海是誰?光頭大漢可是清楚的知道,那可是繼山大王馮峰之後,hz市的新一代大梟,這樣的人物在葉謙的面前都要點頭哈腰的,那可見葉謙是多麼牛掰的一個人物了。如果說先前光頭大漢還只是為了不挨打才那麼說,現在算是徹底的決意死心塌地了。

轉頭看了林易一眼,葉謙說道:「林易,你就放心的在這裡住著,外面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什麼事也不會有。」接著湊到林易的耳邊,輕聲的說道:「記住,如果他們再問你案發的時候在哪裡,你就說和我在一起。他們沒人敢來問我的,懂嗎?」

林易重重的點了點頭。

「那我先走了。」葉謙拍了拍林易的肩膀,轉身走出拘留室。待值班警察鎖好門之後,葉謙一把摟住他的肩膀,說道:「兄弟,有件事情想麻煩你。明後天的樣子那個蕭嘉就會被關進來,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些犯人做的事情你就當什麼都沒看見,行嗎?」

值班警察明星的愣了一下,愣愣的看了葉謙一眼,心裡暗暗的詫異不已,聽他的語氣好像那個蕭嘉真的就要被抓進來似得。心裡不由對葉謙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難道真是少帥?猶豫間,葉謙已經從口袋裡掏出人民幣塞進了他的口袋,厚厚的一疊,起碼也有個幾千塊吧。

「這些就當是給兄弟們買酒喝!」葉謙拍了拍值班警察的肩膀,說道。

事已至此,值班警察哪裡還有拒絕的理由,葉謙的身份不是他能得罪的,況且這好處不收白不收,到時候只當是看不見也就罷了,反正也不要自己插手。

離開警察局之後,葉謙就回到酒店,打了一個電話給林海,說事情已經安排好了,讓他放心。不出意外的話,林易明天就可以從警局出去了。洗完澡,葉謙也就踏實的睡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飯店的老闆和所有的員工都一口咬定了蕭嘉是殺害李若然的兇手,並且過程說的詳詳細細的,從一開始進門,到最後怎麼殺掉李若然,都是毫無破綻。警局的人雖然覺得有些詫異,但是還是將蕭嘉抓捕回來,派人去找李若然的助理朴賢君的時候才知道她已經離開了hz市。不過卻給警察留了一封信,上面詳細的說明了蕭嘉和李若然是怎麼認識的,那天的兇殺案又是怎麼發生的。

至於林易,警察再次審訊他的時候,終於開口了,不過卻是說和葉謙在一起。警察自然的就跑到酒店來請葉謙,誰知道這個時候葉謙卻和hz市的市長、zj省的省委書記正在一塊吃飯。兩位領導對那些警察一陣怒斥,都屁顛屁顛的離開了。不過葉謙卻還是裝著很配合似得把那天的事情說了一遍,說林易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不過這話自然說的是冠冕堂皇官腔十足,那些警察自然也就信了,也不由他不信。

緊接著,皇甫擎天手下國安局的人也來了警局,殺人案他們不管,不過卻是把李若然的屍體帶走了。警察自然不敢有半點遇見,那些人可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起的啊。

葉謙卻是覺得心裡暢快不已,終於黑了皇甫擎天那老頭一次了,弄個假的情報人員去傷他的腦筋去吧。

案件自然就很快的定性,殺人犯是蕭嘉,檔案已經移交檢察院提起公訴,等待蕭嘉的將會是牢獄之災。不過這小子在警局的拘留室里,可是吃了不少的苦頭,明明是自己買通的光頭大漢,誰知道等自己進來后卻是莫名其妙的修理自己一頓,差點都掉了層皮。

林易自然很輕巧的就從警局被放了過來,回到家的時候,林海、許梅、葉謙都已經和自己的母親在家裡等自己了。看見林易,他老媽慌忙的撲了上饒問道:「你沒事吧?有沒有受什麼委屈?」

林易搖了搖頭,說道:「媽,我沒事。」

「這次的事情就當是給你一個教訓,看你以後還會不會老實的做人。還不快過來謝謝你姐夫,為了你的事情,他可是操碎了心。」林海嚴厲的說道。

林易走了進來,很誠懇的看著葉謙,說道:「謝謝你,姐夫!」

葉謙微微一笑,說道:「都是一家人,客氣什麼啊。不過經過這件事情以後,我希望你也能長大,在體制內混,要懂得察言觀色,你的脾氣也要收斂起來。以後多跟叔叔阿姨學學,好好的混,有什麼麻煩就找我,我替你解決。」

林易重重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