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44章大梟約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4章大梟約見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次日,一大早,葉謙便早早的起了床,去外面跑步。功夫一道,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這些日子以來,葉謙都感覺自己變得有些懶惰了,如果再這樣下去,只怕過個一年半載,自己這一身功夫恐怕就一點也沒了。

讓葉謙沒想到的是,胡可竟然也早就起來了,而且換好了一身的運動服。「這麼早啊?出去跑步?」葉謙笑了一下,問道。

「是啊,早上空氣好,大自然的生物都紛紛的散發出自己的靈氣,多吸收對身體有好處。」胡可說道。

「等我一下啊,我刷個牙,咱兩一起去。」葉謙邊說邊鑽進了洗手間。不多時,已經洗漱好,換了一身運動服,說道:「走吧!」

二人沿著大街,一路小跑,不時的說著話,沒多久便到了郊外。清晨郊外的空氣,明顯的比市區要好的多了。「要不要休息一下?」葉謙問道。話一出口,便覺得自己問的話跟白痴一樣,人家功夫可比自己的好,怎麼會感覺到累呢。

「也好!」胡可應了一聲,停了下來,走到旁邊的草坪上盤腿坐下。接著拍了拍自己身邊,說道:「你也過來坐吧!」

葉謙呵呵一笑,舉步走到胡可的身邊坐下。胡可接著說道:「閉上眼睛,你想象著四周的空氣鑽入自己的身體,然後自己體內的污氣全部的散發出來。試試,感覺很舒服的。」

微微的愣了一下,葉謙說道:「這是練氣的功夫嗎?我師父以前也教過我,可是我懶,所以沒怎麼學。」

「這只是入門而已,你先試試!」胡可說道。

點點頭,葉謙閉目,按照胡可所說的方法想象著周遭的空氣從自己身體的各個細胞鑽入體內。所謂的想象,其實是一種念力,為什麼人在緊急的情況之下往往能夠發揮出連自己也驚訝的實力呢?這就是念力的作用。

胡可也開始閉目冥想,可是漸漸的,她似乎感覺到有一些不對,好像自己不斷沒有吸收到任何的東西,反而自己身體內的靈氣一直不停的往外冒,不由的大吃一驚,慌忙的睜開眼睛,頓時不由的嚇了一跳。

葉謙的師父林錦態所練的就是這種功夫,可能是由於年齡和資質的關係,所以一直以來進步都不是很大。他傳授葉謙的那種暗勁,其實也是運用體內氣的一種方法。每個人身體內都有一股氣,所謂精氣神就是指的這股氣,只是有的人強有的人弱而已。

胡可清晰的感覺到周遭的靈氣瘋狂的湧入葉謙的身體,那種速度不由的讓她大吃一驚,她已經是被師門認為是資質最高的後輩了,可是也沒有葉謙這般的變態啊。葉謙卻絲毫不知道,他只是感覺到冥想似乎真的有用,好像那些個空氣都在不停的往自己身體內鑽,入體時涼颼颼的,可是接著便感覺暖暖的,很是舒服。

「咳……」正在這時,葉謙忽然感覺到一聲咳嗽聲震徹自己的腦海,頓時嚇了一跳,慌忙的睜開眼睛。茫然的轉過目光看向胡可,說道:「剛才是你咳嗽嗎?」

胡可詫異的愣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啊。」

葉謙眉頭皺了皺,回想起剛才的情景,好像那個咳嗽聲是男人的,而不是女人的。有些個琢磨不透是怎麼回事,滿臉的不解。

「怎麼了?」胡可詫異的問道。

「沒事,沒事。」葉謙說道,「你剛才教我的辦法不會是**功吧?那玩意可不是個好東西。」

胡可白了他一眼,雖然弄不清楚剛才在葉謙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她也知道這種事情恐怕連葉謙自己都不知道。「好了,時間不早了,回去吧!」胡可說道。

點點頭,葉謙站了起來,和胡可又朝酒店跑了回去。

進了酒店之中,葉謙慌忙的鑽進洗手間,打開蓮蓬頭,只見自己的身上布滿了污垢,不由的嚇了一跳。看這個情形,好像自己是幾十年沒有洗過澡似得,也太髒了。足足的洗了一個多小時,葉謙這才感覺自己的身上有了一點個清香味。他甚至暗暗的想,剛才胡可和自己一路跑回來時,有沒有聞到自己身上的這股臭味。

洗完澡出來,葉謙便接到了陳默打來的電話,說是三合會首領周正平已經答應和葉謙見面,並約他今天去郊區的一個茶社見面。葉謙點頭答應,讓陳默開一輛瑪莎拉蒂過來,接著便掛斷了電話。

「要出去?」看見葉謙換了一套整齊的西裝,胡可問道。

「嗯,周正平約我見面。」葉謙說道。

「他是什麼來路?」胡可問道。

「他的來路可不小,是三合會的首領。當年tw政府弄『一清』的時候,在綠島坐了五年牢,後來『二清』的時候跑去t國避了過去,如今回來不但勢力大增,而且還混了一個tw立法會部長的職務,可以說是隻手遮天。」葉謙說道。

「要不要我陪你去?」胡可接著問道。

葉謙呵呵的笑了笑,說道:「不用了,你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已經讓陳默花錢給你弄了一個『書香社』的會員,那可是周正平老婆弄的,裡面都是一些政府高層的老婆,你去和她們拉拉關係,打好基礎。」

「好!」胡可點頭應了下來。她這次被上面委任做葉謙的助手,可不是來監督他,而是協助他,雖然葉謙的這個安排沒有問過她,但是她卻沒有絲毫的意見。

穿戴整齊,葉謙走到胡可的面前,微微一笑,說道:「小可人兒,給我一點勇氣吧!」胡可顯然沒有理解葉謙的意思,正在詫異的時候,葉謙已經吻了上來。不過卻只是蜻蜓點水,一觸即收。

咂了咂嘴巴,葉謙嘿嘿一笑,說道:「真甜!」說完,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見面的地點約在了tb市郊區的一個茶社,四周是都是種植的茶樹,中間矗立著一個古色古香的木製小閣樓。茶樹的中間,一條很寬敞的水泥路直通小閣樓。葉謙徑直的駛了過去,在門口停下。

周圍已經停了好幾輛車,都是一些高級的豪華車系。葉謙不由的咂了咂舌,暗想,這年頭有錢人可真不少啊。不過葉謙卻有些好奇,為什麼周正平約自己在這裡見面。舉步走了上去,只見閣樓上坐著幾個人,沒人面前一個桌子,正中央的位置坐著一位老者,約莫五十齣頭,可是卻是精神抖擻,渾身掩飾不住的有一股匪氣。

他,應該就是周正平了吧?葉謙暗暗的想道。

「你好,周先生!」葉謙不卑不亢,微微一笑,說道。

中間老者點了點頭,說道:「你就是葉謙吧?先坐!」語氣很強勢,彷彿不容別人質疑。葉謙也沒有在意,謝了一聲,四處一掃,發現只有周正平的身邊還有一個位置,便毫不猶隕先ァV平也沒有意見,依舊在緩緩的沏著自己的功夫茶。

葉謙仔細的打量了那些人一眼,都是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顯然並不是周正平的手下。葉謙心裡更加的詫異了,對周正平的舉動更是不解。

沒多久,一個中年男子慌慌張張的跑了上來,身材瘦削,帶著一副眼睛,顫顫巍巍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周先生,我來遲了。塞車,塞車啊。」

周正平停下手上的沏茶工作,抬頭看著他,臉上掛著一種陰冷的笑意,問道:「塞車?你坐的是什麼車?」

「哦,我坐的是……馬自達!」眼鏡男子顯然是有些惶恐和慚愧。

周正平笑了一下,說道:「我們坐的都是賓士、勞斯萊斯,你坐馬自達,怪不得你塞車。你坐馬自達,你根本沒有資格來參加這個會哦。」眼鏡男子愣了一下,站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周正平淡淡一笑,說道:「找個位置坐吧!」

「是,謝謝!」眼鏡男子慌忙的轉身,四處轉了一圈,卻根本沒有自己的位置。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絲毫沒有同情的意思,讓葉謙更加的詫異,弄不清楚這裡到底是開什麼會。

「找的到嗎?」周正平問道。

「沒……沒有!」眼鏡男子顫顫巍巍的說道。

周正平抬手看了看手上的手錶,說道:「你遲到八分鐘,就是代表你不重視這個會,就是看不起我們,你憑什麼要我們當你還是兄弟?」頓了頓,周正平冷哼一聲,說道:「回家等電話,有結果通知你。」

眼鏡男子四處看了一眼,求救的眼神似乎並沒有人看見,那些人也都是一臉的無奈。嘆了口氣,眼鏡男子只好乖乖的離去。對這種事情,葉謙並沒有太大的感觸,這裡在座的,包括剛剛離開的,誰不是身家千萬,平常肯定也沒少欺負人,能有周正賓士治他們,也覺得挺爽。

周正平的臉色變化的很快,眼鏡男子一走,他的臉上又恢復平靜,絲毫不見剛才那股厲色。一邊沏茶,周正平一邊緩緩的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