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58章玩弄於鼓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8章玩弄於鼓掌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一頓飯,足足的吃了一個多小時,眼見著已經十一點過了,葉謙這才吃完。到了客廳坐下,泡了杯茶,葉謙緩緩的抽出一根香煙點燃。

「對了,無酒先生,你這麼晚來找我到底是什麼事情啊?」葉謙裝著很好奇的問道。

無酒卻是一副苦瓜臉的模樣,心想,尼瑪我都等了你幾個小時了,還說我這麼晚找你。不過既然都已經等到了現在了,無酒也不好再說什麼多餘的廢話了,慌忙的說道:「葉先生,你看了今天的新聞了嗎?」

「呃,看了啊,你是想問議會大廈發生的那件事情嗎?」葉謙說道。

「是啊,納吉無緣無故的就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給殺害,事情大條了,不知道葉先生知不知道是誰做的啊?」無酒說道。

葉謙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我也是一大早看新聞才知道的。我還以為是無酒先生你派人做的呢,怎麼?不是你做的啊?」

無酒哭喪著臉說道:「怎麼可能是我呢?我這麼做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嘛,納吉死了,現在他的那些支持者全部將眉頭對準了我。不但競選暫時的停下了,甚至有可能我就要背這個黑鍋了。」

「是啊,葉先生,現在我父親不但要背負殺害納吉的罪名,很可能連競選的資格都要被剝奪。」泰和也附和著說道。

「這麼嚴重啊?」葉謙緊緊的皺著眉頭,說道,「那你準備怎麼做?」

無酒差點一口氣接不上來暈了過去,心想,我等你這麼就當然是沒有辦法才來的啊。頓了頓,無酒嘆了口氣,說道:「這件事情鬧的太大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所以特地來請教一下葉先生,看看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我想想啊!」葉謙裝出一副沉思的模樣,其實他早就想好辦法了,否則也不會幹出殺死納吉的事情了。

無酒和泰和在一旁焦急的等待著,可是又不敢開口打擾葉謙的思緒,只得是眼巴巴的看著他。許久,葉謙眉頭這才鬆了開來,說道:「我想了一個辦法,你們自己考慮看看能不能行得通。這次的競選人不是有三位嗎?除了你、納吉還有一個民主黨的候選人察兒嘛。他現在的人氣遠遠的低於你和納吉,那麼他做這件事情的可能性也就最大,現在也不管事情是不是他做的,你也要把全部的責任宣布的推到他的頭上,這樣不就可以了嘛。」

「推到察爾的身上?」無酒愣了一下,說道,「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今天察爾就一直借著這件事情再攻擊我,很可能是他做的。可是,我們沒有任何的證據啊,而且就算我說出去的話,別人也不會相信啊。」

「這種事情又不是什麼警察抓小偷,不需要什麼人贓並獲,只要讓人們相信事情是察爾做的,那麼自然的矛頭就轉移到了他的身上。」葉謙說道,「如此一來,你不但又少了一個競爭對手,而且還能借著幫納吉報仇的名頭獲得納吉的那些支持者的支持,到時候可以說基本上就不用選了,md國的下一任主席就是你了。」呵呵的笑了笑,葉謙接著說道:「無酒主席,先恭喜你了啊,因禍得福,因禍得福啊。」

無酒卻是被葉謙弄的有些哭笑不得,雖然葉謙是說出辦法了啊,可是具體實施的步驟才是關鍵嘛,總不能自己大聲的嚷嚷著殺人兇手是察爾吧?這樣說出去估計也沒有人會相信。乾笑了兩聲,無酒說道:「葉先生,能不能說的詳細一點啊?」

葉謙微微一笑,說道:「很簡單嘛,無酒先生也在大庭廣眾之下發生這樣的一件事情不就可以了嘛。」

無酒渾身一震,說道:「葉先生是說找個人假裝殺我?」

「對,不過假裝是假裝,但是也要裝的像一點,至少要無酒先生要吃點苦,受到重傷。」葉謙說道,「不知道無酒先生認為怎麼樣?」

「辦法倒是很好,這樣做的確可以將罪名直接的嫁禍到察爾的身上,可是這具體實施起來卻不容易啊。」無酒說道,「首先去哪裡找這個人?他肯定要身手很好,而且一旦被抓住的話還必須要有死的準備。其次,要選在什麼樣的時候動手,怎麼動手,這都需要策劃好,否則功虧一簣啊。」

呵呵一笑,葉謙說道:「如果無酒先生相信我的話,這個人我可以幫你找到。」

「我當然相信葉先生了,不然也不會來問了。只是,那具體要怎麼做呢?」無酒問道。

「這樣辦,無酒先生明天還是去議會大廈,假裝去商量納吉的事情,我能預先安排好殺手,在你進入議會大廈的時候用狙擊槍將你射殺。當然,是假的,不過為了裝的像一點,我會讓殺手打你的心臟,不過卻會偏差一點。這樣既不會真的殺了你,也可以讓別人相信殺手是真的要致你於死地。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只怕很難讓人相信的。無酒先生認為如何?如果不行的話,那就只好再想其他的辦法了。」葉謙說道。

「還有其他辦法嗎?」無酒問道。畢竟是一件很冒險的事情,無酒心裡始終有些心有餘悸,萬一那個殺手稍微的偏差一點,這的打中自己心臟的話,那自己豈不是死的太無辜了?

「暫時還沒有,還需要仔細想想,如果無酒先生不急的話,那咱們就再想想其他的辦法。辦法總會有的嘛,無酒先生也不用太著急。」葉謙說道。

無酒愣了一下,慢慢想,仔細想,現在自己哪裡有那麼多的時間啊。納吉的事情越早解決越好,拖的時間越久,對自己就會越加的不利,到時候就算再用這個辦法,估計都行不通了。咬了咬牙,無酒說道:「就用那個辦法吧,不過我想知道那個殺手槍法行不行?萬一……」

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無酒先生多慮了,我也不希望你會死啊?你死了對我也沒有好處,放心吧,我保證會萬無一失的。不過如果無酒先生真的介意,不相信的話,那咱們就再想想其他的辦法就是了。的確,讓你冒這麼大的風險有些不合適。」葉謙說的那叫一個誠懇啊,好像完全是為了無酒在考慮似得。

「就按葉先生說的辦吧!」無酒咬了咬牙,毅然決然的說道。他知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果自己不按照這個方法的話,還會不會有其他的辦法,萬一沒有,就算自己不至於被制罪,但是以後就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而且很有可能被民盟罷免現在的主席職務,從此坐上冷板凳,自己的宦海生涯也就要到此結束了。

「無酒先生不愧是民盟主席,未來md國的主席啊,就單單是這種魄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媲美的啊。」葉謙不失時機的奉承道。

無酒卻是尷尬的笑了兩聲,寒暄了幾句,心裡卻是叫苦不迭,屁的魄力啊,這不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嘛。

事情算是基本上的確定下來了,無酒明天只需要裝著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繼續去議會大廈就可以,其他的事情就全全的交給葉謙負責了。這種事情對葉謙來說自然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隨便從狼牙里找一個槍法好點的就可以擺平,峰嵐就可以了。

和葉謙告別之後,無酒和泰和就離開了莊園。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葉謙的嘴角不由的掛起一抹笑容,事情完全是按照自己的預先設計好的再走。經過這麼一件事情之後,也算是給了無酒一個警告,哪怕他是當上了主席,自己也有辦法弄死他。

而且,通過這件事情,無酒也越發的感覺到葉謙的確是一個玩弄政治的高手,幸好葉謙不是自己的競爭對手,否則只怕自己死了都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不由暗暗的慶幸,當初的選擇是對了,自己沒有冒冒失失的就得罪他。就泰和查出的那些資料而言,就已經足夠讓他震撼的了,更何況這其中只怕還有很多查不到的東西。

第二天早晨,無酒在議會大廈的門前「果然」遭到了槍擊,兇手的子彈直接的穿透了自己的身體,無酒當場就倒了下去。臨倒下的那一刻,無酒的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如果葉謙暗中的和察爾搭上了關係,那自己今天豈不是白死了?更可笑的是送上門讓人殺。

當然葉謙並沒有這麼做,至少現在對葉謙而言,無酒還是最好的合作夥伴。無酒很快的被送進了醫院,果真如葉謙所說,子彈偏離了心臟兩公分,如果再多一點的話,只怕就當場死亡了。

頓時,md國的媒體民眾徹底的憤怒了。納吉的支持者在稍微的遲鈍之後瞬間的想到了這一切肯定是察爾所為,解決了納吉和無酒這兩個競爭對手,那他就是唯一的參選者了。無酒的支持者更是將矛頭對準了察爾,瘋狂的轟擊,這當然是早就安排好的了。在無酒支持者的鼓動之下,md國所有的矛頭頓時全部的指向了察爾,讓他有口難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