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62章撞球比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2章撞球比賽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悲催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葉謙也終於知道什麼叫著一失足成千古恨了,自己不過只是一時失手打了一個滑竿,可是接下來就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只見蘇薇一桿一個,一桿一個,眨眼之間,滿滿的一桌子球全部被她打了進去。一竿清啊,蘇薇挑了挑眉毛,挑釁的看著葉謙,嘴角浮起一抹壞笑,說道:「準備好做我的奴隸了嗎?」

葉謙尷尬的笑了兩聲,說道:「那個……奴隸不包括陪你睡覺吧?如果有這個服務的話,那我可不幹,我現在可還是純情小處男呢。」

「你想的美,你干我還不幹呢。」蘇薇白了葉謙一眼,伸出手,說道,「把手機拿來!」

「幹嗎?」葉謙邊說還是邊乖乖的把手機遞了過去。蘇薇接過去,輸下自己的手機號碼,說道:「這是我的號碼,記住了,以後二十四小時隨叫隨到。」

「憑什麼啊?就算是做奴隸那也是有人權的吧?」葉謙說道。

「很對不起,我的奴隸沒有任何的人權。誰叫你輸了呢,願賭服輸,除非你承認自己不是男人,那就算了。」蘇薇說道。

葉謙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個傻了,剛才為什麼要那麼做呢?這不是送上門去給人家欺負嘛。可是這話都已經說出去了,葉謙總不能反悔吧,那也太不男人了。正在這時,門外走進來一個年輕男子,一身阿瑪尼西裝,剛一邁進來,就皺著自己的眉頭,鄙夷的說道:「這什麼地方啊,一股餿味。」

邊說邊走到了蘇薇的面前,看見葉謙和蘇薇有說有笑的樣子,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憤怒,不屑的打理了葉謙一眼,接著把目光轉向蘇薇,說道:「表妹,你怎麼跑這裡來了啊?你想打撞球的話,我可以帶你去那些好一點的俱樂部嘛。這裡有股餿味,而且,這裡的人也都不是好東西。」邊說邊看了葉謙一眼,分明是在暗示葉謙就不是個好人。

蘇薇本來還掛著笑意的臉龐,在看見曹瑜良的時候瞬間的便消失不見,不冷不熱的說道:「我就是喜歡來這裡,你不喜歡可以不來啊,又沒有人強迫你。」

曹瑜良的眼神里閃過一絲陰靄,接著諂媚的笑了一下,說道:「我這不是怕你被人家騙嘛。」接著瞥了葉謙一眼,說道:「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趕緊滾!」

「擦,這是你家啊,你讓我滾我就滾,那我多沒面子啊。」葉謙眼中閃出一絲殺意,接著用一副流氓的語氣說道。

「小子,我看你是欠揍是吧?」曹瑜良惡狠狠的說道。

「君子動口不動手,哥是文明人,你即使是穿著一身的西裝也是那麼的俗不可耐。」葉謙說道,「再說了,我是小薇的人,你要趕我走,那也要問過她啊。」邊說邊拉起蘇薇的胳膊,擺出一副死太監的模樣。倒是讓蘇薇也愣了一下,不明白這小子為什麼變化的這麼快,不過卻還是微微的笑了一下。

曹瑜良一聽這話,不由的愣了一下,詫異的目光看向蘇薇,顯然不解蘇薇怎麼會看上這個小子,而且還包養了他。「不錯,他是我的人,打狗也要看主人呢,以後沒我的准許,誰也不能欺負他。」蘇薇說道。

葉謙愣了一下,這丫頭竟然變著法的罵自己是狗,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過卻並沒有說話,反而靠的更近了,把自己的頭靠在了蘇薇的肩膀上,一副欠揍的小白臉模樣。曹瑜良的表情變了變,眼中的憤怒更甚了,不過礙於蘇薇在場也不好發作。

對蘇薇,曹瑜良可不是喜歡她,他們是嫡親的表兄妹關係。曹瑜良接近蘇薇,無法就是想吞掉蘇薇的公司而已。公司是屬於那種家族式的股份制公司,由於蘇薇的父母佔據著大部分的股份,所以在蘇薇的父母死後,蘇薇就繼承了公司,擔任董事長的職務。一個人支撐這麼大的一個企業,的確有著很大的壓力,而且公司的那些個所謂的親戚董事會的人,都是想盡辦法的想要把蘇薇拉下台,吞掉她的公司。

有時候,在這種富裕的家族,反而體會不到親情的溫暖。不但如此,蘇薇甚至連朋友也沒有,這也是她為什麼在見到葉謙這種有些流氓的舉止方面卻反而覺得有些親切感的原因,因為她的確是很渴望著有一份友誼,能有一個關心自己,自己可以說話的朋友。

「小子,有沒有種打一局?你如果輸了,以後就給我滾的遠遠的,有多遠滾多遠。」曹瑜良挑釁的說道。

「他不會跟你打的,我說過了,他是我的人,他走不走那是由我決定的。」蘇薇慌忙的說道。她可是清楚的知道曹瑜良的撞球技術,自己都不是他的對手,葉謙連自己都打不過,更別說是和曹瑜良打了,生怕葉謙腦袋裝什麼大男人答應,所以慌忙的出口維護。

「打就打,怕你啊。」葉謙說道,「你如果輸了呢?」

「我會輸?哈哈,你能贏了我,我就叫你一聲爺爺。」曹瑜良很自信的說道。

「這是你說的啊,小薇,你作證啊。」葉謙說道。聽見葉謙的話,不遠處的紅姐微微的嘆了口氣,暗暗的替曹瑜良惋惜,只怕這小子今天這聲爺爺是要叫定了。蘇薇卻是愣了一下,說道:「不行,你打不過他的。」

「是啊,如果你害怕的話,還是趁早滾蛋吧,免得待會輸了丟人。」曹瑜良說道。

「誰輸還不一定呢。誰開球?」葉謙說道。

「讓你先開,別說我欺負你。」曹瑜良說道。

葉謙拍了拍蘇薇的腦袋,說道:「好好的給我打氣啊,如果我輸了,那就要離開你了,可不是我不守約定啊。」

蘇薇微微一愣,這下子算是明白了,葉謙這是想借著這個機會不願意信守剛才自己和他的賭約呢。微微的哼了一下,蘇薇說道:「葉謙,你輸了也別想賴賬!」這一聲叱喝,嚇的葉謙渾身一陣哆嗦,手也不自覺的跟著顫抖了一下,害的出桿沒有用上多少的力。

「你被嚇我啊,悲催了吧。」葉謙無奈的瞪了蘇薇一眼,說道。蘇薇也是愣了一下,臉上有些歉意。不過,好在那個球還是緩緩的滾進了洞里,葉謙拍了拍胸脯,說道:「幸好,你可別再嚇我了啊。」

紅姐在吧台內看見這一切,卻是微笑不已,她可是親眼見識過葉謙球技的,每次都是一桿清,球技足可以堪比那些職業的撞球運動員了。她雖然不知道葉謙剛剛為什麼會輸給了蘇薇,不過猜想估計是這個小子看人家丫頭長的漂亮,故意的。而現在曹瑜良送上來被他踩,那不是自找苦吃嘛。

只見葉謙每次打的都是很危險,可是球卻彷彿是在故意的幫助葉謙一樣,每次都是很小心的進了洞。看的蘇薇在一旁也是替葉謙捏了把汗,葉謙的表情那也是配合的十分到位,完全的讓人相信這純屬是他靠著自己的運氣進的球,而不是靠的技術。

一局終於打完了,葉謙在一種很「危險」的情況之下,總算是獲勝了。曹瑜良的臉色變成了豬肝色,簡直不敢相信,葉謙這完全是走了狗屎運嘛,自己竟然敗在這樣的人手裡,實在是有些鬱悶啊。

蘇薇卻是興奮的跳了起來,完全不似自己平常的那種高高在上的職業女性氣息,反而是多了一種調皮的小丫頭舉動,揮舞著自己的雙手,叫道:「來,慶祝一下,慶祝一下!」

葉謙和她擊了一掌,叫道:「耶!」不過小丫頭也不是白痴,看出了剛才這局葉謙是故意裝出來的那般模樣,其實他的技術非常的好,可是她又弄不明白葉謙剛剛為什麼又要輸給自己呢?難不成是他有被虐的傾向?很喜歡做自己的奴隸?

曹瑜良愣在了那裡,有些不知所措,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自己好歹也算是個成功人士吧,那在社會上也算是有頭有臉,怎麼能跟葉謙這樣的小子低頭認錯,叫他爺爺呢。憤憤的哼了一聲,曹瑜良轉身就朝外面走去。

「站住!」葉謙冷聲喝道。人家都找上門來,葉謙哪裡會這麼輕易的就放他走,這樣自己也未免太慫了,對付這樣的人,葉謙就是不拿出自己的身份,也照樣的可以擺平他。「你好像忘了還有一件事情沒做,來吧!」葉謙對曹瑜良貌似忠良的招了招手,一副純潔善良的模樣。

「哼,你什麼身份?信不信我兩根手指就可以捏死你?」曹瑜良憤慨的說道。

「曹瑜良,別太過分!」蘇薇有些憤怒的斥道。

葉謙卻是很淡然的笑了一下,說道:「說實話,我不信你能兩根手指捏死我。男子漢大丈夫,輸了就要認賬,乖乖的叫一聲,你就可以走了,否則今天你別想離開這裡。」

「草,嚇我啊,老子就不認賬又怎麼了?有本事你打我啊!」曹瑜良囂張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