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72章略施小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2章略施小計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想要幫助蘇薇,首先就要讓曹洪樂停止手上的收購行動,這樣才會有時間去進行下一步的動作。葉謙也怕蘇薇根本抵受不住曹洪樂的大舉進攻,怕她甚至連今天都撐不過去就會輸掉四海集團。

所以,葉謙第一步的打算就是要讓曹洪樂今天不能有任何的作為,只要一個晚上的時間,葉謙相信可以將大局穩定,屆時就算是曹洪樂有心,只怕也無力了。

曹瑜良此時正在一家茶樓。tw的茶樓也多半跟島國的差不多,不僅僅只是品茶論茶的地方,還會涉及到其他某些服務行業,這也是多半年輕人喜歡茶樓的原因。他們可不會有那種心思真的去品茶,無非就是為了多尋找一些刺激罷了。

此時的曹瑜良正摟著一個濃妝艷抹,穿著和服的女人,肆意的調笑著。他現在可不必再在蘇薇的面前裝什麼正人君子,所以也不怕蘇薇看見,甚至就是特意的要讓蘇薇看見,這樣才能達到他變態的羞辱心理。想著蘇薇在自己面前下跪,搖尾乞憐的模樣,曹瑜良的心中就忍不住的得意。

沒多久,葉謙和清風便來到了曹瑜良所在的茶樓外。二人下車后,問了一下服務員曹瑜良所在的包間,便竟去。

二人自然不會那麼禮貌的去敲門,自顧自的拉開門,就走了進去。曹瑜良聽見開門聲,詫異的轉過頭,發現是葉謙的時候,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說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葉謙也不搭理他,自顧自的走到曹瑜良的對面坐了下來,然後對那位沏茶的茶藝小姐和曹瑜良懷中的那位濃妝艷抹的小姐揮了揮手,示意她們出去。二女看見葉謙的冷峻的模樣,渾身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寒意,慌忙的朝外走去。

曹瑜良愣了愣,有些憤憤的說道:「你什麼意思?上次的事情我還沒有找你算賬,你又想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想請曹先生幫個忙,不介意吧?」葉謙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說道。

「幫什麼忙?」曹瑜良有些疑惑的問道。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想借曹先生的嘴巴帶個話而已。」葉謙說道。

「帶什麼話?帶給誰?」曹瑜良的眉頭皺了皺,說道。

「給你父親曹洪樂,讓他現在馬上停止收購四海集團的行動。」葉謙微笑著說道,「怎麼樣?相信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哈哈!」曹瑜良放聲大笑,說道:「葉謙,你真逗啊,停止收購四海集團?憑什麼?就憑你一句話?我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你就等著看好了,四海集團很快的就可以變成我們家的。是蘇薇讓你來的?你回去告訴她,想要我父親停止收購行動,她就自己來求我,說不定少爺我一高興,就答應了。」

葉謙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一個弧度,浮起那抹標誌性的邪邪笑容,緩緩的說道:「我想你弄錯了,我今天來不是求你的,既然曹先生這麼不願意合作的話,那麼我就愛莫能助了啊。」邊說邊對清風使了一個眼色,後者會意,點點頭走到了曹瑜良的身邊,手中一晃,一把匕首抵住了曹瑜良的脖頸。

曹瑜良嚇的臉色刷的一下子變的蒼白,顫抖的說道:「你……你想做什麼?」

「哦,差點忘了告訴你,我這位兄弟最喜歡的就是sm。sm你懂得吧?他有點變態,喜歡用匕首一點一點的劃破對方的肌膚,甚至是閣下對方的皮肉,就好比……好比華夏古代的那種凌遲處死。」葉謙淡淡的說道。

清風卻是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無奈的看了葉謙一眼,自己好好的正常一個男人怎麼就被他說成是變態了呢。不過為了達到效果,還是很配合的裝出一副很兇狠的模樣,狠狠的盯著曹瑜良。

曹瑜良是明顯的嚇的有些過了,臉色蒼白如紙,sm他倒是也玩過,可是那是跟女人玩啊,也是他折磨女人,如今換了一個位置,怎麼能讓他不害怕啊。以前不過只是皮鞭蠟燭而已,可這清風是變態啊,用刀子,那自己怎麼受的了。

「這……這裡可是大庭廣眾之下,我不相信你敢這麼做。」曹瑜良顫顫巍巍的說道。

「那你可以試試。」葉謙微微一笑,說道,「清風,動手吧,我先出去一會,我看不得血腥的場面。」邊說邊站了起來,假裝出一副真的要往外走的模樣。

這下子曹瑜良嚇壞了,再也不敢懷疑清風敢那麼做了,慌忙的叫道:「等等,等等!」

「嗯?曹先生還有什麼指教嗎?」葉謙停下腳步,擺出一副很詫異的模樣,說道。

「我打,我打電話!」曹瑜良說道。

「哦,不用了,我待會自己去找你父親也是一樣,不敢麻煩你。」葉謙說道。

這話一說,曹瑜良頓時一臉的惶恐,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連連的叫道:「葉先生,葉先生,給我一個機會行嗎?我打,我現在就打。」

「唉,看你這麼誠心的份上,那我就勉強的同意了。」葉謙說道:「打吧,我聽著。」

曹瑜良慌忙的掏出手機,撥通了自己父親曹洪樂的電話,「喂,爸,是我!」話剛說到這裡,葉謙把電話拿了過來,微笑著說道:「曹先生,你好啊!」

對面的曹洪樂明顯的愣了一下,詫異的問道:「你是什麼人?瑜良現在在哪裡?你把他怎麼樣了?我告訴你,你可別亂來,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我可以認為曹先生是在威脅我嗎?那很對不起,我這人最討厭別人威脅。兄弟,動手吧,談不攏!」葉謙說道。

「等等!」曹洪樂慌忙的叫道,「你說,你想怎麼樣?」

「對了嘛,現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要弄清楚賓主知道嗎?」葉謙說道,「哦,曹先生還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吧?忘了自我介紹了,鄙人姓葉,葉謙,謙虛的謙。曹先生應該記得吧?就是蘇總新聘請的助理,我們見過一面。」

曹洪樂微微的愣了一下,他開始還以為是某個組織綁架自己的兒子索取贖金呢,如今看來只怕不是了。「是蘇薇讓你這麼做的?」曹洪樂陰冷的笑了一聲,說道,「真沒看出來啊,那丫頭竟然還有這麼一招。」

「不是蘇薇的意思,是我自己的意思。」葉謙說道,「她可沒你那麼卑鄙。我想,曹先生現在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

「你放心,我會馬上停止收購行動。不過,我希望你們也能有信譽,不要為難我兒子,否則我不會放過你。」曹洪樂說道。

「識時務者為俊傑,曹先生能屈能伸,將來必定是人中之龍啊。」葉謙呵呵的笑著說道,「只要你按照我說的辦了,我自然就會放了令公子。要不要給令公子說兩句?哎呀,還是不用了,曹先生還有正經事要辦呢。那我不打擾你了啊,再見!」

說完,葉謙也不等曹洪樂反應過來,就直接的掛斷了電話。

葉謙也沒有為難曹瑜良,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如果現在收拾了曹瑜良,必定會逼得曹洪樂狗急跳牆。到時候,即使是利用昊天集團乃至狼牙的勢力將整件事情壓了下去,那也有點太費神費力了,更何況,葉謙還不想過早的將自己甚至是狼牙暴露在tw的各大勢力面前。

最重要的是,四海集團的事情並不難處理,根本不需要利用那麼大的關係,隨便的收拾一下,那便可以輕鬆的搞定了。

葉謙和清風也並沒有急著離開,直到閉市的時候,這才離去。此時的曹瑜良早已經是嚇的渾身冷汗,雖然打完電話以後葉謙和清風好像很悠閑的喝茶聊天,但是曹瑜良始終弄不明白他們到底還想做些什麼,心裡自然是擔心害怕不已,坐在一旁老老實實,戰戰兢兢。

蘇薇眼看著閉市,總算是鬆了口氣,不過內心卻是充滿了疑惑,剛剛自己明明已經抵受不住曹洪樂的攻擊,只要再堅持一會,只怕今天的股市一戰他就大獲全勝了。可是,就在這個關鍵時候,曹洪樂卻忽然停止了所有的動作,這讓蘇薇疑惑不已,完全弄不明白曹洪樂到底是在耍什麼把戲。

曹洪樂卻是有苦也說不出,眼看著勝利就在眼前,卻被葉謙給破壞了,不但使得今天的所有努力沒有收到任何的成效,而且還連累自己在股市上輸掉不少。曹洪樂的心中恨不得把葉謙生吞活剝了,憤憤的哼了幾聲之後曹洪樂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他可是當初跟隨著蘇薇的父母打江山,創建四海集團的元老,在tw多多少少有些門道,無論是白道還是黑道,都還是有著些許的關係。本來對付蘇薇,他並不需要藉助外人,完全可以自己一手促成,可是如今蘇薇竟然藉助葉謙的手耍這招,那他自然也不會客氣了。在他看來,葉謙的所有行動都是蘇薇指使的,自然而然的也不會放過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