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79章趙雅的難言之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9章趙雅的難言之隱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tw的局勢不同於華夏大陸的局勢,在這裡可以光明正大的存在著黑幫,甚至利用政府的關係混到合法的身份保護。所以,葉謙也就可以在這裡光明正大的開展黑幫事業,然後扶植汪銘書作為接班人,將勢力滲入進tw政府的高層,從而完成一次很奇的逆轉,達到完成任務的目的。

tw雖然說只是一個小島,但是在世界上卻擁有著很重要的地位,特別是對於那些個軍火毒品走私商而已,這裡幾乎是一個很好的中轉站。如果葉謙遏制住了tw的黑道產業,也就等於遏制了這個重要的中轉站,這是一個很具有戰略意義的要點。

就譬如說,島國,他們的很多無論是正規的貨物運送,又或者是黑道的那些武器毒品運輸,幾乎都要經過tw這個小島。當然,這也不能以一概全,大多數東南亞的資源運輸到島國都需要經過tw的。這也是葉謙要在tw建立一個全亞洲最大的物流中心更深層的意義,不僅僅只是為了遏制tw的經濟而已,更重要的還是掌控住這個運輸樞紐,為以後的計劃打下最好的鋪墊。

推開房門后,葉謙走進屋內,只見趙雅爬在自己的電腦桌前睡著了。睡的很香甜,嘴角還帶著一抹微微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在做什麼美夢呢。

葉謙看了她一眼,拿了一件外套給趙雅蓋上,然後走進了浴室內。

洗漱完畢,當葉謙走出來的時候,趙雅醒了過來,說道:「你回來了,事情辦完了?」

點了點頭,葉謙說道:「嗯,不好意思,讓你等久了,我也沒想到要耽誤這麼長時間。你去床上睡吧,我在外面打地鋪就行。」

「不用,一起睡吧!」趙雅說完,臉色不由的微微浮起一抹紅暈。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即呵呵的笑了笑,一把抱起趙雅,說道:「那趕緊睡吧,呵呵!」既然葉謙今天白天已經公開的表示和承認了自己喜歡趙雅,也等於承認了趙雅是自己女朋友的事實,也就不再那麼扭扭捏捏了。

葉謙靠在床上,趙雅依偎在他的懷中,感受著那份溫暖和安全,喃喃的說道:「這個懷抱,終於也為我打開了呢。」

「現在是,以後也是,一輩子都會為你敞開著。」葉謙撫摸著趙雅的秀髮,說道。

趙雅的嘴角不由的浮現出一絲幸福的笑容,看來自己當初選擇離開葉謙去國外是對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只怕葉謙還不會接受自己呢。「月兒姐姐為什麼要去偏遠山區支教?你沒有去看過她嗎?」趙雅問道。

葉謙渾身一顫,是啊,秦月去了那麼久,不但沒有去看過她,就連電話也沒有聯繫,自己是不是有點太絕情了啊?想到這裡,葉謙的眼中不由的浮現出一絲羞愧之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秦月始終是自己的第一個女人,第一個自己發生關係的女人。

「我是不是太無情了?」葉謙有點羞愧的說道。

「不,反而是你太多情了,也總是在為別人著想。我知道,你是想給月姐姐時間,讓她自己考慮清楚和你的關係吧?」趙雅說道。

葉謙有些苦澀的笑了笑,或許趙雅說的對,自己太多情,太為別人著想,從而忽略了自己最真實的感受。愛,不是需要爭取的嗎?

「可兒姐姐呢?她來tw做什麼?金碧輝煌的事情她不管了嗎?」趙雅問道。

「原來你早就知道金碧輝煌的老闆是胡可啊,那你當初還不告訴我。」葉謙嗔了趙雅一眼,說道。不過眼神中並沒有半點責怪的意思,有的只是柔情和憐惜。

「是可兒姐姐不讓人家說啊,人家也不好說。」趙雅吐了吐舌頭,說道。

半年的時間沒見,葉謙覺得趙雅的確比當初成熟了很多了,不再是那個嘰嘰喳喳的麻雀,終日的吵鬧不休了。或許,是因為她親生父親陳浮生的事情從而改變了她吧。微微的笑了笑,葉謙當然沒有真的責怪趙雅的意思,說道:「金碧輝煌她已經交給我了。」

趙雅微微一愣,說道:「那這麼說可兒姐姐是已經同意做你的女朋友了?」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啊,這個你不知道。可兒姐姐當初跟我和月姐姐說,金碧輝煌是她的嫁妝,是以後給自己老公鋪路的橋樑。她把金碧輝煌給了你,那就足以說明在她的心裡,已經認定你是她的未婚夫了。」趙雅說道。

「哦。」葉謙應了一聲,還真有些沒想到呢。說實話,雖然葉謙相信胡可真的對自己有意思,但是鑒於她身份的關係,所以葉謙一直都以為金碧輝煌交給自己只不過是中央給與自己的一個糖果而已,哪裡會想到其中還有這麼深層的意思。頓了頓,葉謙問道:「說說你吧,你這半年都在哪裡?又為什麼會進了摩爾集團呢?」

沉默了片刻,趙雅緩緩的說道:「半年多前,離開華夏后,我就去y國的劍橋大學攻讀經濟管理專業,想學成之後能夠成為真正能在事業上幫助你的人。可是,後來發生了一點事情,我就進入了摩爾集團,並且被任命為摩爾集團亞洲區執行總裁。本來我是可以留在y國那邊工作的,可是由於忍不住對你的思念,所以想儘快的回華夏看你,卻沒想到竟然在tw遇見了你。」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似乎覺得趙雅話中有話,有很多話都沒有說出來。譬如,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進入摩爾集團的呢?這點,趙雅就沒有說出來。葉謙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卻並沒有問,他知道,趙雅或許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吧。既然是難言之隱,那就說明肯定有趙雅不願意說的原因,她不說,葉謙也沒有去問。

「對不起,當初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也不必去國外受那麼多的苦了。」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柔聲的說道。

趙雅渾身不由一顫,想起這半年來的經歷,淚水禁不住的流了下來。的確,這半年她所受的苦,只怕是無人可以想象的,那不僅僅是一種漂泊異鄉孤獨無助的寂寞,更重要的還是……想起這件事情,趙雅都有些害怕,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算什麼。

葉謙輕輕的撫摸著趙雅的秀髮,沒有說話,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趙雅哭,痛痛快快的哭一場,讓她發泄一下。有些感情是不能壓抑的太深的,那樣會是一種折磨,那是對自己會是一場無休止的虐待,只有發泄出來,才能夠徹底的把自己的內心解脫。

「沒事了,以後有我。」葉謙認真的說道。

一句「以後有我」,讓趙雅的內心不由的震顫一下,是的,她等這句話等的實在太久了。如果半年前葉謙說出這句話,那麼趙雅就不會離開了,也不會發生後來的種種了。不過,或許那也不是一件壞的事情,至少,趙雅現在擁有了能夠保護葉謙的力量了,不僅僅只是在工作上能夠幫助他,還能夠保護他。

當然,這一切葉謙並不知道,他只是感覺到趙雅和之前似乎有點不一樣,身上有種冰冷的死亡氣息,但是具體是什麼,葉謙是琢磨不透。

許久,趙雅緩緩的止住了自己的抽泣聲,抬頭看了看葉謙,說道:「葉謙,你們在tw到底是有什麼任務啊?我能幫忙嗎?」

「華夏高層給的任務,比較麻煩,估計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呢。」葉謙說道,「我不想你也牽扯進來,萬一到時候事情有什麼變化,害的你出現各種各樣的麻煩可不好。」

「沒關係的,我現在可以保護自己。」趙雅說道。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隨即笑了笑,打趣的說道:「怎麼?去了y國半年不但學會了經濟管理,還學會了厲害的功夫?不會是西洋劍術吧?呵呵!」

趙雅的神情暗了一下,接著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了,現在我對付一兩個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趙雅的那絲表情雖然很短暫,但是葉謙還是捕捉到了,心裡不由的更是詫異,看來以後還是讓胡可或者是秦月她們問吧,畢竟都是女孩子,相信也應該方便一點。「知道你厲害,不過這件事情太麻煩了,牽扯的多是黑白兩道的事情,跟商業上的事情無關,所以你還是乖乖的做你的執行總裁吧。以後有在商業上競爭的事情,我肯定忘不了你的,到時候你也別想偷懶。」葉謙呵呵的笑了一下,故意輕鬆的說道。

「嗯!」趙雅點了點頭,接著問道:「那你幹嗎偷偷的躲起來,弄的那麼神秘做什麼啊?不會是故意的想瞞著可兒姐姐,然後出來泡妞吧?」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哪有,我是不想讓tw的各大勢力注意我,這樣才方便我的行動。」

「對了,要不要我把胡可的電話可以?你們也很久沒見了,要不要見一面?」葉謙頓了頓,接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