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397章殺破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7章殺破狼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七殺!一殺賣國求榮,二殺貪官污吏,三殺背信棄義,四殺奸佞小人,五殺為富不仁,六殺不肖子孫,七殺jy婦女!這條規則,是七殺所有成員都必須謹遵的嚴令,如有違反,那就必將遭受到七殺所有成員的全力阻殺!

在殺手界,七殺的名頭就如同狼牙在雇傭軍世界一樣響亮,提起七殺,幾乎沒有一個殺手不知道。不同的是,在雇傭軍世界,狼牙雖然號稱王者,但是卻並不是沒有雇傭軍敢招惹它;可是,在殺手界,凡是殺手絕對不敢去觸碰七殺。

而林楓在七殺里,可謂真的是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角色,除了七殺的成員之外,甚少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包括那些個發達國家的政府在內。葉謙也曾經對七殺做過很詳細的調查,可惜所得的資料卻是少之又少。據葉謙的調查所知,七殺就曾經刺殺過m國大大小小几十名政府高層,引起了m國政府的極大恐慌,懸賞八千萬緝拿林楓。可惜的是,他們甚至連林楓長什麼樣都不知道,更別談關於林楓的資料了,只聞其名,不知其人。雖然懸賞的數額龐大,但是卻沒有一個組織和個人敢去拿這筆錢。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這筆錢可不是那麼容易拿的,就算是殺了林楓領了賞金,只怕也沒有命去花,更別談他們幾乎連見都沒有見過林楓。

葉謙和林楓都被列為了m國最不受歡迎的人物,也是m國政府一心想要制服的人,不同的是在m國的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內,葉謙的檔案資料堆積如山,林楓的卻是沒有一點。

七殺的竄起,如同狼牙一般,就是一個神話,短短的幾年內,七殺就赫然的成為了殺手界的霸主。凡是他們接手的任務,很少有完成不了的,唯獨一次,那就是和葉謙的那次正面對決。不過,換句話說,其實也不算是七殺的失敗,因為那是僱主所給的資料有差,葉謙並不在七殺條令之內,七殺自然也就沒有要殺葉謙的必要。

通過那麼多的調查,葉謙也僅僅只是知道林楓是華夏人,可是具體的就一無所知了。所以,在見到林楓的時候完全的沒有認出來。

曾經就有好事者,將葉謙、白天槐和林楓並稱殺破狼,說他們都是天上的星宿轉世。葉謙是破軍星、白天槐是貪狼星、林楓是七殺星,更是揚言如果這三人聯手,世界必定掀起腥風血雨。

對於這個說詞,三人自然也都清楚,只是並不以為意。他們雖然都彼此尊敬和欽佩著對方,但是三人聯手,似乎有些難以做到。所謂的惺惺相惜,正如白天槐想要和葉謙進行一場生死之戰一樣,林楓也想和他們進行一場生死之戰,不關名譽榮譽的事情,只是一個想要和高手對決一次的渴望。

聽到鬼狼白天槐叫出林楓的名字時,葉謙不由的愣了一下,沒有想到傳說中的七殺首領林楓,竟然會是一個看起來似乎很陰柔的年輕人。葉謙內心有些激蕩,渾身竟然微微的顫抖起來,這不是害怕,是興奮。葉謙可是一直夢寐以求著要和林楓大戰一場,這也是他兩次放過七殺殺手的原因,就是想讓他們帶話給林楓,希望一見。

如果不是林楓來找自己,葉謙還真的很難找到林楓的下落。只是,葉謙卻沒有想到,一把火隕,竟然引來了林楓,就算自己得不到火隕,那也值了。

「久聞七殺首領林楓大名,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幸會,幸會!」葉謙抑制住自己心頭的喜悅,伸出手去。

林楓那陰柔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很憨厚的笑容,如果是不知道的人,根本就無法把他和一個鼎鼎大名的殺手聯繫起來。「葉兄太客氣了,還要多謝葉兄兩次七殺的不殺之恩呢。」林楓伸手和葉謙握在了一起,緩緩的說道。

那兩次的事件,的確是七殺的失誤,沒有調查好對象就貿然的出動,差點釀成大禍。如果七殺的人殺了不敢殺的人,那麼七殺也就不再是七殺了,所以,林楓剛才對葉謙所說的話乃是發自肺腑,並非是寒暄或者怨恨。

轉頭看了鬼狼白天槐一眼,葉謙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天槐,你的傷沒事了吧?」

「嗯!」鬼狼白天槐應了一聲,接著把目光轉向林楓,說道:「林兄也是為了火隕而來嗎?」

林楓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那倒不是,我只是看見那麼多的人齊聚在這裡有些好奇,所以就過來看看。不過,如果能親眼見識一下傳說中吸血的火隕,那就更不虛此行了。」邊說邊把目光看向葉謙,顯然的是想讓葉謙打開錦盒讓他看一下。

這下葉謙倒有些為難了,火隕現在根本就不在這裡,如果自己打開錦盒或者拒絕給林楓看,都未免顯得自己太小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呵呵,那隻怕要讓林兄失望了啊。」鬼狼白天槐笑了笑,說道。

「哦?此話怎講?」林楓有些詫異的問道。他剛才之所以選擇不進來,並非是因為他看出了葉謙早已將火隕轉移他處,只是他憑藉著自己的敏感,知道那是一個陷進,而且他也根本不想真的去奪取火隕,自然沒有必要去跟那些人爭。

「如果我猜的不錯,火隕早就已經不在這裡了,那錦盒裡只怕是裝著其他的什麼東西吧。」鬼狼白天槐邊說邊看著葉謙,「葉謙,你說我猜的對不對?」

葉謙尷尬的笑了一下,倒是有些感謝鬼狼白天槐了,他的這番話也算是把自己解了圍。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說道:「我早說過,就算我能瞞得過天下人,也肯定瞞不了天槐你。知我者,莫若天槐也。」

林楓微微一愣,旋即笑了笑,說道:「那真是有點可惜了。」

「雖然看不見火隕,但是能夠和林兄相見,那可是比看見火隕更加的讓人開心。你說對嗎?葉謙!」鬼狼白天槐說道。

「當然,在林兄的面前,就算是天底下最好的兵器,那也都失去了風采。」葉謙說道。

如果是不知道的人看見此刻的情景,還只當三人是久未見面的老朋友。姑且不說鬼狼白天槐和葉謙之間的那種不死不休的局勢,就是林楓可以說也算是他們的對手。不關乎任何名譽和榮耀的對手,只是那種單純的想要比試一下的對手。

男人之間的情感,有時候就是如此的玄妙,並不是敵人就一定不會互相的尊重。只要是值得尊敬的對手,即使是敗在他的手裡,那也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傑克比葉謙和鬼狼白天槐還要更早的加入狼牙,自然的對葉謙和鬼狼白天槐的事情也非常的清楚。當然,他不能像葉謙那般了解鬼狼白天槐,自然而然的就把他當作了敵人。即使以前是戰友,是一個戰壕的兄弟,可是如今立場不同,為了狼牙,傑克自然會把鬼狼白天槐當作仇人。除非,鬼狼白天槐和狼牙有一方滅亡,又或者鬼狼白天槐徹底的放棄了對付狼牙的打算。

鬼狼白天槐眉頭一皺,忽然一股殺氣涌了上來,眼神如刀一般瞬間的刺進傑克的身體,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怎麼?你也想學吳煥鋒嗎?」

葉謙和林楓剛才也都感覺到了傑克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意,葉謙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而林楓卻是一副很淡定的模樣,對於鬼狼白天槐和狼牙的事情,他還是多少知道一些的。

被鬼狼白天槐那如刀的眼神看著,傑克渾身不自覺的顫抖一下,心底不由的升起一股寒意。相比較吳煥鋒而言,傑克的身手查了許多,他的厲害之處不在於他的功夫,而在於他的頭腦。真的是赤手空拳的比較,傑克在鬼狼白天槐的手中自然討不了任何的好處。

雖然鬼狼白天槐散發出濃濃的殺意,但是卻並沒有要殺傑克的意思,否則他就不會那麼說,直接就動手了。正如當初和吳煥鋒相遇時一樣,鬼狼白天槐根本就沒有打算過要殺他,否則吳煥鋒又如何能撐的到飲呢。

「天槐,你也是狼牙的人,應該明白,這是狼牙的精神。」葉謙說道。他沒有在這句話的前面加上曾經,那就足以表面,一直以來,葉謙都還是把鬼狼白天槐當作是狼牙的一份子,是永攢。

頓了頓,葉謙接著說道:「我也已經傳話下去了,不准許他們插手你我之間的事情。不管是誰生誰死,都一樣。」

「你比以前厲害了許多,不僅僅在身手!」鬼狼白天槐緩緩的說道。後半句,他並沒有說,「不僅僅是身手,駕馭人的本事也大了許多。」

葉謙自然明白他話中的意思,也能夠感覺到鬼狼白天槐說這句話時的真誠,微微一笑,說道:「你也是!」

「啊,他們好像打完了啊!」林楓看了一眼監控畫面,微微的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