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級兵王>第401章七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1章七絕

小說:超級兵王| 作者:步千帆| 類別:都市言情

閔維文微微的皺了皺眉頭,沉默了片刻。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幫忙的話,葉謙肯定會把自己和保姆的事情宣揚出去,那樣自己就身敗名裂了啊。可是如果自己幫了這個忙,萬一事情被揭穿,自己也一樣身敗名裂,而且這也有違自己的宗旨。

「敢問先生如何稱呼?」閔維文問道。

「鄙姓葉,葉謙,謙虛的謙!」葉謙微笑著說道。這似乎已經成為了葉謙特有的介紹方式了,每次那,這反而讓人覺得他一點也不謙虛。不過謙不謙虛並不重要,葉謙也沒有想過讓別人說自己謙虛。

閔維文渾身一震,他可是在sh市土生土長的,也一直待在sh市,對sh市的局勢還是有些了解的。葉謙異軍突起,一舉將青幫和洪門收服,並且擊敗東翔集團,使得昊天集團在sh市轟轟烈烈,希望基金更是一時無兩。對於這樣的人物,長期待在sh市的閔維文怎麼可能不知道,只是他沒有料到這樣的人物竟然會找到自己。更讓他不明白的是,像葉謙這樣的人物應該不屑用這種方法騙錢吧?就算那個火隕再怎麼珍貴,也值不了多少錢啊,一個昊天集團每年的收入那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了,何必要去賺這個錢呢。

「久仰大名了啊,見面不如聞名,沒想到葉先生竟然也做這種騙人的伎倆。」閔維文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猜想肯定是閔維文誤會了,接而呵呵的笑道:「我想閔老是誤會了啊。真的火隕已經在我的手裡,我只是想讓閔老在拍賣會的時候把我準備的假火隕鑒定成真的。當然,到時候我會出高價把它拍下來。這樣,對閔老的名譽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閔老又何不成人之美呢。」

其實葉謙很清楚,雖然解決了那批人,但是窺覷火隕的人還是很多,他就是想用一把假的去轉移注意力。到時候隨便的耍一個伎倆,讓人家把火隕盜走,就可以栽贓陷害,轉移注意力了。

閔維文卻是更加的迷糊了,完全的弄不明白葉謙這麼做的意思,茫然的看著葉謙,問道:「葉先生既然有心收藏火隕,又何必去弄一個假的呢?你在拍賣會上直接把真的拍下來,不也是一樣嗎?」

「啊,這個自然有我的道理。」葉謙說道,「我只是想讓閔老幫個忙而已,我相信閔老不會讓我失望的。」

閔維文的嘴角不停的抽動了幾下,說道:「就算我幫你,那也沒有用,拍賣會的鑒定師不是只有我一個。而且,假的火隕只要稍微有點眼力的人就能夠看的出來。」

「這個閔老不必擔心,相信閔老在古董這一行做了這麼久,也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可以以假亂真的東西的。」葉謙說道。

閔維文渾身一震,的確,在古董這一行是有著可以以假亂真的東西,而最精通此道的莫過去孔昊了。「除非是孔昊做出來的東西,否則其他的古董鑒定師一定能夠看出來。」閔維文說道。

「閔老這麼說就是答應幫忙了啊,那葉某先再次謝過了。」葉謙呵呵一笑,說道,「假火隕的事情,閔老大可以放心,我會去和其他的古董鑒定師商量商量的。」在還沒有確定孔昊所做的假火隕是否真的能夠那般強悍的話,葉謙還是要做好完全的準備。首先搞定了當時的幾個古董鑒定師就可以了,至於其他人那就可以完全不用顧忌了,畢竟誰都沒有真正的見過火隕,也根本不知道真假是什麼模樣。古董鑒定師也只是完全憑藉著自己的專業知識,去查看火隕的年代,從而判定真假。

「葉先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我相信葉先生會是個堅守承諾的人,到時候如果葉先生不能把火隕拍下,那我就對不起了。」閔維文說道。

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向來只有自己威脅別人,還沒有人威脅自己呢。雖然葉謙會遵守自己的承諾,但是也不能容忍別人這樣的威脅。眼神中閃過一道殺意,葉謙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閔老似乎太高看自己了,其實這件事情還有更簡單的辦法,只要閔老人間消失的話,我相信一樣也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

「哼,你這是威脅我?既然葉先生這麼說,那對不起了,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怎麼讓我人間消失。」閔維文憤怒的說道。歐陽天晴罵他是個老不死、老頑固還真是一點不假,都已經答應幫忙了,又何必去計較那些。

「閔老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也是有子女的人,我相信閔老可以不怕死,但是死往往不是能解決問題的。」葉謙冷笑著說道,「死對有些人來說可以是解脫,但是對閔老來說可能不是。你死後,照樣會身敗名裂,你的子女照樣會被人唾罵,甚至於你的墳墓也會被人刨開。又或者,你看著自己的親人一個個在自己的面前死去。」

「我告訴你,威脅過我的人多的去了,可是我如今還是好好的坐在這裡。我雖然沒什麼權利,可是憑著我的關係,在sh市還沒有人敢動我。」閔維文老臉布滿了憤怒,厲聲的說道。他說的也的確是事實,憑著他的關係,敢動他的人的確不多。

「閔老很自信啊,呵呵,我喜歡有自信的人。」葉謙微微的笑著說道,「可是對於我來說,殺人只是個遊戲而已,閔老信不信,就算所有人都知道是我殺了你,也沒人敢動我?」

閔維文不由驚愕的看著葉謙,那自信的眼神根本不像是說假話,不由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葉謙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那如刀般的眼神一點一點的劃在他的身上,彷彿要將他的身體刺的千瘡百孔。

葉謙本不想這麼威脅他,畢竟這老頭也不算是什麼壞人,最多只是個人作風有問題而已。如果不是閔維文說出那樣的話,葉謙也不會選擇這麼做,事情辦成就行了嘛,沒必要去無謂的多費一些神。

畢竟,閔維文對葉謙的事情知道的還是太少,只是介乎商業的外表之下而已。至於那個是收服了洪門和青幫,也只是通過葉謙擊敗他們旗下的產業的推測。如今看來,只怕不假。閔維文的確有著很龐大的關係,可是這個年代不要命的人很多,葉謙完全可以找一個小混混殺了自己。到了閔維文這個年紀,死亡對他來說本來並不可怕,可是如今自己又綻放了第二春,他還真的不想死呢。更何況,他還有子女,他也不想因為自己而使得自己的子女不能抬頭做人。

可憐天下父母心嘛!

葉謙的眉頭一皺,浮起一抹邪邪的笑容,從懷裡掏出血浪,說道:「既然閔老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等等!」閔維文慌忙的揮手阻止葉謙,雙眼忽然爆發出陣陣的精光,就好像看見了成堆的金子似得。雙手也禁不住的顫抖起來,一把抓住葉謙的手,緊緊的盯著他手中的血浪,激動的說道:「這……這個匕首你是哪裡來的?」

閔維文的表情倒是把葉謙給嚇了一跳,還真是怪人有怪脾氣,這樣的時候還想著古董,而非是自己的性命。「閔老認識?」葉謙頓了頓,問道。

「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它應該就是七絕刀!」閔維文說道。

何謂七絕?絕忠、絕孝、絕仁、絕義、絕情、絕色、絕信!

葉謙茫然的看著閔維文,不明白血浪什麼時候又有了這樣一個名字,詫異的問道:「七絕刀?不是吧?它的刀身上明明寫著血浪!」

「我不會看錯的,是七絕刀,就是七絕刀。絕忠、絕孝、絕仁、絕義、絕情、絕色、絕信!」閔維文顫抖的說道,「這可以說是一把魔刀,刀身之上猶如血浪流動,那是因為鑄刀之時,刀匠殺了自己全家妻兒老小的性命,把他們的血溶入了鑄刀爐中。七絕刀練成之時,鑄刀師在刀身上打下這血浪二字,然後用自己的鮮血開封,自殺身亡。」

葉謙不由的渾身打了一個寒顫,好瘋狂的鑄刀師父啊。一直以來,葉謙也都很好奇血浪的來歷,也問過一些人,可是卻沒有人能夠道出血浪的究竟,只知道這把刀非常厲害,斬金斷銀、吹毛斷髮、刀過不留痕!沒想到,閔維文竟然一口就道出血浪的來歷,看他那言之鑿鑿的模樣,葉謙也不由的相信他說的是真的,頓時來了興趣繼續的聽下去。

「閔老既然知道它的來歷,可否詳細的說一說?」葉謙說道。

「你先告訴我,這把刀你是從哪裡得來的?」閔維文問道。

頓了頓,葉謙說道:「告訴你也無妨,這是我的兄弟用一隻胳膊的代價從大英博物館里盜出來的。」

「沒錯,沒錯,肯定是它了。」閔維文激動的說道,「當年八國聯軍入侵華夏,圓明園裡的寶物大多被盜,這七絕刀想必就是那個時候被盜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