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二十七章有了快感你就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有了快感你就喊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十二點半,南城最大娛樂場,也為南城最大黑幫霸幫所執掌。

每當到了夜晚,十二點半總會陷入瘋狂。這裡是年輕人的樂園,是白領們發泄的地方。

十二點半,上下總過八層。上三層是霸幫的分部,不對外開放。下五層以及地下一層是餐飲、洗寓酒吧等。

自從霸幫稱霸南城后的幾個年頭,十二點半逐漸變成老虎屁股摸不得。晚上出來玩的,誰不知道十二點半是誰開的,基本沒有敢在這鬧事的。

地下一層為慢搖酒吧,同時也是十二點半最火爆的地方。曖昧的環境和熱情的吧女,總是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男牲口過來。

當然,有了男牲口,自然不乏晚上寂寞空虛冷的女流氓出來尋覓獵物。尋尋覓覓。乾柴烈火,一擦即燃,為都市男女們所喜好,甚至樂此不疲。

慢搖酒吧正中央位置,有個容納二百人左右的小型舞池。在盡頭,則是一個大舞台和屏幕,此時上面站著四個衣著暴露的女郎,瘋狂的扭動著身軀。

震耳欲聾的舞曲砰砰的響著,顯然已經進入了今晚第一個高潮部分。下面口哨聲一聲接著一聲,甚至有的青年,已經從座椅上站起來,隨意的搖晃著身軀。

光纖燈閃爆著,高潮迭起,尖叫四伏。瞬間,刺耳的舞曲陡然停止,現場陷入一片寂靜,所有燈光都向著舞台打去,四個跳舞女郎如火舞動,原本就暴露的衣服漸漸消失不見,白花花的,刺激著現場客人的感官。

一個黑暗的角落,林默手裡把玩著杯子,眼睛掃過舞台,冷笑幾聲。

「默哥,現在動手么?高潮已經過去了。」一個小弟湊上前,緩緩問道。

「再等等。」林默說完,仰頭幹掉了杯中的酒,擦了擦嘴邊的酒漬:「不要傷了無辜的人。」

「是。」小弟點點頭,緩緩從小腿部分,拔出三棱軍刺。為了方便攜帶,今天他們的武器,統一都是三棱軍刺。

林默招招手,附近的男服務生走了過來:「先生,需要點什麼?」

「你是霸幫的人么?」林默緩緩問道。

服務生聽到林默的話,心裡微凜,仔細打量幾眼林默:「有什麼事情么?」

林默把對方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裡,搖搖頭:「去告訴霸幫的人,砸場子的來了。」

服務生目光掃過周圍,見只有幾個人,忽然想笑,自己沒聽錯吧,有人敢來砸霸幫的場子?「先生,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玩。」

林默點點頭:「是不好玩。」話落,右手閃電般探出,抓住服務生的脖子,把他按在桌子上,同時左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對著服務生的腦袋狠狠砸下:「現在玩點好玩的。」

瓶子砸在服務生腦袋上,瓶碎聲伴隨著慘叫,響徹整個慢搖酒吧。原本寂靜的現場,這聲慘叫顯得極其凄厲,讓不少人心中都發毛起來。

「動手1林默鬆開服務生,拔出三棱軍刺,向著不遠處的幾個看場小弟走去。林默還沒有狂到帶著五十個人就來挑霸幫分部的地步,所以要速戰速決!

林默動手之際,坐在周圍的五十個天門小弟,也都紛紛拔出軍刺,向著霸幫小弟衝去。

這個時候,現場所有人才反應過來,有人竟然敢砸霸幫的場子!

客人甲興奮的叫道:「我草,今晚來的太值了!看看那個,腸子都捅出來了。」

「你拍我一巴掌,我不是在做夢吧?在九泉還有敢碰霸幫的?」客人乙剛說完,臉上就挨了一耳光。

「那個人我認識,是天門的人!天門三少之一的默少!林默!媽的,我太崇拜他了1終於有人認出了林默的來歷。

林默嘴角微翹,過了這一夜,九泉就會傳遍,天門挑了霸幫的場子吧?他們今晚來挑霸幫的場子,就是想要告訴九泉的黑道,發出屬於天門的咆哮。誰敢碰我天門,我就干誰!

在林默出手毫不留情,手裡的軍刺閃爍著,專向著肚子扎去。每一軍刺下去,總會有人倒在地上,捂著肚子上的傷口,免得二次撕裂創傷,把腸子淌出來。

天門第一把尖刀,經過短暫的訓練,終於看出了效果。五十名小弟,滿臉獰色,出手必見血。

在學校期間,煞風十人組總是虐他們,現在輪到他們虐別人,這種興奮的感覺,甚至比他們平時找娘們愛愛的感覺更好。

刺眼的鮮血,讓他們想那些年幫妞破處兒的日子。做完后,床單上似乎也有這般艷紅的血跡。

每當發現床單上的血跡,他們都會興奮的像發現新大陸一般,今天的他們,同樣如此興奮。往日用傢伙插入女人的身體,今晚用軍刺插入敵人的身體,快感連連不斷,一個個殺紅了眼睛。

「你們找死1一個霸幫的頭目怒吼一聲,隨後抓起一把摺疊椅,向著林默砸來。「快打電話,讓樓上支援!今天一定把這些雜碎留在這裡1

林默偏頭躲過椅子,手裡的軍刺狠狠插入了對方的身體。

現場的客人見對方真動起手來,也開始發生混亂,尖叫聲慘叫聲響起,不斷向著四周躲避。畢竟都喜歡看熱鬧,但誰也不想被無緣無故捅死在這裡。

「速戰速決1林默從頭目肚子里抽出軍刺,一腳把他踹開后,大聲喊道。這裡是霸幫的分部,指不定有沒有噴子,一旦樓上下來支援,那今晚恐怕就都走不了了。來的時候,蕭風就交代過,做做樣子可以,別太拚命了。

「林默應該動手了,我抓緊點時間,應該還可以趕過去。」蕭風嘴裡叼著一根並沒有點燃的香煙,暗暗嘟囔著。

蕭風緩步走到一棟別墅前,目光掃過別墅,臉上泛起冷笑,王八蛋,你有福了,可以死在別墅里。

蕭風看了看別墅院牆的高度,一個小助跑,身體猛地躍起,落在牆頭上,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他並沒有著急跳下去,蹲在牆頭上,眼睛看向四周。不遠處,果然有情況。兩雙綠油油的眼睛,正盯著牆頭上,嘴裡發出嗚嗚的悶響。

俗話說,咬人的狗是不叫的,看來這是兩條猛犬了。蕭風咬著香煙,心裡樂開了花,你們想咬我,那我就吃了你們的肉!狗肉滾三滾,神仙站不穩,想著想著,蕭風差點留下口水。

蕭風緩緩站起身體,伸手在兜里搗鼓一番,摸出一枚刀片。「奶奶的,一枚就一枚吧,湊合用。」嘟囔著,抖手向著其中一隻狗的脖子射去。

刀片飛出的同時,蕭風騰空躍下,右腳飛起一腳,重重踢在狗的脖子上。嘎巴聲響起,狗發出悶哼,撞在牆上,脖子變形,顯然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蕭風把兩條狗放在一起,準備走的時候帶著回去吃狗肉火鍋。大熱天的,吃著狗肉火鍋,喝著冰鎮啤酒,那滋味,給個娘們也不換啊!

蕭風看了眼二樓亮著燈的房間,用力一躍,雙手抓住牆壁凸起,身體攀了上去。來到二樓陽台,附耳趴在窗戶上,輕輕聽著裡面的動靜。

「啊,哦,用力,用力礙…」隱隱的,女人的**從裡面傳來出來。

「馬勒戈壁的,給我睜著眼睛看著老子!是不是老子缺了耳朵,你害怕?看老子狠狠死你!臭娘們。」一個男人的怒罵聲隨後響起。

蕭風吐掉嘴裡的香煙,輕輕打開窗戶,身體一閃而進,隱藏在了窗帘後面。透過縫隙,可以清楚的看到,房間中央的大床上,野狼正跪在一個女人的屁股後頭,瘋狂的抽動著,時不時用手拍著女人的胸和屁股。

女人跪在床上,白花花的胸部隨著野狼的抽動不斷晃動著,惹得蕭風都準備上去捏一把,看看是不是真的,這娘們的nai.子不比濃情的小埃

他和濃情的關係暫時沒有鐵到隨時可以捏把nai.子的地步,所以也不能驗證到底是真是假。現在看到一個和濃情差不多大小的,當然要捏捏試試,只要這娘們的是真的,那說明奶.子確實可以純天然長到這麼大。

如果沒什麼事情,蕭風會選擇先看完好戲再幹掉野狼的。但今晚不行,自己兄弟還在霸幫分部,自己哪能有心情在這裡看這對狗男女搞事兒!

這時候,野狼一把抱起女人,把她放倒在床上,跪趴在她的身上,發起第二輪進攻。「臭娘們,我乾死你1

「狼哥,你干我吧,使勁點~」女人倒也浪,仰著脖子大聲叫道,nai.子上上下下的甩著,打在野狼的胸膛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狗男女幹事兒挺認真,蕭風都走到野狼身後了,竟然沒有一個注意到他的存在。蕭風看著兩人,忽然想起一句話:一男一女一起脫,一樓一抱一陣mo,一tian一xi一夾緊,一棒一xue一對波,一仰一跪一對準,一chou一song一頓戳,一麻一酥一聲叫,一ding一she一哆嗦。

見兩人依舊專心致志的辦事兒,蕭風站在那,聽著女人的**,暗罵這個女人太騷,搞得他也有些衝動,忍不住把槍掏了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