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二十八章掏槍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掏槍么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食指插進左輪手槍的扳機中,緩緩旋轉著左輪手槍,盯著賣力幹事兒的兩人,輕輕咳嗽一聲:「狼哥,小心別累著腰。」

蕭風聲音雖然不大,但對於幹事兒的兩人卻猶如驚天霹靂般炸響。野狼來不及多想,身體用力向前狠狠一頂,手伸向枕頭下,就準備掏手槍。

女人被野狼的大力一頂,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隨即目光驚恐的盯著蕭風手裡的左輪手槍:「狼,狼哥,他掏出槍來了。」

「呵呵,沒錯。」蕭風用槍頂著野狼的腦袋,嘴角處儘是嘲弄:「野狼,放下槍,呵呵,你的速度沒有我快。」

「大奶妞,你說對了,我確實掏出槍來了。不過此槍非彼槍哦,這把槍可不能帶給你快感。」蕭風邪笑著說道。

女人身體哆嗦著,雙手出於自然反應,摟著胸前碩大的波波,想尖叫卻沒那個膽子,只能瑟瑟的抖著。

野狼下身依舊插在女人的身體內,頭也不回:「你是怎麼找到我的。」雖然他極力壓抑著心中的恐懼,但仍能從他的聲音中聽出顫抖。

「野狼,你本來有活下去的機會,但你卻沒把握好。」蕭風眼睛打量著女人,心裡不斷在琢磨,野狼殺了容易,但這個女人該怎麼處理呢?

「我後悔了,可以放過我嗎?」野狼聽著蕭風平淡的聲音,心中燃起一絲希望。「只要你放過我,那我就告訴你,到底是誰想要搞垮天門,好不好?」

「呵呵,後悔了?我今天剛告訴兄弟們,男人做事情,做了就不要後悔,怕後悔就不要做!兄弟們做了後悔的事情,我可以幫他們擦乾淨屁股。而你,又有什麼價值來讓我為你的後悔買單呢?」蕭風漸漸勾動扳機,彈簧發出嘎巴的響聲。

野狼聽著槍管中傳出的聲音,終於臉色慘白:「不要殺我,我告訴你是誰指使我的。是熊霸,一切都是熊霸的意思,跟我無關。還有,只要你放過我,那我就馬上離開九泉,再也不踏進九泉一步了!她,她也送給你,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1

「no,我對你所說的一切,都不感興趣。包括,你胯下的這個騷貨!熊霸的帳,我自然會找他算!野狼幫走到現在地步,完全是自取滅亡!你如果要怪,那就怪黑子吧,當初是他先招惹林琳的,否則我也不會出手對付你野狼幫!好了,野狼,再見吧1蕭風說完,扣動扳機的手指漸漸緊了起來。

「你媽,我殺了你1野狼見蕭風不放過自己,隨即面目猙獰,猛地把槍拔了出來,轉身就準備射擊。

「砰」的一聲響起,一顆橙黃色的子彈穿透野狼的後腦,鮮血飆飛而起,一頭栽向女人白花花的大奶.子上。

「野狼,我早就提醒過你,你的槍沒有我的快。」蕭風緩緩收起左輪,臉上浮現出冷笑。

女人這時候也反應過來,看著壓在她胸前的死屍,臉色更加慘白,尖叫著,手腳並用的把野狼推下了床。

兩人相連的下體,也在瞬間分開,野狼仰面倒在地上,眼睛瞪大,死不瞑目。剛才還鏗鏘有力的鐵棒,也變成黑乎乎的一團,貼在了大腿根部。

蕭風看著床上尖叫的女人,走上前,眼睛盯著她:「咱倆商量個事情好么?」

「不,你不要殺我。」女人顧不上什麼遮擋三點,目露驚恐的盯著蕭風。

蕭風點點頭:「好,我不殺你!呵呵,你沒看我把槍都收起來了么?這把槍怎麼捨得用來對付你呢?」

女人聽蕭風不殺她,忙慌亂點頭:「只要你不殺我,你讓我幹什麼都行1

「幹什麼都行?gan你可以不?呵呵,用這把槍1蕭風戲謔的笑著,挺了挺下身。

女人目光一縮,半跪在床上,看著蕭風鼓囊的褲襠:「行,掏出槍來,干.我吧。」

「……」蕭風有些無語,這女人果真是個騷貨!騷貨中的女王,屬於騷的流油的那種!奶奶的,讓老子干.你,老子還嫌你臟呢!

蕭風對這個女人的下面沒什麼興趣,倒是對那對大咪.咪深感興趣。畢竟,他想,到底是不是純天然的。

「好,看你這麼騷的份上,那我就不客氣了,一下就好1說完,把手伸向劈開大腿的女人。

還別說,手感真不錯!不像是填充了硅膠之類的填充物,是純天然的。縱橫花都多年,純天然和填充硅膠的,他還是能撫摸出來的。

21世紀什麼最值錢?人才啊!蕭風就是摸咪的人才,一手摸盡天下咪,神馬硅膠,自身脂肪等等填充物,都能夠分辨出來。

女人被蕭風揉捏著ru房,雖然床下有個死人在瞪著眼睛,但她卻不可抑止的發出輕聲呻.吟,甚至下.體濕漉漉的一片,想要個『填充物』來填充一下了。

咪咪在蕭風手裡改變著各種形態,把玩一番,就有些無趣了。畢竟,摸咪咪和做/愛都一樣,是需要找對人,找對感覺的!想到野狼剛才趴在這個女人身上聳動和抓著這對咪咪,他就沒了興趣。

再看女人的浪勁,靠在她下體的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蕭風眼珠一轉,戲謔的笑著,從咪咪上收回手,看著女人的臉:「想要麼?」

「想要,快乾我吧。」女人媚眼如絲,臉泛桃花的盯著蕭風,巴不得衝上來推倒這個帥哥。

「呵呵,想讓我掏出槍干你么?」蕭風再問道。

「對對,掏出你的槍,狠狠干我。」女人仰著頭,雙腿張的大開,等待蕭風進入世外桃源。

蕭風額頭閃過黑線,目光掃過床下死不瞑目的野狼,暗自嘀咕,野狼是從哪找了這麼一個極品騷娘們0等著哦,我要掏槍了。」說著,蕭風左手伸向褲子拉鏈。

女人撐著床的雙手緊緊抓著床單,看這個男人鼓囊的褲襠和動作,微微閉上眼睛,等待著他暴風雨的來臨。

「好了,槍掏出來了,要開槍么?」蕭風邪惡的聲音緩緩響起,女人只感覺腦門上頂著一個冰冷的傢伙。

女人先是一愣,jj怎麼會是冰冷的?鐵傢伙?下一秒,女人臉色大變,雙腿一哆嗦,差點噴尿。

「不要殺我,你說過不殺我的。」此時此刻,女人哪裡還想著幹事兒,眼睛猛地睜開。果然,自己的腦門上,頂著一把左輪手槍。這把左輪手槍,女人很是熟悉,正是剛才幹掉野狼的那把槍!

「呵呵,你不是讓我掏槍干你么?我這是在尊重你的意思哦。呵呵,我數一二三,就開槍干你哦。」蕭風戲謔的笑著。

「不,我不是要這把槍。」女人不敢搖頭,忙滿臉驚恐的說道。

「那是哪把?這把?」蕭風指了指褲襠,嘆口氣,搖搖頭:「這把槍是私家珍藏版的,非處.女不開槍!呵呵,如果我沒記錯,你應該不是處.女吧!野狼黃泉路上太寂寞,正好你也需要槍,呵呵,希望你們合作愉快。」蕭風瞥了眼地上的野狼。

「不要,我不要槍了。」

「一」

「二」

「三,啪」蕭風手槍一揚,嘴裡模仿出槍聲,隨即露齣戲謔的聲音:「你已經死了。」

女人身體一哆嗦,在蕭風『啪』聲響起的時候,下身很不爭氣的,泄了。一股黃色的液體,噴涌在白色床單上。

「大奶妞,以後記得別隨便要『槍』哦1蕭風邪笑著,收起左輪,轉身走出房間。

見蕭風走了,女人渾身無力的癱軟在尿液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眼睛盯著門口,目光中閃過一絲歹毒。

「你,你幹什麼。」女人剛準備爬起來,就見蕭風拎著一把菜刀,從外面走了進來。

蕭風把玩著手裡的菜刀,笑了笑:「你繼續休息你的,沒你什麼事兒。我找野狼借點東西,借完就走。」說著,單手抓住野狼的頭髮,手起刀落,好大一顆人頭滾落在地上,呈暗紅色的鮮血順著脖頸淌出來。

蕭風把窗帘撕了下來,把野狼的人頭包進去,沖著嚇得癱軟的女人擺擺手:「好了,我要走了,拜拜,你繼續休息吧,不用送了。」說完,也不去管床邊的無頭屍體,拎著人頭從二樓窗戶跳了下去,拖著院中的兩條狗屍,回到車旁。

女人全身顫抖著,看著大開的窗戶,嘴裡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手忙腳亂的爬起來,卻因無力一頭栽下了床,撞在了野狼的屍體上。

「啊~」女人看著無頭屍體,更是嚇破膽子,滾爬著逃出了房間。

蕭風把兩條狗屍放在尾箱中,野狼的人頭扔在副駕駛座下,看了眼時間,發動起車,向著南城十二點半的方向疾馳而去。

十二點半地下一層中,林默全身染血,手裡拎著三棱軍刺,臉色冷峻的盯著把他們包圍的霸幫幾百小弟,心裡不斷盤算著什麼。

在林默身邊,天門第一把尖刀團團把他保護在中間,滿臉猙獰,露出了尖刀本色!此時重重包圍下,他們都抱著殺一個不賠,殺兩個賺一個的瘋狂想法!在來之前,他們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殺出去1林默看著源源不斷增加的霸幫小弟,已然有了決定,冷喝一聲,率領天門尖刀,向著樓梯口衝去。

「殺1天門尖刀們眼睛血紅,揮舞著軍刺,沖向敵人。他們心裡都知道,一旦沖不出去,那今晚就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