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四十章不是真的敢親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不是真的敢親嗎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韓爽被蕭風壓在身下不能動彈,恨得她是咬牙切齒:「蕭風,你給我滾開1

「no,哥不是球,滾不了。」蕭風很乾脆的拒絕了韓爽讓他滾開的提議,右手有心無意的擦過韓爽胸前的圓球:「哎呦,不好意思1

韓爽氣得臉色煞白,心裡恨不得能把蕭風扒皮抽筋。「蕭風,你會後悔的1

蕭風嘆口氣,一臉的無奈:「其實,我在幫你!林琳去開門了,來的應該是你的奸.夫吧!你看咱倆現在的姿勢,你說他看到了會如何呢?」

如果不是雙手被壓在身下,韓爽真想抽蕭風的耳光!見過無恥的,但從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明明想占自己便宜,卻說得如此道貌岸然。「蕭風,你個岳不群1

「……」蕭風翻了翻白眼,也不和韓爽計較,偽君子就偽君子吧,反正韓爽有事,自己是幫定了!怎麼說,韓爽也是自己的房客!窩邊之草,又豈容他人窺視?誰敢吃自己的草,自己就爆掉他的小jj,揍的他生活不能自理!

「是舞兒回來了。」林琳的聲音從門口響起。

「風哥呢?他回來了沒有?我找他有事。」火舞穿著一身火紅色緊身衣,胸前碩大的肉團,隨著她走路,一顫一顫的。

「呵呵,在裡面呢。」林琳說完,一轉頭,火舞已經跑進了客廳。剛準備回客廳,門鈴聲再次響起。

林琳心中微驚,這次就是風哥說的『奸.夫』了吧?稍稍猶豫,林琳伸出了右手。

「風哥,啊,你們兩個幹嘛呢?不會有什麼『奸.情』吧?」火舞蹦跳進客廳,一眼就看到沙發上重疊的兩人,瞪大了眼睛。

蕭風目光被火舞胸前蹦跳的粉肉吸引住,暗暗嘀咕,以前也沒發現舞兒有這麼大的潛力啊!這麼大的胸,讓那些飛機場的mm見到,估計能羞愧而死吧。

韓爽趁蕭風盯著火舞的胸愣神之際,猛地一翻身,掙扎出蕭風的魔爪,出奇的沒有立刻翻臉,臉色有些異樣的站在沙發旁。

蕭風聳聳肩,拿起香煙,點上一支,瞪著火舞:「小屁孩子懂什麼,回房間學習去1其實他眼睛更多的是盯著火舞的胸。

火舞沖著蕭風豎起中指:「奸.夫淫.婦1

韓爽臉色鐵青,但咬咬牙卻沒有說什麼。自己經過剛才的大戰,已經渾身沒了力氣。現在再和蕭風動手,討不了好去。

「韓爽姐,有人找你。」就在這時,林琳的聲音從外面響起。

韓爽眉頭微皺,有人找我?再看向蕭風的時候,只見他已經滿臉的壞笑,嘴裡做著『奸.夫』的口型。

「爽兒呢?」一個略帶磁性的聲音傳了進來。

聽到這個聲音,蕭風也皺起了眉頭,他怎麼來了?!難不成,韓爽的奸.夫就是他?麻痹的,真沒眼光!就算你找不到我這種玉樹臨風,英俊瀟洒的偉男子,也不能找這種垃圾貨色吧!

韓爽瞪了蕭風一眼,咬咬牙,坐在了蕭風身邊的沙發上。關鍵時候,還得用蕭風來做擋箭牌。

火舞看著兩人的表情,心裡微動,難不成有熱鬧可以看?那自己就留下來看看吧,順便再往火上倒個幾桶油!

蕭風噴出一口煙霧,目光瞄向客廳大門。這小子最近應該春風得意了吧?但願你的春風,沒吹錯地方!要不然,老子可不慣你毛病!

「劉磊,你來這裡幹什麼?1韓爽盯著從客廳門進來的青年,臉色有些難看。

劉磊剛準備回答韓爽的話,目光卻不經意的落在韓爽繕砩稀J撬!蕭風!他怎麼會在這裡?!

「哎呦喂,這不是大名鼎鼎的三石哥嗎?」蕭風嘴角微翹,看著站在那裡發愣的劉磊,戲謔的笑著。

「三石?什麼意思啊,風哥。」火舞趕忙坐在蕭風的身旁,抱著他的胳膊,往自己胸部蹭啊蹭的。

蕭風感受著火舞胸前的柔軟,壓下想要去揉捏一番的衝動:「舞兒,這個衰哥你不認識吧?他是九泉市最『衰』的哥了!劉磊,磊字拆開寫,不就是三石哥嗎?」

「那這不是『鑫』字就是三金哥?『焱』字就是三火哥?哈哈,這名字真好笑,會不會石頭太多,搬起來砸到自己的腳?」火舞忍不住笑了起來。

韓爽平時和火舞雖然不對脾氣,但是聽到她取笑劉磊話后,忽然心中就升起了一股快感,再看火舞也感覺有點順眼了。

劉磊站在原地,臉色變幻一番。如果按他往常的脾氣,早就嗷嗷叫著衝上來和蕭風決鬥了。但是此時的他,卻不敢這麼做!這個王八蛋有個強勢的表哥,哼,等你那個表哥完蛋后,我看你怎麼囂張!

「呵呵,這不是蕭先生嗎?不知道蕭先生怎麼會在這?」劉靚心裡把蕭風祖宗八代的女性全部問候了一遍后,這才堆積出很假的笑臉,對著蕭風點點頭。

蕭風看著劉磊的假笑,很大方的不取笑他了。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嘛,即使這個三石兄笑得很假!

「我?呵呵,我如果說過來打醬油的,你信嗎?」

「不信。」劉磊認真的搖搖頭,心裡暗罵,麻痹,讓醬油淹死你。

「哦~~」蕭風拖了個長音,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旁邊的韓爽,忽然摟住她肩膀,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當然,在做這個動作之前,他看過四周,林琳並不在客廳中。

「現在知道了嗎?」蕭風人畜無害的看著劉磊。

劉磊臉色陰沉下來,拳頭用力的握了握,壓抑著心中怒火。

「有本事動手啊,動手老子今天就讓你躺著出去。」蕭風看著劉磊,眼睛中閃過一絲殺機。

劉磊不經意的注意到蕭風眼中的殺機,心裡一抖,不行,暫時還不能得罪他!等到王處長完蛋后,我再來收拾他!

「你是韓爽的什麼人?」劉磊咬著牙根,緩緩問道。

「你笨到這種程度了?這麼明顯都看不出來?」火舞雖然驚訝蕭風親了韓爽,但聽到這個什麼三石兄問出這麼傻逼的問題,忍不住嘲笑道。

「韓爽,他是你男朋友?」劉磊沒有搭理火舞,眼睛看向韓爽。

韓爽微皺眉頭,稍一猶豫,還是點點頭:「是。」相比較而言,其實她心裡更反感劉磊。當然,蕭風也不是什麼好鳥!

「真的?1劉磊不相信的再問一句。

「麻痹的,如果不是真的,我敢親嗎?看好了1蕭風佯怒著,張嘴在韓爽臉上又『啵』了一口,心裡大爽,韓爽這個啞巴虧吃定了!

劉磊目光依次落在蕭風和韓爽的臉上,重重的點頭:「好,很好!告辭了1說完,向著門口走去。

蕭風剛準備再刺激劉磊幾句時,手機鈴聲響了起來。看著屏幕上跳動的名字,蕭風心中忽然升起不好的預感。「喂,老王,什麼事?」

「蕭風,我栽了1老王的聲音很平淡,也僅說了這麼一句話。話落,手機掛斷了。

蕭風聽著手機中的『嘟嘟』聲,眉頭皺了起來,上頭還真把老王給抓了嗎?看來卸磨殺驢這一招,不僅韓爽這個娘們才能用的出來啊!

曾經他答應過老王,如果出事後,他一定會想辦法把老王撈出來。現在老王真的出事了,自己也該履行自己的諾言了!諸葛鑫,這又是你一手操作的嗎?

蕭風這邊剛掛斷電話,劉磊就接聽了電話。電話是他父親劉華打的,告訴他老王已經下馬,隨時準備報復吧。

沒錯,劉氏父子無時無刻不想著報復!大庭廣眾之下,堂堂副局長被當眾甩了耳光,又豈會咽下這口惡氣。

老王被抓,李南也將會在最近幾天外調,劉華的心中別提多舒坦了。舒坦歸舒坦,但是仇不能不報!

「我知道了,父親,呵呵1劉磊眉飛色舞的掛斷手機,再看向蕭風的目光中,就多了一份輕蔑和藐視。

剛才他懼怕蕭風的表哥,這才多多忍讓。現在老王被抓,他還需要低聲下氣,忍氣吞聲嗎?不,不能!如果真是這樣,那都折了他堂堂公安局局長公子的名頭了!

「蕭風,我勸你最好離開韓爽,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劉華略顯囂張的看著蕭風,冷笑著說道。

火舞眉頭皺了皺,這小子到底他媽的誰啊?!剛才還聽話的跟條狗一樣,怕風哥怕的要死,怎麼轉眼間又囂張起來了?難道狗仗人勢?

蕭風心情正不爽呢,哪容劉磊在這囂張!緩緩按滅手中的香煙,走到劉磊面前,眼睛與他對視,冷笑著搖搖頭:「真是聒噪1說完,右手閃電般探出,鎖住劉磊的鎖子骨,拎著他向著門口走去。

「蕭風,你表哥已經完蛋了,你如果敢動我,我就讓你把牢底坐穿1劉磊雙腳離地,臉色變得煞白,怒聲吼道。

「滾1蕭風單手打開客廳的門,右手用力,劉磊的身體騰空而起。幾乎同時,蕭風的右腳猛地踹在他肚子上,直接把他踹飛出去。

「啪」蕭風把門隨手關上,臉色冰冷的坐回沙發,摸出手機,開始打電話。「喂,李局,老王現在被關在哪?」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