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四十章劫囚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劫囚車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客廳中的氣氛有些壓抑,韓爽臉色怪異的看著蕭風,這王八蛋遇到什麼事情了,為什麼臉色這麼難看?

「蕭老弟,老王沒有關押在九泉,此時已經押解進京了。」對於接到蕭風的電話,李南並不感到奇怪。

蕭風眯了眯眼睛:「哪條路?」

「京九高速,現在已經出了九泉市。」李南不知道蕭風想要幹嘛,但還是告訴了他路線。

「嗯,謝了,李局1蕭風掛斷手機,眼睛掃了一圈:「我有事,要出去。」

就在這時,林琳端著水果盤,從廚房中走了出來。「吃……」林琳剛準備說吃點水果,可是一看,哪裡還有韓爽那個所謂的『奸.夫』。

「小丫頭,我出去有點事情,你今晚不要在客廳里等我,聽到沒有?」蕭風見林琳出來,冷峻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林琳乖巧的點點頭:「嗯,我知道了,風哥。路上注意安全哦。」說完,放下果盤,伸手幫蕭風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皺褶,宛如溫柔的小妻子一般。

蕭風心裡溫暖,但礙於韓爽和火舞都在,忍住狠狠親林琳一口的衝動:「嗯,我知道了,乖哦1

蕭風回到房間,把衛星電話裝進兜里,下樓開車,a4嗡嗡的響著,急馳而去,直奔京九高速入口處。

蕭風走了,火舞盯著沙發上出神的韓爽,冷笑著問道:「韓爽,那個三石兄是誰?你男朋友嗎?」

韓爽心裡正鬱悶呢,聽到這話忍不住怒道:「關你什麼事!小蕾絲1

火舞聽到『小蕾絲』三個字,臉色氣得煞白:「麻痹的,韓爽你沒病吧?1

林琳站在旁邊,見兩人又吵起來了,拍了拍有些疼的腦門,問了一個很弱智的問題:「哎,別吵了,什麼是小蕾絲?」

「……」韓爽和火舞相對有些無語了。

火舞狠狠瞪了韓爽一眼,心裡暗罵,臭娘們敢罵我蕾絲,等著老娘哪天我就把你『蕾絲』了!接過林琳遞上來的水果,蹬蹬蹬上樓回到房間,打開日記本,寫下了這麼一句話『四年時間,等待的太久,他似乎變了,不過我更喜歡現在的他。』

蕭風深邃的眸子閃爍著寒光,油門踩到底,a4風馳電騁的疾馳在高架橋上。

單手扶著方向盤,點上一支煙,狠狠的吸了一口,煙霧瀰漫在駕駛室中,讓蕭風冷峻的臉色稍緩。

下了高架橋,直奔京九高速入口衝去,隨即撥打了李南手機:「那輛車的車牌號是多少?」

「京車,黑色奧迪a8,前後各有兩輛警車開道。」李南說完,又加了一句:「蕭老弟,你要幹嘛?」

「劫囚車1蕭風嘴角上翹,一絲絲冷笑猶如石子擊中湖面般蕩漾起來,心中的殺意跳動著。

「劫車?你不要命了,來的可是國安局的人1李南的聲音儘是震驚。

「要命,是要他們的命1蕭風說完,不再等李南說過,把手機扔在了副駕駛座上。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蕭風打開車燈,一路追出了九泉市的地界。又是一個半小時左右,蕭風盯著前方的眼睛眯了眯,終於追上他們了!

刺耳的剎車聲響起,a4車打著轉橫在最前面一輛警車的前面,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第一輛警車的司機,眼看著a4橫在前面,不由得怒罵道:「麻痹的,找死嘛1腳下也趕忙踩在了剎車上,警車在距離a4一米多的距離停了下來,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剎車痕。

第二輛警車司機顯然沒有這麼高超的技術,雖然踩住了剎車,但依舊撞在第一輛車的屁股上。

蕭風吹了聲口哨,打開車門跳下車,向著中間的a8走去。他知道,老王就被關在這輛車中。

「站住1警車車門打開,幾個警察手持槍械跳了下來,槍口指著蕭風的腦袋。「幹什麼的?1

「劫囚車1蕭風指了指a8,淡淡的說道。

a8車中,老王坐在後座上,也注意到了外面的情況。當他目光觸及到蕭風時,只感覺眼睛有些濕潤,這個男人是來實現承諾的嗎?

心中感動過後,老王又忍不住罵了一句:「笨蛋,這個時候來送死嗎?真以為這是古代,能劫囚車嘛1

老王旁邊的中年人聽到這話,眉頭微皺:「王處長認識這個人?」

老王眼睛盯著窗外,沒有回頭:「嗯,認識1

「好大的膽子,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吧1副駕駛座上的,顯然是個暴脾氣,冷哼一聲,打開車門跳下了車。

蕭風無視周邊的槍械,沖著a8的墨色玻璃輕輕點頭,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老王在裡面能夠看到。

a8副駕駛車門打開,跳下一個男人。蕭風的目光落了上去,上下打量了一番。男人有三十歲左右,身材魁梧國字臉,瞪著碩大的眼珠子。

「你是誰?有什麼事情?如果說不出理由,那就是叛國罪1國字臉看著蕭風,牛眼中冒出殺機。

蕭風心裡一跳,叛國罪?難道,他們給老王扣得帽子是叛國?0老王呢,我要見他。」

「你果然是老王的同夥!給我把他抓起來,一起押進京。」國字臉下了命令。

「等等。」a8後車門打開,老王和一個中年人走了下車。

老王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盡量平靜一些。「蕭老弟,你怎麼來了?」

「你怎麼讓他出來了?」國字臉見老王也下了車,眉頭皺起,看著老王身邊的中年人。

「聊幾句而已,怎麼說以前也是同僚,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中年男人拍了拍國字臉的肩膀,看著警察們:「都把槍收起來吧。」

蕭風走到老王身邊,掏出香煙,遞過去一支:「老王,告訴我,怎麼回事。」

「呵呵。」老王笑了,笑得有些苦澀,有些不平。「叛國重罪,這次我栽定了1

叛國罪,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頭等大罪,什麼殺人qj都沒法和叛國罪相比。老王雖然知道蕭風有大背景,但這次也感覺沒什麼希望了。

蕭風眉頭跳了跳,果然是叛國罪。「我想和他單獨聊聊,可以嗎?」蕭風對兩個國安局的人說道。

「不行1國字臉大聲道。對於蕭風的這個要求,另一個中年男人,也沒有再說話。畢竟,這是大忌諱。

老王吸了一口煙:「呵呵,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就說吧1肥嘟嘟的胖臉上,寫滿了疲憊和憔悴,但卻很是平靜。

蕭風笑了笑,摸出了手機,播出一個號碼:「喂,諸葛,這是你操作的嗎?」

「哎呦喂,稀客,呵呵。」諸葛鑫的聲音自手機中清晰傳出,有些刺耳。「蕭風,說吧,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

「老王的事情,是你在幕後操作嗎?」蕭風聲音平淡的再問一遍。

「nonono,你誤會了,我手伸得再長,也伸不進國安七局吧。」

「老王現在在我身邊,我想和他單獨聊聊,怎麼樣?」蕭風眯了眯眼睛。

「如果我說,不,呢?」諸葛鑫那邊沉默了一下,邪性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不會的,因為你和我一樣,都是足夠囂張狂傲的人。」蕭風忽然笑了,很肯定的說道。

「呵呵,好,這件事情我安排。哦,對了,蕭風,提醒你一句,渡邊三郎近期會有行動哦,你可別陰溝翻船!要不然,我可再也找不到像樣的對手!我們的博弈,才剛剛開始1諸葛鑫笑著掛斷了電話。

蕭風緩緩收起手機,吐出一口悶氣,看來自己最近兩年在國外,倒是給了諸葛鑫發展的時間!

想到諸葛鑫的話,蕭風不由得搖頭苦笑,他們兩個人的博弈,又有多少人淪為棋子,變成炮灰呢?比如,近在眼前的老王,就是一個吧!麻痹的,諸葛鑫絕對是個瘋子!

鈴聲響起,國字臉接聽電話,眼光詫異的看了眼蕭風,點頭掛斷電話。「我給你們五分鐘時間。」

「一分鐘就足夠!走吧,老王,去車裡聊聊。」蕭風拍了拍老王的肩膀,當先回到了a4車中。

老王看著蕭風的背影,原本平淡的肥臉上閃過一絲激動,難道蕭風的背景強大如斯了?或許,自己真的不用再死!能活著,誰願意死!想到這裡,老王只感覺自己步伐都輕快不少,向著a4走去。

「老王,你說如果咱倆現在開車逃跑,他們會追我們嗎?」蕭風看著打開車門坐進來的老王,笑著問道。

老王臉上的肥肉抖了抖,趕忙搖搖頭:「蕭老弟,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1

「呵呵,是嗎?你馬上就會感覺到好笑的1蕭風嘴角上翹,猛地發動起a4車,掛擋踩油門,一氣呵成。

還未等老王反應過來,a4車發出轟鳴,隨即竄了出去。感受著窗戶上灌進來的熱風,老王這才清醒過來:「蕭風,你傻了啊!快停車!這樣你也會完蛋的1

老王臉色煞白,目光有些驚恐。他原本以為蕭風是在開玩笑,哪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帶著他跑!只要一跑,那叛國重罪的帽子,也會落在蕭風的腦袋上。

「呵呵,沒覺得很好笑嗎?看看,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呢。」蕭風邪笑著,目光落在反光鏡上,看著站在警車外的警察和兩個國安局的人,恐怕打死他們也想不到,自己真的敢劫囚車吧。

國字臉和中年人等a4車都跑出幾百米了,這才反應過來,臉色大變,怒吼道:「追1說完,趕忙坐進了a8車中。四輛警車也打開警笛,爆閃著警燈,直追蕭風的a4車。

————————————————平安夜,小舞鬱悶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