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四十二章火舞的日記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火舞的日記本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握著林琳的小手,輕輕揉捏著,嘴巴印了上去。

「唔唔……」林琳掙扎一下,但終歸在蕭風溫柔與暴力的雙重侵犯下,不再掙扎,開始回應起蕭風的親吻。

淡淡的煙草味,讓林琳微皺眉頭。不過沒幾秒鐘,她終沉淪在這種夾雜著煙草味的柔情當中,不願拒絕,只想把自己溶進蕭風的身體裡面去。

蕭風雙手緊緊摟著林琳的身體,瘋狂的親吻著,把她壓在身下。「寶貝,我愛你。」蕭風趴在林琳耳邊,厚重的喘息聲響起。

林琳心中一顫,寶貝?風哥這是在叫我嗎?一股濃濃的幸福感席捲全身,林琳終不再矜持,纖細的手指,輕輕劃過蕭風的身體。

忽然,林琳小手不經意觸摸到蕭風某個堅挺的部位,不由得臉色一紅,心裡稍稍猶豫,感受著身上蕭風的欲.火,嘆口氣,算了,風哥喜歡在車上,那就在車上吧!

雖然是她的第一次,但林琳卻沒什麼怨言。她愛風哥,愛得已經有些瘋狂了!風哥提的任何要求,她都不忍去拒絕!包括,讓她去死!

蕭風雖然猜不到林琳的心裡變化,但他卻能通過林琳身體的變化,來猜測她的心理。身體先是僵硬,然後變得柔軟,看來小丫頭也經過一番猶豫吧!

蕭風心裡微微感動,手指撥弄著林琳胸前的凸起,猶豫著是不是要繼續下去。

就在這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咳咳,我什麼也沒看到,你們繼續。」

蕭風心中一驚,猛地抬起頭,只見火舞叼著香煙,似笑非笑的站在車窗外,黑又亮的眼睛打量著車內。

林琳小臉刷的一下紅了,完了完了,怎麼會被舞兒撞到呢!自己以後怎麼在她面前抬頭啊,完了!想著想著,林琳無地自容,鑽進了蕭風的懷中。

蕭風盯著火舞咬牙切齒,真恨不得下去狠狠抽她兩個耳光。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你說你來就來吧,在旁邊老實兒偷偷摸摸看著多好,竟然還敢出來打攪自己的好事!

蕭風身體遮擋住火舞的目光,把右手從林琳上衣中抽了出來,安慰著懷中的林琳:「小丫頭,放心吧,車裡黑漆漆的,她看不到什麼的。」

林琳聽到蕭風的話,臉色稍稍正常一些,真的看不到嗎?不會吧?!

蕭風拍了拍林琳的後背,等她坐起來后,打開車門,跳下了車:「你怎麼出來了?」

「我?我出來看月亮的1火舞奸笑著,噴出一口煙霧。

蕭風看著火舞嘴裡的香煙,皺了皺眉頭,一把扯掉她香煙,扔進自己嘴裡,狠狠吸了一口:「火舞,如果你再敢抽煙,那你就小心點1

火舞豎起一根中指:「嚇唬我啊1

蕭風一聽這話,炸了,小屁孩子,老子今天就嚇唬你了0你給我進來。」說完,一把揪住火舞的耳朵,拎著她進了別墅中。

憑林琳的薄臉皮,如果火舞不走,她是不會好意思下車的!既然這樣,那自己就乾脆先解決了火舞再去安慰林琳吧。

林琳見蕭風和火舞離開后,這才輕輕打開車門,揉了揉發燒的臉蛋,這可怎麼是好啊!想了想,小臉上閃過一絲笑容,哼,如果舞兒那傢伙敢到處亂說,我就威脅她,把她藏槍的事情告訴風哥!

蕭風拎著火舞的耳朵,一路來到她的房間。「哎呦,風哥,你放開我,要不然我告你非禮1

蕭風撇撇嘴,鬆開火舞的耳朵,一屁股坐在床上,眼睛盯著她。火舞從小就風風火火的,看來長大后非但沒有半點收斂,反而更加猖狂了!性感奇異的服飾,誇張炫彩的頭型,深紫色的眼影,無一不在彰顯著她『小太妹』的身份。

「舞兒,你剛才看到什麼了?」蕭風想了想,邪笑著問道。

火舞剛準備說看你們倆車震,但目光觸及到蕭風表情時,立刻腦袋搖的如撥浪鼓一般:「放心吧,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也不會告訴別人,你把房客誘拐進車中,準備qj的事實1

「……」蕭風無語,也不再搭理火舞,眼睛四下掃蕩著。忽然,目光落在窗邊書桌上的日記本上。

「嗯?這是什麼?」蕭風嘀咕一句,伸手把日記本抓在了手中。

火舞看見蕭風的動作,不由得嚇了一跳,尖叫一聲,就要去搶回日記本。

蕭風見火舞滿臉緊張的來搶日記本,不由得大是好奇,閃身躲過撲來的火舞,若有所思的笑著:「舞兒,你這麼著急搶這玩意,要幹嘛啊?!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嘿嘿,哥咯」

「不許看1火舞臉色發白,身體再次撲了上去,誓死要奪回日記本。

火舞越是搶奪日記本,蕭風心中越是好奇,這個日記本中到底記了些什麼東西,導致火舞如此失態。

火舞見蕭風就要打開日記本,心裡一顫,急的哭了出來:「不許看,你還我的1聲音嗚咽,格外可憐。

蕭風看著火舞臉上的淚水,不由得嚇了一跳,拿著日記本的手哆嗦一下,這還是舞兒嗎?她怎麼會哭?

「乖,舞兒乖,別哭了好不好?我不看了,不看了!給,我還你日記本。」蕭風舉手投降,把手裡的日記本遞給火舞,幫她輕輕擦拭著淚水。

火舞的哭泣,由不得他不緊張!長這麼大,蕭風很少見火舞會哭泣的!見她的眼淚,哪裡還敢再逗她,乖乖認輸了。

「只要你不看,我就不哭了。」火舞抹了把淚水,破涕為笑,緊緊抱著懷裡的日記本。

蕭風搖頭苦笑,這眼淚來得快,去的也快啊!看著她懷中擠壓的胸部都有些變形的日記本,更是奇怪,日記本上有什麼呢?

又和火舞聊了幾句,蕭風匆匆離開她的房間。畢竟,那還有一個林琳需要他安慰呢。

等到蕭風離開后,火舞站在窗邊,抱著懷裡的日記本,臉色有些黯淡,風哥,裡面的東西你真的不能看!腦袋中胡思亂想著,目光卻不由得落在樓下院中的a4車上。

蕭風去林琳房間安慰她一通后,順便想厚著臉皮在她的房中睡一晚。結果林琳被火舞撞見后,猶如驚弓之鳥,哪裡還敢留蕭風過夜,趕忙把他『請』出了房間。

蕭風有些無趣的回到自己房間,心裡暗罵火舞,撞破他的好事!要不然,此時已經推倒林琳,摟著她睡覺了!現在倒好,自己獨守空閨,寂寞空虛冷啊!

吸了支煙,蕭風摸出衛星電話,撥打出一個號碼。「喂,小北,有什麼進展嗎?」

「暫時沒有,九泉市的天眼系統我已經全面控制,但並沒有發現渡邊三郎的存在。難不成,他私下逃回日本了?」

「不可能1蕭風搖搖頭:「在沒有幹掉我之前,他不會回塞現在就猶如一條毒蛇,隱藏在暗處,等待著對我一擊必殺的機會1

「嗯,風哥放心,我會時刻注意著九泉的事情。」小北認真的說道。

蕭風點點頭:「嗯,有情況隨時給我彙報。」剛準備掛斷電話,又想起什麼,緩緩問道:「小北,基地最近沒事情吧?」

「呵呵,大事沒發生,就是基地又出現一個怪物1

「怪物?叫什麼名字?」蕭風眉頭一揚,有些興奮的問道。

在基地能被稱為怪物的,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曾經,螃蟹被稱作怪物,妖刀被稱作怪物,狂戰也被稱作怪物!當然,至於無名,那已經不是怪物了,完全逆天存在了。

「他的名字,有點怪異!哈哈。」小北似乎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忍不住笑著說道。「王老吉。」

「嗯?王老吉?你要喝涼茶嗎?」蕭風一愣,小北怎麼答非所問的!

「……」小北也有些無語,隨即竊笑道:「不是,那個怪物就叫『王老吉』,外號『涼茶』。」

「……」蕭風汗,暴汗,瀑布汗!這果然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啊!良久,蕭風的心臟才恢復正常跳動:「他怪在哪裡?」

「說不出的怪異,就猶如我在面對妖刀的時候感覺一樣1小北想了想,最終也沒想到一個貼切的形容,只能如此說道。

蕭風緩緩點頭:「實力呢?」

「強1小北嚴肅的說道:「兩月之內,連續越級挑戰,排名從172躍至第十五!明天,他將會挑戰十二號,也許他依舊會創造奇!

蕭風目光一亮,煞風多久沒有出這種怪物了?!妖刀?對,上一個如此逆天的怪物,是妖刀!越級挑戰,越挫越勇!

「對他進行a級培養,過一陣子無名他們會回去,我會交代無名的1蕭風緩緩說道。

「我知道了,風哥。」

「呵呵,我睡覺了,你也休息吧。」蕭風笑著,就要掛斷電話。

「睡覺?」小北有些無語:「風哥,小島上正大中午的,睡什麼覺埃」

蕭風擦了把冷汗,自己腦袋什麼時候這麼遲鈍了。「好吧,那再見吧。」說完,掛斷了電話。

蕭風半躺在床上,點上煙吸了一口,眼睛眯在一起,不知道老傢伙那邊有沒有渡邊的消息呢?!

蕭風決定,當務之急,就是先把渡邊三郎幹掉!渡邊三郎是一個致命的大麻煩,一旦疏忽,那就是用『死』來做代價的!蕭風討厭麻煩,所以會在麻煩出現前,就把麻煩銷於無形!

——————————道歉!我道歉,我有罪*———————————

我表示很無語,因為昨天沒有陪女友過平安夜,和我吵架,今天我哄了一天,直到晚上十點左右才回來……當然,是回賓館~~嘎嘎,我回到賓館,晚飯都木有吃,555,就開始碼字了!今天就這一更吧,明天爆發補償大家!大家可否滿意?!抱歉,不好意思!!!晚安,各位!)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