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四十四章女妖精-濃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女妖精-濃情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濃情被蕭風抓著手,只感覺心神一陣陣蕩漾,媚眼如絲如電,瞟向蕭風俊逸的臉。「走吧,我們進去說。」濃情反手拉著蕭風的手,拖著他向著裡面走去。

蕭風看著濃情裸露著大半個白花花的背,忽然升起一股『完了,老子好像中計了』的念頭。

濃情鬆開蕭風的手,打開客廳門,彎腰換上拖鞋。「換一下拖鞋吧,小帥哥。」

蕭風有些哭笑不得,看來自己是被這個女人耍了!麻痹的,你坑老子沒事,但你害苦了火天啊!一路上闖了十幾個紅燈,估計扣除的分數,足夠讓火天重新學三次駕照了!

蕭風剛準備發火,濃情已經拿起拖鞋,蹲下仰起頭,畫著紫色眼影的眼睛盯著他:「小帥哥,特意為你準備的拖鞋哦,呵呵,我來幫你換拖鞋。」

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從濃情嘴裡說出來,卻格外的充滿誘惑力!尤其是看到濃情的腦袋靠近自己胯下的位置,蕭風的小心臟就忍不住飛快的跳了起來。

特意為自己準備的拖鞋?看來這娘們窺視自己不是一天兩天了啊!蕭風壓下下體翹起來的衝動,嘆口氣,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哥長得這麼帥,被美女惦記也不是什麼意外!

蕭風翹起腳,濃情蹲在地上,幫他溫柔的換上拖鞋。既然知道許諾根本沒事,蕭風的心也就放了下來。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濃情精心打扮的衣著和妝容。

濃情蹲在地上,膝蓋擠壓著胸前的兩團粉肉,呼之欲出,盡情的吸引著蕭風的目光。摸一摸?既然她把自己騙來了,應該會給摸吧?

蕭風看著蹲在地上的濃情,忽然想起在東京的日子。他瞧不起日本這個卑劣的國家和種族,但唯獨對日本娘們充滿了敬意。他在東京住了兩個月,無論是夜店的妞還是良家女孩、鄰家小妹神馬的,都有一手取悅男人的把戲。

蕭風開始深感驚訝,難道日本女人天性如此嗎?最後他才聽說,在日本的初中,還專門搞了個課程,來教女人們如何如何,比如老樹盤根,訣竅在哪裡?怎麼刺激g點?

什麼進門換拖鞋啊,在日本是小意思,那些娘們都是跪著服務的。蕭風想到這,又忍不住嘆口氣,唉,自己如果說讓濃情跪下服務,不知道她會不會一腳把自己踹出去呢。

濃情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給蕭風足足換了兩分鐘拖鞋,胸前粉肉擠壓著換了好幾種形狀!

蕭風擦了擦有些濕潤的鼻子,還好,已經不是雛了,不會再干那種見到『肉肉』就噴血的糗事!娘希匹的,這娘們肯定是故意擠壓粉肉勾引老子呢!

「進來坐吧。」濃情站起來,手很自然的搭在蕭風胳膊上,兩人並排著走到沙發上相對坐下。

沙發前的茶几上,擺著幾瓶茅台和一盒中華煙,除此之外,就是幾道簡單的下酒菜。

「濃情姐,許諾呢?你不是電話中說她出事了嗎?」蕭風坐在沙發上,抽出中華,熟練點上煙,開始找麻煩。

「男人果然都是虛偽的1濃情坐在蕭風對面,有些鄙視的看著他。上次這個男人和許諾來的時候,自己給他香煙,他還說不會抽!

蕭風笑了,嘴裡的濃煙化成一道線,噴在濃情的臉上:「虛偽嗎?呵呵,總比把我騙來的騙子強吧?」

濃情並沒有對蕭風無理的動作感到生氣,大眼睛盯著蕭風看了幾秒,忽然露齒一笑:「小帥哥,女人都是喜歡騙人的,你習慣就好了。」

「ok,那你總得告訴我,今天叫我來幹嘛吧?如果沒什麼事情,就先走了,我那還有一堆事情沒忙完呢。」蕭風說著,作勢就要站起來。

濃情拿起茅台,倒下滿滿兩大杯,一把按住蕭風的肩膀:「不許走,今天陪我喝酒。」

聽到濃情這麼說,蕭風忽然想起了個濃情喝完酒,不會酒品也不好吧?嗯,這一次就算這娘們酒品再不好,喝完酒想找人上床,自己也滿足她吧。

濃情從對面站起,坐在蕭風旁邊,大半個身子柔若無骨的依偎在蕭風懷裡,飽滿柔軟的胸部摩擦著蕭風的胳膊,讓他有種立刻在沙發上把濃情放倒的衝動。娘的,這娘們竟然沒戴罩罩!那顆小凸起明顯就能感覺得到!

「小帥哥,我們是同一種人,你覺得呢?」濃情趴在蕭風的耳邊,嫵媚的伸出香舌,輕輕吸允著蕭風的耳垂。

蕭風有些渾身不舒服,他並不太習慣被女人調戲0是嗎?我可是處男哦。」蕭風露出一個很賤的笑容。「想給我開苞,三千萬開苞費!一手交錢,一腳劈腿1

「處男?你確定?呵呵,三千萬小意思,我可以給你!但如果我檢查出你不是處男,小心我去消費者協會告你哦,告你欺騙消費者!要不然,我就親自操刀,給你割掉小jj哦~」濃情戲謔的笑著,眼神瞟向了蕭風的胯下。

蕭風身體一哆嗦,只感覺下體涼颼颼的,彷彿被凈身了一般。「額,何必這麼認真,我說著玩的。」

濃情淺笑著,端起兩杯茅台:「我聽許諾說,你酒量不錯!今天姐心情不好,想找人喝酒!你很榮幸,是我第一個想起來的人。」

「濃情姐,知道嗎?我最恨女人騙我1蕭風沒有伸手接酒杯,眼睛盯著濃情。

濃情聽到蕭風的話,放下左手的酒杯,輕輕撫摸著蕭風的臉:「小帥哥,不要生氣哦,來,姐姐喂你喝酒。」說著,嬌艷的紅唇湊近右手酒杯,輕輕喝了一口,湊在蕭風嘴邊。

蕭風看著鮮艷的紅唇,心裡暗自嘀咕,貌似艾滋不通過唾液傳播吧?算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娘們,我喜歡!夠味啊!

蕭風雙手捧著濃情的臉,嘴巴印在了紅唇中。辛辣的液體經濃情口中溫熱,散發著一股沁人的香味。酒,是美酒!人,是美人!

「50年窖藏茅台,絕對珍品1酒一入口,蕭風迅速的品嘗了出來。雖然酒中攙和了濃情的口水,但依舊難掩酒液的醇香。

這種窖藏的茅台珍品,是一種特供的酒,在外面那些茅台專賣店是看不到的。當然,外面的茅台專賣店,大部分茅台,都是假的。

酒液順著喉嚨,緩緩流淌下去。酒入腸,一股熱氣自蕭風丹田位置緩緩升起,渾身有些燥熱起來。

「好喝嗎?」濃情單手摟著蕭風的脖子,親昵的依偎在他的懷裡。

蕭風看著香舌輕舔紅唇的濃情,笑著點頭:「珍品佳釀!酒美人更美1說完,右手輕輕撫摸著濃情後面裸露的背,手感極佳,光滑水嫩。

濃情纖細的手指輕輕劃過蕭風的臉,向下划動著,伸進了衣服中。「還要喝嗎?」

「當然要喝1蕭風隔著衣服,抓住了濃情的小手,揉捏一下:「這次我喂你。」說著,喝了一口,趴下了身體,壓在濃情的身上。

一瓶窖藏茅台,在兩人幾乎調情的狀態下,喝了下去。濃情原本白皙的臉龐,此時微微泛起紅潤,媚眼迷離的盯著蕭風:「小帥哥,你和許諾什麼時候認識的?」

蕭風聽濃情提起許諾,端著酒杯的手頓了頓,露出一絲苦笑:「大姐,能不提她嗎?我會有種負罪的感覺。」

「好,不提,我們來喝酒1濃情從蕭風懷中坐起,巧之又巧的避過蕭風伸來的右手。

蕭風看著濃情的後背,有些欲哭無淚,這臭娘們肯定是故意的!對,一定是故意的!喝了一瓶茅台了,除了親了幾下后,那對讓他眼饞的咪咪始終沒找到機會下手!剛鼓足勇氣準備下手吧,又沒撈著!唉,糾結啊!

濃情又打開一瓶茅台,對著瓶子狠狠吸了一口,咕嘟咕嘟的吞咽著。酒漬順著嘴角,緩緩流淌到白皙的脖子上,順著肌膚淌了進去。

蕭風看著濃情,眯了眯眼睛,這個女人到底想要幹嘛?灌醉自己嗎?看著肌膚上滾危蕭風眼睛一亮,奪過濃情手裡的酒瓶:「別喝了,酒都流進衣服里去了。」說完這話,右手堂而皇之的伸進了濃情的衣服中。

濃情似乎有些醉了,媚眼朦朧,雙手摟著蕭風的脖子,這次沒有拒絕。「小帥哥,你占我便宜哦。」

蕭風嘿嘿笑著,有便宜不佔王八蛋!上次他錯過許諾喝醉酒,就有些後悔莫及了!當時他就發誓了,以後遇到這種情況,自己一定要做小人!先推了再說!何況,按濃情的性子,推了應該沒事情吧?!

終於,蕭風的右手攀上了夢寐以求的高峰。

在這一刻,蕭風有些驕傲,有些自豪!也許當年他們攀上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的時候,同樣是如此的驕傲和自豪吧?!他們攀上的是自然界最高峰,而自己則是攀上女人界最高峰。

蕭風還真沒見過,有哪個女人的雙峰可以比濃情的更加誇張和高聳了!至少,在縱橫花都的這幾年當中,差不多大小的倒是見過,但是要超越濃情的,卻一個沒有!

怎麼說的來著?姐一直被模仿,但從未被超越!此時此刻,蕭風深切的感覺,這句話就是為濃情量身打造的!

蕭風手指輕輕揉捏著凸起,濃情身體扭動,嘴裡發出悶哼聲……衣服漸漸掀起,女人界第一高峰,終於以全貌出現在蕭風的面前。

美!*———這是蕭風唯一的想法和念頭!

___________________第二章!!*—————————————小舞繼續碼字去——————碼完就更新————大概在十一點半左右!小舞四更求鮮花,求收藏,求貴賓哦!!有貴賓,下周大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