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四十五章床底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床底下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有些窒息,這是一種如何形容的美法?!縱橫花都幾許,從未遇如此極品!

看著眼前的酥胸粉肉,他忽然想起一首淫人騷客的詩:一團紅玉下鴛幛,睡眼朦朧酒力微;皓腕高抬身宛轉,銷魂雙乳聳羅衣。

意境雖然不同,但相同的是一對酥胸,都美到了極點!大而高翹,圓而挺拔,僅看著,就讓人升起不忍去揉捏的憐惜之情。

「美嗎?」濃情媚笑著,雙手環抱著蕭風的腰,並不為如此裸露在蕭風面前而感到害羞。

蕭風鄭重其事的點點頭:「美,是我見過最美的一對兇器。」

「比許諾的如何?」濃情抓著蕭風的衣服,輕輕向上卷著。她有些醉了,也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蕭風壞笑著看著濃情,趴下身體,張嘴含住凸起,輕輕吸允幾口。「不告訴你1

「哈哈,我們繼續喝酒吧。」濃情坐起身體,順手把蕭風的上衣脫了下來,扔在了地上。

蕭風有些肉痛,這娘們這麼不講究,那可是名牌啊,就這麼給老子隨意丟在地上?!

濃情站起來,在蕭風臉上親了一口:「白酒沒有了,我去拿幾瓶紅酒哦。」說完,搖曳著腰身,去酒櫃拿酒了。

等到濃情離開,蕭風揉了揉臉,從剛才那種奪人心魄的美中清醒過來。濃情如果穿著三點式去當模特,恐怕就沒其他人什麼事情了!如果她想要進入**界,估計就憑這一對兇器,蒼老師也得下崗一鞠躬了。

拿起桌子上的煙,點上一顆,壓了壓心中的**。剛吸了幾口,濃情**著上身,手裡拎著兩瓶紅酒,走了出來。那一對兇器,隨著她身體的晃動而顫抖著,讓蕭風狠狠吞了口口水。

濃情看著蕭風臉上的表情,露出一絲笑容。沒有男人能夠抵抗的了自己的誘惑,從來都沒有一個!

「紅酒喝的習慣嗎?」濃情坐在沙發上,拿過蕭風手裡的香煙,吸了一口,沖著蕭風臉上噴出一口煙霧。

蕭風驚奇的發現,一旦香煙在手,濃情那種骨子裡透露出的滄桑感就會出現。這個女人,到底有過什麼往事?!不過在**的燃燒下,蕭風現在最想探討的是她的肉體,而不是她的往事。

蕭風拿起桌上的紅酒,打開后,往高腳杯中倒了兩杯,遞給濃情一杯。「濃情姐,女人要多喝紅酒哦。」

濃情笑了笑:「相比較而言,我更喜歡白酒的醇香和辛辣。」

蕭風舉了舉杯:「呵呵,來吧,乾杯。」紅酒雖然是用來品的,但蕭風現在顯然是沒什麼耐心一口一口的品嘗下去,咕嘟咕嘟喝完算事兒,然後就去滾床單去。

蕭風乾了杯,濃情卻淺嘗即止,笑著搖搖頭:「你浪費了這瓶紅酒。」

「呵呵,拉菲家族的a字珍藏,世界上有價無貨,比82拉菲要珍貴的多!沒想到,在你這能品嘗到,我應該感到榮幸。」蕭風打了個響指。

濃情有些詫異,原本她以為蕭風不懂紅酒,這才一口氣喝了下去。現在見他僅憑口感就能品嘗出來,由不得她不驚訝。「你既然知道是珍藏,為什麼要喝的這麼急?」

「呵呵,因為此時此刻,有比這瓶紅酒更加珍貴的東西在吸引著我。」蕭風說著話,兩根手指勾起了濃情的下巴。

濃情笑了:「我會把你這句話當成是我的讚美1說完,身體主動貼在蕭風身上,兩個人翻滾在了沙發上。

短短几分鐘,濃情下身的短裙也消失不見,被蕭風扔進了沙發底下。奶奶的,敢扔老子的名牌上衣,老子就把你的短裙扔沙發下面去!

如果濃情知道蕭風此時的心思,不知道她又該做如何感想呢!胸前一陣陣觸電的感覺,這個男人果然是個老手,業務很是嫻熟。

蕭風的手指彷彿充滿了魔力般,每當手指劃到一處地方,那個地方的肌膚就會跳起一層雞皮疙瘩,產生酥麻的感覺。

蕭風撫摸濃情身體的時候,濃情也沒有閑著,輕輕褪下了蕭風的牛仔褲。看著鼓囔囔的內褲,濃情伸出了手,輕輕揉捏一下,緩緩拉下了內褲。

蕭風見濃情盯著自己的小弟弟,臉上有些得意:「怎麼樣?大吧?」

「呵呵,我喜歡。」濃情說著,緩緩趴下了身體,張開了嘴巴。

「唔。」蕭風忍不住發出悶哼,雙手揉捏著濃情的柔軟。當他的目光觸及到桌上的紅酒時,忍不住戲謔的笑了,紅酒有時候,不一定非用喝的。

蕭風張嘴吸了一口,沖著濃情的玉體噴出。猩紅色的液體遍布濃情白皙的身體,刺激了蕭風的感官。

舌尖輕輕吸允著濃情身上的紅酒,兩個人也從沙發上滾落在木質地板上。「噗。」又是一口紅酒噴出,濃情的身體扭動著,如八爪魚一般攀在蕭風身體上。

前戲足足十幾分鐘,蕭風準備提槍進入正題了。

濃情看著蕭風,搖搖頭:「等等。」說完,在蕭風臉上親了一口,從桌子下抽屜中摸出一盒還未開封的tt。

「我不喜歡這個。」蕭風微皺眉頭,畢竟穿著雨衣工作,有些不舒服的。

濃情像是哄孩子一般,親吻著蕭風的脖子:「乖,戴上吧。」

最後在濃情的強烈要求下,蕭風還是穿上了雨衣。分開雙腿,蕭風提槍上馬,馳騁疆常

濃情雖然私生活泛濫,但她卻有一個一直遵守的習慣。無論是誰,都必須要戴上tt。除非,除非她再次愛上一個男人,才會真正與他融為一體吧。

正當蕭風準備與濃情大戰三百回合的時候,門口傳來異響。蕭風心中一驚,趕忙剎住了車:「不會是許諾回來了吧?」同時心裡悲嘆,自己不會這麼悲催吧,和兩個女明星搞事兒的時候被林琳撞到,難道現在和濃情,又要被薪?

「應該是,趕緊抱我上樓1濃情雙手勒緊了蕭風的脖子,趴在他耳邊說道。

蕭風忙點點頭,抓起自己的牛仔褲,抱著濃情拔腿向著樓梯跑去。兩人身體還緊緊連在一起,隨著跑動產生摩擦,讓濃情忍不住悶哼出來。

上樓隨意打開個房間,蕭風隨手把門鎖上,將濃情扔在床上。剛準備起來穿牛仔褲,卻被濃情一把摟在了懷裡。「我還想要。」

「……許諾回來了。」蕭風看著身下的美人,說不想繼續那是要天打五雷轟的!可是,許諾發現了怎麼辦?!

「放心吧,沒事的1濃情伸手抓著小蕭風,輕輕揉捏著。

蕭風被濃情一挑逗,哪還能忍受得住,直接撲了上去,蕩漾起一室春色。

濃情臉上露出一絲玩味,雙手摟著蕭風,積極的迎合著他。

一樓大廳中,許諾皺著眉頭,打量著桌子上的酒瓶和菜。「難道有人來了嗎?」說著,目光卻猛地落在了木地板上,一簾tt入眼。

「……」許諾臉色紅潤,閃過一絲佯怒,這個濃情真是越來越不檢點了,現在竟然把男人都帶回來了!

回頭看了眼鞋櫃方向,果然擺著一雙男士的鞋子。沙發旁邊,則是一件上衣。許諾苦笑搖頭,看來自己還是找機會搬出去吧,萬一哪天真的撞上了,那多不好埃

許諾也不去管客廳桌子上的東西,拎著包包,向著樓上自己房間走去。來到自己房間門外,許諾忍不住看了眼濃情房間門,他們正在裡面亂搞吧?!算了,自己去房間躲躲,等那個男人走了以後,自己再出來。

「嗯?」許諾伸手擰動門把手,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她一直都有不鎖房間門的習慣,來到這裡也沒有想改!自己走的時候,明明房間門沒有鎖,現在怎麼鎖上了?難道,是濃情給鎖的?

許諾嘆口氣,打開包包,從裡面取出一串鑰匙。找出房間門的鑰匙,插了進去。

轉動門把手,推開房間的門。取下鑰匙,扔進包包里。「好累啊1許諾把包包隨手放在椅子上,身體倒在了床上。

「怎麼辦?」蕭風趴在床下,身體壓在濃情身上,不敢發出絲毫聲響,做出口型問道。

濃情被蕭風壓得有些喘不上氣來,但此時此刻,卻沒有辦法。畢竟,床下就那麼點的空間,如果不擠一點,怎麼可能裝得下兩人。

「繼續做1濃情眨眨眼間,身體向左挪動一下,兩個人變成面對面的躺著,下身依舊貼在一起。

「……」蕭風很無語,這種情況下還敢做?找死嗎?許諾可是躺在床上呢,有一點動靜,她也就聽到了!

看著濃情臉上的媚笑,蕭風心裡暗罵,這個臭娘們肯定是故意的!要不然,怎麼自己剛才衝進許諾的房間時,她不提醒我?!要不是自己反應的快,恐怕現在就被許諾捉.奸在床了!

濃情見蕭風不動,雙手摟著他的身體,臀部左右搖擺起來。

蕭風瞪了濃情一眼,生怕她叫出來,趕忙把嘴巴堵了上去,免得讓許諾聽見。

濃情掙扎一下,拿開嘴巴,伸手指了指開著的衛生間,做出一個口型:「去那裡面。」

蕭風從床下掃了一眼,搖搖頭:「不行,如果去了衛生間,那萬一許諾去衛生間,就是瓮中捉鱉了1

濃情可能是不樂意蕭風把她比作鱉吧,狠狠的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疼得蕭風差點叫了出來。

「臭娘們,你咬我1蕭風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雙手抱著濃情,發起小輪衝擊。

「啪。」許諾趴在床上,甩掉拖鞋,赤著腳丫站在了地板上。

蕭風看著許諾白皙潤滑的小腿和腳丫,心驚膽戰的不敢再動,生怕是許諾看出什麼,把他從床底下揪出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