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四十六章痛苦的許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痛苦的許諾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黑色短裙蓋住白皙的腳丫,隨之一條白色內褲也滑落下來,落在距離蕭風不遠的地板上。

蕭風趴在床下,看著小內褲,艱難的咽了口唾沫。白色小內褲上,幾根黑亮的彎曲毛髮無風自動,看的他是暗呼刺激!媽的,但願許諾不會低頭來撿內褲吧!要不然自己真的無地自容了!

濃情盯著蕭風的眼睛,玩渦Γ翹臀輕輕搖擺,加大摩擦的力度。

蕭風揉捏著濃情的胸,單手捂著她的紅唇,怕她忍受不住叫出來。同時,也緩緩的配合著她的動作。畢竟,這刺激的情況,平時可是遇不到的,比3.p要爽的多。

房間中,許諾脫掉衣服,裸露出全身雪白的肌膚。先是做了個胸部按摩,又隨便做了幾個瑜伽動作后,搖擺著玉體向浴室走去,不一會傳出了嘩嘩的水聲。

蕭風見許諾進了洗手間,狠狠瞪了濃情一眼,還好沒有聽這個臭娘們的話,要不然現在就得被許諾在衛生間裡面撞見!

「我要。」濃情無視了蕭風的眼神,輕輕撥弄著兩人連在一起的下身,趴在蕭風耳邊輕哼道。

蕭風在濃情胸前啃了幾口,看著浴室的門,有些猶豫起來。拔出來吧,但小弟弟火還沒泄呢,如果就這麼完事兒,恐怕以後非得陽痿不可!

「她進去了,我們輕一點。」濃情見蕭風猶豫,趴在他耳邊輕輕說道。

蕭風一咬牙,媽的,拼了0好1單手摟著濃情的脖子,在床底下發動了新的一輪攻擊。

濃情雙手抱著蕭風,指甲划進了他的後背,盡情的享受著蕭風暴力的摧殘。

雖然在床底下,兩人的動作不能幅度太大,也不敢大聲叫出來,但那種『偷情』的刺激感,卻是讓兩人很快的進入了高潮。

「嗚嗚,啊啊~~」濃情在蕭風噴涌而出的同時,嘴裡也發出悶哼,身體猛地一抖,癱軟在了床下。

「你真棒。」濃情撫摸著蕭風的胸膛,輕聲呢喃。

蕭風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指了指浴室的門口。還好,裡面傳出淋水的聲音,遮掩住濃情高潮的悶哼**。

「我們趕緊走吧。」蕭風低聲說道。

「好吧,你,你讓它出來吧。」濃情媚笑著。

蕭風無語的搖搖頭,鬆開摟著濃情身體的手,緩緩從床下爬了出來。

濃情躺在床下,全身癱軟著不想起來。

蕭風才不去管濃情,先把自己牛仔褲套上了。牛仔褲穿上,只要不被一把攥住老二,那就來個死不承認!光著上身怎麼了,大熱天的不可以光膀子?

浴室中的淋浴聲消失,蕭風看著床下的濃情,有些著急起來:「你還不出來?她洗完澡了。」

濃情媚笑著,擺擺手:「你先走吧,我休息一會。小帥哥,隨時等我電話哦!下次,我們還來這裡做!你沒覺得,這樣刺激么??」

蕭風心裡暗罵,刺激你妹啊!如果你妹子躺床上,那我才會覺得刺激呢0那你搞定許諾,我先走了。」說完,就要吃完抹嘴開溜。

「啪」浴室門發出聲響,嚇得蕭風哪敢停留,拉開房間門跑了出去,直奔樓下。

來到樓下,蕭風撿起上衣,胡亂套在身上,目光掃過桌上,咧咧嘴:「老子又賣力氣又擔驚受怕的,這瓶珍藏紅酒就算報酬了1拎著紅酒,順手把中華煙也扔進了兜里,開門溜了出去。

蕭風看著車庫中的a4,心裡有些慶幸,還好車沒有停在院中,要不然就得被許諾發現了!

蕭風坐在駕駛座上,抽出中華煙點上,吸了一口,發動起車,急馳而去。

二樓浴室,許諾擦拭身上水滴,輕輕塗抹著潤膚霜。樓下的轟鳴聲傳來,不由得微皺眉頭,那個男人要走了嗎?

放下手裡的潤膚霜,搖曳著玉體走到窗邊。她想看看,濃情這一次,又找了個什麼樣的男人。

濃情在她眼裡,是個奇女子!先不論其他方面,就是找男人玩***這方面,也是其他女人比不了的!

濃情曾經告訴過他,無論玩什麼,都要找感覺!如果感覺對了,即使對方是個乞丐,她會不嫌棄的陪他玩玩。

許諾站在窗邊,拉下百葉窗帘,妙目透過縫隙,向著下面看去。忽然,許諾身體猛地一抖,目光中閃過驚訝,傷心,痛苦,無奈,背叛……怎麼是他?!

直到樓下a4車離開院中,許諾才無力滑落,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即使手臂上擦出鮮血,她也沒絲毫感覺到疼痛。

那個男人,是蕭風?往日與蕭風在一起的情景,猶如幻燈片一般,一幕幕閃爍著。從舞會相識,到醉酒的旖旎……

許諾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愛上了這個男人,但想到剛才他和自己最好的姐妹在床上的情形,她的心就是一陣陣刺痛,疼得她有些窒息。

「不會,應該是種誤會!他是來找我的,可能見我不在,又走了1許諾幫蕭風找著借口,但這種借口,連她自己都騙不了!

許諾坐在地板上,看著胳膊上的鮮血,眼淚吧嗒吧嗒的落下。此時此刻,她不再是縱橫商場的女大亨,而是猶如被丈夫背叛的小女人一般,失聲痛哭起來。

「啪」,浴室門打開,濃情**著身體,憐惜的看著地上的許諾,這個傻丫頭,真的陷進去了嗎?

「許諾,昂起你高貴的頭顱,站起來1濃情收攏起眼睛中的憐惜,板著臉說道。

許諾依舊痛哭著,彷彿並沒有聽到濃情的話。

濃情嘆口氣,蹲下身體,把許諾輕輕攬在懷裡:「哭吧,長痛不如短痛,希望哭完之後,你能夠堅強起來。」

許諾趴在濃情懷裡,眼淚滾落,流在她柔軟的粉肉上。感受著濃情胸前的柔軟,許諾心裡撕裂的疼痛,剛才蕭風是否也趴在這裡?「告訴我,為什麼?」

「聽姐的話,離開這個男人,好不好?」濃情猶如大姐姐一般,哄著許諾。

許諾抬起頭,梨花帶雨的看著濃情:「為什麼?」

「你愛上這個男人了,是不是?」

「沒有1許諾痛苦的搖搖頭。

「不,你看著我!你愛上這個男人了1濃情捧起許諾的臉,輕聲說道。

許諾不說話了,是啊,恐怕自己真的愛上了他!愛上這個比自己小的男人!要不然,自己怎麼會這麼痛苦!

「許諾,你告訴過我,不要沾惹這個男人,因為他是個麻煩!可是你呢?你就不怕陷入這個麻煩?許諾,做個女大亨多好!你沒錢了,我可以幫你出巨資再開公司,可以讓你再一次登上九泉商界女王的寶座1濃情看著許諾,心疼的說道。

「剛才和你上床的,就是他吧?」雖許諾心裡明明知道答案,但終究還是忍不住再問一句。

「是他!是我叫他來的,是我勾引的他1濃情點點頭。

「你愛上他了?」許諾坐直身體,看著濃情胸前的紅印子,紅的有些刺眼。

濃情笑了,搖搖頭:「我不會再愛任何一個男人1

「那你還……」

「還和他上床嗎?許諾,你可以恨我,恨我找你愛的男人上床!但是你必須要離開他1濃情嚴肅的說道。

「……」許諾不說話了,因為她理解不了濃情的話。

「我們是最好的姐妹,是嗎?」濃情幫許諾擦了擦眼淚,輕聲問道。

許諾點點頭,是啊,最好的姐妹!這個最好的姐妹,和自己愛得男人上床了!有意思,真有意思!

「蕭風啊蕭風,如果我不愛你,該多好1許諾想恨濃情,卻不知為何恨不起來!她的心中,只恨自己愛上了蕭風。

蕭風坐在a4車中,輕鬆愉快的吹著口哨,手指在方向盤上打著節拍。由不得他不高興,經過剛才刺激的愛愛,他現在渾身上下毛孔都透著舒坦。

「真沒想到,濃情那對粉肉竟然也是真的!哈哈,賺到了。」蕭風哼著,摸出中華煙,又叼上一支。副駕駛座上,擺著從濃情那取來的報酬,拉菲家族最寶貴的珍藏佳釀。

『燈初上夜未央,來往的人多匆忙……』鈴聲響起。蕭風看著屏幕上跳動的名字,臉上露出笑容。

「喂,小丫頭,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風哥,你忙沒忙?陳院長說,他有事情找你呢。」

「嗯?他有事怎麼不自己給我打電話呢?小丫頭,說吧,除了這個事,還有其他的事情嗎?」蕭風笑了笑。

「我想中午請你吃飯,好不好?」

蕭風目光觸及到拉菲紅酒,點點頭:「好,我現在就過去。」說完,掛斷電話,找個路口掉頭,直奔第二人民醫院。

把車放好,蕭風快步走到電梯門,按下按鈕。

「蕭風?」忽然,一個驚喜的聲音響起。

蕭風目光投去,忍不住眼前一亮。嬌小的身材,套著白色護士裝,清新亮麗!他暗自吞了口唾沫,奶奶的,制服誘惑嗎?

蕭風上下打量幾眼,腦袋中出現一些日本**中的情形,忍不住甩甩頭,自己這幾天是怎麼了,精蟲上腦了么?怎麼就想著搞女人,而且還專搞熟人!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