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四十八章日本人的第一輪報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日本人的第一輪報復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出辦公室,剛走沒幾步,忽然心中升起一絲危險。幾乎同時,兩股強悍的氣機鎖定了他。

蕭風微皺眉頭,依舊保持著步伐頻率,佯裝什麼也不知道,向著護士站走去。

雖然蕭風表面平靜,但心裡念頭卻飛速旋轉著。這兩個是日本人?為了林琳來的?或者醫院重要病人的保鏢?

諸多念頭一閃而過,蕭風進入外科護士站。前腳剛邁進,他忽然感覺鎖定自己的氣機消失不見。

蕭風心下有了決定,趁著進門的空當,把目光掃了過去。拐口處,兩個身著黑色緊刪得筆直,臉上戴著黑超墨鏡。

「風哥,你來了1林琳見到蕭風,開心的走過來。看她的表情,如果不是周圍人太多,估計都能撲進蕭風的懷裡。

蕭風點頭微笑,眼睛卻看向護士站中的一塊巨大透明玻璃。玻璃中,反射著兩個黑衣人的身影。

看對方的打扮,好像是保鏢一般。不過蕭風卻不敢掉以輕心,調動起全身的精力,開始搜索這兩個黑衣人的氣機。

氣機這種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但卻真實存在的!機,運動也!萬物皆有運動,氣的運動,則為氣機!

當然,氣機也沒有多玄乎,不像某些仙俠或者玄幻小說中所說那樣,氣機外放,殺人於千里之外!

比如,殺氣,這就是氣機外放的一種!高手,是能夠調節和隱藏氣機的,如蕭風!

「風哥,進來坐吧。」林琳拉著蕭風的手,眼中儘是幸福。

蕭風鬆一口氣,還好,這兩個黑夜人不是來對付林琳的。想想也是,如果真是日本人要對付林琳,恐怕見到自己要躲著走,哪裡還敢釋放氣機鎖定自己。

「呵呵,小丫頭,我不進去了。我是來告訴你一聲,陳斌中午要和我一起吃飯,所以……」蕭風撫摸著林琳的腦袋。

林琳聽到這話,俏臉明顯閃過一絲失落,點點頭:「哦,那好吧!你去吧1

蕭風把林琳的失落收入眼底,笑了笑,伸手捏著她的臉蛋:「小丫頭,今晚我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真的?去哪玩?」林琳又開心起來。

「當然是真的!去哪隨你說1蕭風笑眯眯的說道。

林琳很認真的點點頭:「好吧,那我想想。」

蕭風搞定林琳后,摸出手機,撥打了陳斌的電話。「斌子,我在醫院門口等你。好,拜拜。」說完,掛斷電話,和林琳打個招呼,離開了外科科室。

幾分鐘后,陳斌出現在醫院門口,坐進蕭風的車,直奔最近的一家酒樓而去。

蕭風叼著煙,目光掃過反光鏡,眼睛眯了眯,後面那輛黑色本田車,從醫院一直跟到現在!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蕭風目光觸及到旁邊的陳斌時,眉頭微皺,若有所思的問道:「斌子,後面那輛本田車,是你的保鏢嗎?」

「嗯?」陳斌聽到蕭風的話先是一愣,向後看了眼,這才笑著點點頭:「嗯,是保鏢!我打電話讓他們回去吧。」說完,播出了號碼。

蕭風笑了笑,既然是陳斌的保鏢,那就算了。如果不是,單憑他們跟蹤自己,就有理由幹掉他們了!畢竟,蕭風不喜歡被人盯梢。

陳斌打完電話,後面跟著的本田車果然閃了兩下大燈,掉頭離開了。

「行啊,你小子,都顧上保鏢了!不會是你勾搭誰家娘們怕被報復,所以找的保鏢吧。」蕭風開著玩笑說道。

陳斌聽到蕭風這麼說,臉上湧現出無奈。幾次張嘴,卻最終什麼也沒說出口,嘆了口氣。

「怎麼了?有話就說,有屁就放!看你這樣子,像個娘們一樣。」蕭風撇撇嘴。

「唉,沒什麼。瘋子,你說,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是不是有許多事情身不由己?」陳斌點上香煙,狠狠吸了一口。

蕭風點點頭:「那是當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怎麼,你有什麼身不由己的事情?」

「呵呵,沒有,一時感慨而已。」陳斌笑了笑,靜靜吸煙,不再說話。

見陳斌不想說,蕭風也不在多問,笑了笑:「無論怎麼身不由己,我們都是兄弟,不是嗎?呵呵。」

「是。」陳斌也笑了。

兩人停好車,選了一處安靜的包間,先點了幾瓶茅台擺在桌上,隨即菜陸陸續續上來。

「來,兄弟,乾杯1陳斌端起一杯酒,笑看著蕭風。

蕭風點點頭,與陳斌碰杯,仰頭幹掉了杯中的酒。男人,有些話不用說,一切都在酒里。

酒樓外,一個相貌極其普通的青年站在蕭風的a4車旁,見周圍沒人注意后,從包里找出手機,撥出電話。

「渡邊君,蕭風已經進入酒樓,現在行動嗎?」青年舉著手機,滿臉恭敬的說道。

「吆西,行動!記住,安置好后,立刻撤退。」

「哈伊。」雖然知道對方看不到,但青年依舊低頭躬身說道。

青年收起手機,再次警惕看向四周,右手從包里拿出一個黑色塑料袋包裹的四方物體。

青年圍著a4車轉了幾圈后,最終站在駕駛座旁邊,慢慢彎腰趴在地上,身體拱進車底盤下方。黑色塑料袋打開,露出裡面閃爍著微弱紅燈的四方物體。

青年躺在車下,臉色平靜的擺弄著四方物體,輸入了一串數字。隨即又從包里取出一大塊像橡皮泥一樣的東西,把四方物體黏在橡皮泥上,最後狠狠把四方物體按在駕駛座地盤下方。

四方物體被橡皮泥包裹,微弱的紅燈消失不見。不過湊近橡皮泥仔細傾聽,就會聽到『滴答滴答』的聲響。這種聲音微乎其微,根本難以察覺得到,能直接被忽略掉。

青年做完一切工作后,臉上閃過一絲獰笑。這枚簡易的重力炸彈是他親手研製的,沒有人比他能更了解這枚炸彈的性能和威力!

重力感應器配上炸彈,一旦a4車上的承受重量高於他設定的數字,那這枚炸彈就會在十秒之後,發出『轟』的一聲,整輛車都會騰空飛起,變成一團火球的!

青年雖然對這枚簡易的重力炸彈不是很滿意,但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湊合使用了!至於那十秒鐘的爆炸間隔,可以忽略不計。因為他相信,沒有人可以在十秒鐘之內逃出車內的!

青年知道這輛車是蕭風的,所以他特意把炸彈放在了駕駛座底下。一旦爆炸,那駕駛座上的人承受的爆炸力度是最大的,會瞬間被炸的粉身碎骨。

這,就是渡邊三郎對蕭風的第一輪報復!

青年再次檢查一下固定情況,確定不會出現脫落的情況后,這才從車底爬了出來。拍了拍手上的塵土,青年掏出手機,重播了號碼。

「渡邊君,炸彈安置完畢。」

「很好,撤退吧1渡邊三郎說完,掛斷了電話,臉上閃過獰笑。

「渡邊君,小泉搞定了嗎?」坐在旁邊的村上樹,趕忙問道。

渡邊三郎點點頭:「是的,小泉已經把炸彈安置在蕭風的車上1

「蕭風死了,渡邊君就會解開心結,返回日本了吧?」村上樹恭敬的問道。

渡邊三郎露出一絲笑容:「沒錯,只要蕭風死了,那我就可以回日本了!雖然實驗取消,但我能幹掉黑桃a的話,相對於組織來說,也是一件大功勞1

「呵呵,恭喜渡邊君。」村上樹陪著笑。

「對了,那批黃金還沒有找到嗎?」渡邊三郎想起什麼,忙問道。

村上樹見渡邊提到那批黃金,額頭冒出冷汗:「對不起,渡邊君,暫時還沒有找到。」

渡邊三郎笑容收斂起來,額頭青筋跳了跳:「應該還埋在地下!當時蕭風是不會有機會帶走那批黃金的1

「嗯,我會再組織人手挖掘的。」村上樹趕忙說道。

渡邊三郎想到被蕭風毀成廢墟的地下基地,臉色猙獰的捏著拳頭:「蕭風,即使你死了,我也要狠狠報復!村上,你傳消息給宮本,讓他率領死士明天潛入九泉!八月二十七號,既然做不了實驗,那就讓九泉陷入混亂吧1

「渡邊君的意思是?」村上樹心中微驚,忙問道。

「你上次說蕭風在九泉有個別墅,是嗎?裡面居住的那些房客全部殺死,一個不留!就算是別墅,也要炸了!還有南城那個叫天門的組織,頭目與蕭風關係很好,滅掉他們!凡是與蕭風有關係的人,統統毀滅1渡邊三郎有些瘋狂的說道。

村上樹恭敬的點頭:「是,渡邊君1

「無論是誰,得罪了大日本帝國,那就必死無疑!黑桃a,即使你強大如斯,也擺脫不了毀滅的下場!哈,哈哈哈1渡邊三郎仰天狂笑道。

「阿嚏。」正和陳斌吹著牛逼的蕭風,身體一哆嗦,連續不斷的打起來噴嚏。

陳斌笑看著蕭風:「大熱天的,你不會感冒了吧?」

「麻痹的,不知道誰背後罵老子呢1蕭風揉了揉鼻子,罵罵咧咧的說道。

陳斌邪笑著:「嗯,很有可能!也許是哪個被你拋棄的娘們正搞個布娃娃,用針扎你呢1

蕭風趕忙擺擺手:「得了,你可別這麼說,我慎得慌!來,喝酒喝酒1

喝得開心的兩人,殊不知,一場危機已經蔓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章結束!!說的是十點左右,結果這一左右,左右到十一點多了!無奈啊無奈!同志們跟我大喊,打倒小日本,嘎嘎!求個鮮花,來個貴賓,蓋個小章,扔章pk!)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