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五十八章美女求勾搭爆更活動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美女求勾搭爆更活動第二更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紅色的西瓜瓤和西瓜汁,順著劉磊陰沉的臉淌了下來,格外的狼狽不堪。從他陰沉的臉以及起伏的胸膛看來,如果他今天攜帶了配槍,估計會毫不猶豫的拔出槍來對蕭風射擊吧!

不過,遺憾的是,他今晚出來玩,並沒有攜帶槍支。他很明白,如果自己忍不住衝上去,那更會自取其辱0

劉磊瞪著蕭風,咬咬牙,一句話沒有說,轉身離開。他知道,蕭風和李南有關係,現在自己不能夠動用警局力量來對付蕭風!等著吧,等李南調走,蕭風,我一定玩死你!

周圍人見沒熱鬧可看,沖著蕭風鼓鼓掌,也就都各自散去。這個掌聲,是送給勝利者的!甚至,有很多女孩已經眼冒金星的看著蕭風,考慮該如何上來搭訕了。

酒吧方面,對於這種『矛盾事件』,只要不出什麼大事,一般不會出面干涉。甚至,在酒吧中已經形成了潛規則,把這種事件當成了『娛樂表演』。

比如剛才,音樂停下,燈光也打了過去,足能看出酒吧的態度了。不過,今晚的事情,酒吧卻棋錯一著,恐怕離關門不遠了!拿九泉市副市長和公安局局長的公子當『特殊演員』來娛樂客人,真的是在找死!

「哇哦,風哥,今晚你是大出風頭了1火舞端著啤酒,目光掃了一圈:「看看那些寂寞空虛冷的女人和小女孩,都眼睛冒光的看著你呢。」

蕭風聽到火舞的話,看了周圍一眼,果然有諸多女牲口正對他頻頻舉杯呢,滿臉的蕩漾笑容。

蕭風趕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林琳,見她沒有注意到,這才鬆了口氣。今晚如果林琳不在的話,估計他會很樂意來幫這些女人填補一下空虛和寂寞的!

「帥哥,我可以請你喝杯酒嗎?」一個全身惹火的女孩端著兩杯酒走過來,看著蕭風,滿臉迷人的媚笑。

蕭風伸出手指,輕輕揉了揉太陽穴,目光投向林琳。

林琳見蕭風徵求自己的意見,心裡滿滿的全是幸福,微微額首。

蕭風見林琳同意,這才站起來接過酒杯:「呵呵,美女請喝酒,我會感到很榮幸的。」說完,輕輕與美女碰杯:「乾杯。」

女孩媚笑著,點點頭:「乾杯。」喝完酒,女孩掃了眼火舞三人,沒有停留,轉身離開了。她來這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她相信憑自己的魅力,蕭風會再和她聯繫的。希望這個男人在床上,也如剛才表現的這般霸氣吧。

蕭風放下酒杯,右手翻開,露出手心中的紙條,心裡暗笑,這倒是個情場老手了。

「哇哦,風哥準備什麼時候給她打電話約會呢?」火舞輕笑道,目光似有似無的瞟向林琳。

蕭風聳聳肩:「我對這種女人沒什麼興趣。」說完,雙手一錯,紙條化為碎屑。

林琳見蕭風毀了紙條,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起來。

讓四人沒想到的是,麻煩這才剛剛開始。有了剛才女孩的表率,女孩們一個接著一個上來請蕭風喝酒或者邀請他跳舞。

蕭風一杯杯的喝著,最後紙條收了幾十張,撕紙條撕的都手疼了。「唉,以後再也不胡亂出風頭了1蕭風苦笑著,把紙條扔在了桌上,乾脆也不撕了。

「呵呵,我來幫你吧。」火舞把桌上的紙條全部扔進垃圾桶,心裡卻嘆口氣,如果不是風哥在這,那就把這些紙條都留下,自己慢慢挑選了!不過想到什麼,又露出笑容,眼睛看向走過來的第n個女孩。

蕭風趕忙點點頭:「好,交給你了。」說完,故意轉頭和林琳韓爽聊天去了。

「帥哥,我想請你……」女孩描著重重的眼影,渾身上下散發著十足的誘惑力。

火舞不等對方把話說完,從座位上站起來,上下掃了幾眼女孩:「姐們,你打算幹嘛?」

「我想請這位帥哥喝杯酒。」女孩看著面前如火一般的火舞,忽然生出一絲自卑。

「知道他是我什麼人嗎?」火舞伸出手,兩根手指勾住了女孩的下巴,肆意的目光,瞟過她的胸前。

女孩身體一抖,她搞不懂火舞準備幹嘛了。「他是你?」

「是我老公1火舞輕笑,勾在女孩下巴的手指輕輕向下遊走著。「你覺得我不會吃醋嗎?你憑什麼來邀請我老公?你有我美嗎?有我胸大嗎?有我高嗎?有我有氣質嗎?有我……」

女孩被火舞的一串問題嚇得落荒而逃,甚至杯中的酒灑在了身上都沒有意識到,生怕火舞再說什麼刺激到她。

「你強1蕭風忍不住豎起了拇指。

果然,經過火舞鬧了這麼一手,其他對蕭風有興趣的女孩哪裡還敢上來找刺激,一個個不得已放棄了。

火舞有些得意:「嘿嘿,我還沒用絕招呢!如果再有敢上來的,那我就動用絕……」

火舞話還沒說完,一個聲音打斷了她的話。「你還記得我嗎?我們在機場見過的。」

火舞大怒,麻痹的,老娘剛吹完牛逼,這不是給我找不自在嗎?!剛準備站起來動用絕招,卻忽然感覺聲音有些不對,抬頭一看,一個青年正目光灼灼的盯著蕭風呢。

「額,風哥,男的我搞不定,交給你了!你魅力太大了,佩服1火舞打了個哆嗦,雞皮疙瘩起了一身。雖然她是蕾絲,但她不能接受搞基,想想就噁心想吐。

蕭風腦門閃過黑線,奶奶的,如果這男人敢提出什麼過分要求,老子一定瞬間把他斬於腳下!

機場?不對,在機場見過?蕭風轉過頭,看向來人。「嗯?吳禱言?是你?」

「哈哈,你還記得我埃」吳禱言見對方記得自己,也有些興奮。當初在機場誤拍蕭風后,因為蕭風的言辭,他還一度把蕭風當成了精神玻

剛才他正和朋友喝酒呢,忽然音樂停下,燈光打向了這邊。不喜歡看熱鬧的狗仔不是好狗仔,所以他想都不想,就衝進了進來,想看看有什麼有價值的新聞沒有。

當他看到蕭風時,先是一愣,覺得有點眼熟!直到蕭風用西瓜砸了劉磊后,他才恍然想起,這個如此霸氣的男人,竟然是在機場見過的那個想讓女神慕容雪陪他上床的精神病!

當吳禱言見到諸多美女前來找蕭風后,也忍不住了,趕緊上來打個招呼啥的。憑狗仔的敏感嗅覺,他忽然感覺這個男人,也許不是精神病,而有可能大有來頭。

蕭風拍了拍他的肩膀:「來,哥們,坐下喝酒1

吳禱言趕忙點頭,坐在了蕭風身邊,端起酒杯:「那個,大哥,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呵呵,蕭風1蕭風也拿起杯,與他碰了一個:「前幾天我還給你打過電話,你沒接呢1

「啊?是嗎?」吳禱言趕忙道歉:「抱歉抱歉,可能是沒聽到吧。」說完,端起酒杯:「先干為敬。」

那些送過紙條的女孩子們看著這邊,表情都有些怪異起來。剛才她們來的時候,這個帥哥也沒有這麼興奮,難不成他不喜歡女人,而是喜歡男人?!

蕭風哪裡能想到,自己因為和吳禱言聊得開心點,就被女孩們誤會成了『玻璃』。

「三位美女,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吳禱言。」吳禱言又端起一杯酒,沖著三女說道。

韓爽和林琳只是對吳禱言點點頭,而火舞則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吳禱言:「吳導演?是干導演的?」

「呵呵,他是記者。」蕭風怕吳禱言難堪,幫他回答道。

吳禱言感激一笑,也就不在這個問題多做解釋,點點頭:「風哥,剛才你太霸氣了。」

「呵呵,一般一般了。」蕭風難得的謙虛了一句。荊老曾經告訴過他,當別人瞧不起你的時候,你一定要把自己當回事。當別人讚賞你的時候,你一定要不把自己當回事!

蕭風再見吳禱言,自然聊得很高興。在其距離不遠處的位置,坐著幾個青年,目光時不時的瞟向蕭風所在的位置。

「郝少,這就是你說的那個蕭風嗎?我看也不過此,有點小魄力而已。」一個染著紅髮的青年,輕聲笑道。

郝天來端著酒杯,眼睛盯著蕭風,沒有回答青年的話。

「小畢毀在他手裡,呵呵,算是陰溝裡翻船了!郝少,你等著,我去給他點教訓1紅髮青年擺弄一下頭髮,拎著一瓶啤酒,就要站起來。

郝天來看了青年一眼,搖搖頭:「知道剛才蕭風踩的那兩個人是誰嗎?」

「誰啊?」紅髮青年隨手問道。

「九泉市副市長鬍剛的兒子和公安局副局長劉華的兒子。」郝天來淡淡的說道。

紅髮青年一愣:「是他們?」剛準備抬起的屁股再次落在了椅子上。

「郝少,你打算怎麼做?」王昔扶了扶眼鏡,緩緩問道。

郝天來嘴角翹起:「今天多少號?」

「25號。」

「25號了?呵呵,幹掉他吧1郝天來輕笑著:「如果我幹掉蕭風,相信胡海和劉磊都會對我感恩戴德的1

「馮老二那邊怎麼交代呢?」王昔皺了皺眉頭,問道。

郝天來眼睛眯了眯:「馮老二?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我們年輕人的天下1聲音雖輕,但難掩其霸氣!

「他發現我們了。」王昔眼中精光閃爍,沉聲說道。

郝天來心中一驚,順著王昔的目光向著蕭風看去。

蕭風滿臉笑容,端著一杯啤酒,沖著郝天來所在的位置,頻頻舉杯:「呵呵,乾杯1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