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五十九章27號零晨爆更活動第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27號零晨爆更活動第三更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液晶電視中,漂亮的女記者手持話筒,採訪著廣大市民,你幸福嗎?你的幸福是什麼?

蕭風嘴角上翹,幸福?平淡中的自己,應該是幸福的吧!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租個別墅做房東,養著一群大美女!

無論在外面如何忙碌,如何拚命,回到別墅后,他的心情都會平靜下來,蕩漾起淡淡的幸福!無論是單純可愛的林琳,性感張揚的火舞,還是總想把他抓進監獄,整天冷眼對他的韓爽,都會讓他產生『家』的感覺。

蕭風想到韓爽,忽然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上午火舞上學,林琳上班,而韓爽卻請假在別墅休息。

雖然韓爽沒有說為什麼請假,但蕭風也能猜測得到!昨晚她與火舞大戰,自始至終都被火舞揪著胸部,恐怕今天那一對酥胸已經腫的脹大一圈了吧!

蕭風邪笑著,按滅手裡的香煙,站起來向著樓上走去。先回房間拿了紅花油,懷著忐忑以及激動的心情,敲開隔壁韓爽的門。

「什麼事?」門打開,韓爽站在裡面,依舊冷著一張臉。

蕭風堆積出笑容,揚了揚手中的紅花油:「那個,我來給你送這玩意。」說完,目光偷偷掃過韓爽的胸前,暗道果然比平時大了不少。

韓爽看著蕭風手裡的紅花油,不由得一愣:「我要這個幹嘛?」

「咳咳,那個……你昨晚沒被火舞傷到哪嗎?如果受傷疼痛或者有淤腫之類,很管用的。」蕭風不敢直接說『你胸不是被火舞捏腫了嗎』,只能盡量委婉的說道。

韓爽冷俏的臉閃過一絲紅潤,想罵蕭風幾句吧,又不知道該罵什麼,畢竟人家好心好意來給自己送紅花油的。

「謝謝。」韓爽伸出白皙的手,接過紅花油就要關門。

「那個,我可以進去坐坐嗎?我們聊聊。」其實蕭風真心想說,需要我為你擦紅花油嗎?不過他怕說出來,會被韓爽一槍打爆小jj。

韓爽看了眼蕭風:「進來吧。」說完,轉身走進房間,把紅花油隨手放在桌上。

蕭風剛坐下,床上的手機閃爍著光芒,刺耳的鈴聲響起。

韓爽彎腰拿手機的瞬間,蕭風的目光透過她的領口看了進去,忍不住吸了口氣,火舞這小屁孩下手還真夠狠的!罩罩外裸露的地方,一片紅紫色。

「是,我馬上回去。」韓爽掛斷電話后,冷臉上浮現出一絲凝重。

看到韓爽的『胸部』狀況后,蕭風忽然對這個雷厲風行的女警產生一絲憐意。「韓爽,發生什麼事情了?」

「局裡有大案發生,我要趕回去。」韓爽急促的答道,從牆上拿起包包,塞進手機就要走。

「哦,那你趕緊去吧。」蕭風聽到韓爽這麼說,趕忙站起來,離開她的房間。

韓爽點點頭,拎著包包鎖上門,快步下樓,離開了別墅。

蕭風回到房間,點上香煙,緩緩走到窗邊,向著外面看去。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一處,眉頭皺起,喃喃自語:「這個傻女人。」

韓爽站在路邊,妙目中透露出焦急的光芒,不斷向左右看著。她的紅色馬六在警局,現在要回去,只能打車。奈何,大中午的,計程車很少,等了幾分鐘,連個影子都看不到。

忽然,一道黑色車影停在她的身邊,車窗劃下:「韓爽,上車1

「你去哪?」韓爽看著蕭風的笑臉,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哦,我臨時決定去警局有點事情,走吧,捎你過去1蕭風說完,發現韓爽還傻站在太陽底下,忍不住又道:「放心吧,我不會像你上次一樣,把你扔在半路上的!走吧,局裡不是有大案嘛1

韓爽點點頭,拉開車門坐了進來。

蕭風笑了笑,腳下踩著油門,直奔公安局而去。十幾分鐘后,賓士停在公安局門口:「ok,到了,下車吧。」

「你呢?不是進去有事嗎?」

蕭風聳聳肩:「呵呵,不了,我忽然想起,我沒什麼大事,不進去也行。」

韓爽深深看了眼蕭風,點點頭:「那我下車了。」說完,拉開車門,雙手扶著車窗位置:「謝謝你,蕭風。」

蕭風嘴角微翹,這個嫉惡如仇的警花,貌似是第一次真心對自己說謝謝吧0呵呵,再見。」按上車窗,踩著油門離開。

韓爽看著遠去的賓士車,眼角忽然有些濕潤,也許這個男人,沒有那麼壞!謝謝你,蕭風!

韓爽深呼吸一口氣,調節好心態后,轉身向著公安局快步走去。

「小胡,什麼案子?」韓爽路過重案辦公區時,發現一個打扮濃艷的女人正在哭訴著什麼,隨口問了一句。

「哦,韓姐,她來報案,說前幾天她老公被人在別墅中被殺死了。」小胡抬頭見是韓爽,忙答道。

韓爽眉頭微皺:「前幾天?前幾天怎麼才來報案。」

「她說她害怕兇手報復!那個兇手殺了她老公后,還把她給**了。」小胡給濃艷女人遞過一盒紙巾,又看著韓爽:「韓姐,你今天不是請假了嗎?」

「局長給我打電話讓我回來,我先進去了。」韓爽說完,向著裡面走去。

小胡打開本,準備正式記筆錄,「哎,你老公叫什麼來著?」撓撓頭,小胡不好意思的問道。

「他叫野狼。」濃艷女人哭訴著,「警官,你可得為我做主啊,一定要抓住兇手1

小胡記下后,滿臉嚴肅看著女人:「放心吧,我們會抓住兇手的!你還記得那個兇手的樣貌嗎?」

「記得記得1濃艷女人忙點點頭。

「好,你跟我來,我們找專家繪出兇手的樣貌,那就可以短時間抓住他了。」小胡興奮的站起來。

濃艷女人也是興奮的忘了哭,趕緊站起來,跟著小胡去找繪圖專家。「奇怪了,那個兇手為什麼留下這個活口呢?」小胡一邊帶路,一邊疑惑的嘀咕道。

賓士車中,蕭風聽著音樂,輕輕哼唱著。既然已經出來了,那就去桃花衚衕問問老傢伙,渡邊三郎的藏身之地找到了沒有!老傢伙說三天之內找到,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

「渡邊三郎,我想你想得都睡不好覺了。」蕭風嘴角泛起一絲獰笑,打著方向直奔桃花衚衕。

「渡邊君,宮本君和小藤君已經到了,可否讓他們現在進來見您。」村上樹彎腰恭敬的問道。

渡邊三郎閉著眼睛躺在沙發上,神情有些萎靡狼狽。當他聽到村上樹的話時,睜開眼睛,臉上泛起活力:「他們來了?馬上讓他們進來。不,你先扶我起來,我不能讓他們看到我的狼狽樣子。

村上樹忙扶起渡邊三郎:「渡邊君,他倆率領一百二十個死士前來聽你吩咐。」

「好,哈哈,有了他們,蕭風必死無疑1渡邊三郎興奮的叫著,從兜里掏出一顆藥丸吞了下去。

「渡邊君,您吃的是?」村上樹見他吃藥,不由得一驚。

渡邊三郎笑了笑:「不要緊張,只是瞬丸的半成品,會讓人恢復力氣和精神,副作用也比瞬丸笑了很多。好了,你去把宮本和小藤叫進來吧。」

「是。」村上樹點點頭,轉身出去了。

渡邊三郎吃下藥物,精神果然好了很多,站在鏡子前整理了一番衣服,與往日相差不多。

門打開,村上樹帶著兩個高矮不一的青年走了進來:「渡邊君,宮本君、小藤君來了。」

「渡邊君。」兩個青年上前一步,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渡邊三郎,恭敬的問候道。

渡邊三郎站起來,滿臉欣賞的看著兩人:「宮本,小藤,呵呵,你們終於來了。」

「渡邊君,我們來了,聽候你的吩咐。」宮本重重點頭。

「好,很好!哈哈,你們今晚的任務很簡單!今晚凌晨時分,我要你們去鳳凰苑別墅區,殺掉蕭風以及他的所有房客!用他們的鮮血和人頭,來祭祀我們死溶和胎死腹中的實驗1渡邊三郎猙獰的笑著。

宮本和小藤滿臉嚴肅的點頭:「是,必殺蕭風1

「阿風,你來了。我剛準備打電話找你過來1老宅中,荊老看著蕭風笑道。

蕭風精神一震:「找到渡邊三郎了?」

荊老點點頭:「找到了1

「哈哈,老傢伙你果然能幹!快說說,他藏在哪個老鼠窩呢?麻痹的,今晚老子就要把他從老鼠窩中揪出來,省得他老是惦記著老子1蕭風興奮的叫道。

荊老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條,遞給蕭風:「這是他的地址!抓緊時間搞定他,我們就去北京1

蕭風聽到『北京』兩個字,忽然苦笑一聲:「老傢伙,我好像又惹禍了。」隨後,把老王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了荊老。

荊老聽完,臉上陰晴不定:「你是說諸葛鑫?」

「嗯。」蕭風笑得更加苦澀:「我們兩人既是博弈之人,又是棋子!至少現在,我落在了下風!這兩年,我一直都在poker,反而給了這小子成長的空間1

荊老滿臉無奈的笑容:「你和諸葛鑫,都是瘋狂的人吶!但願,你們的博弈,不會圈入太多的人1

「我是被動接招,我毫無辦法啊1蕭風聳聳肩,捏著手裡的紙條:「老傢伙,我先走了,我得回去準備準備,今晚領人去抓日本大老鼠,哈哈。」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