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六十四章蕭風VS渡邊三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蕭風VS渡邊三郎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渡邊三郎在村上樹的攙扶下爬起來,看著恢復常態的蕭風,咬咬牙:「黑桃a,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1說完,從兜里掏出兩顆黑色藥丸,猛地吞進了口中。

「瞬丸?」蕭風眯著眼睛,殺機閃爍著。

「燈初上夜未央,來往的人多匆忙……」忽然,刺耳的鈴聲陡然響起。

蕭風掏出手機,看著屏幕上顯示的座機號,精神一震!這個號碼很熟悉,是玩美別墅的座機號碼!

「喂,是林琳嗎?」蕭風的聲音有些急促。

「風哥,你在哪?我……」林琳在聽筒那邊哭了起來。

蕭風聽到林琳的哭聲,心裡有些慌了,難道真的發生什麼事情了?「林琳,先別哭,告訴風哥,發生什麼事情了?」

「風哥,我是火舞!別墅前來了兩批人,都是來殺你的1火舞搶過話筒,對蕭風大聲說道。

蕭風一愣,兩批人?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她們的安全問題。「你們三個呢?沒事吧?」

「嗯,我們沒什麼事情。你什麼時候回來?我們需要支援。」火舞笑著說道。

「我馬上回去!你們三個找地方躲好,我現在就給你哥打電話,讓他們先趕過去。好,嗯嗯。」說著話,蕭風掛斷了電話。

蕭風掛斷電話后,看了渡邊三郎一眼,壓抑著心中的殺意:「一會我再殺你。」說完,相繼撥通火天和馮龍的電話,讓他們火速趕往別墅。

「蕭風,去死吧1渡邊三郎吃了瞬丸后,只感覺身體中充斥著爆炸的力量,急於找地方宣洩出去。

蕭風緩緩收起手機,指著渡邊三郎:「來吧,三分鐘,你必須要死!所有小組聽令,速戰速決,殺1心裡擔心著林琳三人,他自然不想在這繼續浪費時間。

「風,你行嗎?」無名站在蕭風身邊,有些擔心的問道。

蕭風點點頭:「放心吧,無名1說著話,向上提了提『血雨雷光』,身體自原地消失不見,化成一簇銀光,撲向了渡邊三郎。

「渡邊三郎,這副『血雨雷光』你還記得嗎?」蕭風雙手合攏,不躲不避,向著渡邊三郎手上的倭刀抓去。

「砰」的一聲,倭刀與『血雨雷光』發生碰撞,蕭風抓著倭刀,臉上猙獰的笑著,雙臂猛地用力,倭刀發出『吧』的聲音,攔腰被他擊斷。

渡邊三郎心中微驚,身體向後退了一步,第二把倭刀呼嘯而出,直奔蕭風胸口位置。

蕭風與渡邊三郎激烈大戰,院子中其他人也沒閑著。煞風十人組對上四十死士,天門尖刀與渡邊三郎手下戰在一起。

黑袍籠罩下的無名,就猶如西方傳說中的死神!黑袍中白皙的雙手每一次出現,總會猶如死神之剪般收割一個敵人的性命。

四秒鐘,四次出手,四個死士斃命,這就是無名的實力!他是蕭風手下當之無愧的尖刀利刃!

狂戰拳頭上戴著鋒銳的拳刺,每一拳轟出,總會轟碎一個死士的腦袋,發出『砰』的悶聲。

煞風十人組中,殺人最快的當屬妖刀,也僅有他能和無名比肩!無名四秒四條人命,他四道寒光閃過,四顆腦袋飛起。

渡邊三郎雖然與蕭風戰鬥著,但他依舊時刻注意著場中的情況。當他見到精心培養的死士就猶如被砍菜切瓜般輕易殺死,氣得一口鮮血噴出,化作一道血箭,直奔蕭風面門而去。

「結束吧1蕭風側身躲過血箭,右手再次轟中渡邊三郎的胸口位置,把他砸在牆中,直接透牆而過!

渡邊三郎從磚塊中爬起,滿臉不甘心的看著蕭風:「黑桃a,你去死吧。」說完,抓起一把瞬丸,猛地塞進口中。

蕭風臉色變了變,吃了兩顆瞬丸的渡邊三郎,已經讓他窮於應付。要不是剛才抓到一個契機,根本沒這麼容易得手!看渡邊三郎毫不猶豫吃掉一把瞬丸,已然知道他起了拚命之心。

瞬丸雖然能讓人短時間內提升實力,但副作用卻是不小!一旦一次性服用量超過五顆,那即使服用之人活著,也會落個終生殘廢。

渡邊三郎吃了瞬丸后,全身骨節發出『吧吧』的聲音,肌肉彷彿豐滿了很多,整張臉也扭曲的變形。

「交給我吧。」無名上前緩緩問道。

蕭風笑了笑:「不用,我要親手為奔雷手報仇1說完話,對渡邊三郎發起主動攻擊。

「砰」的一聲,渡邊三郎與蕭風的拳頭重重的撞在一起。

「噗」蕭風喉嚨一甜,張嘴一口鮮血噴涌而出,胸前撕裂般的疼痛。

渡邊三郎身體只是晃了晃,並沒有看出其他異常。看來,五顆瞬丸帶給他的力量,很強大!

蕭風身體爆退,躲過渡邊三郎又一拳轟擊,擦了擦嘴角:「好,最後一擊吧,已經將近三分鐘了1話落,他的身體微微弓起,隨即如脫弦利箭般,向著渡邊三郎衝去。

渡邊三郎見蕭風竟然還敢用拳頭硬抗,臉上儘是獰笑:「黑桃a,為了能殺你,我變成殘廢也在所不惜1說著,全身力量集中右拳,猛地轟出。

「砰」,又是一聲悶響,蕭風臉上閃過痛苦之色,不過卻並沒有後退,拳頭彷彿黏在了渡邊的右拳上。

蕭風嘴角上翹,一絲絲鮮血從嘴裡湧出:「二重勁1聲音剛落,他的拳頭處猛地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對著渡邊三郎的拳頭轟了過去。

「噗。」渡邊三郎臉色瞬間蒼白,嘴角溢出鮮血。

「三重勁1蕭風牙縫中蹦出三個字,又一股剛猛的力量爆發出來,順著渡邊三郎的拳頭傳了上去。

「吧吧。」猛地一陣骨裂聲音響起,渡邊三郎發出慘叫,身體被這股大力擊飛,重重的摔在地上。再看他的右胳膊,已經完全變形,裡面的骨頭斷成幾節,無力的聳拉著。

蕭風身體搖搖晃晃,努力想要保持不摔倒在地上,目光盯著趴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渡邊三郎,嘴角泛起冷笑。「渡邊三郎,我都忘記有多久,我沒有使用三重勁了1說完,踉蹌著向渡邊三郎走去,伸出顫抖的右手,捏住了渡邊三郎的脖子。

「我答應過奔雷手,我會戴著『血雨雷光』親手扭斷你的脖子。」蕭風不管渡邊三郎有沒有聽到,左手搭在了渡邊三郎的腦袋上。

渡邊三郎虛弱的睜開眼睛,看著蕭風的眼睛,咧咧嘴:「我輸了。」

「對,你輸了!再見1話落,蕭風雙手用力一錯,骨裂聲再次響起。渡邊三郎的腦袋呈三百六十度旋轉,裡面的頸骨盡碎,僅剩下一層皮肉相連。

蕭風用最後的力量扭斷渡邊三郎脖子后,想站起來都有些費勁。「無名,過來扶我一把,呵呵。」轉頭看著旁邊的無名,笑了笑。

無名嘆口氣,彎腰扶起蕭風:「其實你不需要這麼拚命的,完全可以交給我來做1

「不,我答應過奔雷手。」蕭風搖搖頭。

「三重勁?這就是你告訴我,你所謂的保命手段嗎?」無名想到什麼,忽然開口問道。

蕭風重重點頭:「沒錯,這就是三重勁!這也是為什麼我敢力量和敏捷僅存一半,依舊敢獨戰渡邊三郎的依仗!我運用三重勁發出的勁力,不比我全盛時期的差一點1

無名沒有再說話,扶著蕭風向敬老院外走去。在路過彌勒身邊時,腳步微頓:「彌勒,毀掉這座敬老院。」無名下了命令。

彌勒點點頭,掏出幾個圓球狀物體,分發給天門尖刀,讓他們放到敬老院的各個方向。

四十死士,上百個日本手下,滿滿的躺了一地。鮮血混雜著腦漿,染紅了偌大的院子。

敬老院門口,小弟把子彈頭開了過來,站在車下在等候著眾人。

蕭風在無名的攙扶下,坐進了第一輛車中,沉聲道:「回別墅1

十幾輛子彈頭同時發動,煞風十人組與天門尖刀開始紛紛上車。

彌勒在登車的時候,拿出一個手機,看著敬老院,臉上浮現著笑容,輕輕按下了關機鍵。隨著他手指按下,敬老院發出轟隆隆的爆炸聲,瞬間陷入了一片火海中。

十幾輛子彈頭,載著眾人以及二十多具屍體,呼嘯著離開敬老院,直奔玩美別墅。

「妖刀,你說無名為什麼對風哥那麼好?」坐在第二輛車中的火焰女,想起剛才無名攙扶蕭風上車的畫面,忍不住問出疑惑已久的問題。

「不知道。」妖刀搖搖頭。

「你猜,他們會不會是基友?現在不都是流行這個嗎?」火焰女趴在妖刀耳邊,壓低聲音說道。

妖刀臉上明顯閃過黑線:「你這話千萬別被無名聽到,這個變態不懂得憐香惜玉,對你更不會心慈手軟。他能直接把你扒皮抽筋,掛在旗杆上風乾了。」

「呵呵,如果他把我殺了,你會為我去找他拚命嗎?」火焰女媚眼如絲的看著妖刀。

妖刀想了想,重重點頭:「會,哪怕我也會被他扒掉皮。」

火焰女心情大爽,摟著妖刀的脖子,在他臉上狠狠啵了一口:「妖刀,我決定了,我要嫁給你。」

「真的?那我找時間和風哥說說,讓他給咱倆主持婚禮吧。」妖刀擦了擦手上的鮮血,輕輕撫摸著火焰女的臉,開心的叫道。

火焰女點點頭,難得露出小女人姿態,趴在妖刀的懷裡:「嗯,好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