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六十五章女人的戰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女人的戰爭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當韓爽聽火舞說聯繫上蕭風后,她高懸的心緩緩放下,因用力握著槍而發白的右手也放鬆下來,粗喘了幾口氣。

「不好,有人衝進來了1趴在窗戶上的海哥,忽然驚訝的叫道。

「海盜,你看清楚了嗎?」韓爽的心再次提起,趕忙向著外面看去。通過剛才火舞的介紹,她知道這個天門的混混有個比較拉風的名字海盜。

海盜趕忙點點頭:「你看,在那裡呢!不好,是日本人1海盜剛才進來前,見過日本人的裝束,所以能辨認出對方的身份。

「你們三個馬上去二樓,我守住客廳的門!大姐大,把你手裡的槍給我!在我死之前,不會有任何一個鬼子衝上去的。」海盜看著火舞說道。

火舞看了海盜一眼,冷笑著搖搖頭:「我火舞沒有把兄弟扔下的習慣!韓爽,你帶林琳上去,下面交給我和海公公了。」

海盜苦笑,這火舞還真有她大哥的仗義秉性!不過,如果她留下的話,萬一落在小鬼子手裡,那還不得糟蹋了。

海盜是從小看著抗日戰爭片長大的,深受裡面劇情的影響。在他眼裡,小日本鬼子進良民家裡后,看到漂亮娘們就喜歡脫褲子。

韓爽看著火舞和海盜,忽然對自己往日的一些價值觀產生了懷疑。在以前,她一直都認為,混在黑道的人,都是那種下流卑鄙無恥的人。甚至一度戴著有色眼鏡來看他們,極度憤恨黑社會。

看著火舞和海盜,韓爽感覺,也許混黑的,也不儘是壞蛋,也有重情重義的人!這也是韓爽在心裡第一次對火舞有了改觀。

火舞自然不知道韓爽的心理變化,轉身看著林琳:「林琳,不,應該叫風嫂,額,風騷?我還是叫嫂子吧。嫂子,如果,呵呵,我是說如果,在風哥回來前,我光榮壯烈啥的,你告訴他,在我房間抽屜里,有個日記本,你讓他看看吧。」

林琳先是聽火舞叫她『嫂子』,臉色刷的一紅。羞澀勁還沒過去呢,火舞的神馬『光榮啊壯烈啥』的,直接把她嚇壞了,一把抓著火舞的手:「舞兒,不會的,風哥馬上就會回來的。」

火舞笑了笑,點點頭:「嗯,風哥會很快回來的。韓爽,你陪林琳上去吧,我和海公公在下面。」

「要守,就一起守1韓爽的語氣冰冷而不容拒絕。

火舞皺起眉頭,看著韓爽:「韓爽,你死不死跟我沒毛關係,但是林琳不能出事,要不然風哥會瘋的。」

林琳心中一顫,如果自己死了,風哥真的會發瘋嗎?

韓爽盯著窗外沒有說話,手裡的槍卻瞄準了院中的不速之客:「火舞,你可以陪林琳去樓上。海盜,把客廳燈關了,要不然我們就得被當成靶子。」

林琳見她們談話的核心總是圍著自己,真心感覺自己沒用,臉上火辣辣的。「別爭了,我們都留下。」

火舞看了林琳一眼:「你想好了?」

「想好了,你們都不怕,我又怕什麼。」林琳認真的說道。

火舞心裡苦笑,我倒不是怕你什麼,我是怕你出事,風哥會痛苦和發瘋。不過這話,她顯然不會說出來,只得點點頭:「那好,你去藏在沙發後面。海公公,你還能行吧?你過去保護林琳。」

火舞雖然平時是小打小鬧,但有火天這個大哥的耳傳目染下,心理防線強於常人,很少會出現驚慌失措的時候。

韓爽眼底閃過一絲欣賞,自己能如此鎮定,那是因為自己上了幾年警校,又多次參與抓捕等大案要案罪犯,才練就如此的膽量。

「嗯,海盜,你去林琳身邊。火舞,你去把燈關了,我先把這個人幹掉。」韓爽看著火舞說道。

火舞盯著外面院中的日本人,搖搖頭:「不行,不能開槍。一旦開槍的話,那槍聲會吸引更多的人進來。」

「呵呵,我早有準備。」韓爽說著,從兜里掏出一個消音器,緩緩擰在了槍口上。

火舞也露出笑臉,豎起拇指:「好,我去關燈,你找機會射擊。」說完,貓著腰跑向開關處。

「啪」火舞一手拍在開關上,外面日本死士見燈忽然關掉,不由得一愣神。而韓爽則就是抓住這一愣神的瞬間,果斷扣動了扳機。

橙黃色的子彈高速旋轉著,從窗戶的縫隙中飛出,狠狠擊中了日本死士的腦袋。

日本死士幾乎沒有反應,直接被一槍爆頭,倒在了血泊中。

客廳中陷入黑暗,再看外面的情況,則是更加清晰起來。而在院中想要看客廳,則很難很難。

火舞掏出打火機,一簇微弱的光芒亮起。火舞借著微弱的亮光,沖著韓爽豎起拇指:「我第一次有點佩服你了。」

韓爽嘴角翹了翹,心中卻暗道,我也是第一次佩服你。

第一個敵人被擊殺后,陸陸續續的又跑過來幾個,都被韓爽一槍斃命。不過子彈終有打完的時候,最後一顆子彈轟爆敵人的腦袋后,韓爽無奈的聳聳肩:「沒子彈了。」

「我的準確度不如你,這把也給你。」火舞毫不猶豫的掏出槍,向著韓爽遞去。

韓爽搖搖頭:「沒用的,這把槍沒有消聲器。如果我們貿然開槍,會引起更大的麻煩的。」

「馬戈壁的,實在沒辦法,那隻能開門放狗,進來把他們處理掉了1火舞想了想,轉身向著廚房走去。

火舞記得,前幾天她偶然進廚房,在裡面看到有兩把砍骨頭的砍刀來著。這時候用砍刀,應該感覺不錯吧!火舞想到這裡,只感覺全身上下都在沸騰。

在廚房轉了一圈,火舞拎著兩把砍刀從裡面走了出來。這種砍刀可不是西瓜刀等片刀,手腕粗的骨頭,那也就一下子的事情。

「給,韓爽。」火舞走到韓爽旁邊,遞給韓爽一把,然後扛著砍刀,站在了門口的位置。

韓爽單手拎著砍刀,眼睛盯著窗戶:「火舞,又有人進來的。一會我說開門的時候,你就把開關打開,讓他進來。」

「好。」火舞點點頭,雙手緊緊握著砍刀,準備玩玩這從沒有玩過的遊戲!

韓爽看著窗外:「再有十米,八米,五米,兩米,開門。」說完,她怕韓爽一個人不行,也抓著砍刀,快步向著門口跑來。

火舞輕輕把門開關打開,外面的日本死士也恰在此時推開門,走了進來。

火舞事到如今,心中倒升起一絲緊張。畢竟殺人這種事情,換做一個大男人,第一次也會緊張的,何況她一個女孩子。

「動手。」韓爽輕呼一聲,一腳把客廳門踹上,手裡的砍刀向著日本死士的脖子砍去。

幾乎同時,火舞咬牙掄起手裡的開山刀,對著敵人的身體就是一刀。

雖然剛才韓爽用槍一槍一個,幹得比較爽快。但日本死士如果真的那麼差的話,渡邊三郎也不會把他們當寶一樣了!

「八嘎」日本死士感受到兩道勁風,身體自然反應,一個翻滾倒在地上,兩把砍刀紛紛落空。

韓爽見對方能避開這一刀,心中也是一驚,原來是個高手!如果韓爽知道,剛才被她一槍一個幹掉的敵人都是這種高手的話,她又該做何感想呢。

「殺。」韓爽身體暴起,手裡的砍刀掄圓了,向著日本死士腦袋再次落下。

火舞剛準備上沖,韓爽大叫一聲:「他交給我就好,你去窗前看著。」說完,身體騰空躍起,右腿閃電般踢出。

火舞看著不落下風的韓爽,點點頭,跑向窗前,目光不斷在韓爽與窗外徘徊著。

戰鬥中的韓爽越打越心驚,對方竟然這麼強悍0喝。」韓爽發出一聲冷汗,渾圓勻稱的右腿再次對著日本死士的腦袋狠狠抽下。同時,身體猛地旋轉,左腳點向敵人的胸前。

日本死士剛躲過腦袋上的一擊,卻感覺胸前一陣劇痛,身體被踹了出去,重重撞在沙發上。

「麻痹的,老子殺了你1海盜看著摔倒在面前的敵人,拿著沙發旁邊的青銅花瓶,向著他腦袋上狠狠砸下。

一下,兩下,三下……海盜有些瘋狂,一直砸的日本死士腦袋血糊糊的,在韓爽的拉扯下才鬆開手裡的青銅花瓶。

「外面什麼情況了?」韓爽拎著刀,走向窗前。

「好像已經快結束了。」火舞皺著眉頭,若有所思的說道。「你看那三個人,應該就是他們雙方的頭目了。」

韓爽順著火舞的目光看去,只見外面一個全身黑衣的男人正獨戰兩個青年,絲毫不落下風。從雙方的武器看來,那兩個青年是日本人。

鐮刀閃爍著寒光飛舞著,黑影心裡漸漸有些著急起來。自己和兩個日本人拼了這麼久,眼睜睜看著黑影小隊隊員一個接著一個倒在地上,卻絲毫沒有辦法。

「蕭風,你給我滾出來1黑影怒吼一聲,身體猛地拔高,手裡鐮刀脫手飛出,直奔宮本而去。

宮本冷笑著,手裡倭刀向著鐮刀劈去,奈何卻劈了一個空。鐮刀旋轉著,狠狠插入了小藤的後背。

「噗」小藤噴出一口鮮血,,身體踉蹌著摔倒在地上。

黑影見自己殺手取得了成績,臉上浮現出獰笑:「蕭風,你個縮頭烏龜,滾出來1

在距離混戰現場不遠處,火天手持望遠鏡,盯著門前混戰的二三十人:「小羽子,馬上給別墅座機打電話。如果裡面沒什麼事情,那我們就看會熱鬧吧!這兩批人戰鬥力超強,隨便挑出兩個來,就不比咱倆弱,最好的辦法,就是看他們狗咬狗。」

「好。」張羽點點頭,摸出了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