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六十九章懷摟兩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懷摟兩美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室內的溫度逐漸上升,衣物越來越少。

林琳睡衣半裸,裸露出胸前的柔軟,一抹嫣紅,誘人心弦。

蕭風看的如痴如醉,俯下身輕輕親吻著,同時雙手劃過林琳的肌膚,向著下方滑去。

「唔。」林琳發出一聲悶哼,渾身燃起一絲顫慄,以胸部為中心,瞬間傳遍全身。臉上的嬌紅,看起來格外的艷麗。

忽然,目光觸及到虛掩縫隙的衛生間門,林琳猛地想起什麼,趕忙按住胸部上搞怪的大手,低聲哼道:「風哥,不要。」

蕭風聽到這話,腦海中閃過國際戀愛大師小舞的一句話『在床上,當女孩說不要的時候,她的潛台詞是,我要,我要/

如果換做其他女人,蕭風絕對會深信小舞的這句話!但林琳是他深愛的女人,他不想林琳受一絲委屈,還是問個明白的好。

蕭風抬起頭,趴在林琳身上:「怎麼了,小丫頭?不想要嗎?」

「不,不是……」林琳忙搖搖頭,生怕蕭風生氣,趕忙又解釋一句:「想要。」

「嘿,想要那還等什麼1蕭風邪笑著,嘴巴印在林琳的紅唇上,輕輕吸允著,撫摸著。

「唔……舞……」林琳被蕭風堵住嘴巴,說出的話,也都變成了悶哼聲。

蕭風舌尖突破貝齒,潛入林琳的嘴巴里,輕輕纏繞住她的香舌,展開了一場拉鋸戰。

「舞……兒……唔……」林琳臉色紅潤,目光瞥向衛生間門口,更是大羞,一把推開了蕭風:「風哥……」

看著嬌嫩猶如紅玫瑰般的林琳,蕭風輕輕舔了舔嘴唇:「小丫頭,到底怎麼了?你不會又來那個了吧?」

林琳聽到這話,嬌羞的搖搖頭:「不是,你,你看看身後。」

「身後?」蕭風一愣,自己身後有什麼?轉頭向身後看去,下一秒整個人如中雷擊,愣在了那裡。

過了足足十幾秒中,蕭風才結結巴巴的驚訝叫道:「舞、舞兒?你怎麼在這?1

火舞看著面部僵硬的蕭風,臉上閃過一絲戲謔的笑容:「我?風哥,這話應該我問你吧,我貌似比你來的要早。」

「啊?比我來的早?」蕭風額頭閃過黑線。

火舞目光掃過林琳半裸的胸,「是啊,我和林琳上樓后,我就一直在她房間呢。」心裡嘀咕,好迷人的胸部啊,唉,算了,她是風哥的菜,自己還是不要動歪主意的好!

「那……你……我……」蕭風說不出話了!麻痹的,難怪剛才在門口,林琳沖自己眨眼睛,難怪她要推開自己,原來是有火舞這個小魔女在後面看好戲呢。

「風哥,你好體貼啊,你是怕她害怕睡不著么?」火舞走上前,沒受罩罩拘束的酥胸,死死貼在蕭風的胳膊上,輕輕摩擦著。

蕭風感受著胳膊上的柔軟和彈性,尷尬的點點頭:「是啊,呵呵,我進來看看,林琳是不是會害怕。」

「哦~~~」火舞點點頭:「林琳確實害怕,所以我就過來陪她咯!現在有風哥在,那我……」

「你要回房休息嗎?好,你回去休息吧,不送了。」蕭風趕忙說道。

火舞搖搖頭,笑著說道:「我才不回房,我自己睡覺也害怕。反正你要陪林琳,多我一個,也不多吧?林琳,你說呢?」說完,轉頭看向林琳,眨眨眼睛。

林琳聽火舞問自己,差點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得了!完了,剛才和風哥做的事情,這次真的被舞兒全程看到了。

「好吧,今晚我陪你們兩個。」蕭風滿臉無奈的指了指床:「去睡覺吧,我在椅子上陪你們。」心裡卻大呼,麻痹的,老天爺,你他媽不能這樣玩我吧?!多好的機會啊,你竟然還給我送來一個火舞?你信不信,今晚我連火舞一起推了?!

火舞拉著蕭風的手,滿臉笑意:「風哥好像不太高興哦,要不,你和林琳睡吧,我走了。」

「別,舞兒。」林琳以為火舞真要走,趕忙拉住她,對蕭風歉意的笑了笑:「風哥,讓舞兒留下吧。」

蕭風撇撇嘴,勉強笑道:「呵呵,我也沒讓她走啊!呵呵,舞兒,我真他媽的稀罕你埃」說完,咬牙切齒的捏了捏火舞的臉蛋。

火舞示威性的揚了揚小拳頭,拉著林琳撲向了大床:「哇哦,睡覺咯1

看著在床上翻滾的兩個美女,蕭風心裡慘呼,妹的,其中有一個,是老子的菜啊,我要吃菜啊!

床上的火舞和林琳嬉鬧著,寬鬆半透明的睡衣時不時掀起,露出粉嫩的肉,讓蕭風這老色狼不斷的吞著口水,默默數著綿羊,一隻綿羊四條腿,兩個眼睛一張嘴,兩個……

火舞和林琳終於嬉笑打鬧夠了,這才把目光投向坐在椅子上的蕭風,仔細一聽,他嘴裡還念念有詞:一百個綿羊四百條腿,二百個眼睛一百張嘴……

「風哥,幹嘛呢?上床睡覺啊1火舞蹦下床,拉著蕭風的胳膊。

「啊?這不太好吧?多不方便啊1蕭風眼睛微瞥,火舞半透明的睡衣,能從外面清晰的看到兩個紅色凸點。渾圓高翹,手感應該不錯吧.咕嚕』蕭風又吞了口口水。

火舞察覺到蕭風的目光,非但沒有躲避,反而故意挺了挺胸,心裡自得的笑了笑,趴在蕭風耳邊:「風哥,上床上來哦,放心吧,我不會非禮你的。」

「……」蕭風聽到這話,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是怕被非禮的人嗎?「上床就上床,怕你埃」

林琳坐在床上,看著向自己走來的蕭風,臉上閃過一絲嬌紅,風哥今晚要幹嘛啊?上次依依所說的那個什麼3p,也是一男兩女在床上吧?舞兒是不是也愛著風哥?諸多想法一閃而逝。

事到如今,蕭風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爬上床,在林琳臉上親了一口,示威性的看了眼火舞,奶奶的,老子怕毛啊,老子就不親你!

火舞心裡暗笑,把蕭風擠到中間位置,躺在了最外邊,單手抱著蕭風胳膊,酥胸貼在他的胳膊上:「風哥,晚安了。」

燈熄滅了,蕭風躺在兩大美女的中間,要說沒什麼反應,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左胳膊上傳來的柔軟,讓他一陣陣的想翹。

蕭風瞪著眼珠子看著屋頂,心裡再把老天爺問候了幾遍,我不想3p啊,你幹嘛要這麼折騰我!

火舞用酥胸靠著蕭風還不算,時不時還輕輕移動著,摩擦的快感讓蕭風有種要噴鼻血的衝動。終於,他忍不住了,對林琳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蕭風悲嘆一聲,唉,林琳,你做了火舞的替罪羊啊!她引誘我,我又不能去摸她,只能委屈你了。

三人中最緊張的,當屬林琳了!蕭風的撫摸,讓她全身漸漸發熱,身體卻一動不敢動,生怕火舞再發現什麼。殊不知,罪魁禍首正是火舞。

此情此景,蕭風忽然想起火天的那句話『在你推林琳的時候,順便把舞兒也推了吧』,感受著左胳膊上傳來的快感,忍不住暗罵,奶奶的,火舞啊,你這是在玩火啊!萬一我摟不住火,你哥絕對舉雙手支持我推你的。

蕭風正胡思亂想呢,忽然感覺一隻冰冷的小手握住了火熱的小弟弟。冰涼的觸感,讓他舒服的差點叫出來,嘿嘿,還是我家林琳懂得疼我啊,知道她風哥忍的很難受了。

蕭風轉頭湊近林琳耳邊,輕聲道:「謝謝哦,小丫頭。」說完,輕吻林琳的耳垂。

林琳一愣,風哥為什麼要對我說謝謝?剛準備問問,耳邊一陣**傳來,讓她的身體忍不住扭曲一下。

蕭風的手搭在林琳的胸前,輕輕撫摸著,手指順著滑嫩的肌膚,向著下方劃去。手指剛到小腹位置,一雙小手阻止了他繼續向下潛行的手指。

忽然,蕭風腦門上冒出冷汗,心提了起來。不對,絕度不對!蕭風反手揉捏著林琳的兩隻小手,沒錯,這是林琳的手!那……那自己小弟弟上的手,是誰的啊!!!!!

漲熱的小弟弟,一個顫抖,一股精華噴涌而出,瞬間嚇得萎了下來在噴涌的瞬間,蕭風心裡仰天大呼:「我草!這次老子丟人丟到姥姥家了1

一陣刺耳的剎車聲響徹夜空,十幾輛黑色子彈頭穩穩停在郝家莊園正門口。

「什麼人?」門口保安室中,衝出十幾個手持槍械的保安,槍口指著子彈頭車。

「嘩」的一聲,子彈頭車門打開,幾個裝扮各異的人從車上跳了下來。

「把這些人都殺了,然後把黑影留下,我們走。」沙啞的聲音響起,無名下了命令。

煞風其他成員紛紛點頭,無視保安手中的槍械,瞬間沖了上去。

「有敵人1保安隊長剛發出一聲大喝,就被一股大力給擊飛出去,重重撞在門口的石獅子上,脊椎骨直接斷掉。

短短几十秒,在保安們未開槍之際,煞風成員就結束了戰鬥。看著倒在血泊中的保安,個個無趣的搖搖頭,這些人太弱!

無名走到螃蟹身前,看著他手中的黑影:「告訴你的主子,如果敢再動蕭風,我定滅掉整個郝家1說完,轉身向著子彈頭走去。

螃蟹嘿嘿笑著,拍了拍黑影的臉:「我給你找個比較拉風的出場方式,讓你主人震驚一下1說著話,目光落在了門口兩對石獅子上,跨步走了上去。

先把黑影扔在地上,螃蟹雙手抱住石獅子,粗壯的有些畸形的雙臂上青筋暴露,血管條條突出。

「喝。」螃蟹一聲大喝,幾千斤的石獅子被他緩緩搬了起來,向著門口正中央一步步走去。

每走一步,螃蟹的腿都會彎曲的厲害!看來,這座石獅子的重量,已經到達了他的極限!

「」的一聲,石獅子堵在正門中央位置。螃蟹粗喘幾口氣,又把另一個獅子搬了過來。

「哈哈,黑影,我讓你做三明治。」螃蟹擦了把臉上的汗水,一把抓起黑影,把他的腿放在兩個石獅子縫隙中。

黑影目露驚恐的看著螃蟹,幾千斤的石獅子,這個人還是人嗎?怪物!!郝家得罪的這是什麼人?!不行,一定要告訴少主,不可與這些人為敵!

螃蟹張開雙臂,抓著兩個石獅子的凸起,嘴裡發出怒吼,兩個石獅子緩緩向著中間黑影擠去。

「啊1黑影發出一聲慘叫,整條腿被兩個石獅子夾在一起。

螃蟹全身脫力的搖晃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絲憨厚的笑容。「哈哈,再見,三明治先生。」說完,踉蹌著向子彈頭走去。

即使強悍如他,煞風第一力士,在搬著這兩個大石獅子時,也脫力了!

其他煞風成員看著螃蟹,紛紛搖頭,這個傢伙的力量,比以前更加的變態了!真不知道再發展下去,會不會變成超人!

十幾輛子彈頭髮動起來,飛快的急馳而去。郝家門前,只剩下夾在石獅子中間慘叫的黑影和遍地的保安屍體,

短短兩分鐘,郝天來陰沉著臉出現在門口位置。在他的身後,站著六個人,三男三女,表情高傲的看著黑影,眼底儘是嘲諷之色。

「黑影,怎麼回事?」郝天來走到石獅子前,扶著黑影問道。「來人,把石獅子搬開。」

「是。」有手下快步離開,去找吊車了。最起碼,在場的所有人,沒有誰能憑一己之力,半開這兩座石獅子的。

「少主,失敗了,黑影,黑影小隊全軍覆沒!蕭風,讓我給你帶句話……」黑影斷斷續續的說到這,腦袋一沉,暈了過去。

聽到黑影的話,郝天來陰沉的臉更顯猙獰:「蕭風!!我要殺了你1

站在郝天來身後的三男三女,盯著石獅子,臉上浮現出凝重。「老大,人力可以搬起這座石獅子嗎?」

「不可能1站在最右側的男人搖搖頭。

「門口有監控,我們去看看1其中一個女人轉身向著門口保衛室走去。

郝天來看了眼昏過去的黑影,站起來,也向著保衛室走去。他,剛才門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難不成敵人還開著吊車來的嗎?!

當七人看到監控中的畫面時,後背都冒起了涼風,心中同時湧現出兩個字:「變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