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七十章蕩漾的早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蕩漾的早晨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陽光揮灑,透過鏤空窗帘,割的支離破碎,落在房間中的地板上。

房間中央的大床上,此時上演著好一副真人版的『活色生香』圖!

蕭風身體呈大字型躺在中間,左手按在火舞大腿上,右手則是伸進了林琳睡衣,蓋在她的胸口。

再看林琳和火舞,那叫一個衣衫凌亂,酥胸半裸。尤其是火舞的姿勢,實在是讓人噴血之極!

火舞頭上腳下,腦袋枕著蕭風的大腿根部。白皙的小手握著小蕭風,僅離她嬌嫩的紅唇有兩三厘米,嘴角凝聚著幾滴晶瑩剔透的液體。下身紅色小丁字褲,半露在睡衣外,白花花的小屁股,足能讓任何男人大吞口水。

林琳腦袋壓在蕭風胸前,右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右邊酥胸整個暴露在空氣中,而左側那個,則是被蕭風包裹在手中。一雙白嫩的腳丫,搭在火舞的胸上,睡衣下的風光,完全暴露在火舞面前。

火舞可能做夢夢到她哥給她買的寶馬小跑了,手裡握著蕭風的小弟弟,直接當作『變速桿』玩掛擋呢。小弟弟隨著搖擺,時不時的掃過她嬌嫩的紅唇,沾上了剔透的液體。

火舞『開車』玩呢,蕭風則是受不了了!大早晨的,是個正常男人的話,就有晨勃現象。何況,蕭風身邊有兩個千嬌百媚的美女,哪還不勃的厲害。下體本來就漲,再被火舞這『停車擋』『倒車擋』一掛,更是難受異常。

睡夢中的蕭風感覺到下身的難受,腦袋呈空白狀的眯著眼睛,向著自己下體看去。

第一眼,心裡暗罵,麻痹的,這是哪來的小姐,大早晨的就擺弄這玩意,欠嗎?

第二眼,蕭風的眼珠子猛地瞪圓,額頭黑線閃過,冷汗順著臉吧嗒吧嗒的落在了枕邊。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老子被倒推了?」蕭風看著火舞嘴邊的小弟弟,擦了把冷汗。

當他看到她嘴角晶瑩的液體時,目光先是一縮,隨即心裡暗自慶幸起來,還好不是乳白色的,要不然我可真活不出來了!

蕭風目光掃過床上,對三人的姿勢實在是不敢恭維!要是這會有人推門進來,估計自己說昨晚三人沒發生什麼事,別人都不會相信吧!

蕭風看了眼火舞和林琳,心裡暗自著急,自己得趕緊離開啊,要不然一會有嘴也說不清了!

蕭風見火舞還在拿著自己的小弟弟『掛擋』,下體又是一緊,差點再次噴出。「媽的,這小妖精1蕭風暗罵一句,輕輕從林琳的睡衣中抽出手,幫她用睡衣蓋住了裸露的右胸。

蕭風看著壓在自己胸口的林琳,決定先把林琳搞定,然後再去管火舞!伸手放在林琳的腦袋下,微微挪動著,直到把她的頭放到枕頭上后,這才鬆了口氣,終於擺平一個了。

沒了林琳壓在胸前,蕭風坐起身體,低頭看著趴在自己跨上的火舞,臉上浮現出無奈,這可怎麼辦啊!

小弟弟被火舞死死攥住,還時不時掛幾下擋,想在不驚動她的情況下抽出小弟弟,根本是不可能的!

蕭風猶豫再三,決定用最穩妥的辦法。

蕭風緩緩躺下身體,眼睛盯著屋頂,嘴裡開始默念:「一隻綿羊四條腿,兩個眼睛一張嘴……」

五十隻羊數過去了,小弟弟絲毫沒有縮小!蕭風抬頭看了眼,哀嘆一聲,繼續數羊。

蕭風的辦法很笨,但卻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了!既然火舞攥著小弟弟,那等小弟弟變小后,自然就能逃出她的魔爪了。

又數了上百隻,奈何越是不往那方面想,腦袋裡就儘是那種畫面,小弟弟不僅沒有縮小,反而又脹大幾分。

蕭風現在多想一腳踹開火舞,然後穿上內褲就跑埃可這種想法,也僅限於他想想而已。沒辦法,繼續數綿羊。

一隻只綿羊數過去,差點把蕭風數的再次睡著。這時候,小弟弟終於有了反應,緩緩癱軟下來。

蕭風趕忙縮了縮胯下,讓小弟弟逃出火舞的魔爪后,輕輕抱起她的腦袋,把她放在了床上。

「呼。」蕭風舒出一口氣,擦了擦腦門上的汗,麻痹的,比昨晚大戰渡邊三郎可累的多啊!

蕭風掃了眼床上重疊的兩人,哪敢停留,把腳踝處的內褲拉上來后,整理整理睡衣,輕手輕腳的打開門,抓緊時間閃人。

至於重疊的火舞和林琳,他才沒心思管呢,這倆人愛咋滴咋地吧!他現在著急回去換下內褲,趕緊洗洗再說!他昨晚,幹了一件2012年最丟臉的事情,還沒怎麼地呢,直接射濕了內褲!

蕭風輕手帶上房間門,轉身向著自己室走去。剛走沒幾步,韓爽房門打開,韓爽冷著臉盯著蕭風:「我等你很久了,你進來,咱倆談談。」

「……」蕭風很無奈:「那個啥,我可以先回去穿件衣服嗎?」其實他更想說,你丫的能讓我先回去換條內褲嗎?

「不能!馬上進來1韓爽眉毛一豎,冷聲說道。

蕭風撇撇嘴,臭娘們,你不會大早上也空虛了吧?!需要我進去安慰你?不過目光船冷峻的表情時,趕忙點點頭:「ok,我去給你解釋。」

「老子要他媽回房間洗內褲啊!妹的!」蕭風坐在韓爽床上,聽著關門的聲音,心裡鬱悶大呼道。

韓爽拉了一張椅子,坐在蕭風的對面,滿臉認真和嚴肅:「說,昨晚那些人是誰?」

「日本人要殺我。」蕭風想了想,反正日本人的事情已經結束,也不怕告訴韓爽了。

「他們就是和那批人販子在一起的日本人?」韓爽眉毛微皺,繼續問道。

蕭風點點頭:「沒錯,就是這些王八蛋。」

「那另一伙人呢?」

「不知道。」蕭風聳聳肩,目光不經意觸及到床頭上的紅花油,只見裡面的液體比昨天少了很多,看來韓爽真的用這玩意塗抹過胸了。

韓爽顯然對蕭風的這個答案感到不滿意,拍了拍椅子:「他們是來殺你的,你竟然不知道他們的身份?」

蕭風笑了笑,目光掃過韓爽的胸,脫口嘟囔道:「嗯,胸果然差不多恢復原來的樣子了~」

「你說什麼?1韓爽拉著一張臉,瞪著蕭風吼道。

「啊?」蕭風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趕忙擺擺手:「哦,我是說啊,我真不知道他們是誰!韓爽,你是做警察的,難道每個受害人都知道是誰要殺自己嗎?這不可能啊!何況,我昨晚完全是受害人,我今天會選擇去找李南報警的。」

蕭風說到這,痛心疾首的看著韓爽:「唉,九泉市的治安如此之差,我的生命財產安全遭受了極大的威脅。你說,我應該怎麼報警?告他們這兩伙人入室搶劫呢?還是見色起義呢?」

「不對,我得拉著你們去一起報案,那才有說服力埃」蕭風越說越來勁,指著韓爽:「我就這樣說,這群窮凶極惡的歹徒,因為看到我別墅里有三個如花似玉的女房客后,這才邪念突生,起了劫財劫色的念頭。嘿嘿,你覺得我說的怎麼樣?」

韓爽恨得咬牙切齒:「蕭風,你昨晚又去了哪?」

「我?哦,我在地獄火呢,和火天他們打麻將!麻痹的,你說火天這王八蛋多玩賴,看老子贏錢了,就非不讓我走!你猜最後怎麼著了,輸的這小子只剩下一條褲衩了,哈哈哈。」蕭風大笑起來。

「……」韓爽胸脯上下起伏著,已經到了頻臨爆發的邊緣地帶。「好,你可以走了!我今天在警局,等你去報案。」她怕再問下去,她會忍不住爆k蕭風。

蕭風露出一絲邪笑,站起來趴在韓爽耳邊:「韓爽,那瓶紅花油送你了,別省著,多抹點好的快。」說完,腳下生風的拉開門跑了。

韓爽剛揚起巴掌,再一轉頭,蕭風已經跑出去了。抬頭看了眼高舉著的手,忽然露出一絲笑容,隨即臉上又浮現出擔心,蕭風啊蕭風,你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你這樣下去,真的會害了自己,害了林琳和火舞啊!

蕭風回到房間,先把依舊濕乎乎的內褲給換下來,扔進衛生間的盆里,打開水龍頭泡在了裡面。

剛準備洗內褲,忽然想起點什麼,趕忙出去從床上拿起手機,播出了電話。

「喂,老傢伙,我問你個事情。」蕭風調整著興奮的語氣問道。

「什麼事?」荊老的聲音很警惕。

「我昨天在外面看到一個青銅花瓶,和你房間床下的那個一模一樣。我準備買下送給你湊成一對,可是我又怕被騙了,所以就打電話問問你多少錢拿下來合適?」蕭風組織著言辭說道。

荊老那邊沉默了一下,很認真的問道:「你真的遇到一個一模一樣的?這不可能啊1

蕭風一聽荊老這語氣,有種當場掛電話就去找青銅花瓶的衝動!能讓視古董如糞土的老傢伙如此嚴肅,看來這花瓶是個價值連城的寶貝埃

「是啊,一模一樣,那玩意多少錢?」蕭風趕忙問道。

「無價之寶1荊老語氣有些怪異的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你真的遇到一個一模一樣的?應該世界上就這麼一個啊1

蕭風聽到這話,幸福的有點發暈:「真的,一模一樣。好了,我先掛了,看看能不能把花瓶搞到手。」

「真奇怪,難不成有人和我一樣怪癖?用青銅去打造個花瓶當尿壺嗎?」荊老掛斷電話之際,自言自語的嘟囔著。

「……」蕭風瞬間石化,尿壺?「我草,老傢伙,那個青銅花瓶是你的尿壺?」奈何,荊老已經掛斷了電話!

蕭風舉著手機,欲哭無淚,妹的,老子把老傢伙的尿壺當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