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七十三章王霸之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王霸之氣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劉磊聽到蕭風的話,想起幾次的受虐情況,不由得心裡一虛:「蕭風,這裡是警局,不是囂張的地方1

「我囂張了么?沒有啊1蕭風點上支煙,吸了一口,煙霧噴向劉磊的臉。「我只是想告訴你,有些人不是你可以得罪的!有些事不該你干千萬別干1

這時候,劉華也被蕭風的囂張給激怒了:「蕭風,你是在威脅警務人員嗎?」

蕭風聳聳肩,這些自以為是的跳樑小丑,真以為穿著這麼一身皮,就比普通百姓牛叉多少嗎?不入流的貨色!

「劉副局長,其實我今天來,只想和你說一句話1蕭風叼著煙,眼神藐視的看著劉華:「我不管上頭如何博弈,你是如何當上這個警察局局長的1

「你想說什麼?」老王沉著一張臉,皺眉問道。

「我想說,在九泉,希望你不要妨礙我做事!要不然,我會讓你屁股還沒坐熱,就滾下這個位置1蕭風聲音冰冷異常,一股無形霸氣籠罩劉氏父子。

劉氏父子被蕭風的氣息籠罩,胸口彷彿瞬間壓下一塊大石頭,腰板想直起來,都有些困難。劉華該能勉強支撐,而劉磊直接腰一彎,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冷汗滴落在沙發上。

「劉副局長,你可以把我的話當成吹牛逼,但希望你能掂量一下,你輸不輸的起1蕭風說完這話,收攏氣息,臉上再次露出笑容。

隨著蕭風收攏氣息,劉氏父子同時心裡一松,大石化為了無形,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後背的冷汗已經打濕了衣服。

劉華看向蕭風的目光深處,閃過一絲恐懼,但隨即惱羞成怒:「磊子,叫人進來,抓住這個瘋子1

憑他堂堂一個副局長,不,局長,竟然被人嚇得彎下了腰,傳出去那就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劉華焉能不惱羞成怒,他要和蕭風不死不休!

劉磊從沙發上爬起,點點頭就要去叫人進來!他知道,憑他自己,是打不過蕭風的。即使綁上他老子一起,也不敵蕭風的一隻手。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叫人進來,用槍逼住他,然後手銬腳鐐一落,到時候如何折騰,還不是看自己的心情?

「夠了1李南終於開口了,聲音低緩,但卻不怒自威。

劉華回頭看著李南:「李副廳長,你打算插手這件事?」

李南從椅子上站起來,露出一絲笑容。「劉局長,這件事情,我看就這樣算了!你帶劉磊先回去,等過一會,我去找你談點事情。」

劉華臉上閃過怒氣,李南這話明顯就是偏袒蕭風了!不過又想到李南和老王的關係不錯,現在出來護著蕭風,倒也是應該的!

劉華粗喘幾口氣,壓下心中的怒氣,拉著臉點點頭:「好,那我就等候李副廳長的大駕光臨了!磊子,我們先走吧。」

劉華想得很明白,現在為了搞蕭風而得罪李南不值得!何況,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也不必在乎這一天兩天的!等李南調走了,看蕭風還如何囂張!到時候抓住蕭風,還不是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劉華在心裡,完全把蕭風敢如此囂張的原因,歸根到了李南身上!可笑,以為傍上公安廳副廳長,就能夠罷免我的職嗎?妄想!農民!

「呵呵,我希望劉副局長能好好思考我的話,免得到時候悔之晚矣1蕭風戲謔的笑著,對劉華輕聲說道。

劉華看著蕭風,眼睛深處殺機一閃而逝。「我會再找你的。」說完,拉開門離開。混到他所在的位置,想要弄死一個人,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動動腦子,他就能想出不下一百種方法,以法律手段來制裁蕭風!

劉氏父子走後,李南和蕭風彼此看看,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韓爽站在旁邊,目光掃過兩人的表情:「你們故意演戲氣劉華的?」

「呵呵,差不多吧!不過,我的有一句話是真的。」蕭風坐在沙發上,拿起了煙盒。

「什麼話?」女人天生容易好奇和八卦,即使是韓爽,似乎也不能免俗。

蕭風嘴角翹了翹:「我剛才說,『如果他敢妨礙我辦事,那我就讓他從這個位置滾下去』,這句話是真的1話落,似有似無的霸氣漸漸散發出來。

「哦。」韓爽點點頭,倒是對蕭風的能力沒多少懷疑。如果真如李南所說,一個電話就能讓省廳壓下案子,想要搞一個市局長,並不是不可能!至於蕭風散發的霸氣,則直接被她無視掉了。

蕭風的王霸之氣散發了許久,也不見韓爽眼冒金星滿臉崇拜的沖著自己大喊『啊,蕭風,我愛你;你太帥了,這王霸之氣太霸道了;皇上,您要了臣妾吧』諸如此類的話,只能無趣的默默收回氣息,心裡暗罵,奶奶的,今天遇到一不識貨的!

李南給蕭風扔過一盒精裝『黃鶴樓』,笑著道:「蕭老弟,我在『天外天』訂下一桌飯菜,今晚八點,到時候希望你賞光前來埃」

蕭風想了想,確定今晚沒什麼事情后,爽快的點點頭:「好,到時候我一定去。」

「小爽,今晚如果你沒事,也一起來吧。」李南說完,想到什麼,嘆口氣:「唉,上次老王也在,這次他卻陷入牢籠。不知道他在北京,如何了。」

蕭風嘴角翹起:「李局,你這麼說可就不實在了啊!憑你的手段,還沒嗅到一點消息嗎?今晚,我帶著老王一起過去,呵呵。」

「哈哈,我就在等你這句話呢1李南大笑起來。

蕭風趁著李南大笑的機會,偷偷瞟著他和韓爽,心裡暗自嘀咕,今晚請吃飯,李南把韓爽叫著幹嘛?難不成,韓爽和李南有一腿?不應該,韓爽不是那種女人啊!算了,反正又不是老子的菜,老子操這心幹嘛!

蕭風和李南剛聊了幾句,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是陳斌打來的,表示他有時間,現在去孫全家看看吧。

蕭風自然沒什麼意見,和李南告辭后,開車向第二人民醫院急馳而去。到了醫院,陳斌已經等候在門口。

「走吧,上車。」蕭風按下車窗,沖著陳斌喊道。

陳斌點點頭,拉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你知道孫全家的地址嗎?還有,我們買點什麼過去?」

蕭風聳聳肩:「我找金局長查過,他家除了他父母,還有奶奶和弟弟。我們先去買點補品,然後留下張銀行卡吧。」

「嗯,雖然說錢買不回人命,但這時候卻是給錢最實在了。我也準備了一張五十萬的銀行卡,一會送給他的家人吧。」陳斌點點頭說道。

兩人開車先是去了趟大型超市和補品居,買了滿滿一尾箱的補品,諸如什麼『白金搭檔,腦黃金,靈芝鹿茸野山參』等等,這才定下導航,向著孫全家開去。

「哎,我說,你設定的導航對嗎?九泉竟然有這麼窮破的地方?」陳斌叼著香煙,看著車兩旁的低矮棚戶,終於忍不住問道。

蕭風撇撇嘴:「妹的,定粹么弱智的事情,我會搞錯么?這就是xx棚戶區,是現如今九泉最窮最差的地方了。」

蕭風在網上了解過這片棚戶區,不過親自來到這后,也忍不住驚訝,這哪是華東六省有名的經濟強市九泉啊,分明穿越了大洋,來到非洲難民區了!

不寬的道路兩旁,時不時跑過黑瘦的小孩,對著賓士車指指點點的,髒兮兮的小臉上明顯寫著『羨慕』二字。

蕭風眯了眯眼睛,這些孩子這麼小,難道就知道賓士車值錢嗎?還是見到這種四個輪子跑的車,都會是這種表情呢?

「瘋子,你說九泉市政府怎麼也不拆遷啊?如果不是今天親眼見到,別人告訴我,我都不相信九泉會有這種地方。」陳斌依舊滿臉震驚的說道。

蕭風放緩車速,躲過一個小孩子后,這才答道:「聽說咱的大大上一任市長想把這裡拆遷的,但就是因為『釘子戶』的原因,一怒之下,舊城改造的時候,就沒有管這裡。后來的幾任市長,自然沒人再去干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所以啊,九泉市高樓林立,唯獨這裡被剩了下來。」

「放屁,釘子戶?有釘子戶的原因,還不是因為那些黑心的商人壓價壓得太低?上次我在外地,眼睜睜看著一個釘子戶的家被鏟車推倒,一家三口弔死在廢墟上了。」陳斌咬牙怒道。

蕭風沒再接話,畢竟這種事情世界上太多太多,有黑心的商人,也有黑心的釘子戶,誰又能說的明白呢?!

賓士車在這片棚戶區中轉了許久,終於在一處角落裡找到了孫全的家。

蕭風坐在車上,眼睛盯著不遠處貼著白紙的大門:「就是這家了。」

「嗯。」陳斌點點頭,忽然想起什麼:「哎,你的a4爆炸,應該有保險公司的索賠吧?孫全死在裡面,不知道保險公司賠償給他家多少。」

蕭風搖搖頭:「這件事情,是火天在處理的,我不清楚。走吧,我們進去看看。」說完,下車打開后尾箱,把禮品都搬了出來。

恰在此時,大門中走出來一個青年。當他目光觸及到門口的賓士車時,眼睛中浮現出一絲警惕:「你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