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玩美房東>第一百七十四章心酸的拜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心酸的拜訪

小說:玩美房東| 作者:寂寞的舞者| 類別:都市言情

蕭風放下手裡的腦黃金,目光投向青年。乍一上眼,他有種錯覺,以為是泊車小弟孫全站在自己面前。不過仔細打量后卻發現,這張臉與孫全還是有些許差別的。能與孫全長得如此相像的,只有他的弟弟孫亞了。

當蕭風在看孫亞的時候,孫亞也在打量著他和陳斌,眼睛中的警惕更濃:「你們是誰?為什麼來這裡?」

「孫亞是吧?我是你哥的朋友,今天過來看看。別站著了,過來幫我把東西搬進去吧。」蕭風指了指地上的禮品,輕聲說道。

孫亞聽蕭風這麼說,眼中的警惕掩藏在深處:「哦,多謝你們了。」說完,走上前拿起禮品,轉身向著院內走去。

蕭風拎著腦黃金和野山參,與陳斌跟在孫亞的後頭,低頭鑽進矮小的門,走進他家院子里。

不算太大的院子里有些髒亂,各種塑料瓶和破爛堆積在兩旁,中間僅剩下一條小路,通往正屋。

「爸媽,我哥的朋友來了。」孫亞走進正屋,喊了一聲,同時把手裡的禮品放在了地上。

蕭風目光掃過院子石榴樹下的沙袋,眼睛中閃過一絲詫異,難不成孫全或者孫亞還習武?

「你哥的朋友?是不是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如果是的話,趕他們出去1一個蒼老而憤怒的聲音響起。

「不是。」孫亞邊說,邊走進旁邊的套間。

蕭風跨過正屋的門檻,和陳斌一起走進屋子。十來平米的正屋,同樣擺滿了東西,根本沒有落座的地方。窗戶不大,屋子裡沒有開燈,所以顯得有些黑暗。

「大叔大嬸,我們來看看二老。」蕭風並沒有進旁邊套間,而是等候在外面。看來,這家人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困難啊!

「不是你哥的狐朋狗友?嗯,那我得趕緊出去看看。全兒他媽,別哭了,下炕和我看看去。亞,你先去招呼一下客人。」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哦,好。」孫亞走出套間,順手打開了燈。「見笑了,兩位。」孫亞走上前,從雜物中找出兩個馬扎,遞給了蕭風和陳斌。

蕭風接過馬扎,清理出腳下的位置,坐了下來:「你哥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吧?」

「嗯,沒什麼可處郎諞]了,最後拿了幾件衣服埋了。」孫亞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蕭風點點頭,沒有再問什麼了。當時那顆重力炸彈的威力,他在現場親眼見過,事後想在裡面找塊屍骨都很難了。

沒兩分鐘,一個彎著腰的男人從套間走出來,略顯無神的眼睛看向蕭風和陳斌:「我是孫全的父親,二位是?」

蕭風和陳斌趕忙站起來,沖孫父點點頭:「你好,大叔,我們這次是特意來看望你們的。」

蕭風說完,仔細打量了幾眼孫父。按照孫全的年齡推斷,孫父最多五十歲而已。可是現在見他滿頭白髮,臉上皺紋縱橫,眼睛紅腫著,盡顯老態,更像是六七十歲的老人。

「哦,快坐下吧,二位,多謝你們,有心了。」孫父接過孫亞遞過來的馬扎,坐在了雜物上。

蕭風原本心中想好的說辭,在看到這個孫父后,卻忽然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兩位是幹什麼的?」孫父看著蕭風兩人問道。

「哦,我自己開了家公司,他是外科醫生。」蕭風趕忙答道。

孫父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孫全什麼時候能認識你們這種朋友了?不可能啊1

「大叔,孫全的事情,警察是如何給你們答覆的?」蕭風岔開話題,低聲問道。

「唉,警察說,孫全做泊車小弟,在未經客人允許的情況下,私自駕駛客人的車,導致客人汽車自燃,把自己燒死在裡面了。」孫父想起兒子,忍不住老淚縱橫。

「這個熊孩子,閑著沒事去碰客人的車幹什麼呀!他害了自己不算,還給客人燒了車,造孽啊!幸好那個客人大度,沒有索要賠款,要不然就是把這破個家賣了,把我這把老骨頭砸了,也賠不起埃」孫父拍著膝蓋痛哭流涕。

孫亞站在孫父旁邊,見父親哭的傷心,從兜里掏出紙:「爸,別哭了,哥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蕭風則是心裡一跳,警察為什麼扭曲事實告訴孫全的家人呢?

「大叔,這是警察親口告訴你們的?那保險公司呢?有沒有賠償給你們錢?」陳斌忍不住問道。

孫父流著淚點點頭:「是啊,警察告訴我們的。保險公司也找過我們,說孫全純屬咎由自取,根本不會賠償。他們還說呀,車主不要求我們賠償車錢,就是我們燒高香了埃」

陳斌捏了捏拳頭,咬牙切齒的罵道:「這群王八蛋。」

蕭風想了想,嘆口氣:「大叔,我老實和你們說吧,那輛自燃的車是我的。汽車自燃了不假,但事情絕對不是像警察說的這樣,孫全私自開車引起的自燃。」

蕭風盡量的組織著言辭:「那天我吃完飯,他站在門口泊車,我就把車鑰匙給了他。在他去給我開車的時候,汽車自燃了。因搶救不及時,他被燒死在車裡。」

蕭風覺得,無論怎麼說,人家老年喪子,白髮人送黑髮人,自己都要告訴他們事情的真相!雖然炸彈的事情不方便說,可是卻可以告訴他們一個最貼近事實真相的答案。

孫父被這個消息驚得目瞪口呆,這個人說的怎麼和警察說的不一樣啊?難不成,警察還能騙人嗎?

「是你的車?」孫亞則是眉頭一豎,上前一把抓住了蕭風的脖領:「我說你們怎麼拎著這麼多禮品,原來是你害死的我哥1

蕭風任由孫亞抓著自己的衣領,臉色平淡的看著他。其實在孫亞剛出手的時候,他就沒打算躲避,要不然憑孫亞想碰到他的衣領,連想都不用想。

「原來院中的沙袋是他的。」蕭風心中升起這麼一個想法。

「亞,放開客人。」孫父擦了把眼淚,沖著孫亞吼道。

孫亞轉頭看了眼父親,咬咬牙:「父親,就是他害死了哥哥,我今天要殺了他們。」

孫父看著倔強的兒子,上前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臉上:「放開這位客人。」

孫亞挨了父親一耳光,看著蕭風和陳斌的眼神更加仇視起來。「我會殺了你們的。」說完,鬆開蕭風的衣領,站在了孫父的身後。

「兩位客人,今天來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是想讓我們家賠償你的車錢,還請給我一段時間,我病好了就出去打工掙錢。哦,那輛車多少錢?十萬塊夠嗎?」孫父顫抖著手,看著蕭風問道。

蕭風忽然有些心酸,忙搖搖頭:「大叔,我們不是來要賠償的!對於孫全燒死,我和我的朋友也感到很自責。您放心,我會去警局糾正他們的辦案錯誤,還有保險公司的賠償,我也負責幫你們追回。這是我和陳斌的一點心意,權當我們補償給您的。」說完,從兜里掏出一張銀行卡,和陳斌的一起遞了上去。

孫父有些不相信的看著蕭風,全然沒看到他遞過來的銀行卡。不是都說有錢人都為富不仁嗎?這兩個人怎麼這麼好心?

「收起你們的錢!錢能買回我哥哥的命嗎?」孫亞冷冰冰說道。

蕭風搖搖頭:「無論多少錢,都換不回你哥哥的命。但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還請收下吧。錢不多,一百五十萬。再者,保險公司的賠償款,我今天就去幫你們要回來。」

「免了,這錢花著燙手1孫亞冷眼看著蕭風。

蕭風知道和這小子說不通,眼睛再次看向孫父:「大叔,您收下吧。」

「不,這筆錢我不能要,真的不能要!謝謝兩位了,孫全的死不關你們的事,是他命不好啊1孫父這會才反應過來,趕忙說道。

蕭風和陳斌彼此看看,嘆口氣:「大叔,這錢您可以不收。但是保險公司的賠償,您必須要收下,那是您應得的。這樣,這一百五十萬,權當是保險公司的賠償。等我們去要回來,我們就自己留下,您看怎麼樣?」

「爸,他們說得對,保險公司的賠償,我們必須要1孫亞扶著父親坐下,看著蕭風冷笑:「不過,你們的錢就拿回去吧,我會親自去找保險公司索賠的。」

蕭風看著孫亞,搖搖頭:「不是我瞧不起你,如果是你自己去找保險公司,絕對會一分錢都拿不到!我在保險公司有熟人,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

「如果他們敢不給,那我就打得他們給1孫亞咬著牙說道。

「你認為你很能打嗎?好,你出來。」蕭風指了指孫亞,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孫亞見蕭風竟然敢挑釁他,臉色大怒:「王八蛋,我今天弄死你1說完,跟著蕭風出了正屋。

「亞,可別和客人打,別傷著人家1孫父趕忙站起來大聲喊道。

陳斌扶著孫父:「放心吧,大叔,沒事的。走,我扶您出去看看。」

院中,蕭風走到石榴樹旁,指著沙袋:「孫亞,這是你的嗎?」

「沒錯,是我的!別扯沒用的,我今天不弄死給我哥報仇,我就跟你……」孫亞的話還未說完,只聽『砰』的一聲悶響。隨之,他臉上的憤怒瞬間化為了震驚,脫口叫道:「這怎麼可能1